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精卫填海

  • A+
所属分类:中国神话故事

炎帝神农氏与仙女听詙共生了四个女儿,无名少女跟随赤松子成仙了,次女(赤帝女)也仙化了,三女瑶姬还未出嫁便夭折了,小女儿女娃,在四姐妹中她长得人才出众,非常聪明伶俐,而且天真活泼,也很任性,并有男儿的气魄。女娃自从在岐水上游见过她的小叔公孙轩辕后,便念念不忘。父亲当然理解女儿的心,而且女儿的心思正与他的谋略不谋而合,他当然非常想实现女儿的梦想,这不仅对女儿,同时对部落都有好处。炎帝没有想到:刚刚当上夏国部落首领的小弟弟黄帝,竟然提出如此苛刻的条件,换一句话说,黄帝便委婉地拒绝了这门婚事。

公孙轩辕不仅提出那苛刻的条件,还以他炎帝为例(即炎帝要让听詙移山填河,平地起宫殿方能成婚),真是气也不是,笑也不是。大巫师从夏国回来,告诉炎帝:黄帝称当年炎帝娶听詙为妻时,便要她移山造田,如今女娃要嫁给我,那就必须把大海填平——沧海桑田!

炎帝也从黄帝的条件中看出来,他这位小弟弟真不简单呀!虽然,小弟弟在他五十生辰时派人来祝寿,他便赠送他们五谷种子,并许诺,轩辕氏来接女娃时,并让她带走百草,但时隔一月,仍不见回音。他不得不派出巫师去夏国催促黄帝快快联姻,然而,黄帝却一再坚持这凡人根本办不到的条件来一再推诿。

女娃得知她意中情人提出的那根本无法办到的条件后,父亲虽然作了那如此的许诺,又派大巫师去游说,但至今也不见黄帝有所改变,因此,她忧思如愤,但她绝不甘心!此时她又想到,她的大姐、二姐都成仙了,如能得到两位姐姐的帮助,有何办不到的,但人仙两界,怎么与她们沟通?她想到了赤松子,她总不会忘记把我的请求转告给大姐吧!她又想到了大巫师,那是人神相沟通的半人半神啊!但她绝不会去求他的——因为他是父亲挑选的三姐夫,三姐死了,但她绝不与他来往!不知道她为什么很害怕见他?因为她最明白,大巫师并不喜欢她的三姐,而喜欢的却是她。

现在的大巫师,他作为男人,哪有不钟情一位绝色美人的呢?而这位美人又是华国首领的千斤。然而,女娃并不喜欢他,而是喜欢的是小叔轩辕氏黄帝。

炎帝对小女儿女娃十分疼爱,视为掌上明珠。女儿长大了,该嫁人了,所以,他怕她风吹雨淋,不准她跑到宫门外边去,不准她再牵着老黄牛,跟穷苦人一块儿种田,不准她骑马到深山幽谷里去打猎……父亲的目的当然是怕她接触其他男人。可是,这个天真活泼的小姑娘,却向往着她本不应该钟情的黄帝啊!“我绝不放弃,我绝不放弃……”女娃自言自语,闷闷不乐。

好像她与年老的母亲也有了一定距离,因此,没有人跟她说话,没有人陪着她玩耍,怎么办呢?为了打发寂寞的时光,饿了,她就到神苑里摘几颗鲜红脆甜的仙果;渴了,她就到琉璃井里打一桶清凉的琼浆,闷了,她就独自编一首歌,哼唱着……此外,再也没有别的事情可做了。——因为她长大了,再不能象以前那样跟随着男人们去闯世界,骑马驰骋天下。

有一天,炎帝看见女儿闷闷不乐,就问道:“喂,女娃,你怎么啦?”

小姑娘委屈地翘起了美丽的小嘴巴:“爹爹,我闷得慌。”

“去花园里打打秋千,到养鱼池旁逗逗金鱼吧!”

没过几天,花园里的秋千她打够了,养鱼池里的金鱼她也逗腻了。

又一天,女娃正在凝望着蓝天,手里捏着公孙轩辕的那几根头发,忽然看见飞来一只美丽的海鸥。女娃乐得直跳脚,因为她到过东边的大海,见过海鸥这种鸟,禁不住扯开嗓门儿呼叫起来:“喂,海鸥……飞下来!海鸥……飞下来吧!……”那雪白的海鸥把尖尖的翅膀一扑打,侧身飞了下来,一扇一扇地钻进了桂花丛中。女娃见它飞进花园里了,躬身钻进桂花丛里去寻找海鸥。东瞧瞧,西望望,找了半晌儿,也不见海鸥的影子。小姑娘正在发愁,忽听背后有人喊她,嘻嘻地笑出了声来:“女娃,我在这儿!女娃,我在这儿……”

小姑娘猛回头,只见背后立着一个黑眉大眼的英俊少年。女娃瞧着他,张口结舌,怔住了,这不是赤松子嘛!她不由自主地问:“我的姐姐呢?”

“女娃,我正是你姐姐让我来接你去那大海的!”

女娃瞧着少年——又过了许多年,赤松子还是那么年轻、英俊、潇洒,赤松子下凡来降旱魔,在宫中相遇,她害怕更多的人知道她心中的秘密,她不敢仔细打量赤松子,现在,她不由得脸蛋儿红了。原来这“海鸥”不是听到她叫它才飞下来的,她想:变成美貌的少年的赤松子当然了解她心中的秘密,该对他说些什么呢?她不由得脸又红了。过了一会儿,女娃问道:“‘海鸥哥哥’,你是从哪儿飞来的?”

“我是从昆仑山王母娘娘那里偷偷飞来的。”少年赤松子生气勃勃地回答。

“你回来干什么?”小姑娘明知故问,以遮掩她内心的秘密,因为,赤松子来治服旱魔时,她就曾一再要让他给她的姐姐无名少女带信,请她来帮她填平那大海,赤松子一再追问原因,她却红着脸不说。

“你姐姐让我带你到大海去嘛!”真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少年讥笑道。

过一会儿,女娃又问:“‘海鸥哥哥’,那你怎么带上我呢?”

“这,这,没有什么难的!”

“那西边大海有东边的大海那么大吗?”

“大?哈哈,海大得无边无际。”

女娃听后一怔,那东边的大海已经是无边无际的,比它还大,那怎么填平呢?但她还是请求说:“‘海鸥哥哥’,我决定跟你到大海去!”

“好罢?……到大海去看看再说罢?”少年欢喜地承诺。

女娃低声羞赧的应道:“嗯,跟你!到大海去……”

“好哇,我们一块儿走吧!”

小姑娘却犹豫了,到遥远的大海去,她怎么能不去同她父亲、母亲告别呢!于是,女娃送走了少年赤松子。

第二天,一大早她就跑去告诉炎帝和听:“爹爹,妈妈,我要到大海去!赤松子大哥正在等着我!”

“小小的年纪,你真是异想天开!放着神苑花园不玩,为什么要到狂风大浪的大海去受苦受罪呢?”炎帝当然知道女儿的心思,于是好言劝道。

女娃不死心,泪水在眼眶里转,小嘴儿不停地数落,说大海里有银花花的大鱼、白亮亮的海鸥、火红红的珊瑚……炎帝听了,自然明白女儿用这动人的词句掩饰她的真实目的。他摇摇头,摆摆手说:“啦,大海虽然美丽,可是没有肥沃的土地。没有肥沃的土地,就不能播种耕田,生长五谷。没有五谷粮食,你会活活地饿死在大海里。去不得,去不得!”因为,炎帝想:假使有赤松子、无名少女去填平那大海,也用不上她一个凡人。

这时母亲听訞来劝阻女儿。

女娃拗不过父母,难过极了,一连哭了三天三夜。

有一天,海鸥忽然从西方的彩霞里飞来了,它对着女娃又打翅膀,又呼叫。

女娃听着听着,赶快跑到了炎帝面前,说:“爹爹,我非要去大海不可!”

“我不是对你说过了吗,去不得,去不得!”父亲其实是很矛盾的:他的三个女儿,成仙的成仙了,死的死了,就留下了这么个小女儿,一旦跟着赤松子跑了,这不仅又丧失了最后一个女儿,而且他的计谋就完全落空了,关于与黄帝的联姻,他已经提出了重大的许诺,就等他的回音了,自然还可以想其他的办法嘛!因此,他坚决反对女儿去大海冒险,因为,她去也帮不了无名少女的忙。

“我要去把大海填平,叫沧海变成桑田,年年种桑,采叶养蚕;春天播种,秋天收粮。给公孙轩辕氏瞧瞧!”女娃再也不想掩饰自己的真实目的了。

小女儿说的这番话,炎帝明白是没有办法来阻止女儿的了,既然有赤松子帮助,他也就稍稍放心,老父的睑上顿时现出了一丝笑容,长长地叹了一口气,说:“晤……去吧,去吧,一路上可要小心呵!半路上要是遇见巫山云雨,你就喊瑶姬的名字,她会帮你的,云雨就散了。”

女娃一听炎帝同意了,转身把她的白发苍苍的老母亲吻了一下,便乐得蹦蹦跳跳地跑了。

女娃跟着海鸥一块飞到了四川内陆海边上。

赤松子变成的海鸥喜欢玩耍,喜欢穿云破雾,它整天在波浪滔天的海面上展翅飞翔,跟浪花游戏……女娃站在大海边上,放眼望着水天苍茫的远方,海那么阔,天那么蓝,真叫她高兴极了!可惜,女娃为了实现把沧海变桑田——轩辕氏的求婚的条件,她到了大海边上,却不见她的姐姐无名少女来帮她的忙,她只有靠自己,开始了辛勤劳动。她搬石投海,终日不息。一块石头投下去,溅起无数浪花,大海马上又恢复了原样,这要何年才能填平呢?她奔波劳碌,奋不顾身……

她也求过赤松子哥哥,帮她一把,把蜀山移过来,填平这大海,但赤松子却拒绝了,因为填平大海,这有违天命,他帮不了这个忙,只有靠她自己干了。

有一天,女娃把石头搬累了,便坐着小木筏上休息,伸手在海水里捉鱼,忽然刮来了一阵狂风暴雨,一排排海浪哗哗地滚来。小木筏象树叶一样,一忽儿高,一忽儿低。风越刮越大,小木筏越飘越远,眼见要翻了。女娃终于忍不住地哭了起来,扯着嗓门儿大叫:“救命呵,赤松子……救……命……”

呼喊声刚落,一个大浪劈头压顶地打来,哗啦,小木筏翻了个底儿朝天。女娃吓得脸色灰白,手扒着木筏,一动也不敢动,嘴里直喊“救命”。她一抬头,看见一只只白闪闪的海鸥在浪尖儿上扑扇着翅膀,尖叫着,好像在回答她的求救声……女娃大声喊叫起来:“赤松子哥哥,‘海鸥哥哥’,快救救我呀!……救救我呀……”。

海鸥在女娃头顶上飞旋不止,颤动着长长的翅膀,不停地尖叫着,却不来援救女娃。因为,赤松子从瑶池偷跑出来,已被王母娘娘发觉,早已被抓回瑶池,关进了瑶池的天牢里了,怎么救得了她呢?

翻江倒海的大风越刮越猛,一个浪头把女娃掀了起来,又啪地一声把她摔到了海浪里。她眼睛一瞪,使劲儿地跺脚,在海水里扑蹬开了。

晚上,风停了,浪也静了,大海又恢复了沉寂。

女娃耗尽了浑身的最后一点力气,象一块美丽的水晶石一样,渐渐地沉入海底了。她刚刚趴在海底的珊瑚礁上,一翻转身子,就变成了一条美人鱼。她那两条白净的大腿化成了光溜的鱼身,一双美丽的脚竟变成了鱼尾,可是还保留着纤细美丽的胸脯、黑亮亮的眉眼儿、红扑扑的脸蛋儿、柔长的头发里还有公孙轩辕的那几根。从这以后,她再也无法去搬石投海了。白天,她不敢游出海面,她害怕那渔民撒下的网,每到月光皎洁的夜晚,她才敢游到海岸上,唱着悲哀的歌。

有一天,女娃在清亮亮的海波里,把美丽的鱼尾巴一甩,游到海边,坐在一块礁石上,凝望着大海。忽然看见隐隐约约地飘来一只小船儿,船上坐着一个英俊美丽的少年。仔细一看,原来是赤松子。他笑吟吟把小船划到岸边,跳下了船,向女娃跑来:“女娃妹妹,……女娃妹妹……”

到了跟前,少年对她细细打量,不禁愣住了,失声大叫起来:“哎呀,女娃,你怎么变成这个模样儿了?”

女娃发现少年用惊奇的眼神望着她,弄得她惊慌失措,不好意思地低下头去,急忙拨甩着扇叶似的尾巴,轻轻地遮住了自己袒露的胸脯,眼眶里溢满了泪花,嘴唇掀得高高地说:“唉,我恨透了大海和你,一阵暴风雨把我折磨成这个样子!而你躲到了什么鬼地方去了?”

她悲伤地望着自己那布满银鳞的尾巴。少年却说道;“女娃,不是我不来救你,而是我被王母抓回去关了起来!”他停了一下,戏弄道:“你这样不是挺美嘛!”

女娃相信赤松子说的是真的,于是,抽抽嗒嗒地哭了,数落着:“你们男人看我们女人什么都好看,到了这个地步,你还这样取笑我。”

少年赤松子又问她:“咦,女娃妹妹,那么你愿意变成一只小鸟吗?”

“变成什么都比鱼强。你瞧我,现在只能在浪里翻,水里滚,再也不能实现我的意愿了。如果我能变成乌,那就好了,就再来衔石子——填海!”她激动得眼睛亮了,大声问道,“赤松子哥哥,你说说,我能变成什么样的鸟呀?”

“你能变成最美丽的帝女雀。”

“帝女雀!……它能飞得很远吗?”

“能呀,怎么不能呢?!它还能飞到蜀山去!”

“会衔石子吗?”

“当然会呀,怎么不会呢?!”

女娃一听,立即化悲为喜:“好,我愿意变成一只帝女雀!一定要把这大海填平!”

这会儿,从天边飞来几片黑云,传来一阵轰轰的雷声。少年手搭凉棚,翘首张望着风紧云流的天空,板着脸孔问道:“女娃妹妹,你不怕天上的闪电、云里的风雨吗?”

“不怕!不怕!只要能变成一只会飞的鸟,我什么都不怕!”

第二天黎明,东方升起一抹红霞,辉映在波光涟涟的海面上,浪花变得五光十色,万紫千红。霎时,从火焰燃烧似的浪头上,腾空飞起一只美丽的小鸟。一双矫健的小翅膀,剪碎了美丽的云彩,迎着明媚的晨光,凌空向蜀山飞去。

帝女雀的黑亮的羽毛——那里有公孙轩辕的头发呀,花头顶,白嘴巴,红脚爪,非常美丽。紧随着的是洁白如雪的海鸥,他就是赤松子变的,他被关在瑶池天牢里,在无名少女的帮助下,他逃了出来,他也情愿变成一只海鸥,再也不想回到瑶池去受罪了。两只小鸟在天空中打了个旋儿,眨眼间,象两只脱了弦儿的利箭,从大海边上向西边飞去。

海鸥和帝女雀一直飞到蜀山的发鸠山上,双双栖息在深山的柞林里。后来,它们就结成了夫妻,帝女雀用自己生的蛋孵出了无数的小鸟儿。雄的羽毛白似雪,生得象它们的父亲;雌的一身黑羽毛,小模样儿象它们的母亲。

可是,帝女雀始终没有忘掉自己的愿望。当红日冉冉升起,它就衔着石子向东飞去,到傍晚才飞回来休息。海鸥孤零零地蹲在枝头,等待着帝女雀,见它飞回来了,扭头瞪眼地瞅着它:“帝女雀,你整天忙忙碌碌,还忘不了你的旧情人?”

“填海,填海!……”帝女雀卸下了重担似地嘘了口气儿,便依在海鸥身边,用滚热的脸颊去贴它。过了一会儿,在茫茫晦瞑的山林里,它们双双地睡着了。

第二天,大海的上空又出现了一只盘旋着的小小精灵——帝女雀矫健急飞的身影。

天天如是,年年如此。日久天长,谁也不知道帝女雀衔走了蜀山上多少石头,只见巍巍莽莽的蜀山,矮了八百丈短了五百里。数也数不清的山石,统统叫帝女雀衔到大海里去了……

有时候,帝女雀生怕有人把蜀山上的石头搬走,它在空中展翅打旋,常常发出一连串的啸叫声。

那些长年在蜀山里采石的老石工们,一听见帝女雀绕着山峰尖啸,便手搭凉棚,仰脖张望空中鸣叫着的鸟影儿,嘴里喃喃地说道:“晤,把蜀山上的石头留给帝女雀吧!……它终有一天会把大海填平呵……”

那帝女雀好像听懂了老人们的话语,翅膀一斜歪,落在山坡上,衔了一块石子儿,欢欢喜喜地飞走了。老人们朝着它飞去的方向,久久地眺望着……

不知过了多少年代,帝女雀的不屈不饶的精神终于打动了上帝,特恩准女娃的三位姐姐帮助妹妹移去蜀山之尾填平四川内陆海,了了女娃的心愿。这样就不得不使黄河改道向东流入东海。而长江也冲破巫山,与黄河比翼向东。然而,女娃再也恢复不了她的少女的本来面目了,她只能在天空中对她的情人——黄帝,用歌声表示祝福!

女娃真不愧是太阳神的女儿,她也和太阳一样,是万古常新的。晋代大诗人陶渊明的《读山海经》的诗头两句说:精卫衔微木,

将以填沧海。

一种对精卫哀悼赞美的情绪充分表现在诗句里了。到如今川北盐亭境不仅有精卫栖水的地方,还因为她曾经淹死在那里,发誓不喝那里的水;所以又叫“誓鸟”,或叫“志鸟”,也叫“冤禽”,民间却叫它做“帝女雀”。传说的名称有这么多,我们就可以知道她是怎样光辉地活在人们的心里了。

女娃随赤松子去了大海,一去又不复返了,这回可激怒了炎帝,他把女儿的消失完全归罪于他的小弟弟黄帝身上,最后,他只有动武来解决了!这是后话。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