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花仙姑 荷花是印度和越南的国花

  • 荷花仙姑 荷花是印度和越南的国花已关闭评论
  • 395 views
  • A+
所属分类:民间故事

荷花仙姑,荷花(学名:Nelumbo SP.;英文名称:Lotus flower):属毛茛目睡莲科,是莲属二种植物的通称。又名莲花、水芙蓉等。1985年5月荷花被评为中国十大名花之一。荷花是印度和越南的国花。

荷花仙姑

荷花仙姑

古时候有个书生名叫赵润,他在离家很远很远的地方念书,经常三年两载都不回来,所以,不论家里出了什么事他都不知道。在学堂里他只知道埋头念书,希望将来能求得个官儿。他的双手除了和书本子、笔杆子打交道以外,再什么也不会干。有一年学堂放了假,赵润想回家看看爹娘,一连走了几天才来到他家门前。他抬头一看,只见原来的庄园成了一片焦土,不觉使他大吃一惊。正在他惊异之际,忽见他的老娘从一间看瓜棚里踉踉跄跄地走了出来,赵润赶忙跑过去一下子抱住老娘。他娘一看见儿子回来了,就哭哭啼啼地说:“儿啊!你看这么大的一分儿家产一场火就给烧光了,你爹也烧死了,以后的日子可怎么过呢!”赵润看见家里遭了这样大的灾难,也很伤心地哭了一场。这一夜娘儿俩商量着以后的日子该怎么过。“种地吧!”赵润想:“自己肩不能担,手不能提,念书吧谁供给呢?”商量了半夜,最后决定向他舅家借些钱做个小生意暂且口,第二天赵润就到他舅家去。他舅父一听是向他借钱,就变了脸,不但没借给他钱,还把他骂了一顿,赵润着了一肚子气,回来了。他娘一听自己的亲兄弟都翻脸不认人,就没好气地说:“哪怕拉棍要饭吃都不求告他的下巴子。”“就说要饭吧!也不能在这熟人伙伙里来往,丢人败兴的。”赵润这么想,他娘也这么想。

这天夜里赵润领着他的老娘离开了家乡,准备到外地去另谋生活,一直走了一夜,第二天来到一个村庄,老娘已经饿得走不动了,赵润把老娘安顿在路旁说:“娘,我到那个庄户人家要点吃的来,吃了再走。”他娘说:“好孩子你去吧,小心狗咬。”赵润走到一家门口,羞羞搭搭的不知道该怎样说才好,最后他鼓足勇气高声叫道:“大婶婶!老大娘!行个方便,惜个孽障,包子的瓤瓤,卷子的梁梁,只要舍得,多少不妨。”一会儿从正房里出来一位老太太,见赵润这般模样,就知道他一定是个富家子弟,觉得他又可笑又可怜。老太太走到他跟前说:“小相公!你这么个要法谁给你吃的呢?”赵润一看是一位慈善的老太太,就老老实实地说:“好奶奶!我实在没干过这事,这才是头一回,你行个好给我点什么吃的吧!”老太太说:“小相公!我教给你吧!以后再到别人家里要饭的时候,再不能要包子的瓤瓤,卷子的梁梁了,你想这年月谁有那样好的吃头给你哩?你只说:‘行善的伯伯叔叔!请把你们的残汤剩饭给我些吧。’”老太太又叮咛了一句:“可要见啥人说啥话,见了女的可不能那样叫!”赵润说:“记下了。”老太太从厨房里拿出三个馍馍来给了他。赵润谢过了这位好心肠的老太太,拿着馍馍见了老娘,把经过的事儿说了一遍,他娘说:“天下竟有这样好心的人!”从此,赵润便天天向人家要些吃的来养活老娘,他两个饥一顿饱一顿也没个一定。转眼已经一月多了,有一天赵润又去要饭了,他来到一家门上,一位老大爷端出一碗饭来给他吃,赵润说:“老爷爷!请你行个好吧,让我把这碗饭端去给我老娘吃了吧!”老大爷一听这小叫化子还是个有良心的孝子,便问了一下他家的情况。赵润把自己的遭遇一五一十的告诉了他。老大爷叫赵润把这一碗饭先吃了后,他又回去端了一碗来说:“你把这碗饭送给你的老娘吃了后,再到我这里来。”等赵润第二次来的时候,只见老大爷坐在门前的一堆干蒺藜上,他面前放着一把斧头,两条绳,还有一个扁担,老大爷笑嘻嘻地又很严肃地说:“来!让我指给你生活的门路吧。”说着他拿起斧头向着旁边的一棵小树上砍了几下,小树倒了下来,老大爷放下斧头拿起扁担做了个挑柴的姿势,对赵润说:“小伙子!要着吃是不行的,我把这一套家具送给你,拿去到前面山里每天打一担柴再担到集上卖了,这样你就可以找到生活的门路了。”赵润听了非常高兴,急忙向老大爷深深的作了一个长揖说:“老爷爷!我一定照着您的话去做。”老大爷又给了他一口锅两只碗和一些零用的东西,最后指给他山坡下一个窑洞叫他们母子两个住在那里。赵润拿了斧头、绳子、扁担和零用东西,锅锅碗碗,领着老娘就在那个窑洞里住下了。第二天一早,赵润就到山里去打柴,这座山上山柴、蒺藜、蓬棵……什么都有,他用斧头砍了一会就觉得腰酸、腿疼,等砍了一担柴,他的手上起了一个大水泡,担到集上卖了个好价钱,买了米面回家来。这一夜他睡得格外舒服。从此他天天打柴不觉又过了一月,他再也不觉得身上乏困了,反而感到了莫大的幸福,家里的吃用也不怎么缺了,每天他上山的时候,老娘还给他装一袋炒面,中午便在泉边喝点水,有时一天能打两担柴。

一天,他拿了炒面、绳索照样到山里去打柴。中午他到泉边去吃喝休息,他刚蹲下来喝了一口水,忽见水里有一个女人的影子望着他笑,他吃了一惊忽地站起来,向后一看只见他身后站着一个非常漂亮的姑娘,她一见他站起来羞搭搭的低下了头,脸上泛出了一片红朴朴的颜色。赵润想,在这深山旷野中,从来就没有人家,她是哪里来的?不对,这一定是个妖怪。他壮了壮胆子说:“哎!你是哪里来的?是妖是鬼,快些走开,再不要耽误人家的功夫。”那女子笑嘻嘻地说:“我不是妖精,也不是鬼怪,是那边荷花池里的‘荷花仙姑’,我们姐妹看见你勤劳孝顺,所以叫我来替你做饭,缝衣,不知你以为怎样?”赵润不敢相信,二话没说,担起柴担就走。可是越担越重,没走上几步就把他压倒了。他抬头一看,那女子又站在他面前笑嘻嘻地说:“你答应不答应?”赵润越发怀疑,索性丢了担子空手跑了。跑了没几步,只见迎面来了两只凶恶的老虎,张牙舞爪向他扑来,他赶快回过头来准备向后跑,只见那女子又站在跟前,对他说:“你怕吗?”赵润说:“好姑娘请你快来帮个忙吧!”她说:“你答应不答应?”他怕老虎伤害他,就连忙说:“我答应。”那女子说:“那么你起个誓吧!”赵润毫不加思考地说:“我要是变了卦,上到高山上叫水淹死。”只见那女子把袖子一摆两只老虎就不见了。赵润领了她走着想着:她一定是个妖怪,我绝不能把她领到家里,走了一阵来到一个山脚下,他放开大步,几个蹦子跳到了山顶上,那女子也不见了,他想这一下你能把我怎么样?正准备往回走,忽然间倾盆大雨像河水决了口的一样泼了下来,不一会水已漫上了山头,眼看就齐腰深了,只见那女子驾了一只小船漂漂荡荡的向他驶来,这时赵润着了急,大声喊道:“好姑娘请你赶快来救救我吧!”小船到了跟前赵润忙说:“这一次我要再有三心二意在平地里摔死。”

只见那女子把袖子一摆水也不见了,船也不见了,他和她仍然站在山顶上。过了一会,两个人便走下山来,虽然话谈得倒很投机,可是他总觉着不对劲。到了平地,赵润想这里的路我是走熟了的,一路平坦,又没有沟又没有崖,你能把我怎么样。于是放开大步一直向前跑去,跑着跑着忽然眼一黑,一个筋斗栽倒了,等他清醒过来睁眼一看,自己的双手正悬挂在一株竹子的小枝儿上,两脚腾空,下面是一个几十丈深的崖。他想这一下要是掉下去,连个囫囵尸首都落不下,他正在发急,忽然又跑来了一个老鼠,“喳喳喳”在竹子的根上咬了起来,“忽闪闪”竹子摇摆开了,他也跟着摇摆起来。眼看着竹子就要被老鼠咬断了,吓得他汗流满面,浑身像筛糠一样打着哆嗦,正在这时那女子又走过来了,赵润不顾一切的哀求着说:“好姐姐,赶快把老鼠打一下吧!救救我的命吧!这一次我死也不骗你了。”那女子说:“好吧!你把眼睛闭上,我叫你睁开你再睁开。”赵润闭起眼来,等着那女子的话,只听“拍”的一声,她在他肩膀上拍了一下,他睁开眼来,自己坐在地上,那女子笑嘻嘻地说:“相公!对不起,叫你受惊了!”说着她从怀里掏出一个又红又大的桃儿来,给了赵润,又给他把身上的土打干净。赵润吃着桃儿,觉得她太体贴自己了,打定主意,无论怎样也要把她领回家去。一路上他们说说笑笑十分亲热,不觉来到窑洞门口,他俩一齐走了进来,老人家正在做饭,一见这个陌生的女子跟了自己的儿子进来了,非常惊异,连忙放下手里的活计,问道:“儿啊!你领了哪里的姑娘来?”赵润把前后的经过向老娘叙说了一遍,老娘立刻大喊起来:“她是妖精,你快把她赶走啊!”荷花仙姑急忙走到老人家跟前施了个礼,说道:“老妈妈,我不是妖精,我是山里荷花池里的荷花仙姑,因见你儿勤劳孝顺,才离开了姐妹们来侍奉你老人家的,从今天起我就是你的儿媳妇了。”赵润也凑到娘跟前说:“娘!她是一个好心肠的姑娘,我很敬爱她,不管她是妖精也罢,不是妖精也罢,留在家里一来可以替我烧火做饭,缝缝补补;二来也可以侍奉你老人家。”任他说得天花乱坠,他娘总不相信,她没好气的沉着脸儿上炕去了。

荷花仙姑把赵润瞟了一眼,自个儿走到锅前,放了一把火,一会儿锅里的水滚了;她从自己的针线袋里掏出一粒米来下在锅里,不一会一锅热腾腾的饭做好了。她把饭舀到碗里送在老娘的跟前,老娘不吃,又舀了一碗,送到赵润的跟前,赵润向老娘望了一眼,正要接碗,他娘说:“儿啊!吃了妖精作的饭,跟上妖精转。”赵润丝毫没有迟疑的说:“娘!转就转吧!我的肚子饿得很了,我非吃不可。”说着他就大口大口地吃了起来。啊,好香甜的饭啊!他好像从来没有吃过。老人家一声不响的坐在那里发愣,荷花仙姑把那碗饭端起来轻轻地吹了一口气,那股香味儿钻进了老人家的鼻子,她觉得她从来没有吃过这样香的东西,闻也没有闻到过,心里暗暗想,也许她不是妖精,要不然我儿为啥和她这样好呢,又加上肚子也饿了,便说:“我儿能吃我也能吃,拿来我吃吧!”荷花仙姑把饭给了她。说也奇怪,这一锅饭不多不少刚够她们三个人吃。吃过饭他们又商量着明天成亲的事,老人家嘴里虽没说什么,心里也在想:人家两口既然愿意,就让他们成亲吧!看起来这门亲事是前世里造下的。荷花仙姑对赵润说:“明天你去到山里把那一担柴担到集上卖了,别的都不要买了,就买点儿香、蜡、纸表,回来了我们好拜个天地。”赵润简直高兴得不知自己应该怎样作才好,一夜他都没有睡着。天刚麻麻亮他就起了身。这时荷花仙姑已经把洗脸水,到山里去的吃的东西都预备好了,赵润吃喝完了就到山里去了。一路上他唱唱哈哈地去,又唱唱哈哈地回来。他们在窑洞里拜了天地,拜了老娘,就成了一对儿美满的夫妻。以后荷花仙姑不让赵润上山打柴去了,她说:“打柴这营生不是个长远的办法,要想长远过好日子,还是耕田种地。”赵润说:“自己又没有一分一厘地,到哪里耕去哩?”荷花仙姑说:“难道说这山前山后的空地是谁私人的吗?我们用自己的手开垦出来不是好地吗?”这时老人家也从心底里佩服媳妇的能干。从这天起,小两口儿每天都到山前去开荒地,他们好得简直像一个人一样,尤其是赵润一时儿也离不开她,无论下地干活,在家闲谈,一旦不见了她,就马上连饭都不想吃了。两个月以后,他们已经开辟了二三十亩荒地,他们在自己开的地上种上了庄稼,日子过得很幸福。悠忽之间不觉已过了两年,这时他的老娘已经死了,小两口儿把老娘埋葬了。附近一带的乡亲们都说赵润是个好后生,又娶了个贤慧媳妇。

赵润要是一个人下地干活,他总是干不上多大一会工夫就回来了,荷花仙姑问他:“你为啥不好好干活?怕苦吗?”赵润说:“不是!这怕苦的话要是几年以前还能用在我身上,现在我觉得一天不干点活倒成了苦恼。”“那么你为什么不在地里好好干活呢?”赵润说:“我离开了你好像少了什么似的,总是安不下心来,所以我才回来看看你。”荷花仙姑从箱子里拿出一串钱来说:“你到集上买三张白纸,三张红纸,三张绿纸,三张黑纸,再买一枝画笔,拿回来我有用处。”下午赵润把东西都买了回来。晚上别人都睡觉了,荷花仙姑坐在豆油灯下用各色纸糊成了两个纸人,如果不仔细看谁都认不出是用纸糊的,因为她糊的太像她自己了,脸上的颜色白的像粉团,红的似血染,箭杆鼻子一根线,杏核眼睛圆又圆,樱桃小口一点点,头上的青丝如墨染。第二天赵润犁地去的时候,她把两个纸人给了他,并对他说:“你把我的像拿上,在犁地的时候东埂上插一个,西埂上插一个,这样你在地的两头都会看见我,你就再不想我了。”赵润拿着他媳妇的像来到地里,把两个像插在东西两头,每一次┡;毓头来他都看见他的妻子站在地埂上望着他笑,他浑身都有了劲,这一天他犁的地比往日多了一半,一点也不觉得寂寞和疲倦。晚上回家他小心地把像拿回去放在最安全的地方,早晨又带到地里去。这样天天如此。有一天赵润正在犁地,忽然刮了一场大风,飞砂走石,刮得人不敢睁眼,过了一会儿,风停了,他睁眼一看,地埂上的像被风刮走了,他很焦急地回家去了。正好这一天县太爷坐着轿子下乡游玩,忽然一阵大风过后,不知从哪里刮来了一个美人的像,县太爷一见这样美貌的女人不禁连连称赞道:“天下竟有这样的美人,真少见,真少见!”衙役李歪嘴一听县太爷对这个纸人儿赞不绝口,急忙上去跪到轿前禀道:“老爷是不是爱上了这个美人?”县太爷说:“这样美丽的女人,哪有不爱她的道理!只可惜她是纸糊的,我虽然有心,还不是干喜欢!”李歪嘴急忙献计道:“像这样的美人,虽然很少见,但它总还是人手糊成的,刚才一阵风吹过来,可见,这个美人一定离这里不远,只要老爷派出几个手脚‘麻利’的人,去访查一下,一定可以找到。”县官觉得李歪嘴说的有道理,便说:“你们哪一个人能在三天内,访得这个美人的下落,老爷重重有赏。”李歪嘴说:“老爷放心,这件事包在小人身上,三日以内一定能找到。”当时李歪嘴带了三个衙役,到附近乡村去访查。

赵润自那天失去了妻子的像以后,心里总是不宽展。这一天荷花仙姑和他一同到地里去。到了晌午,只见有四个公差,朝着他们走来。为头的是个歪嘴,鬼鬼祟祟的指着仙姑。后来他们又嘟咕了一阵,那个歪嘴的便向他们走来,到了跟前贼眉鼠眼地又向仙姑望了一眼,笑嘻嘻地说:“我们是从县里来的公差,要到你们这里访查一件事情,我们口渴得很,请把你家的水给点儿解解渴吧。”赵润哪里知道他们正是破坏自己幸福家庭的凶手呢。荷花仙姑一看这情况心里就摸着了几成,但也不好马上拒绝。他俩把这几个人领到家里,让他们喝足了水。临走的时候那个歪嘴又问了赵润的姓名。第二天就来了几个凶恶的衙役把赵润提到了公堂上。只见县官坐在上面,两边尽是满脸横肉的衙役,每个人手里都拿着兵器。县官说:“赵润!你是个庄稼汉,应该安分守己才对,怎么拐骗民女呢?”赵润被问了个大张嘴,大半天才说:“自我家遇灾以后这几年来,我一直肩不离担,手不失锄,自耕自食,从未做过伤天害理的事,怎能说我不安分守己呢?况且我们夫妻结合已经好几年了,恩爱非常,又怎能说是拐骗民女呢?我一不欠粮,二不欠款,你无缘无故把我抓来是什么道理?”这一段话把县官问得无话可说,只把惊堂木摔得啪啪作响。这时站在下边的李歪嘴狞笑了一声说:“好大胆的赵润,竟敢在公堂之上卖弄口舌,我来问你,既然你们是恩爱夫妻,可有三媒六证么?”县官连连点着头说:“好啊!有三媒六证么?”赵润只得说“没有。”县官说:“既然没有就是拐骗民女,念你还年轻无知,这也不能怪你,不过,你要在三天内交来三斗金子,三斗银子,要是交不上来,你夫妻两个就别想在一起生活了。”说罢退了堂。赵润闷闷不乐的回到家里,荷花仙姑问明原因,笑了笑说:“这有什么难处,明天你到集上去买黄纸五张、白纸五张我有用处。”第二天赵润把纸买来,荷花仙姑把纸剪成两堆碎纸花,又缝了两个布袋子,把纸花分别装好,对赵润说:“明天到了堂上,你把口袋解开只管往外倒,白的是银子,黄的是金子,倒完了看他再说什么。”

三天已经过了,赵润背着两个袋子到了堂上,县官早已在那里等着,见了赵润忙问:“赵润!金银带来了吗?”赵润说:“已经背来了。你拿斗来量好了。”衙役拿了斗来,赵润先打开黄袋子,只见滴溜溜黄生生的金子滚了下来,不多不少刚刚三斗;他又解开白袋子倒出银子,不多不少,也正好三斗。县官看见这种情况,觉得自己失败了。忽然他眉头一皱,“拍”了一下惊堂木喝道:“呔!大胆的赵润!只有三天,你从哪里弄来这么多的金银?一定是偷来的,这还了得。”县官向李歪嘴使了个眼色,大喊一声:“来啊!把他架起来给我狠狠地打!”衙役们正要把他拉倒,只见李歪嘴向县官施了一礼,说道:“老爷,他偷人家金银是为了满足老爷的要求,打他也没有用,不如饶他这一回,老爷不是有怕热病吗?医生说只有那‘急生西瓜’才能治好这一种病,听说山中有这种‘急生西瓜’的种子,不如再限他三天找来‘瓜种’,当堂种瓜结瓜,要是办不到再打也不迟。”县官说:“也好!限你三天内办到,不然我就打断你的骨头。”这一天,赵润回来仍是愁眉不展的,仙姑问明了原由,笑嘻嘻地说:“这有什么难处,到了那天我和你一起上堂去,叫那狗官来一个粉身碎骨给你看看。”第二天荷花仙姑对赵润说:“今天要劳你一下,你到山里去一趟,到你以前喝水的地方往东北拐上七个弯弯,有个荷花池,池子边上长着一棵楠星树,到了树下,你用手在树上连敲七下再连喊三声‘水门开,水门开,开开水门送宝来。’停一会儿有个女僮出来,你就说:你家二仙姑有难要借‘火兼珠’一用,她就给你了,你拿上牢牢噙在嘴里可不敢吐出。”赵润到了那里照着妻子说的话将珠子拿来交给仙姑。第三天,县官以为这一次就把赵润难住了,高兴得了不得,并给衙役们说:“今天他要是种不出瓜来,只要我的眼睛一挤,你们一齐动手,把赵润捆起来;李歪嘴再领二十个人去把他女人抢来,其余的人把那小子重打以后收在监牢里。”调度好了他才坐到大堂上。仙姑和赵润到了堂上,那狗官和衙役一见仙姑如此美貌一个个神魂颠到,不住地直淌涎水,停了一会县官定了定神说:“赵润急生瓜子找到了吗?”仙姑答道:“瓜子找到了,只是我丈夫不会种,因此我来帮忙,向老爷借一把铁铣一个水桶,就可以种了。”县官一听这倒是个稀奇事儿,就叫衙役把铁铣水桶拿来,仙姑在大堂正当中挖了斗大的一方方土壤,从针线袋里拿出那粒好像瓜子的“火兼珠”来埋在土里,浇了第一杓子水长出芽来、生出叶来,扯开秧来,第二杓子水开了花,结了瓜,第三杓子水那瓜慢慢长大,越长越大,最后长了有车轮子那么大。堂上堂下三班衙役看了个个目瞪口呆,县官坐在堂上眼睛瞪得有鸡蛋大,老半天说不出话来。仙姑说:“瓜种成了,请老爷拿刀子来切瓜吃吧!”县官心想:“既然种成了就吃吧,吃了再说。”忙吩咐衙役拿来了一把大刀,自己亲自下堂来切瓜,砍了第一刀“ァ毕旄霾煌#第二刀“哗哗哗”冒出红红的火焰,一忽儿“轰隆”一声,西瓜里喷出了像水缸粗细的一股烈火,先烧了公堂又烧了衙门,火越着越大,霎时间满衙门都是火,县官,李歪嘴,衙役等一齐被火烧死了。可是荷花仙姑和赵润的身边连一个火星星都没落上。从此,荷花仙姑领着赵润到深山里过他们的自由幸福生活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