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小黄帝与女娃

  • A+
所属分类:中国神话故事

公孙轩辕这襁褓中的婴儿被祖父带着,随着迁徙的岐水部落来到岐水上游的原始密林之中,这里靠近陈仓部落,暂时定居了下来。陈仓部落不仅是羌族的分支,而且同属于有熊氏部落,但它比岐水部落强大得多,这样岐水部落也就找到了一把庇护伞,以免再遭蛮民部落的侵袭。

一个婴儿是需要吃奶的,可他却没有了母亲,这有多么惨啊!

幸好部落里还有十几个正在养孩子的母亲,她们谁不知道,那婴儿是少典氏的龙种?部落联盟首领的儿子决不能被饿死!于是,她们便轮流来喂这婴儿。公孙轩辕就由这十几个母亲把他喂大了,他就在这丛林中渡过了他的童年。

这可苦了那位老人,他曾经既做父亲又做母亲养大了自己的女儿附宝,如今他又为女儿养大了儿子。孙子长到五六岁,老人便开始教他掷石头、射箭,他希望孙子长大后成为一位英勇无敌的勇士,去救回他的母亲,去为他的母亲报仇雪恨,为有熊氏部落争光!

少典氏回到姜水,立即派出一队武装使者秘密到达西陵国,劝说西陵国首领一起合围那秦岭原始森林中的蛮民部落。可西陵国出于自己利益的考虑,并不想与神农部落结盟,因为他们不想看到一个比他们更强大的部落在他们的北边兴起。因为,西陵国依靠北边的“大石堆”那道天然摒障,多少年以来,蛮民再也不敢越雷池一步了,所以,西陵国这样一个小国寡民,在这片乐土上生活得如同天堂一样,他们谁也不想战争,谁也不想看到流血。

少典氏得不到西陵国的合作,也不能贸然派大军去原始丛林中围剿蛮民部落,因为在那望不到边的森林里,清剿蛮民,如同去大海里捞针一样,他只得派人去把蛮民烧毁的岐水部落村寨重新建好,并派兵驻守。可岐水部落的成员并不领情,他们情愿在那接近陈仓部落的原始丛林中生活。也不再回到那使他们伤心的故地。因为他们太相信神灵了,不按神的指示办事,就会有灾难的。

少典氏请不回岐水部落,只得分出本部落的一些人家到了岐水恢复的村寨去生息繁衍。

附宝的父亲同样不愿意回到岐水部落原来的村寨,但也不愿意到姜水去享福,少典氏也就只能由着祖孙俩,因而经常派出他的子女带一些礼物去看望公孙轩辕——一个没娘的孩子。

公孙轩辕有祖父照顾他,虽然他没有母亲,但却有部落十几个母亲来关心他,他的童年也就是不幸中的万幸了!

这一年,公孙轩辕已经长到十五岁了。那时的十五岁,已经是一个成熟的青年人了,这主要是那时的气候炎热,人就生长发育得快,成熟得早。

少典氏一生征战拓边,使他的部落强大起来,如今部落繁荣兴盛了,可他自己却到了风烛残年的时候了。那时,人能活五十岁已经是稀少的了,而他却活了五十多岁,真是上天对他的优待。正是在他即将告别这人世的时候,他就特别的思念自己的小儿子公孙轩辕,因为他对不起他的情人附宝——他爽了约,致使她落入蛮民手中,不得善终!他活在时一定要见一面她的儿子,为她的儿子做一点事,这样到了九泉之下也好向她交待呀!

少典氏的长子石年一直驻守在渭水以东,防守着东夷的入侵,当时的太行山的汾河一直向西南流来,成为黄河下游的第一大河,流迳关中大草原,穿越秦岭原始森林,归于四川内陆海。因此,汾河就成为神农氏部落的一道天然屏障。石年作为部落边防军的总指挥,是不能随便离开驻地的,少典氏只得派出他的长孙神氏临魁和小孙女女娃去领回他与附宝生的儿子——公孙轩辕。

神氏兄妹来到岐水上游找到了公孙轩辕。这时的公孙轩辕已经是一个英武的青年了。他天庭饱满,地阁方圆,前额高高隆起,眉宇间如同悬着的日月,两条剑眉如同天上的闪电。因此,相貌堂堂,即使神农部落也很难找到这样的美男子呀!

情窦未开的女娃竟对她的小叔子公孙轩辕一见钟情,心猿意马而种下了情根。公孙轩辕的出现,对这位公主来说,才真正看到了做女人的价值欲望。她是烈山氏石年最宠爱的妃子听——据说也是一位仙女生的,天仙所生的女儿,那必然是美人儿。她从小在祖父少典氏的宫中长大,“锦衣玉食”,特别是那姜水河水养育了她这天生丽质。少典氏一生,有许多情人,却没有一个给他生一位公主,所以,他很喜欢长子烈山氏石年的四个女儿,尤其喜欢小孙女——女娃。女娃确实由祖父娇宠惯了,除了她的祖父,她小小年纪竟目空一切,即使她的父亲、母亲她也没有放到眼里,更谈不上那些部落首领了。她从十一二岁开始,便跟随祖父南征北战,到过许多部落。因为她是部落联盟首领的小孙女,哪一个诸侯国敢轻视她?但这之前她唯独没有来过岐水部落,因为岐水部落很接近陈仓部落,他们得到了强大的陈仓部落的庇护,蛮民部落是不敢轻易动他们的,所以,用不着少典氏再为他们操心了。

小小的女娃的足迹已经遍及整个神农部落,她见过许多诸侯国的首领,却没有遇到过一个意中人。象她这种年龄正是富于幻想的时代,把那还没有得到的情爱想象得如此的美妙神秘,这美妙的幻景中总有一个十分模糊的形象——他究竟是谁呢?怕只有月下老人才知道了!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真不费功夫!她梦幻中的情人,就来到了她的眼前——公孙轩辕。

公孙轩辕对他的这位小侄女又如何呢?男子与女子的心理毕竟不同,远古时代的男子,首先是要为部落建功立业,然后,才谈得上成家立室。一个对部落没有贡献的人,是得不到美人的芳心的!公孙轩辕对侄女送来的秋波,他不过认为是晚辈对长辈的爱慕而已。对侄女过分的亲匿,反觉得不自在。公孙的拘束回避,反而使得女娃按捺不住自己的少女的真情。她便在自己心里暗暗决定:非小叔子公孙轩辕不嫁!

年老的少典氏在他的宫殿里的大厅举行了最后一次部落联盟首领大会,出席此次大会的有神农氏各部落、有熊氏岐水部落、陈仓部落以及周边的一些诸侯国的首领。

少典氏拖着病重的身子,被侍女扶上了那垫着虎皮的部落首领的交椅上。他已经自知这是他一生中最后一次主持部落联盟大会了,所以,他特别重视这次大会的准备工作,并将对他的后事作以安排。因此,他把他与附宝生的小儿子公孙轩辕从岐水上游接到姜水,他要见见自己的儿子,抑或也是他的最重要的希望。

在大会开幕前,少典氏已经把他的个人人事安排决定向部落首领们通报了。那些首领们便在私下议论了起来,但少典氏的决定,凭他几十年的征战,在人们心目中的威望,想要改变也是不可能的。

大会开始后,首先是部落首领们对少典氏的颂扬。少典氏已经老了,他一生中什么没有得到,什么没有享受到?他老了,权力他不需要了,美女他不需要了,那些财物,他也不需要了,要的就是那不着边际的赞美话儿——对他丰功伟绩的赞美!

少典氏封他的长子石年(烈山氏炎帝)为华国首领,并命令率领军队越过汾河向东北方向发展;封他的十五岁小儿子公孙轩辕(黄帝)为夏国首领,率部向东南方向发展。两兄弟受封后,对父亲三跪九拜,再站起来,两兄弟紧紧地搂抱在一起——这就是力量!这就是将要使天地变色的象征!少典氏的封赠,实际上是要让他的两个儿子去完成他未能完成的伟业,因此,宣布:“权杖”暂时由烈山氏石年保管,十个春秋后,将在中原的阪泉(今北京市延庆县境内)召开部落联盟首领大会,那时再推一位德高望重的首领来做部落联盟首领,权杖正式授于他。少典氏并没有去过阪泉,他也不知道阪泉是个什么样子,他为什么要把部落联盟大会的会址选在阪泉呢?因为传说中阪泉是去北海的必经之路,而北海的水竟从阪泉那地方渗透了出来,而那泉水越流越大,最后四处漫流,形成了水灾,这样在那里居住的人不得不逃离家乡,后来那里便成了新的湖泊。有一回一位天神路过那里,见北海之水竟流到了这里,于是他就从那泰山移来一块巨石板把那泉眼压住了,只留下少量的泉水从那缝隙里挤出来。所以,那地方从此便叫做阪泉,那里后来成了鱼米之乡,而非常富裕、华美,并经常受到神仙的光顾。少典氏这一决定是当着神农氏、有熊氏两大部落及所属诸侯宣布的,影响自然是深远的。

在少典氏座前,举行了隆重的授“权杖”仪式。烈山氏匐匍在父亲脚前,左史大夫岐伯把权杖捧给石年,他跪接“权杖”,然后向父亲三叩首,才站起来回到自己的站立的地方。

右史大夫唱道:“左史大夫岐伯听令!”

岐伯走下台子,跪在少典氏的脚下,说:“岐伯在此听令!”

右史大夫宣布道:“左史大夫岐伯,封为有熊氏部落左史大夫!”

少典氏的巫师把印符捧给了岐伯。

少典氏把他身边的随从——这位最忠心的很有才华的年轻左史大臣岐伯派给了小儿子公孙轩辕,来辅佐他,可见他用心良苦呀!岐伯不仅是年轻的政治家,而且还是神农氏有名的神医之一。因为公孙轩辕不过是一个毛头小伙子,要掌管一个部落,完成一番伟业,为时尚早,没有得力的助手来辅助,那后果是不可想象的!而南方烟瘴之地,难免不染疾病。少典氏虽然把“权杖”给了他的长子烈山氏石年,可那是死的东西,而把岐伯派给了小儿子公孙轩辕,可那是人,那是智慧啊,那代表着天意呀!

公孙轩辕就住在父亲的宫殿里,这样,女娃便有机会天天见到他。女娃真是一个多情的女子,当她在岐水上游第一眼看到公孙轩辕时,在她心中便隐隐的定下:非他不嫁!她根本就没有考虑公孙轩辕可是她的叔辈呀!如今相处在一起,她绝没有辈分的差异的感觉,她只觉得有一种无形的力量把她与他拴在一起,她离不开他!

明天,公孙轩辕就要返回岐水部落了,女娃把她那十分珍贵的磨得极光滑的玉佩送给了公孙。可公孙却没有什么东西来回赠女娃,他十分尴尬。女娃却笑着,拔出她的陨石刀,一下子就割去了公孙的几根头发,嘻笑着说:“你就把这几根头发送我罢!”公孙的头发竟被侄女给割去了,如果换了其他人,可能就会酿成一场生死决斗,然而,这种男女之情从古就是太微妙了呀!

炎帝石年的长女“无名少女”已跟随赤松子去了,还有次女“赤帝女”,因她一心向道,是不轻易见客的。唯有三女儿瑶姬,她可是一位孤傲的公主!对她的小叔子不冷不热的,对妹妹的过分的亲匿,她是不屑一顾的,正是她这种偏见,她曾把大姐与赤松子的情爱关系向父亲打过小报告,对于妹妹的不轨,似乎也应该向母亲说说呢!

公孙轩辕要走了,他当然得去向父亲的正妃娘娘道别。有蟜氏女登与媳妇听訞都在,他便向大娘请了安,然后再向大嫂问安。这时,赤帝女走了进来,借机向小叔子公孙草草作别。

翌日,少典氏与正妃女登一起来为小儿子公孙轩辕送行。炎帝早已离开都城,去了汾水前线,大嫂听訞领着两个女儿就站在婆婆一侧。在这送行队伍中,只有女娃的心情最为微妙,三姐瑶姬也就最清楚妹妹的心思,然而,她却冷眼旁观,漠视人间的真情。

公孙轩辕受封后与岐伯一起回到了岐水上游,此地属于陈仓部落(《路史》上说:“黄帝都陈仓”。),所以,他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要把部落从岐水上游迁回到他的出生地,岐水下游,在那里设立夏国新都城。此次迁都,已经过了十五年,许多当年遭劫的老人已经过世了,而年青一代,谁不想离开这如监牢似的丛林,回到那大草原上去,开辟自己的一片所拥有的天空呢!

公孙回到岐水下游,马上引起了被西陵国称之为“野人”的蛮民部落的惊慌。那当年曾抢劫了公孙轩辕母亲的蛮民部落,一听到风声,害怕公孙轩辕来复仇,蛮民首领立即率领人马,沿着原始丛林向东南逃跑了。另有一些小蛮民部落为保平安,不得不来向公孙进贡。并把当年抢劫的婴儿——如今已经长大成人,那些未死的老人,一起送还岐水部落。同时向公孙轩辕敬献了十名美女来谢罪。小黄帝尚年轻,对政治权谋知知甚少,因而对蛮民抢走了他的母亲这一暴行耿耿于怀,但在岐伯劝说下,为顾全大局,才愿与蛮民部落和解,不再追究以前的事了。

蛮民部落仍然是母系氏族社会,女人掌握着一切权力,而男人不过是打仗、劳动、生育的工具。由于,频繁的争夺,损失的便是男子,因此,部落里女人往往比男子多,因此她们很需要其他部落的男子来补充。这些,岐伯是很清楚的,但要强行地把本部落的男子回敬给蛮民部落,又怕引起部落成员的不满,这样岐伯就想了一个办法,征求部落男子的意愿。最后有三名男子愿意到蛮民部落去。但这三名男子并不是“美男”,因为他们在本部落很难找到合适的异性伴侣,不得不出此下策,远嫁蛮族。岐伯把三名男子看后,虽然丑陋了一点,但比蛮民部落的那些茹毛饮血的男人,还算是“俊男”了。

小黄帝妥善的处理了与蛮民部落的关系后,又有许多隐居山林的道德高士来投奔黄帝。这样黄帝与岐伯商量后,根据各人的才干进行任用,给予封官加爵,因此,司马迁《史记·五帝本纪》上说:“官名皆以云命,为云师。置左右大监,监于万国。万国和,而鬼神山川封禅与为多焉。获宝鼎,迎日推策。举风后、力牧、常先、大鸿以治民。顺天地之纪,幽明之占,死生之说,存亡之难。时播百谷草木,淳化鸟兽虫蛾,旁罗日月星辰水波土石金玉,劳勤心力耳目,节用水火财物。有土德之瑞,故号黄帝”。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