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炎帝的女儿们

  • A+
所属分类:中国神话故事

炎帝神农原是极慈爱的上界大神,如果说“行仁道”的话,他比黄帝恐怕还要行得多些。当他在少典氏时,出现在世间的时候,大地上的人类已经生育繁多,自然界出产的食物不够吃了,所以他率领他的部落东来,定居于广袤的中原大地,仁爱的炎帝便开始教百姓怎样播种五谷,用自己的劳动来换取生活用品。那时候人类共同劳作,互相帮助,没有奴仆,也没有主人,收获的果实大家均分,感情象弟兄姐妹般的亲切。炎帝又叫太阳发出足够的光和热来,使五谷孕育生长,从此人类便不愁衣食,大家感念他的功德,便尊称他做“神农”。

炎帝与妃子听訞生有一个儿子临魁,后来继承了帝位。还生有四个女儿,这四个女儿的命运和遭遇都各不相同。

其中一个女儿,这个女儿没有名子,只说是炎帝的“少女”,即无名少女,因在种植五谷的劳动中,对赤松子产生了恋情。炎帝这个没有名字的无名少女后来追随仙人赤松子升仙而去了。这个赤松子,炎帝时候他做掌雨的官,即雨师,常常服食一种叫做“水玉”——就是水晶的宝贵药物,来锻炼自己的身体。炼来炼去,炼就了一种特别的本领,就是能够跳进大火里面,自己把自己焚烧起来。在熊熊烈烈的猛火的燃烧中,他本人的身体就随着烟气的上下而上下,终于脱胎换骨,成了仙人。成了仙人之后,他就到昆仑山去,住在西王母曾经住过的石屋子里。每当风雨来了的时候,身子非常轻飘的他,就在那高山的悬崖上,随着风雨上下往来。

炎帝这个没有名字的女儿,为了羡慕成仙,而更喜欢赤松子,因此她钟情于赤松子,但赤松子为了修仙成道,却不领她的情。赤松子成仙后,她也追随他到了那里。赤松子已经成仙,现在的儿女私情,对他不仅没有妨害,反而还能给他增添无穷的乐趣,那真是:“抱明月而长臣卧,挟美人而遨游”。后来无名少女大约也经过了一番服食水玉、焚烧等的锻炼,便和赤松子一样成了仙人,并且跟随着他一同去到了遥远的地方。

炎帝的另外一个女儿,也是没有名字,古书上便称她为“赤帝女”,“赤帝女”自然就是“炎帝女”的意思。她见她的姐姐——无名少女跟随赤松子成了仙,她自己也开始学道,最后,终于得了道成了仙。她住在南阳宣山的桑树上。到了正月一日这天,她就去衔了些小树枝来,在树上作巢。辛苦经营半个月的时间,直到正月十五日,巢作成了,她便住在树上,再也不肯下来。她的形躯或者化做白鹊,或者仍然保持女人的状貌。炎帝见他女儿这种奇怪的行为,心里很悲恸,千方百计想引诱她下来,都没有成功。后来干脆叫人在桑树下面焚烧起一堆火,企图迫胁她从树上下到地面来。哪知在火光和烟焰中,年轻的姑娘,反倒蜕化了血肉的形躯,象追随赤松子行迹“入火自烧”的她的前一个姐姐一样,冉冉升上了天空去。姐妹俩火化登仙的情况是一样,不过这位姑娘的火化登仙,乃是假手于他人罢了。

后来这棵桑树,就被命名为“帝女桑”。这棵帝女桑,就是《山海经·中次十经》所记的宣山的“帝女之桑”。它是一棵围有五丈的大桑树,枝干交叉四出,叶子有一尺多大,红色的纹理,黄色的花,青色的花蕾。根据这棵树的粗细来推断,它的高当不下于一百丈,自然要算是一棵奇伟的大树了。自从炎帝的这个女儿在大桑树上鹊巢中火焚登仙以后,后代就有了这样一种风俗习惯:到每年正月十五日这天,人们总爱把鹊巢从树上取下来,焚烧作灰,拿来调和了水,把蚕卵在灰水里浸上一段时间,据说将来孵化成长的蚕,可以多吐丝,吐好丝。

炎帝的三女儿,名字叫做瑶姬,刚刚到了出嫁的年龄,还没有出嫁,就夭亡了。这个满怀热情的少女,她的精魂,就去到姑瑶之山,变做了一棵瑶草。这瑶草的叶子长起来重重叠叠,非常茂盛,开黄花,结的象茧丝的果子。谁要是吃了这果子,就可以被人喜爱。

瑶姬的死,是她不愿嫁人,忧忿而亡的。

巫山有十二座峰,峰峰参差错落有致。其中有一座亭亭玉立的秀峰,叫神女峰。它如同一位万古绝代的佳丽,站在高崖上眺望脚下过往的万帆千舸,无限神往,美丽多姿。清晨,它常常化作一片缥缈的朝云,悠闲地浮游在高山和幽谷之间;到了黄昏,它又由轻云变成了飘洒的暮雨,向着翠色的山岚,发出绵绵絮语和心底的哀怨;入夜,它不时地发出深情的呼唤:“姐姐!姐姐!你在哪儿呀……姐姐……

到了第二天,它复又化作一片缥缈的朝云……

此时,人们静静地坐在神女峰底下,侧耳倾听,那婆娑摇曳的翠竹和庄严古朴的老松,会娓娓动听地给人们讲述这个美丽动人的故事:当无名女神还在华国宫殿里的时候,因她钟情于赤松子,她的三妹瑶姬嘴尖舌快,年幼无知,糊里糊涂地在父母面前说了姐姐不少坏话。可是自从无名女神跟着赤松子走了以后,接着二姐又登仙界,小瑶姬觉得冷冷清清的,寂寞极了,忍不住常常想念姐姐们。可是无名女神和赤帝女却一去再不回来了,而四妹女娃又跟着那些男人们骑马到天下四处周游,就留下她,没有人跟小瑶姬说话,也没有人跟她一块儿玩耍,她后悔极了,如今她也长大成人了,也有了想入菲菲的时候了,因此,忍不住地小声叽咕:“我真该死,从前一点儿也不理解她们……”她淌着泪水,迷迷茫茫地望着远处阳光掩映的山岚和云天,“姐姐呵!姐姐,你在哪儿呀!……你能原谅我吗?”夜梦里,她常常看见无名女神和赤松子,一块在昆仑山的大森林里,在那花丛中,欢跳着,追逐着,在小溪边相互嬉水,他们多么幸福啊!

有一天,她的父亲炎帝对她说:“瑶姬,你该嫁人了。”

“嫁人?”姑娘一双凄凉惆怅的大眼睛瞪得圆圆的,看着父亲炎帝发呆,“爹爹,我为什么要嫁人呢 ”?

“咳,姑娘大了,不嫁人怎么行?”炎帝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这时母亲听訞也来劝女儿几句。

从前对于无名少女,正是因为他做父亲的,勒住了女儿内心里的爱情骏马的缰绳,到头来惹出了大祸,再也看不见无名少女了,使他抱恨终生。而今,他对小瑶姬,再也不敢重蹈覆辙了。

炎帝沉吟了一会儿,接着说:“小瑶姬,爹爹已经给你挑选了一个你称心的郎君,快别犹豫了。”

女儿发愁了:大姐私奔啦,二姐成仙了,小妹女娃变成了一个野男人,很难得在宫中。我要是出嫁了,剩下爹爹、妈妈两人,无亲无故,可怎么办呢?她于是问道:“爹爹,我要是出嫁了,华国宫里只剩下您和妈妈,无依无靠的,那怎么能行呢?”

炎帝面色惨淡地说:“唉,你别管我们了!”

瑶姬望着父母无可奈何的神色,滚烫的眼泪夺眶而出,象小孩子般地扑到炎帝的怀里:“爹爹,我不嫁人!我死也不嫁人……”。

“咳,女儿怎么能不嫁人呢?”

“我就是不嫁人嘛!……我偏不嫁人嘛!……一辈子也不嫁人!……”瑶姬也希望得到爱情,她当然知道父亲给她挑选的意中人是谁——那就是少典氏时代巫师的孙子,现在又是父亲的巫师,是个标致而可爱的小伙子,他虽有其祖父的智慧,却没有其祖父的“奸诈”,但她更舍不得离开慈祥的父亲,白发苍苍的妈妈。

不料,她的命运曲折多磨,就在这一年,竟一病不起,还没有出嫁,就夭亡了。炎帝思女更愁,遗恨绵绵。偏瑶姬姑娘的命运,比起她的大姐们来更是太不幸了!想到这些,炎帝平生第一次为女儿流下了大颗的泪珠。

上帝可怜瑶姬姑娘的早死,怕她沦落他乡,变成游魂野鬼。可是有什么办法呢?瑶姬已经死了……再也不能复生了。

可巧,有一天,上帝做了一个梦,见瑶姬满面泪花地站在他跟前,哭哭啼啼地哀求:“上帝呀,我要回到爹爹跟前去,我要去找妈妈!”

“小瑶姬,你听我说,人死了是不能复活的……”上帝伤心地说,他思考了一阵,想出一个主意,“瑶姬姑娘,这样吧,你到巫山去,我封你做巫山的云雨之神,好吗?”

小姑娘揩掉眼泪,点点头,驾着五色的云霞,轻飘飘地向人间的巫山飞去……

她因为长久地站在高崖眺望,看着她年老的父亲,慈爱的母亲,不知不觉地,渐渐的自己也化身为许多峰峦中的一座峰峦了,她就是有名的神女峰。陪伴她的侍女们,一个个也都变化做了大大小小的峰峦,就是现在的巫山十二峰。后来,大禹治水,瑶姬还帮助他疏通长江的河道。

炎帝有四个女儿,可成仙的成仙了,死的死了,就剩下一个小女儿女娃。五月二十五日,是炎帝的生辰,这一天,他的小弟弟公孙轩辕氏也派出大臣带着礼物来祝寿。可这位小女儿因为相思而一筹莫展,却不愿意出来分享这盛大的欢乐氛围,她情愿把自己关在闺房里,手里还捏着公孙轩辕的那几根头发,苦苦瞑想,等待她意中的情人的佳音。

炎帝的儿子们都分封在外,在这宫中就留下他老两口了。他见轩辕氏派人来,猜想与弟弟联姻应有了转机。他在接见黄帝的右使大夫时说:“我把本部落的稻、黍、稷、菽、麦这五谷的种子赠给你们部落,你们带回去种植。”他话音一落,右使大夫立即站起来向炎帝一拜,表示谢意。等右使大夫坐下后,炎帝继续说:“我希望公孙轩辕氏早点来迎娶女娃,到那时,我再把百味草药让我的女儿带上到你们部落,造福天下所有的人!”

黄帝的使者岂能作主,当着炎帝的面,但只得满口应承,回到夏国再作商量。然后,右史大夫立即把黄帝送予女娃的礼物献上来。那是尹寿铸造的十五面镜子,第一个镜子直径是一尺五寸,“法月满之数”,以此递减,最后一个镜子,直径当然刚好只有一寸。当炎帝的侍女接过这十二面镜后,黄帝的副使应龙不无夸张地说:“尊敬的炎帝,这十二面镜原本是黄帝将在昆仑与西王母会面时准备的礼物,现在送给了女娃!”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