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汉达历史故事集:袁曹争锋的故事

  • A+
所属分类:文化故事

袁曹争锋

袁绍跟曹操交战的第二年,也就是公元200 年,两军在官渡[在河南省中牟县东北]碰到一起了。

袁绍下命令安营扎寨,从西到东足有几十里长。他觉着自己兵多粮足,准能把曹操灭了。曹操也带人马扎下营寨,准备跟袁绍决战。曹操的人马少,打了几仗没得胜。他就下令修筑土垒,坚守营寨。袁绍看到曹军不敢出战,就让士兵们在曹营外面堆起一个个的小土山,土山上再搭起高台子,叫士兵们站在高台上向曹营里射箭。曹操的将士只好用挡箭牌遮住身子,在地上慢慢地爬来爬去。袁绍的士兵看了,都得意得哈哈大笑。曹操忙跟谋士们商量对付的办法。他们造了一个发石机,能把十几斤重的大石头打出去。这种发石机打石头的时候,还“轰隆隆”地发出响声,挺吓人的,所以大伙儿又叫它“霹雳车”。结果,袁军的高台让石头打得塌的塌,垮的垮,士兵们头破血流,逃回营里去了。

袁绍见高台射箭不灵了,又叫士兵们挖地道,打算偷偷地从地底下钻到曹营里去。他让士兵们在黑夜里挖,免得给曹军知道。可是这成千上万的人,又是挖土,又是抬筐,离曹营也不太远,怎么能瞒得住人家呐?没几天,曹操就知道了。他马上吩咐士兵在军营前面挖了一条又长又深的壕沟,好把地道都切断。这么一来,袁绍的地道也没用了。双方相持了一个多月,曹军的粮草越来越少。曹操写了一封信给留守许都的荀彧,问他是不是退军。荀彧马上回了信。信上说:“这回袁绍出动了全部人马,要跟您决个胜负。您现在是以弱对强,要是不决心打败他,必然被他压倒。这正是决定谁得天下的紧要关头。我看袁绍的兵马虽然很多,可是他不能用人。咱们现在虽然缺粮缺草,还没到非退不可的时候。半年都挺过去了,只要再坚持一下,袁军内部必然会起变化。您千万不要错过这个用奇兵的好时机。”曹操同意荀彧的主张。他鼓励将士们说:“再过半个月,我们一定能打败袁绍。”

这时候,曹兵抓住了一个袁军的探子,盘问下来,才知道袁绍的一支运粮队快要到了。荀攸对曹操说:“应该派一个大将,在半路上去袭击这支运粮队。”曹操就派徐晃和史涣去截住了运粮队,把人打败,把粮草全都烧了。过了些日子,袁绍又派军队去运粮食。粮食放在离军营四十里的乌巢。他怕再吃上次的亏,就让大将淳于琼带着一万多人守在乌巢那儿,保护运粮队。谋士诅授[诅zǔ]对袁绍说:“光是淳于琼守在乌巢不一定行。您还是再派一支人马,在这粮道上来往巡逻,随时支援淳于琼,提防着曹兵劫粮。”袁绍摇了摇头,没听他的。

又有一个谋士来向袁绍献计。这个人叫许攸。他对袁绍说:“曹操的兵力本来不多,如今都到这里来抵挡咱们。许都现在一定很空虚了。您只要分出一路人马,绕过曹营去进攻许都,准能打下来。许都一到手,咱们再两下里夹攻,曹操还能往哪儿跑?”袁绍又摇摇头,也不听他的。他心想:“我兵多粮足,早晚能打败曹操,何必去冒那个险呐?”

偏偏就在这时候,谋士审配派人送了封信来。信上报告说,许攸在冀州的时候受了不少贿赂,他的子侄还贪污了很多的公款。审配已经把他一家人都下了监狱。袁绍看了,一股火气直冲到嗓子眼儿,指着许攸的鼻子大声责备说:“你贪财受贿,又不能治家,还有脸在我这儿耍嘴皮子?请别再开口了!”许攸又是气恨又是害臊,干脆连夜溜出了袁营,投奔曹操去了。

曹操听说许攸投奔自己来了,连鞋也没穿好,就趿[tā]拉着跑出来迎接。两个人一见面,曹操就问许攸有什么打败袁绍的妙计。许攸问:“您营里还有多少粮食?”曹操回答说:“还够吃一年的。”许攸冷笑了一声说:“不对吧,您再想想。”曹操连忙改口说:“还有半年的。”许攸站起身来,挺不高兴地说:“您到底想不想打败袁绍?我诚心诚意来投奔您,您怎么不说实话呐?”曹操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才放低声音告诉他:“不瞒您说,军粮只够一个月的了,这该怎么办呐?”许攸说:“我就是替您来救这个急的。现在袁绍有一万多车粮草,囤积在乌巢。大将淳于琼在那儿保护着。您只要用几千骑兵去袭击乌巢,烧掉粮草,出不了三天,袁绍就不攻自败了。”曹操高兴得拍着巴掌说:“要是这么着,我就成功了!”他忙叫人摆下宴席,跟许攸一起喝起酒来。

到了半夜,曹操让曹洪守住大营,自己带着五千人马去偷袭乌巢。他们打着袁军的旗号,乘着月亮地,专找小道儿走。每个人身上都带着引火的木柴。碰到袁军的士兵问是干什么的,大伙儿都说:“咱们主公怕曹操劫粮,派我们到乌巢去增援。”袁兵真给蒙住了,就把他们放了过去。到了乌巢,士兵们就围住粮囤,放起火来。不大一会儿,火光四起,把天都照红了。淳于琼赶紧骑上马出来抵挡,正碰上曹兵连杀带砍地攻过来,他只好退回营里。曹操下令把袁营围住,加紧攻打。

袁绍得到了曹操偷袭乌巢的报告,慌慌张张地把谋士将领们叫来商量。大将张邰[hé]急着说:“您还犹豫什么?曹操派精兵去打乌巢,淳于琼一定守不住。咱们应该立刻派兵去援救。”谋士郭图说:“张■说得不对。现在不如先攻打曹营,让曹操没有退身之地。曹操为了保住老窝,必然撤兵回去。乌巢那儿不用去人,自然就解围了。”张■急得直跺脚,说:“曹操善于用兵,营里不会没有准备,去了准打不下来。要是乌巢一丢,咱们就全完了!”袁绍听着他们俩这么吵,决定不下到底听谁的。他想了想说:“你们先不要吵。我现在派一支骑兵去援救淳于琼。张■、高览,你们丢攻打曹营。”张■和高览只好领兵去了。

曹操听说袁绍派来援兵,就让将士们拚命攻打。淳于琼守不住,乌巢到底被曹兵攻破了。不用说,袁军的粮草给烧了个精光。袁绍一听这个消息,心疼得连话都说不出来了。这时候又传来消息说,张■、高览中了曹洪的埋伏,不但没打下曹营,还损伤了不少的人马。袁绍气得脸色发青。郭图一听自己的主意落了空,臊得脸跟红布似的,赶紧就对袁绍说:“张■、高览本来就不愿意去打曹营,怎么会替您出力打呐?”袁绍一听,对呀!就派人去把张■、高览召回来,要给他们处分。张■听说乌巢已经失了,郭图还在说自己的坏话,就不愿意再给袁绍卖命了,和高览一起投降了曹操。

将士们知道了粮食被烧的事,顿时乱了套。打仗的心思一下子全没了。曹军趁这个机会,朝着袁营打过来。袁军没怎么抵挡就败了。将士们象河水决了口子,四散奔逃,谁也拦不住。袁绍也是顾命要紧,来不及戴头盔,穿铠甲,就穿着便服,带了八百名骑兵,匆匆忙忙渡河跑了。曹操没料到袁绍跑得会这么快,想派兵去追都来不及了。

曹操到了袁绍的军营里,检查那些没带走的文书,发现了一大堆信,都是他手下的一些人暗地里给袁绍通报消息的。有人对曹操说:“这是证据。等回去查对出姓名,一个一个办他们的罪。”曹操说:“不能这样。当初袁绍那么强大,我自己都怕保不住,还能怪别人吗?”他就叫人把这些信全烧了。袁绍逃到了黎阳[在河南省浚县东南],想着自己这么袁绍穿着便服,带了八百名骑兵,匆匆忙忙渡河跑了。多军队,官渡一战,死的死,伤的伤,逃的逃,差不多全完了,这才后悔不该不听田丰的话。他对手下的人说:“我还有什么脸见田丰呐?”

田丰在监狱里听说袁军打了个大败仗,也伤心得直流眼泪。监狱官对他说:“主公败给了曹操,证明您当初的话是对的。他今后一定会重用您了。”田丰一听,哭得更厉害了,摇着头说:“主公心地狭窄。他如果打了胜仗,心里高兴,也许能饶了我。现在他打败了,我的话都应验了,他会更恨我。我是死定的了。”果然没过几天,袁绍派人传令把田丰杀了。

袁绍还想重整旗鼓,跟曹操再拚一下。没想到到了公元202 年五月,他连累带气,吐血死了。过了不久,曹操又消灭了袁绍的儿子袁谭、袁熙、袁尚。这么着,袁绍的地盘全部归了曹操。

曹操灭了袁绍,又亲自率兵到汝南去进攻刘备。刘备抵挡不住,只好往南到荆州去投靠刘表。曹操也顾不上休整,马不停蹄地又往北平定了乌桓和辽东。经过一连几年的征讨,他终于把北方统一了。将士们都想松松心,过几天安静日子。曹操可一点儿松不下心来。南方还有刘表、刘备、刘璋这些人;前不久,又听说孙策病死了,孙策的弟弟孙权接着掌管了江东。他要想平定天下,非得再打几场大仗不可。曹操带兵回到了许都,一面下令分兵屯田,养精蓄锐;一面派人去探听刘表、刘备的动静。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