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毅传书的故事简介 越剧流派——“竺派”艺术的代表性剧目

  • 柳毅传书的故事简介 越剧流派——“竺派”艺术的代表性剧目已关闭评论
  • 909 views
  • A+
所属分类:民间故事

柳毅传书的故事简介,柳毅传书又称柳毅奇缘,是一个古老的中国民间爱情传说故事。依据李朝威《柳毅传》改编的戏剧经典剧目,也是越剧流派——“竺派”艺术的代表性剧目。

柳毅传书的故事简介

柳毅传书的故事简介

仪凤年间,有一位书生柳毅,到京城长安应考,没有考上,准备回到湘水边上的家乡去。他记起有个同乡人旅居在泾阳,就去辞行。走了六、七里,忽然有一群鸟直飞起来,使他的马吓了一跳,飞快地向横里跑去,一口气又跑了六、七里,才停了下来。

只见有个女子在路旁牧羊,他觉得奇怪,仔细打量,却是个非常美丽的女子。可是她双眉微皱,面带愁容,穿戴的也很破旧,又尽出神地站着,好像在等待什么。柳毅忍不住问她:“你有什么痛苦,把自己委屈到这个地步?”女子开头现出悲伤的神情,向柳毅道谢,接着又抽抽咽咽地哭了起来,回答说:“我是个不幸的人,今天蒙您关怀下问,很不敢当。但是我的怨恨铭心刻骨,虽然觉得惭愧也不能不说了,希望您听一听。我原是洞庭龙王的小女儿,父母把我嫁给泾川龙王的二儿子。丈夫一味放荡取乐,受到了奴仆们的蒙蔽,一天天的厌弃我,虐待我。后来我告诉了公婆,公婆光知道溺爱自己的儿子,管不住他。我迫切地诉说了几次,又得罪了公婆。他们折磨我,把我赶到外面,弄成这个样子。”说完,抽泣流泪,难受极了。接着又说:“洞庭离开这里真好远啊!我抬头望望,只看到无边无际的天空,没法传达音信;眼睛盼得酸了,心里的希望快断了,家里的人可不知道我的悲苦。现在听说您要回到南方去,您的家乡靠近洞庭,我想拜托您捎一封信,不知道能够答应吗?”柳毅听了,便说:“我是个讲义气的人,听了你的话,心里非常激动,恨不得身上长出翅膀,给你飞到洞庭那边去,还说什么答应不答应呢?可是洞庭湖又广又深,我只能在人世间来往,怎能到龙宫里去送信?只怕人世和仙境道路不通,辜负了你热忱的嘱托,违背了你恳切的愿望。你可有什么好办法给我引路吗?”

龙女一边哭泣,一边道谢,说:“承您答应了我的请求,希望一路保重,这些话不用再说了。要是有了回音,我就是死了也感谢你。方才您不曾答应的时候,我不敢多说;现在您既然答应了,我可以告诉您,洞庭的龙宫跟人世的京城并没有不同啊。”柳毅请她说明一下。龙女说:“洞庭湖的南岸,有一棵大橘树,当地人称它叫‘社橘’。您到了那边,解下腰带,缚上一点东西在树干上敲打三下,就有人出来招呼您。您跟着他走,就不会有什么阻碍了。希望您除了捎信之外,并且把我当面告诉您的话,全都说给我家里的人听听,千万不要忘了!”柳毅说:“我一定给你做到。”龙女就从衣襟里拿出信来,向柳毅拜了又拜,郑重地把信交给了他。这时候她望着东方,又掉下泪来,心中难过极了。柳毅也忍不住为她伤心。他把信放在行囊里,又问龙女说:“我不知道你牧羊有什么用处,神灵难道还要宰杀牲口吗?”龙女说:“这些并不是羊,是‘雨工’啊。”柳毅问:“什么叫‘雨工’?”龙女说:“就像雷神、电神一样,掌管下雨的。”柳毅回头看看。只见它们都昂头大步,喝水吃草的样子全很特别,可是身体的大小和身上的毛、头上的角,跟羊并没有不同。柳毅又对龙女说:“如今我给你做了捎信的使者,将来你回到洞庭,可别避开我不见面啊。”龙女说:“不光不避开,还该像亲戚一般招待呢。”说完,柳毅跟她告别向东走。走不到几十步,回头一望,龙女和羊都不见了。

这天傍晚,柳毅到泾阳跟朋友会了面,然后告辞回乡。

一个多月后,柳毅回到家乡,就去洞庭访问。果然在洞庭湖的南岸,找到那棵社橘。他就解下腰带,在树干上敲打了三下,等待动静。一会儿,有个武士从波浪中跳出来,向柳毅行了个礼,问道:“贵客是从什么地方来的?”柳毅先不说明来意,只告诉他:“我特地来拜见大王。”武士伸手一指,水里就分开一条路来。他带着柳毅前进,吩咐说:“请您闭上眼睛,很快就可以到了。”柳毅依照他的话,便到了龙宫。

只见高楼大殿一座对着一座,一道道门户数也数不清,院子里栽着奇花异木,各式各样,无所不有。武士叫柳毅在殿角里停留一下,说:“请贵客在这里等着吧。”柳毅问:“这里是什么地方?”武士说。“这里叫灵虚殿。”柳毅仔细一看,觉得世界上的珍宝全在这里了。看哪,殿柱是用白璧琢成的,台阶是用青玉铺砌的,坐床是用珊瑚镶制的,帘子是用水晶串成的,绿色的门楣上镶嵌着琉璃,彩虹似的屋梁上装饰着琥珀……一片奇丽幽深的光景,真是说也说不尽。

可是好大一会儿龙王还没出来。柳毅问那个武士:“洞庭君在哪里?”武士说:“我们的大王在玄珠阁,跟太阳道士谈论《火经》,再过片刻工夫就完毕了。”柳毅问:“什么叫《火经》?”武士说:“我们的大王是龙,龙仗着水来显示神通,拿一滴水就可以把丘陵山谷淹没干净。太阳道士是人,人使用火来表现本领,用一盏灯火就可以把阿房宫烧成焦土。水火的作用不同,变化也不一样。太阳道士精通人间的道理,所以我们的大王请他来,听听他的议论。”

才说完话,宫门大开,黑压压一大群侍从簇拥着一位身穿紫袍、手执青玉的人出来了。武士跳起身来,说:“这就是我们的大王!”立刻上前报告。洞庭君打量着柳毅问:“可不是从人世间来的吗?”柳毅回答说:“是。”便向洞庭君行礼,洞庭君也答了礼,请他在灵虚殿坐下,就说:“水底的宫殿隔绝人世,我又很愚昧,先生不怕路远来到这里,可有什么见教?”柳毅说:“我柳毅原是大王的同乡,生长在湘水岸边,到长安去求功名。前些日子没有考上,偶然经过泾水岸边,看见大王的爱女在郊野牧羊,抛头露面,听任风吹雨打,憔悴得不像样子,叫人看了十分难受。我就问她为什么会这样。她告诉我说,丈夫虐待她,公婆又一点也不体谅,因此弄到这个地步。她哭得很伤心,实在使人同情。她托我捎封家信,我答应了,才赶到这里来。”说着,拿出信来,交给了洞庭君。

洞庭君把信看完,禁不住用袖子遮着脸哭泣起来,说:“这是我做父亲的过错。我不会察看和探听外面的情况,使得自己像聋子、瞎子一样,连闺中弱女在远方受到迫害也没有知道。您是个不相关的路人,却能仗义救急,这种大恩大德,我怎敢忘记!”说完,又悲叹了好久,连旁边的人也感动得流泪。这时,有个太监贴身站在一旁,洞庭君便把信交给他送进宫去。过了一会,听到宫里发出一片哭声。洞庭君慌忙吩咐侍从的人:“快去告诉宫里,别哭出声来,免得让钱塘君知道了。”柳毅问:“钱塘君是谁啊?”洞庭君说:“是我的爱弟,以前做过钱塘龙君,如今已经罢官免职了。”柳毅又问:“为什么不让他知道?”洞庭君说:“因为他勇猛过人,发起脾气来可不是玩的。早先唐尧时代闹过九年洪水,就是他发怒的缘故。最近他跟天将吵了架,又发大水把五座大山都包围住。上帝因为我历来有些功德,才宽恕了我弟弟的罪过,但还是把他拘禁在这里,钱塘的人一直在等待他回去。……”

才说到这里,忽听得天崩地裂一声响,连宫殿都给震得摇动,一阵阵的烟气云雾直往上冲。只见一条赤龙,身长一百多丈,闪电似的目光,血红的舌头,鳞甲像朱砂,鬃毛像火焰,脖子上拉着金链,链子系在玉柱上,霹雳和闪电盘绕着它的全身,雨雪和冰雹同时纷纷落下。它就冲破长空直飞去了。柳毅吓得扑倒在地上。洞庭君忙亲自把他扶起,说:“不用害怕,不要紧的!”柳毅好一会才镇定下来,就告辞说:“我愿意活着回去,免得碰上他再来。”洞庭君说:“一定不会这样了。他去的时候很可怕,回来的时候就不同了。希望您留在这里,让我可以略表情意。”就吩咐摆开宴席,互相举杯敬酒,礼节十分周到。

过了一些时候,忽然吹起了微微的暖风,涌现了朵朵的彩云,在一片欢乐的气象里,开头出现了精巧的仪仗队,跟着是乐队吹奏着动听的乐曲。无数的侍女有说有笑,陪伴着一位容颜绝世的美人,她身上佩带着明珠串成的妆饰品,绸衣迎着风,轻轻飘动。柳毅走近一看,原来就是托他捎信的那个女子。可是她又像欢喜又像悲伤,眼泪在断断续续地掉下来。一会儿,红烟紫云遮蔽在她的周围,香风袅绕,她已经到宫里去了。洞庭君笑着对柳毅说:“在泾水受苦的人儿回来了。”说完,他向柳毅辞别,也走进宫去;接着,又听到里面有抱怨和诉苦的声音,久久没有停止。

又一会儿,洞庭君重新出来,继续陪伴柳毅喝酒。只见另外有一个人,披着紫袍,拿着青玉,容貌出众,精神饱满,站在洞庭君的左边。洞庭君向柳毅介绍说:“这个就是钱塘君。”柳毅起身上前,向钱塘君行礼。钱塘君也很有礼貌地回拜,说道:“侄女不幸,受到那个坏小子虐待。幸得您仗义守信,把她在远方受苦的消息带到这里。要不然的话,她怕要葬身在泾陵了。我们全家感激您的恩德,实在难以用言语表达出来。”柳毅谦逊地表示不敢当,只是连声答应。钱塘君又回头对他的哥哥说:“我方才辰刻从灵虚殿出发,巳刻到达泾阳,午刻在那边战斗,未刻又回到这里。中间曾经赶到九重天上向上帝报告,上帝知道侄女的冤屈,便原谅了我的过错,连对我以前的责罚也因此赦免了。可是我方才激于义愤,走的时候来不及向您请示,惊扰了宫里,冒犯了贵客,现在心里惭愧惶恐,真不知如何是好!”就退后一步,再拜请罪。洞庭君问:“这一次战斗杀害了多少生灵?”钱塘君说:“六十万。”又问:“可糟踏了一些庄稼吧?”回答说:“方圆八百里。”洞庭君问:“那个没情义的小子在哪里?”回答说:“给我吃掉了。”洞庭君露出不快的神色,说:“那坏小子存心不良,确是难以容忍,可是你一味任性干去,也太鲁莽了。幸而上帝英明,了解我女儿的奇冤,要不然的话,我的罪责可逃不了啦。从今以后,你别再这样鲁莽了!”钱塘君又再拜表示敬服。

这天晚上,就请柳毅在凝光殿歇宿。第二天,又在凝碧宫设宴款待。来作陪的亲戚朋友很多,宴前摆开盛大的乐队,席上准备了美酒,陈设着佳肴。宴会一开始,吹起号角,打起军鼓,只见旌旗招展,刀枪齐举,一大队武士在右边舞蹈着。队伍中出来一个武士,上前报告:“这是《钱塘破阵乐》。”在刀光剑影里,大家顾盼奔跑,那一种英武气概,那一种紧张动作,叫座客看了,惊心动魄。还有雅乐清音,绫罗珠翠,一大队美女在左边歌舞着。队伍中出来一个美女,上前报告:“这是《贵主还宫乐》。”歌声乐声,缠绵宛转,又像是诉说哀怨,又像是表达爱慕,叫在座客人听了,感动得流下泪来。两队歌舞完毕,洞庭君很高兴,就叫拿出绸缎,赏给歌舞队。然后又把坐席紧紧靠拢,大家尽情喝酒欢乐。等有了些酒意的时候,洞庭君敲着桌子唱道:

高天苍苍啊,大地茫茫。

各人有各的志向啊,怎么能忖量!

狐假虎威啊,鼠子也乘机猖狂。

大发雷霆啊,小丑怎敢阻挡?

感谢君子啊,信义昭彰。

使我骨肉啊,生还故乡。

高情厚谊啊,永远难忘!

洞庭君唱完,钱塘君也再拜唱道:

姻缘原由天命啊,生死也有定数,

这个不该做他的妻子啊,那个不配做她的丈夫。

可怜她站在泾水边啊,谁知道满怀悲苦!

风霜吹打鬓发啊,雨雪落满衣裤。

多仗君子啊,带来家书,

使我一家啊,团聚如初。

为您祷祝啊,朝朝暮暮。

钱塘君唱完了,洞庭君跟他一起站起身,向柳毅敬酒。柳毅惶恐不安地接过酒杯,把酒喝干,也斟了两杯回敬两位龙王。他也唱道:

碧云轻轻飘动啊,泾水缓缓东流。

可怜那美人啊,像风雨里的花一般憔悴、哀愁。

远远地捎封信啊,给您解除深忧。

冤屈果然洗雪了啊,回家把天伦之乐享受。

多蒙款待啊,佳肴美酒。

怀念老家啊,难以久留。

将要告辞了啊,你们的情意挂我心头!

唱完,大家高呼万岁。洞庭君拿出一只碧玉盒,里面藏着一支“开水犀”,钱塘君拿出一只红色的琥珀盘,盘里放着一串夜明珠,都起身献给柳毅。柳毅推辞几次,才道谢收下。接着,宫里的人都拿着珠玉绸缎,放在柳毅的旁边作为礼品,五光十色,一时堆积得满满的。柳毅含笑向四面作揖道谢,几乎应接不暇。等到酒喝够了,欢乐得尽情了,柳毅起来告辞,这晚仍旧宿在凝光殿里。

第二天,又在清光阁开宴。钱塘君借着酒意,红着脸,不客气地趴开两腿坐着,对柳毅说:“您总听到过俗语说的,坚石只能打碎不能卷曲、义士只可杀死不可羞辱吧?我有句心里话,要想跟您商量。要是您答应呢,大家都像登上天堂;要是您不答应呢,大家像落在粪土里,都不好看。不知道您以为怎么样?”柳毅道:“请让我先听听看。”钱塘君说:“泾阳小龙的妻子,就是洞庭君的爱女。她有善良的性情,美好的品质,亲戚们都敬重她。不幸受到了那个坏小子的凌辱,现在总算断绝了关系。我们打算高攀一位像您一样有道义的人,世世代代成为亲戚,使得受到恩德的人懂得怎样报恩,怀着仁爱的人懂得怎样施爱,这难道不是君子行事有始有终的道理吗?”柳毅听了,严肃地站起身来,忽然笑了一笑说:“我真不知道您钱塘君这样不明事理!我早先听说您气盖九州,水漫五岳,来宣泄自己的愤怒;又看见您挣断金链,扯倒玉柱,去救别人的急难,我想世界上刚直英明的人,没有谁比得上您吧。有冒犯您的,您不怕牺牲去抵抗他,对您有恩的,您不惜生命去报答他,您真是好大丈夫啊!可想不到在现在音乐齐奏、亲友欢聚的时候,您竟会不讲道理,用威势来吓唬人,这不是太叫我失望吗?要是我在巨浪怒涛中碰到您,您掀动着鳞须,挟带着云雨,逼得我没有活路,我就把您当禽兽看待,死了也不怨恨。现在您穿戴着衣冠,谈论着礼义,各种美德都具备,什么道理都精通,连世上的圣贤豪杰也有比不上您的,何况江河里的蛟龙一类呢?可是您竟仗着身体壮大,性情强悍,又借着酒意来逼迫人,这还说得过去吗?虽然我小小的躯体比不上您的一鳞片甲,然而我敢用我坚决不屈的意志,来压倒您横行霸道的气焰,希望您考虑一下吧!”钱塘君感到惭愧,局促不安地连忙起身谢罪说:“我生长在宫廷里,没有听到过正直的言论,方才的话疏陋狂妄,多多冒犯。现在仔细想想,真是罪该万死。希望您不要介意才好!”这一夜,又举行宴会,照样很欢乐。柳毅和钱塘君也成了知心朋友。

第二天,柳毅要告辞回去。洞庭君夫人另外在潜景殿设宴饯别。宫里的男女仆妾都出来作陪。夫人流着泪对柳毅说:“小女受到您的大恩,我自恨没有能够报答您,就要离别了!”又叫那龙女在筵席上向柳毅拜谢。夫人又说:“这一分别,难道还有再见的时候吗?”柳毅昨天虽然拒绝了钱塘君的请求,可是此刻在筵席上,不免有留恋悔恨的神色。宴会完了,柳毅辞别。满宫的人都很难过。大家送给柳毅许多奇珍异宝,简直连名目也叫不出来。柳毅这就由原路回到湖边,只见有十多个人,挑着行李跟着他走,陪送到家才辞去。

柳毅就到扬州的珠宝店里,把龙宫里送他的珍宝卖掉一些。还没卖掉百分之一,已有上百万钱。那些淮西有名的富家,都觉得比不上他。他娶了个姓张的姑娘;不久生病死了。又娶了韩家的一位姑娘,只有几个月又死了。柳毅便搬到金陵去住。他因为没有妻子,常常感到寂寞难过,想再找一个新的配偶。有个媒人对他说:“有位姓卢的姑娘,本是范阳人。父亲名叫卢浩,曾经做过清流县县官,晚年喜欢仙道,独个儿进山修行,现在不知道到哪里去了。母亲郑氏。这位卢家姑娘前年嫁给清河张家,不幸丈夫就死了,母亲怜惜她年纪轻轻,长得聪明美丽,要想给她找个适当的人再嫁。不知道您有没有意思?”柳毅便拣定好日子,举行婚礼。由于男女两家都是富户,仪式上用的礼物极其丰盛豪华,金陵的人看了,没有不羡慕的。

婚后一个多月,那天傍晚,柳毅走进房里,仔细看看妻子,觉得很像那个龙女,可是又比龙女长得秀丽丰满。他就跟她谈起以前的事。妻子对他说:“人世间怎么会有这样的事理呢?可是不瞒您说,如今我已经怀孕了。”柳毅从此格外关心她。后来,妻子生下孩子,到满月那天,她换了衣装,打扮得特别漂亮,邀请亲戚来欢宴。在宴会之间,她才含笑问柳毅说:“您可记得我过去的情形吗?”柳毅说:“以前我曾经给洞庭君的女儿捎过信,到现在还忘不了。”妻子说:“我就是洞庭君的女儿啊。以前在泾阳含冤受苦,多亏您才得解救。我感谢您的恩德,一心要报答。后来钱塘叔父向您提亲,您却不答应,就分离;从此你我各自东西,连消息也不通。父母要想把我嫁给濯锦江龙君的儿子。我的心意既难以改变,父母之命又难以违背,再想到您已经拒绝亲事,料想没有再见的日子了。我当初的冤苦,虽然仗着您传达给我父母,可是我对您的报答却不能实现,我真想赶快告诉您知道。碰巧您结了两次婚,先娶了张家姑娘,后来娶了韩家姑娘,等到她们先后去世,您搬到这里来住;我的父母看到我报恩的愿望可以实现了,才为我高兴。如今我能够跟您在一起,相亲相爱地过一辈子,就是死了也没有遗恨了!”说到这里,她哭了起来,又对柳毅说:“我开头没有对您讲明,因为知道您并不重视女色;如今到底说了出来,因为看到您对我还在想念。我恐怕女人身分低微,不能永远获得您的爱情,所以想借着您喜爱孩子的情分,来寄托白头偕老的愿望,不知道您的意思怎么样?我的心里顾虑重重,自己很难宽慰。记得您给我捎信那天,曾经笑着对我说:‘将来你回到洞庭,可别避开我不见面啊。’不知道在那时候,您已经有心想到像今天这样欢聚的事情吗?接着,叔父向您提亲,您可又坚决不答应。您是真的认为不可以呢?还是一时发了脾气呢?您倒说说看。”

柳毅说:“真像是命运注定的!当初我在泾阳碰见你,看到你冤苦憔悴的模样,心里确实很不平。可是我暗自决定,光给你传达冤苦,旁的什么也不考虑。当时说的将来别避开我,原是随口说说罢了,哪会有什么心呢?等到钱塘君强迫我允婚,只因为在道理上讲不过去,才激起了我的愤怒。你想,开头我的本心是仗义救人,哪有杀死丈夫娶他妻子的道理?这是第一点。我平日的志愿是坚持正义,哪有违背自己心意向人屈服的道理?这是第二点。而且那时候只是想到就说,大家说话乱纷纷的,我光想只要行为正当,就是有祸害也管不得了。可是到了分别那天,看到你有着依依不舍的样子,我的心里却悔恨难过起来了。到底由于人事限制,没法答谢你的一片情谊。唉,如今,你呢,已是卢家的女儿,又住在人间,那么我当初的意愿并没有错啊。从此以后,我俩永远相爱相亲,心里不会有一点过意不去的地方了。”妻子很受感动,痛心地哭了好一会,又对柳毅说:“您别以为不是人类,心肠就不同,其实我是懂得报恩的。要知道龙能长寿万年,现在您也可以跟我一样,而且我们水里岸上都可以住。您总不会当我是胡说吧?”柳毅赞叹地说:“我不料做了龙宫的驸马,又踏上了神仙的阶梯。”

夫妻俩同去朝见洞庭君,那一番隆重的礼节,不必细说。后来他们住在南海,才只四十年,住宅、车马、饮食、服饰的豪华,就连王爷的家里也不能超过他们。柳毅的亲族也都得到不少好处。柳毅的年龄一年年增加,容貌却不见衰老,南海的人都觉得惊奇。

开元年间,皇帝一心想做神仙,到处访求有道术的人。柳毅不能安居,就和妻子一起回洞庭。此后,十多年里,谁也没见过他的踪影。

到了开元末年,柳毅的表弟薛嘏原在京城附近做县官,降职到东南地区去。他坐船经过洞庭湖,正眺望着晴空水色,忽然看见远远的波浪里涌现出一座青山来。船夫们都害怕得很,说:“那里原来并没有山,恐怕水妖在作怪吧。”说话的时候,那只船已经靠近了山,只见从山边飞快划出一条彩船,向薛嘏迎了过来。彩船里有个人喊道:“柳公差我们来等候您。”薛嘏忽然记起了柳毅的事,赶快离船走到山下,撩起衣袍,快步上山。山上有宫殿,像人世间一样。柳毅站在宫殿当中,前面排列着乐队,后面陪侍着漂亮的侍女,宫里的陈设布置,要比人世间好上多少倍。柳毅谈的话更玄妙了,他的容貌也更年青了。才见面,他走下台阶迎接薛嘏,握着手说:“离别没有多少时候,你的头发已经花白了。”薛嘏苦笑着说:“老哥做了神仙,我不久便将成为枯骨,这是命里注定的啊。”柳毅就拿出五十颗药丸给薛嘏,说:“吃一颗药丸,可以添寿一年。过了五十年,你再到这里来,别老呆在人世间自寻苦恼啊。”摆酒欢宴之后,薛嘏告辞回去。从此,柳毅一直没有消息了。

薛嘏常把这件事说给别人听。大约又过了四五十年,薛嘏也不知去向了。

陇西李朝威讲了这个故事,感叹说:“五虫中最高级的,一定会有灵性,它们跟旁的虫类的区别,这就可以看到了。人是裸虫之长,跟鳞虫也讲信义。洞庭君气度宏大,钱塘君果敢坦率,他们的行事应该传述下去。薛嘏在口头上歌颂过柳毅的事,却没有写成文章,只是他自己能够接近仙境罢了。我认为柳毅这些人都很有义气,因此写了这一篇传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