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理望夫云传说 望夫云是哪个民族

  • 大理望夫云传说 望夫云是哪个民族已关闭评论
  • 551 views
  • A+
所属分类:民间故事

大理望夫云传说,望夫云,大理地区流传最广的著名神话。大理府志、县志记载的有若干种,民间口头流传的有十余种。民间作品中,此篇更富生活气息,生动感人。其余作品亦各具特色,但佛教思想较为突出。

望夫云(白族)

相传古代大理白王当政时期,他有一个非常宠爱的女儿,从小生得白洁美艳,就像大理的白玉兰花一样可爱。因此,白王就给她起了个名字,叫做白花公主。远近一带,都知道她的美名。这位白花公主性情文静而又坚毅。她生长在宫中已经整整一十八个年头,对宫廷中的生活烦腻透啦。她生性喜爱大自然的山山水水,可是,十八年来,还很少有机会出宫游耍。

这一年正月间立过春后,就到了白族人民传统的“葛根会”期啦。这时候,正是初春时节,茶花盛开,大理的山山水水也显得分外明丽。这天,白花公主苦苦要求父王允许她出宫赶会,到崇圣寺礼佛许愿。白王心想,女儿已满整十八岁了,长大成人啦,她要去礼佛许愿,也是正事,就答应了她的要求,限令她太阳偏西以前务必回宫,还指派了两名宫女伴随她前去。白花公主见父王答应了自己的要求,心里高兴极了,连忙进内室梳妆打扮妥当,就带着两名宫女出宫赶会去了。

大理白族一年一度的“葛根会”会址,就在城郊苍山脚下三文笔村崇圣寺附近。赶会期间,买卖兴隆,四面八方,远州近县的人们都纷纷前来赶会。有衙门官员、良家仕女,也有渔翁猎户、农民樵夫等等,人群来来往往,非常热闹。

且说白花公主带着宫女先到崇圣寺礼佛完后,就赶到会上转游。转了一会,公主只觉得人群拥挤喧嚣,好没趣味,可两个宫女却贪图热闹,到处留连,白花公主走着走着却和两个宫女走散了。她信步走到苍山脚下,只见到处林木葱葱,遍地鲜花点缀着盛开的山茶,景色分外优美。她越看越爱,不觉走进林丛,就坐在林棵花丛中休息。闻着沁人心脾的花香,呼吸着新鲜清爽的空气,更是心旷神怡。正在这时候,有两只碟子大小,色彩斑斓的大蝴蝶在花丛中翩翩飞旋,只在白花公主身边打转。白花公主看着两只彩蝶十分可爱,就站起身来扑打捕捉,可刚要扑到,彩蝶却又飞开了,她就这样不停地追逐着扑打,不知不觉地渐渐追进了林丛深处,这时候,两只彩蝶却不知飞到哪里去啦。白花公主正在四下张望找寻,忽然听得一阵清亮幽扬的笛声随风飘来,美妙的笛音顿时勾住了她的心神,她不觉呆呆地站着倾听,早把追扑蝴蝶的事丢到九霄云外去啦。公主正听得有味,笛声却止住了,接着传来一阵清脆的斧子砍柴声音。循着斧声,她走到了一处林木茂密的地方,看见不远处有一个二十多岁的青年樵夫正在挥动斧头砍柴哩。她连忙躲在一棵大树后面,从枝叶隙缝中偷看这个青年,只见他生得眉目清秀,英俊可爱;身上穿着一身洗得干干净净的粗布衣服,腰间系条青布腰带,背后还斜插着一只竹笛哩。公主心想:刚才定是这个樵郎吹的笛子啦,看他虽然穿得粗陋,人品却生得这般俊秀,又吹得一手好笛子,真是个……正在想得出神,忽然头上一颗松球果掉了下来,落在脚边,把她吓了一跳,不由得轻轻叫唤了一声.这个青年樵夫听到人声,停下斧头,抬头望去,只见树丛中闪现出一角色彩鲜丽的衣裳。白花公主见自己已被青年樵夫看见,就大大方方的微笑着从树后走出来。青年樵夫见是一位衣着华丽,面貌美艳的少女走来,也不由得感到惶惑惊诧,心中噗通噗通跳个不停。白花公主见他只管看着自己发呆,不好意思地微微一笑说:“阿哥哥,刚才是你吹的笛子吗?我爱听画眉鸟美妙的鸣唱,可是画眉的鸣唱哪有你的笛声动听啊!”

青年樵夫也笑笑说:“哪里话哩!我的笛子吹得不好。不过,要是知音人听起来,就会好听啦。阿姐,你是哪寨的牡丹,哪箐的山茶?”

白花公主轻声回答说:“我不是牡丹,也不是山茶,我是白王宫里的一朵小白花。”

青年樵夫听她这么一说,看看她那娇艳的容貌和一身华丽的衣裳,料定她就是人人传颂,闻名已久的白花公主啦。这一下,他真是惊喜得合不拢嘴巴。两个人讲讲说说,越谈越合心,彼此心里都互相爱慕,不觉得把时间都忘记啦。太阳已经渐渐偏西,白花公主想起了父王的吩咐,只好向心爱的樵郎告别,要回宫去。两人既已产生了爱情,一说要分别,都感到十分依依难舍,可是日头偏西,白花公主不走不行啦。樵郎担心白花公主一回宫后,又会变了心,把他忘记。白花公主看出他的心事,郑重地用手指着身边的一棵青松对樵郎说:“樵郎呀,你可不要多起疑心。这棵青松就是见证,我俩的爱情就要像这棵青松一样四季长青。”说完,她又和樵郎约定了来年“葛根会”期间在原地再相会,就回宫去了。

日子飞快地过去了。又到了第二年春天,再过几天,又是“葛根会”啦。这个时节,白王看到白花公主已经长大成人,到了该婚配的年龄啦,就和妻子商量,准备在“葛根会”期间为女儿挑选一家王亲贵戚人家的子弟作夫婿。王后自然赞同白王的主意喽。她把白花公主叫来,将白王的心意告诉了她。白花公主一听到这个消息,心头上就像被狠狠的击了一锤,急得满脸彤红。她心上只有一个樵郎时刻挂在心头,怎能顺从父母的旨意呢?她急忙向母亲央求说:“阿妈,女儿不愿嫁,女儿舍不得离开父母过活哩!你就让我侍候你们两老一辈子吧。”

母后说:“儿呀,别傻气啦,俗话说,只有在家的儿子,没有在家的姑娘呵!女儿大了,终归是要出嫁的,娘家再好,终不是留你的地方啊!”

白花公主又去求父王,白王严厉地对她说:“自古以来,男大当婚,女大当嫁。儿女婚事,自有父母作主,你自己不要多作思恧。你身为王家公主,更要遵循家规、古训,不要妄自多话才好。”

白花公主见父母主意已定,真是又急又气,眼泪在两只眼眶里不停地打转。她成天的想念着樵郎,又忧愁,又伤心。既盼望着“葛根会”到来,好与心爱的樵郎相会,诉说衷情;又害怕“葛根会”来到,父王要为她作主挑选夫婿婚配。她的一颗心啊,成天的感到苦痛、哀伤。

且说樵郎自从和白花公主分别回家后,日日夜夜都想念着美艳多情的白花公主,看着天上的月亮,他会仿佛看到月亮里幻化出公主的面影;看着山上的茶花,他又仿佛是见到公主在向他倾诉衷情。他多么的巴望着和白花公主相会呵。可是,公主居住在深深的王宫里,平时哪能轻易见得到呢?!只有公主的形影,时刻留在心上萦绕。

一天,樵郎在玉局峰上砍柴,只因为心里思念着白花公主,不觉把时间忘了,看看天色快要黑了,回不去啦。他只好到峰顶上一处风景优美的地方找到了一个深深的石洞,就住宿下来。这天夜里,樵郎梦见一个神人来给他指点,说就在他住宿的这个山洞附近,有一棵千年生长的飞身草,这株草叶子像雪一样洁白,发生异香,谁要是吃了就能飞身腾空飞行,任随自己心意。他正要问个仔细,只见白光一闪,神人已不见了踪影。

第二天清晨,樵郎醒来,回想着梦中情景,就赶快起身出洞,在附近四下仔细找寻那株飞身草。前后左右,找了许久,直到下晚,果然在洞侧边一处千丈悬崖绝壁上,发现绿茵丛中隐隐约约藏着一株白色叶子的小草,樵郎连忙砍了些藤子连接成一根几丈长的藤绳,一头拴在崖头一棵大树上,一头系在自己腰间,从崖上坠下,终于从绝壁上把这株洁白叶子的小草采到手,立刻就感到一阵异香扑鼻,他料想这定是神人指点的那棵飞身草啦,连忙把这株小草吃下肚去。果然顿时就觉得神清气爽,身体轻盈,双脚轻轻一顿就腾身飘起,飞上悬崖。樵郎见飞身草果然灵验,心里万分高兴。这下,他心里暗自打算,自己有了飞身本领,行动方便啦。他想,为了要表示自己对白花公主爱情的坚毅和真诚,决心不顾艰难险阻,去找寻苍山上最珍贵的东西作礼物,相会时好送给公主。看看“葛根会”快到了,他成天不停地东飞西串,经历了重重艰难困苦,到凤羽山取了凤羽;到万花溪采来月桂;到雪人峰采取雪茶;到兰峰顶摘下雪兰;又到绿玉溪中寻到了绿玉;到清碧溪里淘出了翡翠,单等“葛根会”这天送给公主。

一年一度的“葛根会”又到啦。这天,樵郎一清早就收拾妥当,带了多日以来自己找寻到的那些贵重礼物,来到了去年相会的地点等候公主。哪知等了一个时辰又一个时辰,还不见公主到来,直到日头偏西,还是不见公主身影。樵郎心里感到说不尽的烦闷,他以为白花公主变了心啦;可是,他一眼看到身旁那棵作为他俩定情见证的青松,仍然是那样的青翠,又想起了公主去年临别时的话语,感到公主对他一片真情实意,爱心不会有变,可是为什么又不来相会呢!莫非是忘记啦?还是有什么别的原故?他想来想去,想不出答案,决计当天晚上到宫中寻找公主,问个明白。

晚上,樵郎飞进了白王宫廷,可是王宫这么大,白花公主住在哪里呢?他只好在宫中到处找寻。

原来“葛根会”这天早上,白花公主记挂着和樵郎的约会,忙着梳妆打扮好后,就向父王禀告,说要到崇圣寺去礼佛还愿。哪知白王因为今日要给白花公主挑选夫婿,不许她出宫露面。公主见父王不许她出宫,无法会见樵郎,巴望了整整一年,还是不得相会,心里不由得又悲痛,又着急,又记挂着樵郎。可是再着急又能怎么办呢?她的一颗心就像涨开水一样翻腾不安。到了夜晚,公主烦闷已极,走出屋来散心,信步走到了后花园里,只见月明风清,花影摇曳,不觉触景生情,就对着皎洁的月亮,衷心地默默祷告……

正在这时候,樵郎寻找公主来到了花园里,远远看到一个人影正在对着月亮祝祷,趁着月色仔细一看,正是白花公主,心里那股子高兴劲就不用说啦,他连忙飞身到公主面前。这里白花公主刚默祷完毕,一抬头,突然见一个人影飞到身前,不由得惊了一跳,几乎叫出声来,樵郎连忙轻声呼唤了公主一声,公主这才认清是自己日夜思念的樵郎,心里高兴万分,但一下子又不敢相信是真的。她不禁轻声细语地说:“樵郎,真是你吗?!天呀,难道这是上天显灵,抑还是身在梦境?!”

樵郎走上前一步,紧紧握住公主的双手,说:“公主啊,这不是上天显灵,也不是身在梦境,我是真真的樵郎呀。”

公主疑惑地问:“那么你怎么会是飞了进来呢?”

樵郎就把自己得到神人指点,吃了飞身草的事讲给白花公主听了,又把带来的珍贵礼物一样一样地拿出来奉送给公主,表达他对她的一片真挚、深厚的情意。白花公主看到这些珍贵礼物,心里非常感动,她不是为这些礼物感动,是为樵郎的一片真诚纯洁的情意而感动。白花公主把白天白王不许她出宫,并决定要给她挑选夫婿的事告诉了樵郎。他俩商量,决计逃出王宫,两人好一起过幸福生活。于是,樵郎急忙把公主背起,飞出了宫廷。樵郎恐怕逃出后白王搜捕,就把公主带到五局峰顶那个找到飞身草的石洞中住下,当晚,两人就在洞中成了亲。

第二天早上,朝阳升起,整座苍山,光亮明丽。樵郎伴着公主走出洞来,只见山洞四周,林木葱茏,百花繁茂,彩蝶翩翩,鹿鹤飘舞。白花公主只觉得环境风物分外优美,叫人耳目一新,心胸爽朗,比起宫廷里烦腻的生活,另有一番乐趣,自然十分喜爱。自此,樵郎每天都到苍山前后左右,找寻些鲜果、美味食物带回来给公主吃喝。夫妻俩的日子过得非常舒心、欢畅。

再说自从那天晚上樵郎带白花公主出走后,第二天,白王发现了公主失踪,心里又着急,又惊诧,连忙派人到处寻找,可是找来找去,宫里宫外,城南城北,到处都找遍了还是不见公主的踪影。白王和王后都焦虑万分,不知如何才好。这时候,有一个大臣出主意说,海东罗荃寺里的罗荃法师佛法无边,何不去请教他,求他指点。白王被他一句话提醒,急忙备办了厚礼,派了一名得力的侍臣到罗荃寺里去会见罗荃法师,送上白王厚礼,说明了来意。罗荃法师答应了他的请求,随即捧起手上那串佛珠,两个指头拈着当中最大的一颗珠子,口中念念作法,只见一缕青烟飘起,佛珠逐渐明亮起来,幻化变大,展现出樵郎进宫把公主带到五局峰顶安身的情景。大臣回去禀告了白王。白王感到十分的气恼,心中怒火燃烧不息。他立刻把罗荃法师召来,要他设法捕捉樵郎,接公主回宫。罗荃法师应承了白王的旨意,回去后日夜思索,想出了一个好主意。过不了几天,罗荃法师在寺里搭起了法坛,他上坛作法,鼓起狂风,布满乌云,顿时在苍山上撒下了漫天雪花。他想使大雪封山,水流冰冻,让樵郎和白花公主在山上无法生活,逼使他们下了山,就好报告白王派人捉拿樵郎,接回公主。

且说这一天,樵郎仍旧一早出洞去寻找食物,白花公主在洞外观看着山野景色,欣赏着百花争艳,鹤鹿起舞,心头十分欢愉畅快。正耍着,突然从海东刮来一阵凛冽的北风,呼啸着吹拂山头,接着只见漫天乌云涌来,气候越来越冷。霎时间,满天雪花飘落,百花都低垂了头,仙鹤、斑鹿也都纷纷跑回窠巢。白花公主感到浑身寒冷,也连忙回到石洞里。雪越下越大,只一会工夫,整座苍山都变成了白茫茫一片,山上的溪流、泉水也都冰冻。白花公主冷得浑身发抖,脸色发白,僵卧在草床上,不能动弹,只是口中还不断地轻声叫唤着樵郎。正在这时候,樵郎披着一身冰雪赶回到洞里,他看到公主冷得这般模样,心里十分焦急,大雪封山,又无柴火,只好脱下一件衣服给公主加上,又把寻找回来的食物给公主吃了。这时候,洞里边稍有了点暖和,公主虽然能够活动活动了,可是身上还是冷得发抖。樵郎眼见心爱的公主冻成这个样子,感到十分不忍心。要怎样才能使公主不感到寒冷呢?他想来想去,突然想起曾听人说过,海东罗荃寺里的罗荃法师有一件八宝仙衣,能够克水火冰冻,避严寒酷暑,他心想,要是能得着这件宝衣给公主穿在身上,就能够避免寒冷,可以在山上长住啦。可是怎样才能得到这件宝衣呢?除了去盗取,实在没有什么别的办法啦!他打定主意以后,就把自己的打算告诉了白花公主。公主一听,慌忙说:

“樵郎呀,听说那罗荃法师心肠狠毒,道行又高。那八宝仙衣是他山门传家宝物,他哪能让你轻易的盗取呀?要是落在他手里,性命就难保啦!樵郎,我宁愿冷死冻死也不愿让你拿生命去冒这个危险!”

樵郎想了一下,说:“公主不要担心,听说那罗荃法师每天都要入定,我先飞到寺里隐藏,只等他入定的时候,我就下手盗取宝衣,想必不会有多大危险。”

白花公主还是不依,再三的劝阻,可是樵郎已下了决心要去,他安慰公主说,最迟三天就可以回来,要公主不必焦虑。他不愿让公主多挨一个时辰的寒冷,就急匆匆地一腾身飞向海东罗荃寺去了。

樵郎飞到了海东,趁这时候天色已晚,就悄悄飞进了罗荃寺里,找到罗荃法师的禅房,从窗隙向里边窥看。一眼就见罗荃法师正在闭着两只眼睛在禅床上端坐不动,人已入定啦。樵郎心里边一阵高兴,连忙溜进房里,双手把罗荃法师披在身上的那件八宝仙衣轻轻揭了下来,慌忙溜出房来,一顿脚腾身飞到空中,向着苍山飞回。

哪知他刚飞离海东,罗荃法师已入定醒来,发觉宝衣失踪,急忙取出佛珠,拈着其中那颗大珠子作法观看,只见佛珠中现出樵郎正抱着八宝仙衣飞临洱海上空,不觉心头大怒,顺手抄起身边的龙头禅杖,口中念动真言,一举手将禅杖朝着樵郎遥遥掷去,只见禅杖立刻化成一道金光,闪电一般飞去击中了樵郎。樵郎只觉得一阵晕眩,全身魂飞魄散,双手一撒,宝衣被罗荃法师趁势收了去,他刚张嘴叫得一声“白花……”,就嘣咚一声从空中坠入洱海里去啦。狠心的罗荃法师还怕樵郎不死,又作法把他化成一只巨大的石骡子,永世湮留在洱海里边。

再说白花公主自樵郎走后,在石洞中焦虑地等候着丈夫归来,然而一天过去了,两天又过去了,到了第三天,还是不见樵郎的影子,她心里自然感到说不尽、诉不完的焦虑、担忧。三天过后,公主已经预感到了丈夫的不幸,于是她不顾洞外的奇寒,走出洞来探望,爬到高高的山岩上向着海东眺望。可是望来望去,只望见洱海烟波茫茫,天空乌云沉沉,就是望不见丈夫的踪影。她不甘心,又爬上更高一层的石岩上眺望,仍然不见丈夫的身影。这时候,她已经冻得浑身抖颤不停,血液都快要凝固啦。可是,她盼望丈夫的心没有死。她强忍着严酷的寒冷,又一步一爬地爬上了玉局峰顶最高的一处石岩上,不顾狂风怒号,大雪纷飞,仍然凝住眼神,抖抖颤颤地向着洱海眺望,但只望见洱海里风狂浪恶、水波连天。白花公主她仍旧不死心地凝神呆望着,望呀、望呀,陡然望见在海心波涛汹涌起伏处,有一头石骡子随着波涛的起伏在海里时隐时现。公主不由得呆痴痴地望着石骡子出神,望着、望着,突然看见石骡子渐渐幻化,现出了樵郎的身形面影。公主望见了久久盼望的丈夫,一颗心几乎跳出了胸腔,她立即张大嘴,尽力大声地呼唤着丈夫的名字。喊啊喊啊,她的呼唤声被狂风吹散了,她的嗓子也叫嘶哑了,转眼间,樵郎的身影又渐渐消失了,海心里,仍旧只是一匹石骡子。公主悲痛得泣不成声,她悲痛的哽咽声被严寒凝住了;她哀伤的眼泪水被冰冻成了冰珠,她的一颗心也破碎了,僵冷了,全身慢慢僵化啦。可是她的一点精灵之气不灭,渐渐化成了一朵白云,冉冉升上了天空。在天空高处,公主仍旧痴情地向着洱海眺望自己的丈夫。因此,她鼓起了阵阵狂风,掀起千层巨澜,排开万顷波涛,好让石骡子露出水面,让自己能看到丈夫。后来,人们就把从玉局峰顶上升起的这朵冉冉白云叫做望夫云。

此后,只要苍山玉局峰顶上一升起这朵望夫云,洱海必定会刮起狂风,掀起巨澜,石骡子不露出水面,狂风、巨澜就不会止息。这个时候,洱海里舟船都不能航行,都要迅速找到港湾躲避。直到现在,这朵望夫云还时不时地在玉局峰顶上升起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