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汉达历史故事集:制订朝仪的故事

  • A+
所属分类:文化故事

制订朝仪

汉高祖的一批功臣,尤其是从沛、丰起兵一向跟着他的那一帮人,原来都是不分彼此的哥儿们。他们大多举止豪爽,言语耿直。对于读书人或者官员们讲究的那些礼貌,他们不但不习惯,有些根本不懂。在官里宴会的时候,大伙儿一谈起打仗来,各人都夸耀自己的功劳。一不高兴,争吵起来;高兴了,拔剑起舞。经常有人拿着刀剑,大呼大叫地砍柱子,斩案桌,闹得朝堂快变成战场了。汉高祖看了挺不高兴。

大臣当中有个出名的读书人叫叔孙通。他原来是秦朝的博士,投到项梁门下,项羽打了败仗,他投降了汉王刘邦。那时候,刘邦最瞧不起读书人,叔孙通就摘下儒生的头巾,脱去长袍,穿上短褂,打扮得象刘邦的同乡人模样,得到了刘邦的信任。这会儿刘邦做了皇帝,他就献计到礼义之邦的鲁地去招集儒生,拟订上朝的仪式。汉高祖同意了,他说:“可别太难了,要让我也学得会的才好。”叔孙通就根据秦朝尊敬皇帝、抑制臣下的精神,制订了一整套的朝仪[上朝的仪式]。汉高祖下令,吩咐文武大臣都听叔孙通的指挥,到城外去练习朝仪。练了一个来月,都熟了,才请汉高祖去检阅。汉高祖看了,满意地说:“这我也会。”

公元前200 年(汉高祖7 年),萧何已经修好了长乐宫。就在元旦那天,大臣们在长乐宫正式朝贺。殿中早已布置了仪仗,严肃整齐。大臣们按官衔大小,各就各位,按照一定的仪式俯伏、起立、行礼、就座,连喝酒、敬酒都有一定的规矩。汉高祖一看,往日乱哄哄的朝堂,居然井井有序,跟以前砍柱子、斩案桌的情形相比,大不相同,而且文武百官见了他,都必恭必敬,连大气都不敢透一口,心里更加高兴。他得意忘形,不觉脱口而出地说:“我今天才知道做皇帝的尊贵了!”

新年庆祝刚过去,还在正月里,北方的匈奴又来侵犯。汉高祖亲自率领三十二万大军往北去抵抗。那一年天气特别冷,又下大雪,有的人冻得连手指头都掉下来,士兵们没到过这么冷的地方,作战很困难。匈奴假装打败,把汉高祖带领的一支军队引到平城,围在白登山上[山在山西省大同市东]。汉朝的大军还没全到。汉高祖的一支军队成了孤军,在白登山上死守了七天,总算用了陈平的计策,买通匈奴内部,他们才退兵。汉高祖为了要专心对付国内,对匈奴贵族采取了“和亲政策”,挑了个后宫的女子嫁给匈奴王,跟匈奴结为亲戚。

汉高祖叫萧何订了一套规章制度,把国家管理得像个样子;又跟匈奴和亲,使北边暂时得到了安宁。可是那些带兵的镇守四方的诸侯王还不服从朝廷的命令,天下还是太平不了。这些诸侯王过去在战争中都立过大功。他们虽然不是旧的六国贵族,可是还梦想回到秦始皇统一中原以前的时代里去,梦想割据一块土地自立为王,有的甚至认为刘邦可以做皇帝,我何尝不可以做皇帝。

白登之围以后第三年(公元前197 年),代相陈豨[xT]造起反来,自立为代王,一下子夺去了常山二十多个城。汉高祖吩咐淮阴侯韩信和梁王彭越一同去征伐。这两个大将都推说有病,汉高祖只好自己带兵去了。

汉高祖还在跟陈豨对敌的时候,家里出了事了。韩信手下的人上书告发,说陈豨造反是韩信出的主意,他们还秘密约定里应外合,共取天下。吕后慌忙请丞相萧何想个办法。他们商议以后,使个计,故意派个心腹打扮成军人模样,偷偷地绕道到北边,然后大里大方地回来报告,冒充是皇上派来报信的,说陈豨已经全军覆没,皇上快回来了。大臣们听到了捷报,都到宫里去贺喜。只有韩信仍旧推说有病,不出来。萧何亲自去看韩信,对他说:“大臣们都去贺喜,您不去,恐怕给人家说话。还是去吧。”韩信只好跟着萧何一块儿到宫里来。宫里早已埋伏着武士,韩信一到,一齐涌上把他绑了。韩信回过头来叫萧何,萧何已经避开了。吕后数落韩信不该跟陈豨谋反。韩信当然不承认。吕后就叫出证人来,说陈豨早已招供了,她吆喝一声,吩咐武士们把韩信杀了。

吕后杀了韩信, 才派人向汉高祖报告。韩信死了, 去了101他一件大心事,汉高祖当然喜欢。

韩信被杀以后不到三个月,就有梁王彭越的手下人告发彭越谋反。汉高祖因为彭越推说有病,不跟他一同去打陈豨,心里已经很不高兴。这会儿他杀了陈豨,平定代地回来,听了这个消息,自然更加生气,就派人把彭越带到洛阳,下了监狱。汉高祖一来因为刚杀了韩信,二来彭越究竟还没有造反的真凭实据,他不愿意人家说他杀戳功臣,就免了彭越的死罪,把他罚做平民,叫他搬到蜀中去。彭越总算拣到了一条命,到蜀中去就到蜀中去吧。他到了郑地[在陕西省],正碰到吕后从长安到东边来,见了面,就向她哭诉说:“我实在没有罪,我对皇上始终是忠诚的。现在我不要求别的,只求求皇上让我住在本乡昌邑,就是皇上和皇后的大恩大德了。”吕后点点头,把他带回洛阳。

汉高祖直怪吕后不该让彭越回来。吕后反倒怪汉高祖太糊涂。她说:“彭越是个壮士,您把他送到蜀中去,这是把老虎送到山里去,自讨麻烦。把他杀了,不是更干脆吗?”汉高祖听了吕后的话,就加了个罪名,把彭越杀了。淮南王英布一听到韩信被杀,已经不安心了。这会儿彭越又遭到杀戳,自己跟他们是一起的,不早动手,免不了和他们一样下场。他干脆起兵反了。他对手下人说:“皇上已经老了,他自己必不能来。韩信、彭越已经死了,

别的将军都不是我的对手。”士兵们勇气百倍地愿意跟着他夺天下。英布一出兵,就打死了荆王,打跑了楚王,把荆楚一大片土地都夺过去,急得汉高祖马上发兵去对敌。他碰到英布的军队,一看他布的阵势跟项羽的一样,就有点担心。他在阵前责备英布,说:“我已经封你为王,你何苦造反?”英布反问一句:“项羽也曾经封你为王,你为什么造反呐?你造反,做了皇帝;我造反,也想做皇帝罗!”

汉高祖冒了火儿,指挥大军直冲上去,正碰上英布的弓箭手,当胸中了一箭。幸亏铠甲护身,箭伤还不太重。他拔出箭,忍住疼,继续前进,杀得英布大败而逃,人马死伤了一半。英布还想逃到长沙去,没想到半路上被人暗杀了。

汉高祖从淮南回来,半路里箭伤又发作了,匆匆忙忙回到长乐宫,病了几个月。在公元前195 年,就是他六十三岁那一年,他叫人宰了一匹白马,跟主要的几个大臣订立盟约,说:“不是刘家的人不得封王,没有功劳的人不得封侯。谁不遵守这个盟约,天下人共同征伐他!”大臣们都起了誓,决定遵守。汉高祖才闭上眼睛晏驾了。太子即位,就是汉惠帝,尊吕后为皇太后。汉惠帝为人软弱,身子又不大强健,朝中大事大半由吕太后掌管。太后参预朝政,有人赞成,有人反对,这就发生了刘家和吕家的斗争。

公元前188 年(汉惠帝7 年),二十三岁的汉惠帝死了。他没生过儿子,吕太后叫孝惠皇后假装有孕,到了时候,把后宫美人的婴儿抱来,说是皇后生的立他为太子。又怕婴儿的母亲泄露秘密,就把她杀了。这会儿太子即位,称为少帝。太后替少帝临朝,朝廷号令全由她发。这时候,朝廷中103几个支持她的大臣,如张良、樊哙都死了。吕太后怕那班立过大功的将军发生叛变,打算封吕家几个人为王,她问右丞相王陵行不行。王陵是个直肠子,他说:“不行!高帝曾经跟大臣们订过盟约:‘不是刘家的人不得封王,没有功劳的人不得封侯;谁不遵守这个盟约,天下人共同征伐他。’现在要封吕家人为王,这是违背盟约的,我不能同意!”

太后听了很不高兴。她又问左丞相陈平和太尉周勃:“你们说呐!”陈平和周勃回答说:“高帝平定天下,封自己的子弟为王;现在太后临朝,治理天下,封自己的子弟为王,有什么不可以呐?”太后点点头,才高兴了。过了几天,太后免了王陵右丞相的官职,让他告老还乡。太后先封已经过世的父亲为宣王,大哥吕泽为悼武王。接着又封侄儿吕台为吕王,把齐国的济南郡称为吕国,封给他。不久,吕台死了,他儿子吕嘉继承为吕王。

吕太后这么千方百计地想巩固政权,帮着少帝临朝,少帝可并不感激她。公元前184 年(吕太后临朝第4 年),少帝知道了母亲被杀的事,像懂事又像不懂事地说:“太后怎么能杀我的母亲?将来我长大了,一定要替我母亲报仇!”这话传到了吕太后耳朵里,她十分恐慌,就把少帝杀了,另外立小孩子刘弘为帝,也称为少帝。

公元前181 年(吕太后临朝第8 年)秋天,吕太后患了重病。她把守卫都城的南北两支禁卫军交给自己的两个侄儿吕禄和吕产,封吕禄为上将军,亲自掌握北军,吕产亲自掌握南军,嘱咐他们说:“咱们吕家封王,大臣们都不赞成。我一死,大臣们可能作乱。你们必须带领士兵守卫宫殿,千万别出去送丧,免得被人暗算。”她还立了遗嘱:大赦天下,拜吕产为相国。吕太后一死,按制度下葬,吕禄、吕产都没去送殡。他们准备谋反,就怕周勃、灌婴他们这些大臣,不敢马上发动。朱虚侯刘章的妻子是吕禄的女儿。吕禄谋反的计划,他女儿知道。他女儿一知道,女婿也知道了。朱虚侯刘章暗地里派人去告诉他哥哥齐王刘襄,叫他发兵从外面打进来,再约别的大臣为内应,杀了吕家人,就请他哥哥即位。齐王刘襄果然发兵,往西进攻济南, 还 发 信给各诸侯,列举吕家人的罪恶,号召大家发兵去征伐他们。齐王发兵的警报到了长安,相国吕产慌忙派灌婴为大将,发兵去抵抗。

灌婴带领兵马到了荥阳,对手下的将士们说:“吕氏一帮人带着军队占据关中,要夺取刘氏的天下。现在我们去攻打齐王,这正是帮着吕氏作乱。”大伙儿认为汉朝的臣下不该帮着吕氏去打刘氏。灌婴就派使者去告诉齐王,双方都把军队驻扎下来,等待吕氏起兵造反,一同打进长安去。齐王同意了,也暂时按兵不动。

吕禄、吕产准备夺取天下,可是他们内怕周勃、刘章,外怕齐、楚的兵马,又怕灌婴叛变,倒弄得进退两难了。这时候,周勃名义上是太尉,可是兵马全掌握在吕家的人手里。他知道曲周侯郦商[郦食其的兄弟]的儿子郦寄跟吕禄是好朋友,就和陈平相商,用计把郦商骗到家里,软禁起来,逼着郦寄去劝吕禄交出兵权。

郦寄对吕禄说:“皇上叫太尉领北军,叫您回到赵国去。现在还来得及,您快把将军的印交出去吧,要不然,大祸临头啦!”吕禄就依了他的劝告,交出了兵权,走了。

太尉周勃拿了将军的大印,进了北军。他对士兵们说:现在吕氏和刘氏起了纷争,你们自己可以决定到底帮谁。凡是愿意帮助吕氏的,右袒[袒,脱去衣袖,露出胳膊来的意思];愿意帮助刘氏的,左袒!”士兵们好象连想都没想,全都脱去左衣袖,都愿意帮助刘氏。周勃就接收了北军。

可是南军还在吕产手里。陈平叫朱虚侯刘章去帮助周勃。周勃叫刘章监督军门,再传达丞相的命令,吩咐宫殿里的卫士不准吕产进宫。吕产不知道吕禄已经离开北军。他带着一队人马,进宫去收玉玺[皇帝的印;玺xǐ]。卫士们守住殿门,不让他进去。吕产还不明白底细,刘章带领着一千名士兵已

经赶到,就把他杀了。吕产一死,吕氏的兵权全没了,势力就倒了。

大臣们派朱虚侯刘章去告诉齐王,叫他退兵。灌婴也从荥阳退兵回来。大臣们商议着立谁为帝呐?有的说立这个,有的说立那个,可是大多数的大臣们都说:“代王是高帝的儿子,最长,心眼好;太后家薄氏,小心谨慎,又没有势力,不如立代王。”大臣们都同意,就派使者去请代王。代王刘恒即位,就是汉文帝。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