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板桥经典小故事 郑板桥审石头

  • 郑板桥经典小故事 郑板桥审石头已关闭评论
  • 981 views
  • A+
所属分类:民间故事

郑板桥经典小故事,郑板桥一生只画兰、竹、石,自称“四时不谢之兰,百节长青之竹,万古不败之石,千秋不变之人”。其诗书画,世称“三绝”,是清代比较有代表性的文人画家。代表作品有《修竹新篁图》《清光留照图》《兰竹芳馨图》《甘谷菊泉图》《丛兰荆棘图》等,著有《郑板桥集》。

郑板桥经典小故事

郑板桥经典小故事

审石头

“簸箕计”没能治住郑板桥,恶棍们仍不死心。不几天,他们又想出一个新的圈套。

这是郑板桥到潍县的第五天。他一大早有事坐轿出去,回来的时候天快东南晌了。可是,轿子到了衙门前,却走不动了。只听外面呜呜呀呀地乱喊乱叫。郑板桥掀开帘子往外一看,见街两边吵吵嚷嚷拥过一帮人来。这帮人一边高声喊着:“县太爷来了,迎接县太爷!”一边把个衙门口堵得严严实实,水泄不通。郑板桥看得明白,心里想,这又不知是为我预备的什么好“菜”,我须仔细防范才是。

他正这么想着,忽听人堆里“叭”地一声响,接着是一个男人的嚎叫和恶言浊语的斥骂。原来这条街两旁有些摆小摊做生意的,见一些不三不四的家伙一窝蜂地往这拥,知道不好,赶快拾掇起摊子往外躲。有一个卖稀粥的徐老汉没来得及躲避,被这帮家伙一下子挤倒在路旁,那粥罐不偏不斜,正好砸在了一块七角八棱的青石上,摔了个粉碎,粘糊的粥淌了一地,溅了徐老汉一身。一个满脸麻子的家伙一下子把他揪住,地痞们趁机大吵大闹起来。霎那间,县衙门前乱得像开了锅。

郑板桥一看这光景,心里早明白了八分。他吩咐一声“落轿”!那轿子便稳稳当当地停在街当中,吵闹声也一下止住了。

郑板桥不慌不忙地从轿子里走出来,问道:“你们不各行其事,聚在府前大吵大闹,是何道理?”

话音刚落,那麻子立即揪着徐老汉前襟,上前答道:“禀告老爷,你上任四五天了,小的们都没得空拜望,今日特来府前迎候,偏这老儿眼中无老爷,故意扰乱……”

“老爷恩典。”徐老汉战战兢兢把麻子的话截住,说,“实在不是小的故意扰乱。我家中有一瞎眼婆娘和五个儿女,全靠我卖稀粥度日,今日不知哪个缺德的将小人绊倒路旁,粥罐这一砸,全家得饿一天肚子。小人冤枉,请老爷替小人作主。”他说着说着,眼里不由得滴下泪来。

郑板桥看看徐老汉,觉得实在可怜。他扫了众人一眼,刚要开口,一个腰腿滚圆的胖财主朝郑板桥作了一揖说:“小人看得分明,这老汉确是被不知哪个缺德的绊倒的。老爷身为父母官,实在该给百姓作主。”

郑板桥上下打量了他一眼,问道:“既然你看得分明,是哪一个做的这缺德事?但说无妨。”

胖财主故意拉着长腔,指着路旁那块石头,装模作样地说:“告知老爷,不怨天,不怨地,作孽的是这块七角八棱的大—青—石!请老爷明断!”

胖财主话音一落,别人也七嘴八舌地随和上了。衙门前又吆三喝四地吵了一阵。

这时候,郑板桥已完全猜出了他们的用心,紧跟着想好了一条对策。他故意显得郑重其事地问道:“这么说,这块石头是砸碎粥罐、惊扰我县太爷的罪魁祸首了?”

“正是。”

“谁人作证?”

“小的们都亲眼所见。”

“那好,我今天就审审这罪魁祸首。”郑板桥吩咐衙役,“给我把这块石头绑到堂上。”随后又朝着众人说:“既然是诸位亲眼所见,那就请到公堂作证吧!”

“小的们愿往。”

于是,县太爷在前,衙役、石头随后,徐老汉、豪绅、恶棍等紧跟着,呼呼啦啦,拥进了衙门。

没多会儿,县太爷升堂了。堂前一边跪着徐老汉,一边是那块大青石,两旁站着证人们。郑板桥端坐堂上,手指石头问道:

“好个可恶的石头,你为何无事寻事,将老汉的粥罐砸破?给我如实招来!”

堂下鸦雀无声。

郑板桥将惊堂木一拍:“来人,给我打它四十大板!”

衙役们遵命,叭哒叭哒,一五一十地打起来。两旁的豪绅、财主、地痞、流氓们见了,挤眉弄眼,偷偷发笑。

郑板桥瞟了他们一眼,突然大声问道:“你们本是上堂当证人的,不好好听老爷审案,乱笑什么?”

堂下乱纷纷地答道:“笑老爷执法如山,赏罚分明。可惜,这块哑巴石头,就问上三年,怕也逼不出一句话来呀!”

“怎么,这石头是哑巴吗?”

“千真万确。”

“那么,它可会走动?”

“天生的死物,无腿无嘴。”

“住口!”郑板桥忽然把惊堂木一拍,兀地站起来,喝道:“它一不会说话,二不能走动,怎么能欺负这卖粥老汉,成了砸碎粥罐的罪魁祸首呢?这分明是你等存心不良,嫁祸于‘人’,欺骗本官。欺官如同欺父母,我今日对你们绝不轻饶!”随即命令左右:“这帮无赖,罪该万死,一人赏四十大棍,赶出堂去!”

这一下可把这伙恶棍们吓坏了。他们深知刑罚的滋味,不用说四十棍,就是一棍两棍,他们也受不了啊!他们本想寻衅捉弄郑板桥,没想到却被郑板桥倒“捉”了。一个个扑通扑通跪在堂前,磕头虫一般求起饶来。郑板桥呢,自然还有一番心计,他当即吩咐衙役端来一个大笸箩摆在堂前,说道:“你们既哀求本官,本官也不难为你们,你们哪一个不愿受刑,就在笸箩里留下赎罪钱,本官便放你们回去。”

你想想,这些东西谁不顾命?他们纷纷扔下钱,溜出府去。没多会儿,那笸箩里的钱就满满荡荡盛不了啦!郑板桥把这些钱全给了徐老汉,还好言安慰了他一番,叫人送他回家。徐老汉感激万分,逢人就说:“咱潍县来青天老爷啦!我亲眼见的,青天大老爷!”

打这以后,潍县的豪门、财主、地痞、流氓,再也不敢出坏主意算计郑板桥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