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阳和月亮 土家族文学艺术史

  • 太阳和月亮 土家族文学艺术史已关闭评论
  • 813 views
  • A+
所属分类:民间故事

太阳和月亮,土家族神话,是土家族文学中很吸引人的一部分。流传至今的有《洪水淹天》、《太阳和月亮》、《张古老制天李古老制地》,以及有关家畜、家禽、粮食、火种等来源的神话。有的神话被编为摆手歌来唱。

太阳和月亮

太阳和月亮

土家族文学以叙事诗、山歌及跳摆手舞时所唱之摆手歌等最为著名。摆手歌有大摆手歌和小摆手歌之分,大摆手歌具有史诗性质;小摆手歌多为苦歌、恋歌,系抒情性作品。具有浓郁的民族特色和独特的山乡风味。长篇叙事诗《锦鸡》是四句头民歌的组合体,用男女对唱方式表现,它以爱情故事为主线,反映出广阔的社会生活面。

太阳和月亮的故事

罗神爷爷和罗神娘娘繁衍了人类后,本来地上只有一百个姓,后来,不知从什么地方又来了二十个姓,地上就有了一百二十姓人了。那时候,这里炊烟袅袅,那里歌声绕绕,毕兹卡(土家族)的子孙像笋子一样发起来,角比(苗族)帕比(汉族)的子孙像苗苗一样长出来,人多得数也数不清,世界上热热闹闹。突然,有一天,天上出现了十二个太阳。十二个太阳像十二个火球,挂在天边,日夜不停地晒,井水晒干了,河水晒干了,树木晒焦了,岩头晒破了,黄狗伸出舌头喘大气,一百二十姓人晒死了二十姓人了。

“怎么办呢?”毕兹卡看着角比,角比看着帕比,谁也想不出办法。这时候,毕兹卡有个后生,名叫卵玉,他一拍大腿,站起来说:“我去射太阳!”卵玉的本领大家是知道的:碗口粗的竹子,他一手能拔起三根;水桶粗的大树,他一手就轻轻提起来了。他要去射太阳,人们都把希望寄托在他身上了。卵玉拿出平日打猎的弓箭,拉满弓,“嗖”地一箭向太阳射去,还差九千九百九十丈呢,箭头就掉下来了。

怎么办呢?人们都动脑筋想办法。

“我们用桃树杆来做弓吧!”“我们用柳树条来做箭吧!”毕兹卡很快就想出办法来了。

于是,人们砍回了桃树,砍回了柳树,做成了弓箭,交给卵玉。卵玉用足全身力气,“嗖”地一箭向太阳射去,还差七千七百七十丈呢,箭头就掉下来了。人们又着了急。

“卵玉,你到八面山上去射吧!”有人又想出了主意。

对,八面山高,爬上八面山,准能射着太阳。卵玉一口气爬上八面山,累得汗水像小溪一样流,背上的皮被太阳晒脱了三层,嘴皮上干起了指头大的血泡泡,他气都顾不上歇,立即取下桃弓柳箭,“嗖”地一声向太阳射去,还差三千三百丈呢,箭头就掉下来了。

怎么办呢?卵玉朝前一看,好,八面山顶上还有一棵马桑树长得齐天高。卵玉欢喜极了,爬上八面山顶,哎,凉爽哩!卵玉来到马桑树下,听见淙淙淙的泉水声。他朝悬崖边一看,岩边还有泉水哩,卵玉咕咚咕咚把一塘水都喝光了。卵玉松了松腰带,抱着马桑树就往上爬。爬了一千丈高,卵玉腰酸臂痛了。他坐在树杈上,歇了一口气,又继续往上爬。爬了两千丈高,他的脚板磨起了血泡泡,再也爬不动了。卵玉咬紧牙关,忍住痛,坚持着一把一把往上爬。爬了三五一十五个时辰,终于爬上了马桑树巅。卵玉坐在马桑树梢上,朝太阳一看,太阳还是高高地系在绳绳上。卵玉取下背上的桃弓柳箭,向系太阳的绳绳射去,绳绳断了,一个太阳从天上掉下去了。地面上的毕兹卡们欢呼起来了,角比和帕比也欢呼起来了。卵玉无比激动,又掏出箭来,“嗖、嗖、嗖”,一连射了九箭,又射下九个太阳。天上还剩下两个太阳了。卵玉掏出箭来,还要射。那两个太阳眼看着就要丧命了,吓得心惊胆颤,连忙向卵玉求饶。卵玉猛然一想,不能再射了,要是将所有的太阳全射掉了,地面上不就一片漆黑了么?于是,卵玉收起了弓箭,对剩下的两个太阳说:“好吧,我饶了你们,可你们一定得听从我的调遣。”

“是,是,我们一定听你的调遣。”两个太阳异口同声地说。

“你们俩,大的一个走白天,叫太阳;小的一个走夜晚。叫月亮。”

两个太阳听了卵玉的话,一个走白天,一个走夜晚,日夜轮流着给人类做事。于是,世上就有了太阳和月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