第十八回 神农劝妻编本草

  • A+
所属分类:中国神话故事

神农找到卫99味草药后,妻子听谖按神农的意思将卫99味药分为君、臣、佐使三品,再以名称、产地、形状、叶、根、茎的药性为序,依次编辑成册,这便是后来的《神农本草》神农知道女娃是个性格偷强的孩子,凡是她认准了的事,便很少布人能让她改变主意--除非你有很充分的理由,能说得她心服口服。

你去你去干什么,这叉不是小孩子过家家"神农当即以十分严肃的态度阻止道。

女娃却理直气壮地说:儿臣愿姒父王为榜样,寻找不死之药为百姓治病,难道有什么不对么如果说这就是小孩子过家家的话,父王可算是童心尚未泯灭了。

"没规矩。"神农虎着睑说,"东海离这里遥遥万里,你一个尚未成年约女孩子怎么去"

有志不在年高无志枉活百年。父王当年尝百草时不是比儿臣小得多么至于这遥遥万里么如果如果"如果什么你休想打外祖父那龙头拐杖的主意,为父还指望骑上它巡概九州八荒呢。"

"不指塑就不指望。大不了一天面里,十天千里,面日万里,我多花一倍隔倍的时光也不过一年时间便到了。"

神农见女娃能嵩善辩很难对付,不得不抛出他旬以为最有说服力的话来:"走到了叉怎么样你根本不认识什么是不死之药,岂不白跑一趟。

这一下还真把女娃给难住了。她面红耳赤的愣了一会儿,却没找到合适的理由来反驳。不过,女姓毕竟是神农的女儿,最后还是她从神农那里继承下来的那种不达回的决不罢怵的坚强性格,使她找到了充足的理由。

女娃说:"父王在品尝百草之前不也是什么药也不认识么你不也是花了几十年时间品尝了数千种草木之后,才认讽200余种草药的么

"为父是在陆地上尝百草。神农打断女儿的话说,"难道你可以在海上或岛止住上十几年乃至数十年么

"不!"女娃说,"如果儿臣不行父王也不行。因为父王同样不认识不施之药同样必纫《将你不认识的草木一一品尝之后才能确认哪一种革是长生草。儿匣不仅比父王年轻,而且凡是父王认讽的草药儿臣也都认熟了。由儿臣代劳肯定是既能找到不死之药,又可以为父王挤出时间来去辨桑麻、植五谷,岂不是一举两得么神农知道已经没法劝阻,便让女娃去向她母亲告别一下再走。

"你真是不知天高地厚啊!你没听说过海里是小风三尺浪太风浪滔天"么你一个女孩子独自闯海叫为娘怎么艘心得下呢"听谩口斤说女儿要去找不死之药,也极力劝阻。无奈女娃去意已决,叉听说有两位从神釜冈来的中年人同行,听谖便只好由她去了。

女娃一去便是几年沓无音信。

凝暗和有年同样是一去数载音讯垒无。有道是。儿行千"里娘担忧"。其实担忧儿女的并不仅仅是做娘的,做父亲的同样担忧。只不过男人往往将思念之情埋藏在心里,表面上不易觉察。女人则另是一番情景,她们往往将思念之情写在脸上。

神农见妻子终日唉声叹气,寝食不安,心里程不是滋味。 他觉得如果不想办法冲淡妻子对儿女的思念之情听谖难免会愁出病来。

经验证明,冲淡思念之情的灵丹妙药煅有一样,那就是千活。无论男八还是女人,只有一天到晚忙忙碌碌,潜心钻姗某件事情,才能忘掉烦恼,使囱已没工夫、没带奇力去思念。炎居和女娃离家不久的一天傍晚,神农在堂前来回踱步,故意做出一种坐立不安的样子,以便引起妻子的注意。

"你今天是怎么啦像剁了尾巴的猴子似的焦躁不安" 晰谖果然开口了。

"哎!"神农叹了口气说,"我这个人是属羊的,春天掉膘冬天发胖。无药可医啊你这是什么话。我怎么越听越糊涂呢神农说,也难怪啊,因为你投放过羊当然不了解羊的秉性。羊从不挑食。无论什么草都吃。万一没有草就啃草根,啃槲皮乃至舔食泥土也饿它不死,这是羊最大的优点。

但是羊也有个致命的弱点,那就是性急。春暖花开百草丛生,羊一看见那满山遍野到处都是绿油油的青草,便急可:"天呐,这么多草要到何年何月才能吃完昵急得它吃不好也睡不好,因此羊一到春天就摧噤。

冬天草枯黄,举目四蹶很难见到一裸青草,羊便安安心心地啃草根。由于心宽体胖的缘敞,羊一到冬天就上膘那你是冬羊还是春羊呢"听谖根感兴趣地问。

神农说:"年轻的时候我是冬天里的羊,见到什么草就啃"什么草,嘴完第一棵再啃第二棵,一点也不着急。进入帝年龇盾,尤其是最近几年,我已经变成辐符其实的春羊了既要考虑天下太事,又要操劳家庭小事;既要继续寻医找药。叉要继续寻找粮食怍物的种子;一方面继续选种试种,一方面要传播推广你我怎么能不急呢"

"急布什么用,为妻叉没法帮你。"

"帮倒是可以帮,就是不忍心连累你操心劳神。

"这是什么话有道是,一日夹妻面日恩百日恩情海样深,只要为妻能办到的。

"鄢好吧,如果你不嫌累的话,就帮我把这上面刻画的草药从头到尾地整理编排一下好吗"神农说着便搬黜几卷竹筛来。

"但不知怎么整理,如何编排,神农展开竹简,指着刻在竹简上的一棵草药图形间听谖:你知道它是什么药么"穿心莲,"斤谖说,"穿心莲又名榄核莲。它可以清热、解毒、消肿、止痛。因为它能够治疗急性痢疾、腹痛腹泻、百日咳、支气管炎、肺炎、扁桃体炎、伤感染、咽喉肿痛等多种疾病,所以叉口哪一觅喜。"

"暇用方法和用量呢神农追问道。

"穿心莲垒草均可人药,也可姒单独以叶子入药。"听谖说,"它有三种不同的用法和用量=:一是用哂于的草药半两左~右用清水煎服一日二擞;二是将干草药碾成粉状,用开水冲瞰,一日三次,每次五分至一钱;三是用药粉调敷外伤患处。"

"好,就按你说的,一样一样地将它们分锅剐类地刻在竹简上就衙了。"神农说,不过最好还应当加上产地,主要生长在何处,外部形状如何,几月开花,开什么花,结什么果,草是什么形状,果是什么形状,枝干、根茎又是什么形状等,让后人一看就一目了然。只有逸样一这些药物便再也不会失传了。"

靳谖觉得这件事情很有意义,很值得一做,于是便很愉快地接受了下来,认真地进衙编撰、刻录。

这悱事说时容易做时难。尽管那时的听谖不仅识药而且会治病对于神农已经发现井用于临床的各种草药不敢说了蜘指掌。却也是仅次于神农的女郎中。再加上她有什么不明白的地方可以随时向神农请教,因此,应该说做遮件事是没意比听谩更台适的了。

可是,那时没有文字,所有的内容都熙能用图画、圆形或符号来表示。那时也没有笔墨纸砚等"文房四宝",只能在竹简上刻画。听谖必须将有关内容先构思成图案、符号或图匮,再用刀子将它们一一刻录在竹简上。而那时的刀子除了骨刀、石刀之外,最好的刀是青铜作的。要用如此简陋的刃具,在暖地比较坚硬的竹片上,将如此繁杂的内容刻录下来,其圃难之太是可想而知的。

这种手脑并用,体力劳动与脑力劳动相结合盼差事劳动强度之太,也是可想而知的。也许正因为如此才更有利于冲淡昕谖对儿女的悬念之情。也许这才是神农所要逃到的一举得的摄佳效果吧。

听谩先后花了将近4年时间才将神农收集到的备类草药的有关内容垒掷刻录下来,台计199种。

听谖根据神农的意见把这99种药草分为"君、匣、佐使"等"三品":无毒的上品称之为君;毒性小的中品称之为叵;毒性剧烈的下品称之为佐使。

神农看后非常高瓣,并用商量的12气问听谖:"我想把这三卷专门记录草药的竹简称之为《本草经》,不知你意下如柄"

"《本草经》"听谖想了想说,"这革字好解,经字也好解,唯独这率字难解。理解为根本之本吧,为什么一定要把代表草药志根的率字放在前面,把代表草药整体的草字放在后面,这岂不是寤符其实的"本末倒置么说它是标本之本吧,不如干脆称之为《草本经》更直截了当。草本草率草木之标本嘛。"

"听谖呐听谖,我看你是聪明一世糊涂一时啊。"神农说,遗十"本"字有三种含义:其一是代表药物之根因为布些草药是姒草的枝叶人药,有些药物是草根或树根八药。若是称之为(草本经》不仅容易误解为"草根经",而且无法包容以树根入药的那部分药物。

其二是标本之"本。、样本之"本"。标本也好,样本也罢,都含布本来面目的意思。因此。将"本"放在前面,草"放在后面,才不易产生歧义、别解。

其三是这里的"本"叉有"。国以民为本"的含义。从这个意义上说,"本草"也可以理解为替国民(即国本)洽病的草药。就每个具怖人而言,也可以说身体是为人之本--这里的"本草"又成了保"本"之"草"。

经神农这么一说,听谖才发现《本草经》不仅一字难改而且一字难移。当然,这仅仅是神农和听谖夫妻二人的看法,传至社会之后,神农的崇拜者及其新老弟子们叉在前面加了"神龙。二字尊之为《神龙本草》或《神龙本草经》。

不过这仅仅是《神龙本草》的最初版本。后来神农一直没有停止过寻找新的药物,所以今传的《神龙本草经》(亦名《神农本革经)》里的药物叉增加到了365种。这些都是后话。

在听谖编撰《本草经》期间,神农也没阚着。他除去处理日常事务之卅仍然将主要精力放在寻找粮食怍物上。

那年秋天,神农在昌梁山南麓的一座高山中采药,偶然发现一种很像粟却叉不是粟的东西,长得比人还高,跟拐杖一般粗细。每片叶子都布二三指宽,约一臂长。最可喜也最可爱的是那马尾巴似的顶穗上缩满了鹘眼般大小的颗粒。其颗粒的数量不一定比粟穗上的颗粒多,但一穗"鸽子暇"的份量,大约是一穗粟米的卫至20倍。

如果"牌子眼"可以用来充饥那么种一亩便等于种10亩甚至20亩粟米,更重要的是这"鸽子眼"大约不会比粟更复杂。眼下的关键是它能不能吃、好不好吃。

神农剥下几粒来放进嘴里嚼了嚼,觉得既有米的香味,叉有淡淡的甜味,其外壳也比粟壳更容易剥落。

"好这种高高在上的粮食作物太好了。我一定要把它带回去好好栽培。神农非常高鬻地将那高高的杆子搬弯,"啼嚓"一声从穗下约一恩的地方将其折断。不料那玩艺儿外紧内松,里面像泡桐树树枝似的,既松且脆一折即断,外面的一层薄皮则像竹皮似的坚韧可折可裂但难断。

神农不知其中奥秘,听到"啼嚓"之声以为外面的那层皮也同一般树皮似的一扯就断,因此便漫不经心地用力一扯。漩料到那折而来断的硬度比刀子还锋利,竟不声不响,不痛不痒地将神农的手制了几个大口子。神农删开始毫无觉察,风是觉得那皮与揪皮不一样,觉得自己用力本不算太小居然没有扯断。于是再扯,还是没扯断,并且觉得手指内恻和巴掌都隐隐作痛。

神农怕然没在意,只是本能地用另一只手去帮忙,将那些扯裂了的硬皮一一折断。

--那个大约一尺长的"鸽子眼"似的谷德在被"折"下来的同时,也被神农的血染红了。那穗被染红了的"鸽子眼"后来在百谷中被称之为高粱,叉叫红高粱。

折断之后神农才发现不仅高粱穗被染红了,高粱杆子上也有斑斑点点的血迹。神农将高粱穗放进背篓后,发现自己的手仍在流血,便顺手在地上扯了一把草擦血。这一擦叉无意中发现那草上也有种籽,其颗粒比高粱的颗粒还大。弄下儿粒来一嚼--味道好极了。

神农连忙随手扯了几棵装入背篓,拿回去试种--这便是后来百谷中的养麦。由于养麦是同高粱一起发现的,因此神农将它们放在同一块地里间种。

第二年秋天,这两种粮食作物都成熟了。神农认真一看觉得非常奇怪=:不仅高粱穗变成了红色,高粱杆子、高粱叶子上也都出现了许多深红的血色斑点。

更奇怪的是。原来是绿色的荞麦杆子如今却变成了枣红色,原本是圆形的养麦籽如今则变成了三棱形。

这是为什么呢老百姓说,因为高粱穗、高粱叶和高粱杆子上染的是鲜血,所以特别红。

老百姓叉说,尽管养麦杆子同样是被神农手上的血染红的,却圆为染在养麦上的已经不是鲜血丽是快要干了的血渍,所以才成了略为深暗一点的枣红色。而养麦籽之所以由先前的圆形变成三棱形,是由于神农在擦拭手上的血迹时,用力揉搓所造成的。其宴,神农在寻找和培育五罄乃至百各时,曾不只一次麓拙瀛过血,为什么唯独在高粱、养麦上留下了痕迹呢老百霎溅说,除了神农手上的血直接流在这两种谷物上之外,还有簿:一个更重要的原因便是高粱和养麦为了报答神农的知遇之恩。要想知道这件事情的来龙去咏,还得从高粱为什么叫高粱,养麦为什么叫莽麦说起。

刚开始神农是根据高粱躯杆高的特点为它起名为"高粮"的。后来神农发现高粮的单棵产量特别高,每穗高粮至少产半斤"高粮米",而其他谷物,却一两也难达到。神农认为,如果所有的谷物都能慷高粮那样一穗产粮半斤左右,那么天下百姓的吃饭问题就再也不用担心了。

神农认为从这个意义上说,"高粮可算是五谷中的栋梁之栅。于是先前的高粮也就变成高高在上的谷物中的栋梁了。天:第一帝君开了金日,高梁岂有不受宠若惊之理高梁为了感谢神农的知遇之恩,便将神农滴在其身上的斑斑血迹,原封不动的保留下来,并世世代代传了下去--后人为了区别高梁与栋梁。便将下面的术改为米,写怍粱了。

后来中国历史上又出了一位锅叫后稷的主管农业的官员,曾经在神农发现高粱的那座山上向老百姓恃授耕种技艺,且卓有成效。后稷升仙之后老百姓为了纪念他,相继在山上建了后稷裥、后稷亭等建筑,那座山也因此被凡们称为稷山、稷神山或稷王山。稷山所在的县也由先前的高粱县(亦名高壕县)改铝为稷山县了。(稷山在今山西省稷山县南。海揽卫279米。)五谷中的栋梁之材,也被封为五谷之酋",并被尊之为"稷"了。由于"稷"在谷物中实际上是一种荣誉称号,并不是某种实有谷物的绍称,因此,古代书籍中有关"稷"为何物的解释很不一致。李时珍的《本草纲国》上说,"稷"是黍的一个变种;《尔稚》上说,稷是粟的别称;值传》上又说:"稷田正也。"一位绍叫孔颖达的学者考证道;"正,长也。稷是田官之长。"而《礼记·祭法》中则认为所调"稷,便是五谷之神--神农。《礼记》中的原文是这样的:

"是故厉山氏有天下也其子回农,能殖百谷。夏(朝)之衰也,周弃继之,敝祀以为稷。"

同样是孔颖达,叉在《礼记》中的这艘话之后加注回:"散祀以为稷者。谓《神》农及(周)弃,皆祀之以配稷之神。"

如果将孔老先生这段话翻释成现代汉语,其大意应当是:《札记》上所说的。敞礼龇为稷"是因为何故"呢那是圆为厉山氏之子神农发现并种植了五谷,而这种植五谷的技艺到夏朝已几近衰竭是周朝一个榴叫弃的先贤将其继承下来,井传于后世。圆此之"故",后人才将神农和周朝那个名叫弃的人共同作为种植并配给五谷的"稷神!砌以撩祀。

如果濯衡先生的理解无误的话,那么这里的"稷"不仅是五谷之神的代称--江山社稷之稷,也是五谷的统称--所谓"配稷之神"就是分配、配给五谷之神啊。

幸亏《九罄考》、《广雅》等古籍中可姒找到稷便是高粱的记载,否则又有人要骂我这位"苦耕堂堂主""苦作舟书斋斋主"信口雌黄了。

程瑶田在其大著《九谷考》中说:"稷,今人谓之高粱,或渭之红粱。"而王念孙先生贝为《广稚一释草》中的"稷穰谓之刍"一说加上了如下注解:"稷今凡谓之高粱。"

写到这里,"苦耕堂堂主"刚冈叹了一口气道:"总算把高粱与稷的关系交待清楚了"。不料"苦怍舟书斋斋主"却大喝一声:"别高匙得太早了,不是还有养麦之名的来呀没有交、梅么!"

其实养麦之名的来历非常简单--就因为最先商兴趣大面积种植养麦的八是有蛹部落,而有蝣部落的人大都姓乔,如是神农便称之为"乔麦"。仓颉造宇时为了将姓氏与农怍物区分开来便在"乔"宇上加了草宇头,作为养麦之"养"。有道是::"树欲静而风不止。"正当神农和听谖为《神农本草)的完成和高粱、养麦的试种成功而略感欣慰时。却情来了三女儿女娃死于非命的噩耗。

女娃和神农的两位徒弟离开厉山之后经过近两年的长途跋涉,终于来到东海之滨的东莱。当他们几经周折好不容易找到一条小船时,却圆投八愿意冒险为他们驾驶而陷入困境。

"死了张宰屠,不吃混毛措没人驾船我们不会自己学么。女娃很不服气地说。

两个男人是一对旱鸭子,他们发现没驾船本准备打退堂鼓,一见女娃太有巾帼不让颓眉的气,也都不肯做软骨头。然而,海上行船并不能单凭技巧和勇气还有个对风浪的适应问题。

摇槽驾船的技艺他们根快就掌握得差不多了。由于驾船的技艺他们是在近海溅水区学会的一近海与远海、浅水区同深水区毕竟不一样。为了做到有备无患,他们决定先到远海深水区去搞上二至三次试航,待摸索出一定的经验之后再开嫡正式。探险。

不料,他们第一次试航便尝到了苦头。那只小木船一旦正式闯进太海的怀抱,就像一片树叶投人波涛汹涌的万里长扛似的,一会儿被推上风:1浪失,一会儿叉跌逃了波谷深渊。不到几个回合,三只旱鸭子便被折腾得头晕圆眩呕吐不止了。

黜于初次乘船出海的儿而言,最难受的奠过于呕吐一那不同于一般的病理呕吐,而是一种搜肠刮肚、倒海翻江似的呕吐。

刚开始是雌子里有什幺就呕什么吃进去的食物呕完之后,便呕黄班。呕胆汁。待到肚子里面什么都没有时,仍然在不停地"干呕"--大有把五脏六腑全都呕吐出来之势。那种难受至极的感觉是任何一位不曾亲身经历过的人所无法想象的。用神农两位徙帮的话说:"当时恨不得一头扎进太海来他个一死了之,因为那感觉比死还难受。"

也许正因为"比死还难受"吧,所以自从第一次试航返瓣后两位男子汉便再也不敢出海了。不仅不敢自己驾船出海,纵然有人愿意代为驾船他们也不敢去了。可是当他们把自己的糠法说出来并劝女姓一起返回时,女娃却说:"开弓没有回头箭。翱难而退不是厉山氏的秉性我们神农家族的儿女们无论做什么事都没有半途而废的先例。你们要回去我也,不拦你们就是剩下我一个人也要把这件事情做完,不达目的决不罢休。

两位男子汉羞愧无比,但他们还是走了。

不适应是真的。两个不适应的男人鸣金收兵了一个同样不适应的女孩子却仍然在击鼓出征。

"比死还难受"也不假。两位大男人觉得似这种比死还二难受的事情实在不能再干了;一个小女磷则认为,人世间没。有比死更好受的事情,死了死了,一死酉了--怕死和寻死都是没出息没志气的人。要想做一个有出总有志气的八,要蠹想办成任何一件有意义的事情都必须准备迎接。比死还难攀受"的挑战。人生在世如果连适应环境的能力都没有其他事情更无从谈起。

女娃在两位同伴离去之后,叉独自驾船到海上进行数十恢适应性试航。在完垒适应了海上风波、船上的颠簸之后,才正式向瀛州进发。

女娃在海上漂泊了7天7夜途经劳山、成山、黑承洋、莲头雷浪等地。暇看只要闯过最后一关发鸠山便可到达瀛州岛了,没料到突然飕风大作,巨浪如山,顷刻之间便舟翻人落,溺于万丈深渊了。

女娃阴魂不散,化怍一只小鸟名酬。精卫,决心。:衔南山木石以塞东海"。

"不!我的女儿不尝死的。"听谖听到噩耗后,大声吼道,"我乃龙女,我的女儿便是龙女之女。有道是"龙卿大海鸟八林,龙的女儿被水淹死岂不是天大的笑话这里面肯定另有文章。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