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汉达历史故事集:天知地知

  • A+
所属分类:睡前故事

天知地知

班超在西域,听说西方还有个大国叫大秦〔就是罗马帝国〕,就派助手甘英为使者,带着随从和礼物去联络大秦。甘英到了条支〔古国名,在叙利亚一带〕,受到当地人的欢迎。条支国是个半岛,都城造在山上,周围四十多里,西面是大海[就是地中海]。那地方又热又潮湿,老有狮子、犀牛等猛兽出没,走陆路很不方便,甘英打算乘船去。有个安息〔古波斯国]船夫劝告他说:“我看你还是别去了。海大得很,行船得冒极大的风险。碰巧了,顺风顺水,也得三个月工夫;风向不凑巧,两年也到不了。我们到大秦去,船上总得准备着三年的粮食。大海茫茫望不见边,船里的人免不了想家,要是害了病,或者遇着风浪,死的人可就不少。你们东方人怎么受得了哇?”

甘英谢过了那个安息人,回来把经过报告了班超。刚巧安息的使者到了,带来了安息的狮子和条支的大鸟作为礼物,要送给汉朝皇帝。班超这时在西域已经三十年了,他就派他儿子班勇陪着安息国的使者上洛阳去,还趁这个机会上了一封书给汉和帝。他说:“我死在西域也无所谓,只怕以后的人因为我不得回国,不敢再出来了。我即使回不倒酒泉郡,只要能活着进玉门关也心满意足了。我的儿子从小生长在西域,我能在活着的时候,让他回来看看父母之邦,我真够造化的了。”汉和帝可没给他回信。

班超的妹妹曹大姑也上书汉和帝,苦苦央告让她哥哥回来。汉和帝才下了一道诏书,派中郎将任尚为西域都护去接替班超,召班超回朝。公元102年八月,班超回到洛阳,九月里死了,死的时候七十一岁。

过了三年,汉和帝年纪轻轻的也死了。皇后邓氏没有儿子,就把后宫生的一个不满两周岁的婴儿立为太子。第二年正月,这个小太子即了位,就是汉殇帝〔殇shāng〕,他当然作不了主,只好由邓太后临朝。邓太后还挺年轻,不便老跟大臣们在一起商讨国家大事。除了她哥哥邓隲〔zhì〕,还有谁能老到宫里去见皇太后呐?这样一来,邓隲就做了车骑将军。这一年八月里,汉殇帝死了。邓太后和邓隲一商量,觉得清河王刘庆的儿子主得聪明伶俐,就立他为太子,太子即位,就是汉安帝。汉安帝也不过十三岁,邓太后继续临朝。

邓太后看到过窦宪是怎样败亡的。她不敢专用娘家的人,还一再吩咐地方官,邓家的亲戚、子弟要是有过错,一概从严惩办。她还提倡节俭,减轻捐税。

可事情并不顺她的心,国内连年发生灾荒,老百姓穷得没饭吃,连京城里都饿死了人,又有地方爆发了农民起义。西北边境上也不安宁,匈奴和西羌都打到内地来了。原来接替班超的任尚只知道压制西域的老百姓,改变了班超当初的规矩。西域各国一个接一个地起来反抗,朝廷上的大臣也目光短浅,认为西域各国反复无常,根本没法治,不如把兵撤回来,也好省下一大笔粮饷。邓太后听了这些意见,就放弃了西域。这样,西域又落入匈奴手里。

匈奴又联络西羌不断入侵西北边境,抢劫财物,残杀人民。

邓太后凭她一个人,怎么能管得了这么些国家大事呐?她叫邓隲推荐有名望的人到朝廷里来办事。邓隲果然推荐了一个人,就是华阴〔在陕西省潼关县西]人杨震。

杨震很有学问。他家里穷,靠教书和种菜过日子。弟子们替他种菜,他不让,说免得耽误他们的功课。他教了二十多年书,人们都说他道德高,学问好。邓隲听到了,先推荐他为“茂才”[就是秀才],请他当荆州刺史,后来又调他去东莱〔在山东省〕当太守。他到东莱去上任的时候,路过昌邑〔山东省金乡县西北〕,在驿站里住了一宿。

昌邑县的县令王密本来是杨震推荐的。王密也许为了感谢杨震,也许为了要他提拔,就在夜里去拜见他,献上了十斤黄金。杨震对他说:“我知道您是怎么个人,您怎么不知道我呐?”王密说:“您先别说这个。我给您送点礼,您何必客气呐?反正半夜里没有人知道,您就收了吧。”杨震一本正经对他说:“天知道、地知道,你知道、我知道。你怎么能说没有人知道呐?”王密听了,臊得连耳朵根儿也红了,只好拿着黄金退了出去。

杨震做了好几年太守,仍旧是两袖清风。家里人吃的是蔬菜,走路靠两条腿。有个朋友对他说:“为了子孙后代,您多少也该置办点儿家产。”杨震笑着说:“让我的后代做个清白官吏的子孙,这份遗产还不够阔气吗?”杨震到了京师,做了太仆〔管车马的官〕,后来又升为太常〔管祭祀的官〕。这会儿邓隲又推举他做了司徒。大臣们都尊敬他,邓太后也特别信任他。这时候汉安帝已经二十六岁了,朝廷上有了这么一个司徒,邓太后该可以放心了,为什么她还要自己临朝,不把大权交给皇帝呐?原来她有她的苦衷:汉安帝小时候聪明伶俐,没想到他越大越不象话,只知道吃喝玩乐,不知道上进。邓太后挺不高兴。她看到河间王的儿子刘翼人才出众,就封他为平原王。

汉安帝的奶妈王圣见邓太后喜欢刘翼,就起了疑心,只怕邓太后要改立刘翼为皇帝。她勾结了李闰和江京两个内侍,在汉安帝跟前给邓太后说坏话。汉安帝挺相信他奶妈的话,对邓太后又是恨又是怕。公元121 年,邓太后病了,还咯了血。她辛辛苦苦地临朝十八年,死的时候才四十一岁。邓太后一死,汉安帝亲自掌了权,中常侍樊丰、刘安、陈达,还有内侍李闰、江京、奶妈王圣,一下子都参与了朝政。这一批人交了运,另一批人就倒霉。第一个倒霉的是龙亭侯蔡伦。

蔡伦是桂阳人〔在湖南省〕,他很有学问,喜欢研究手工艺。本来,文字不是刻在竹简上,就是写在绢上。后来西汉初年,出现了一种用树皮和麻丝做的纸。可是这种纸太粗糙,不好写字。蔡伦又研究了好几年,试验了不知道多少次,末了用树皮、麻丝、破布、鱼网什么的泡在水里,用石臼捣得稀烂,制成了一种又薄又细的纸。他把他制的纸献给了汉和帝。汉和帝着实称赞了一番。打这儿起,大伙儿欢喜用蔡伦的纸,纸就渐渐用开了。后来,邓太后封蔡伦为龙亭侯,大伙儿就把蔡伦造的那种纸称为“蔡侯纸”。

邓太后一死,有人向汉安帝告发,说蔡伦从前奉了窦太后的命令,杀了汉安帝的祖母。蔡伦不愿意受到侮辱,就喝毒药自杀了。

汉安帝恨透了邓太后的哥哥邓隲,收了他的大将军印,逼着他自杀。邓家的子弟全受了连累。外戚邓家算是完了,新的外戚和宦宫江京、李闰他们都封了侯。奶妈王圣和她的女儿在宫里直进直出,威风无比。汉安帝成天价跟这些人胡闹,国家大事一概不管,都交给樊丰他们去办。司徒杨震好几次上书劝告,汉安帝就是不理。

樊丰他们看到杨震也碰了钉子,就谁都不怕了。他们假传诏书,调用国库里的钱,大兴土木,给自己盖起花园来。杨震自然又上书告发,樊丰就请汉安帝免去他的官职。这还不够解恨,他又在汉安帝跟前撺掇说:“杨震本来是太后的心腹,邓家受了惩罚,他怎么能够不怨恨皇上呐?依我说,还不如送他回乡吧。”杨震只好动身回到家乡华阴去,他的门生都去送他。到了城西夕阳亭,他对门生们说:“有生必有死,本来用不着难受,只是我受了皇恩,不能消灭奸臣,还有什么面目见人呐?我死之后,你们要用葬一般读书人的制度葬我,切不可铺张奢侈。”这位拿“天知、地知”提醒人的人就这么自杀了。他的学生们痛哭不必说了,连过路的人也没有不流泪的。

杨震一死,汉安帝清静得多了。他就带着年轻漂亮的阎皇后、国舅阎显和樊丰、江京一伙人离开了洛阳,往南边游玩去了。他可没想到,这一去就不能活着回来了。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