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竹岭和自满臼

  • A+
所属分类:中国神话故事

在天台和宁海交界的地方,有条岭叫金竹岭,岭半腰还有一个自满臼。传说是因为有人碰到了吕洞宾和汉钟离留下来的。

早年,金竹岭还没有这个名称。那岭上住着一个忠厚老实的脚担客,名叫胡阿刚。他虽然长得肩宽腰圆,浑身是劲,但是干了大半辈子,还是茅屋一间,扁担一一根,连老婆也讨勿起。

这年春天,胡阿刚给城里盐店挑盐,来到周家岭路上,只见前面一株老松树下,有两个人正在下棋;一个穿紫衫,一个着黄衣。

胡阿刚平常喜欢下棋,就放下盐担,走过去看。

胡阿刚不知穿紫衫的是吕洞宾,着黄衣的是汉钟离,只站在一旁,看得入迷。

过去许多辰光,只见穿紫衫的从袋里取出惊叫一声,把手中半个桃子朝外一甩。嘿,不前不后,正好掉在胡阿刚的怀里。

穿紫衫的回过头来,赶紧陪笑说:“真对不起,老夫因为输棋,一时气恼,甩中客人,万望见谅。”

胡阿刚忙说。“没什么,没什么,是我自己贪看下棋,站得太近了。”说着就把桃子递还给他。

穿紫衫的说。“天暑道热,客人若不嫌少,这半个桃子就聊当解渴之物吧!”

胡阿刚把桃子吃下去,这桃子甜如蜜,凉似冰,刚吃下去,浑身上下都长劲,神清气爽口不渴。

胡阿刚正想扔掉半个桃核,穿紫衫的说。“别扔,你带回家去有用场。”

这时,太阳已经衔山了。胡阿刚看看离家还有几十里,不觉愁眉不展。

穿紫衫的对他说。“客人不用愁,我送你回去。”说着,把身边的竹手杖递给他,“你骑上我的竹手杖,不要睁眼,一会儿就到家了。”

胡阿刚骑上竹手杖,只觉得耳边风声呼呼,一刻工夫,果然到了家。他想把竹手杖拿进家里,可是竹手杖刚一着地,就生了根,变成金光闪闪的金竹子了。一阵风吹过,一变二,二变四,顷刻就变成一片金竹林。一一从此,这条岭就叫做“金竹岭”。

胡阿刚正看得发呆,只觉得衣服的袋子越来越沉,突然“扑”的一声,那半个桃核掉在地上,一眨眼也变成一个金捣臼,里边盛着许多金银珠宝。

胡阿刚从来没有见过金银,一时间不知怎么是好。心想:我一向靠力气吃饭,这些飞来之财不能要。神仙呀神仙,请你把金竹变青竹,青竹劈篾好做筐;请你把金臼变石臼,石臼可以春谷米……刚想罢,金竹果然变成了翠郁郁的青竹林;金臼也变成了石臼,里面装着半臼黄糙米。

胡阿刚好高兴,拿过石杵捣起来,谁知那臼里的米越捣越多,而且刚刚满到臼口就停住了。胡阿刚就把白米分给乡亲们,刚分完,那石臼里的米又满起来了。于是大家就叫它“自满臼”。

胡阿刚有一侄子,是有名的懒虫。见胡阿刚得了宝,心里发痒,便走过来叔叔长、叔叔短,要他讲由来。胡阿刚是个真心人,就把经过情形一五一十告诉了他。

懒虫借口说:“叔叔,你年纪大了,应该歇歇力,明天我替你挑脚担吧。”

懒虫到城里挑来一担盐,东倒西歪上了周家岭。一看,果然有两个神仙在下棋,就站在身后看。过了好久,见那着黄衣的摸出一个桃子,掰成两半,半个递给对方,一分神,被对方将了一军。着黄衣的好恼火,将手中的半个桃子甩到懒虫手中。懒虫赶紧吃了桃子,把桃核紧紧捏在手中。

着黄衣的看了笑笑,顺手拿根竹手杖叫懒虫骑上,懒虫也一忽儿到了家。

一着地,竹手杖也变成了金竹,桃核也变成了金臼,里边盛满金银珠宝。

懒虫喜疯啦,但他嫌金臼小,想再凿大些,好盛更多的金银珠宝。便跑进屋里,拿来锤和凿。谁知凿着凿着,突然“轰”一声,金光一闪,金臼不见了。

懒虫发了慌,生怕金竹也飞去,赶紧抱住金竹,想拔起来,藏到屋里去。但他怎么用力,还是拔不动。后来索性攀住竹竿,拼命往下扳,想把金竹扳断。但是扳呀扳呀,突然“嘎嘣”一声,金竹断了。懒虫倒退了十几步,没留神,骨碌碌滚下山沟去了。

从此,金竹岭上就留下翠郁郁的一片竹子。竹林附近留下一个石臼。据说要是那懒虫不贪的话,这里留下的竹子还要多,而且有两个石臼哩!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