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童和仙女 朝鲜族民间故事和传说

  • 牧童和仙女 朝鲜族民间故事和传说已关闭评论
  • 955 views
  • A+
所属分类:民间故事

牧童和仙女,在朝鲜语或韩语语境下,“朝鲜族”(조선족)的称呼特指中国少数民族朝鲜族,是拥有中华人民共和国国籍的中国人,在非中国地区生活的朝鲜民族人不自称”朝鲜族“(조선족)。延边朝鲜族自治州,是一个山青水秀,风光绮丽,气候宜人的好地方。这里属长白山丘陵地带,群山耸立,峡谷纵深。

牧童和仙女

牧童和仙女

传说很早很早以前,长白山下有个英俊的小伙子,已经十六岁了。他从小就死了阿爸基和阿妈妮,谁也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只知道他靠给富人两班两班:即官府里的文武两班官员。在旧社会朝鲜族分两班和贱民两个阶层,两班泛指封建贵族阶层。家放牧为生,所以,大伙儿都管他叫牧童。

这牧童心地善良,尊老爱幼,肯帮别人排解难处,还吹得一手好洞箫。夏天的夜晚,男女老少都爱坐在月亮底下听他吹洞箫。

有这么一天,牧童赶着牛羊进了山。牛羊拣着翠绿的青草吃,牧童就坐在石砬子上吹着洞箫。牧童吹呀,吹呀,吹得正起劲儿呢,突然听见耳边“突噜噜”一阵响,牧童一瞅,一只美丽的小鹿从砬子上滚了下来。小鹿看见牧童,连忙跪下去哀求说:“善良的小伙子呀,快救救我吧!后边有一个猎人正在追赶我。”说着它“扑搭”“扑搭”地流下了眼泪。

善良的牧童二话没说,撂下洞箫,急忙打开身旁的柴禾捆,把小鹿盖了个严严实实,接着他又吹起洞箫来。

不一会儿工夫,响起了一阵“哒哒哒”的马蹄声,接着“咴咴咴”的马叫声,传来了猎人一阵粗声粗气的吆喝声:

“喂,小伙子,看到一只小鹿没有?”

牧童像没有听见似的,还是吹着他的洞箫。

“喂,小崽子,你耳朵里楔木橛子啦?没听见问话呀?”

牧童还是没答话,照样吹他的洞箫。

猎人急了,“扑腾”跳下马,一把拽过牧童的洞箫,揪着他的耳朵问:“小崽子,你别给我装聋!我问你,看见一只小鹿没有?”

牧童挣脱了猎人,一把夺过洞箫,用鼻子哼了一声说:“我哪儿知道哇?我又没给你看着!”

猎人没办法,只好气咻咻地骑上马,又朝树林里追去。

等猎人走远了,小鹿从柴禾堆里钻了出来,跪下来就给牧童叩头。牧童扶起小鹿问它:“你家住哪儿?你不跟着阿爸基、阿妈妮,自个儿跑了出来,这有多危险呐?”

小鹿告诉牧童说:“我是天上仙女的玩物,是奉了我们国王的命令,每逢王宫里的仙女们下凡到长白山天池洗澡时,专门去服侍她们,供她们玩耍的。今儿个没加小心,碰上了狠心的猎人,多亏你这个善良的人搭救,不知该怎么报答你才好!”

小鹿说完又问起了牧童的身世。牧童就把自己怎么从小死了阿爸基、阿妈妮,又怎么给富人家当长工的遭遇全告诉了小鹿。

听了小伙子的诉说,小鹿对牧童说:“天上有七个美丽的仙女,她们每逢金日金日:朝鲜族计算日子用月、火、水、木、金、土、日,金日即星期五。,踏着五彩的母基改母基改:彩虹。,下到长白山天池来洗澡。在这七个仙女中,要数那七仙女最贤慧漂亮。等她们再下来洗澡的时候,你就偷偷地把七仙女的衣裳藏起来,她就可以成为你的媳妇,你们就可以过上好日子了。”

牧童一听,心里乐得像盛开的金达莱花。

末了,小鹿又对牧童说:“不过你得千万记住。等你娶了仙女,那套衣裳可不能还给她;就是要还,也得等她生了第三个儿子以后。”

牧童听了,连连点头,说记住了。小鹿还告诉牧童说:“往后你要碰到什么难事儿,就到这里叫我三声。”说完小鹿很快地跑进了长白山密林里。

自打那天起,牧童就掐着指头数呀数呀,好容易盼到了金日,他早早地来到了长白山天池边上。

初夏的长白山,天气格外晴朗,太阳也格外温暖。牧童又吹起了他的洞箫。美妙动听的箫声,顿时散布开去,传遍了四方。牧童吹着吹着,忽然眼前一亮,湛蓝湛蓝的空中,冷丁架起了美丽的母基改,身穿彩衣彩裙,金翅金鳞的七个仙女,飘飘悠悠地落到了天池边上。

这时候,牧童早就藏到一棵大柳树后边去了。

仙女们一边脱衣裳,一边嘁嘁喳喳地议论开了。

老大说:“那洞箫可真吹得好听!”

老三说:“我明明看见有个小伙儿,在这儿吹洞箫来着,一眨眼的工夫咋没了呢?”

老七说:“他吹的洞箫比天宫里的乐器班子吹得还好呢!”

七个仙女脱了衣裳,往柳树枝上一挂,“扑通”“扑通”都下水了。

天宫里虽好,可是呆长了也使人腻歪,七个仙女在天宫里憋屈了一冬了,这会儿钻进了凉哇哇的天池里,你泼我,我泼你,辟咚扑咚,嘻嘻哈哈,玩得那个痛快劲儿就不用说了。

趁七个仙女在天池里玩得正痛快的时候,牧童悄悄地把她们的衣袋一把搂了过来,又把七仙女的衣裳揣进了怀里。

花开得再好看也有谢的时候,仙女们玩得再痛快也得上天呐!七个仙女玩够了,一齐上岸穿衣裳。可是到大柳树上一看,可傻眼啦!衣裳全没了,只剩下一条纱巾。

仙女们正忙三跌四地找衣裳,忽然听到一阵悠扬的洞箫响了起来。七个仙女抬头一望,在大柳树边上有个英俊的小伙子。这好听的洞箫就是他吹的。

七个仙女嘁嘁喳喳地说:“咱们的衣裳十有八九是叫这小伙儿给藏起来了,咱们向他要去!”可是七个大姑娘,浑身光溜溜的,咋能到小伙子跟前去呀?大的让二的去,二的推三的去……一个推一个,最后推到这老七身上。没法儿再往下推了,七仙女说声“我去”,把纱巾往下半身一围,走上前去,老远对牧童开了腔:

“请问吹箫的小伙儿,您看见了我们的衣裙吗?”

牧童这才停住了吹箫,抬头一瞅,只觉眼前一亮,就像升起了一轮十五的明月。多好看的姑娘,这不就是七仙女嘛!牧童红着脸儿低下了头,说:“你们的衣裳是我藏起来的,可是要让我还给你们,得答应我一件事儿。”

七仙女忙问:“啥事儿啊?”

牧童摆弄着洞箫,不好意思地说:“你得嫁给我做媳妇。”

七仙女瞅了一眼牧童,微笑着点了点头,就跑回去告诉了姐姐们。

姐姐们虽然不愿意离开心爱的妹妹,但没有衣裳又回不了天宫,只好答应让七妹子嫁给牧童。

牧童这才把衣裳还给了六个仙女,六个仙女告别了七妹子和牧童,踏着母基改,缓缓地飞上了天宫。

金达莱花只有承受阳光雨露才能开放,这人间的生活有了爱情才显得更加美好。牧童和仙女成了亲,生活便充满了欢乐,他们搭了三间草房,牧童放牧,仙女织布,小日子过得甜甜蜜蜜。

说起七仙女的贤慧劲儿,真是天下无双。丈夫要去放牧,她把丈夫送出门口;丈夫放牧回来,她端上雪白的米饭和清香的凉拌山菜。

七仙女不但心好,手也巧。织出布来,像是长白山的瀑布在流;绣出花来,能散出香气;绣出鸟来,会拍搭翅膀。

一转眼,牧童和仙女成亲整整三年零三个月了,七仙女生下了两个又白又俊的胖小子。说来也奇,这两个胖小子生下一个月就会叫阿爸基、阿妈妮,两个月就会在地上乱跑。这可把小两口稀罕得没法,他们成天逗得孩子笑呀闹呀,就这样过了三年零三个月。

地上过了三年零三个月,天上才仨月零十天。打从七仙女留在人间嫁给了牧童,六个姐姐一直在阿爸基和阿妈妮面前瞒了仨月零十天。阿爸基和阿妈妮问起来,她们不是说七妹子织布,就是说七妹子绣花。可是到了这三个月零十天头上,再也瞒不过去了。仙女的阿爸基——天帝过生日,这一天非要七个女儿轮流斟酒不可。等女儿们到齐了,阿爸基一数,咋少了一个呢,当时就吼了起来:“七丫头哪去啦?”六个女儿你瞧瞧我,我瞧瞧你,谁也说不出话来。

话说这当儿,七仙女正在人间织布呢,忽听响晴的天上轰隆隆地打起了旱雷。凡人是不知道咋回事儿啊,可是仙女一听,知道是她阿爸基发火了。她想,这下可坏事了!她要是不马上回天宫去,阿爸基就会派天兵天将来捉拿她的。到了那时候,夫妻难舍又难分。仙女不愿意让自己的丈夫难受,就央求丈夫说:

“吆啵吆啵:朝鲜族夫妻之间的称谓。!咱们成亲三年零三个月了,都有了两个孩子,我就是想走也是舍不得你们呀!我只是想穿穿我那套衣裳,求求您还是把衣裳还给我吧!”

牧童听媳妇说的实心实意,也就把衣裳还给了她。

话说这时候牧童干活累了一头晌,躺在炕上头一挨枕头就睡着了。

七仙女趁这工夫,一个夹肢窝挟起一个孩子。想到自己要撇下心爱的郎君,不觉泪如雨淋。她望了望丈夫,又朝丈夫鞠了鞠躬,两脚一蹿,缓缓地飞上了天宫。

牧童醒过来一看,媳妇不见了,两个孩子也没影了。看看织布机上,没有她;瞧瞧厨房里,没人影儿;瞧瞧院子里,空荡荡的。他猜想十有八九七仙女是回天宫了。顿时,响晴的天空布满了乌云,温暖的家变得冷冰冰的。

牧童丢了媳妇又丢了孩子,心里十分难过,他后悔不该把衣服还给媳妇。还是鸡飞蛋也打了,没法儿,只好去找小鹿。

牧童到了早先救小鹿的地方,一连气儿喊了三声“小鹿小鹿你快来!”他话音儿还没落呢,眼瞧着那只小鹿从密林里跑了出来。

牧童见了小鹿,话没说出口,眼泪先掉下来了。小鹿说:“你不用说我也知道了。事情已到了这地步,你也别伤心了。等到了水日,你再上趟天池。每当水日,天宫里都要放下一只水桶来天池提水,你只要坐进这只水桶里,就会被提到天上去的,你就可以和媳妇孩子团圆了。”小鹿说完便一蹿一蹿地跑进了密林里。

牧童焦急地等啊,等啊,等到了水日,他一大早就来到了天池。牧童仰脸朝天等啊,等啊,等得眼睛发直,等得脖子发酸,过了老半天,好歹算等到了。就听“突噜噜噜”一阵响,一只很大很大的水桶从天空里放了下来。

牧童抓住水桶往里面一坐,不大不小,正好盛下他一个人。呆了有半袋烟工夫,水桶又开始往上升了,只听见“噌噌噌”地响着,两耳一溜风的,身上冷嗖嗖的,经过好一阵工夫,突然咯噔一下,嘿,天宫到了。

牧童刚钻出水桶,就听见“阿爸基”“阿爸基”的叫声,他回头一瞅,两个儿子一溜烟儿扑进了他的怀里。

牧童贴着两个儿子的脸蛋,亲了又亲,又让他们领着去找阿妈妮。

两个孩子蹦蹦跳跳地跑到阿妈妮的住房里,高兴地喊着:“阿妈妮,阿妈妮,阿爸基来了!”

正在织布的仙女们,忽啦一下就把牧童给围上了。七仙女见了丈夫,又惊又喜,夫妻俩抱头痛哭,边哭边说着别后的情形。

牧童与七仙女相会,天宫上下没有一个不高兴的,惟有天帝和他的三个儿子闷闷不乐。天帝不能无缘无故撵牧童,于是就给牧童出了个难题。说牧童若能解了这个难题,就让他们夫妻团圆;若是解不了这难题,就要把牧童一个人撵回人间。

啥难题呀?天帝要牧童到耗子国去索取人皮一百张、人睾丸三斗。

传说天宫里不但有仙人仙女,还有各种成精的动物,有什么耗子国呀,牛、马、猪、狗国呀。这耗子国里的耗子,个儿大得像猫,可厉害啦!它们把守着天宫的大门,专吃人间来的凡人,不管是谁,见了人就抓,抓了人就扒皮,扒了皮就吃肉。幸亏牧童是坐水桶上来的,要不早就成耗子食了。

天上的岳丈发话了,牧童哪敢不去呀!他告别了媳妇和孩子,一直朝耗子国走啊,走啊,不知踏过了多少块云彩,也不知走了多少日子,这一天终于来到了耗子国。

大门口有两个大耗子,手持长枪把着门。牧童上前就问:“请问,这儿是耗子国吗?”

两个大耗子抽搭着鼻子闻了闻,闻出了凡人的气味,上来就把牧童给抓住了:“好一个凡人,你是怎么跑到这天宫上来的呀?走!先去见我们的大王,一会儿我们就要扒你的皮,吃你的肉!”

不一会工夫,牧童就被带进了耗子国。牧童吓得哆哆嗦嗦,一边往里走,一边左右撒目,嗬!好大的耗子国呀!耗子国里耗子多得成群成堆,什么大的小的、高的矮的、公的母的、黑的白的,简直说不清。

牧童寻思,这下可完了!别说是取人皮、睾丸呐,恐怕连自己的人皮和睾丸也得撂这儿!

不一会工夫,他来到了一个很大很大的宫殿里。牧童心想,这一定是耗子国的王宫了。

来到了耗子王跟前,牧童抬头一瞧,吓瘫了!你猜怎么着,他长这么大还从没见过这么大个儿的耗子呢!那耗子王大得像头大黄牛,青面獠牙,大耳朵,瞪着一双圆溜溜的小眼睛,直放青光。

两只耗子跪下来说:“启禀大王,我们刚刚捉到一个人间上来的凡人,要不要扒皮吃肉?”

耗子王瞧了瞧牧童,当时就“哎哟”了一声。你猜怎么着,耗子王认得牧童。他当时就走下了王座,来到牧童的跟前问:“善良的主人呐,你还认不认得我呀?”

牧童仔细一瞧,越看越觉着面熟,连声说:“认得!认得!”

为啥耗子王管牧童叫主人?牧童又咋认得这耗子王?这里面还有段故事哩。

说起来那还是牧童和仙女成亲之前的事了。牧童从小就那么穷,可是有只大耗子不嫌弃他,时常出来和他作伴。小牧童也很稀罕它,有啥好东西,不忘给耗子吃,也不忘给耗子喝。一来二去的,耗子越长越大;天长日久,牧童和耗子结下了友情。早晨牧童去放牧,耗子远远地去送他;晚上牧童回家来,耗子又早早地去迎他。他们一天不见都想得慌。

可是打从牧童和仙女成了亲,耗子见牧童有了伴儿,自个儿也成精了,就悄悄地离开了牧童,来到耗子国当上了国王。他们原先有这么深的交情,见了面咋能不高兴呢?!

把门的两只耗子一看,自知没趣,一溜烟儿蹽了。

耗子王同牧童寒暄了一阵子,问牧童:“你不在人间过安生日子,跑到耗子国来干什么呀?”

这一问,把牧童的眼泪给问出来了。他把媳妇怎么带着儿子上天,他怎么坐着水桶上天找媳妇,岳丈天帝怎么出难题,一古脑儿都告诉了耗子王。

耗子王一听,乐了!捋着胡子对牧童说:“这好办!这两件事都撂我身上了!”

接着耗子王往大王的宝座上一坐,大喊一声:

“小崽子们,给我来呀!”

“有!”一大帮小耗子应声而来。

“去那大库里,给我取一百张人皮、三斗人睾丸出来!”

“是!”一大帮小耗子又应声而去。

过了一袋烟的工夫,只听见“叽叽喳喳”一阵响,一百只耗子扛来了一百张人皮,三十只耗子抬来了三斗人睾丸。

耗子王又下令说:“小崽子们,给我听着!他是我从前的主人,你们跟着他,把这些东西给我送到天帝府去!”

“是!”小耗子们又齐声应道。

牧童告别了耗子王,领着这一大帮小耗子,直奔天帝府走去。

牧童和耗子们走着,走着,走到约摸一半路程的时候,冷丁从云彩里钻出三匹高头大马,马上坐着天帝的三个儿子。他们立马横刀,厉声喝道:“快把这些东西都给我撂下!”

这耗子国本来就归天帝府管辖,天帝的儿子发号施令了,众小耗子不敢不从命,撂下了东西,“忽喇”一下,撒腿儿就,只撇下个牧童。

天帝的三个儿子哈哈大笑了一阵之后对牧童说:“哼!想得倒挺美,一个人间的凡夫俗子,居然想和天仙过一辈子,作梦!”

这时候,只听见“呜——”的一声,刮起了一阵旋风,把人皮和睾丸搅豁起来,又“呜——”的一声刮跑了。天帝的儿子赶忙骑着马去追。

牧童一看,什么人皮呀,睾丸呀,全都落空了,咋回去交差呀?这回算一切都完了!牧童越想越伤心,一屁股瘫坐在那儿呜呜地哭开了。

牧童哭着哭着,忽听“扑噜噜”一阵响,他抹干眼泪一看,从天边忽忽悠悠地飘来一张纸条。牧童接过来一看,只见纸条上写着:

吆啵:别哭了,东西都叫我拿到手了,刚才那阵旋风就是我变的,您赶快回到我身边来吧!

牧童这才变哭为笑,攥起拳头赶快往回蹽。

到了天帝府,牧童按照岳丈的要求,按时交齐了一百张人皮和三斗人睾丸。岳丈天帝惊得目瞪口呆,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俗话说得好哇,米儿撒了能扫起,话儿出口难追回!天帝一看没难住牧童,只好打发他们两口子回到人间去生活。

那是一个响晴响晴的天,七仙女朝人间撇下一条五色彩绸,架起了一座美丽的母基改。牧童和七仙女一人抱着一个儿子,告别了天宫,踏着母基改,忽忽悠悠地落到了长白山天池边上。

这时候,那只鹿早就恭候在那里了,小鹿驮着他们一家人,走下了长白山。从此,这只鹿再也不离开牧童了。据说,养鹿的习惯就是这么传下来的。长白山的朝鲜族人都长得聪明、漂亮而又勤劳,传说那也是因为他们是牧童和仙女的子孙的缘故。直到现在,朝鲜族人还是那么热爱长白山,喜欢长白山的天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