苟富贵 勿相忘

  • A+
所属分类:文化故事

北宋时期宋辽对峙,辽军不断深入宋境袭扰,数月间连下满城、新乐,却意外地留下了北宋边防重镇——定州。

许多人都说是托了“苟富贵勿相忘”的福,用美食保住定州。“苟富贵勿相忘”是封阳城一家菜馆,以狗肉烹饪技术驰名,“狗”与“苟”谐音,“苟富贵”便是因狗而富贵,“勿相忘”就是让客人难以忘怀此馆的香味。

该馆的菜色虽是一盘狗肉,但柳城能将一盘简单的狗肉烹出有不同地方特色的狗肉菜系出来,就连嚣张跋扈的辽兵也是柳城的座上客。同时,这菜系上法十分森严,曾经有几个厨子未按照柳城的吩咐上错了,就被解雇回家。

可惜的是风光的柳家最近却不太平。这一天柳家的屠户在干活时莫名其妙地发疯,跪在地上不停磕头,众人既惊又怕,有几个胆大的企图上前阻止他却被他咬伤了,最后谁都不敢上前,眼睁睁看着他力竭身亡,而后,一条温和的家犬突然性情大变,竟发疯似的把死去的屠户咬住拖走,后来经众人努力驱赶才把家犬带走,可是屠户的尸体早已面目全非。

柳家大少爷柳相骏这才徐徐前来,少夫人一看被吓得语无伦次,指着柳相骏叫道:“狗是有灵性的,都是你们家杀狗太多,现在它们来复仇了。”柳相骏反手打她一巴掌,叱道:“胡说什么,现在我当家,要报仇也会先来找我。他不过是得失心疯而死,给他的家人多送冬安葬费,就说是因病身亡。这件事所有人不许向外张扬,也不用去麻烦父亲。”

半夜,柳家大宅突然传出一阵惨叫声,柳家上下寻声来到大少爷的房间,只见柳相骏躺在地上,遍体鳞伤,脖子上残留着犬牙印记,二少爷柳相勋惊魂未定地倚靠在门上,右手上残留着向右凸出的弧形。那弧形上也同样留着犬牙印记,血迹清晰。退隐的柳城也闻讯赶来,但已过知命之年的他承受不住打击,在众人的搀扶下颤颤巍巍地离开房间。

这突发情况着实让柳家众人手忙脚乱一番。柳城在大堂对柳相勋厉声询问道:“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柳相员啦不成声道:“今日午时大哥叫我今晚去他房间一趟,说是有事相商,当我过去的时候,却发现大哥倒在地上,不知是死是活,而在他旁边的家犬猛然扑向我,我下意识地用右手挡了一下,谁知那畜牲牙齿十分锋利,把我咬伤之后,还想逞凶,幸亏众人赶来它才跑开。”柳城怒叱道:“这条家犬是谁养的?”身旁一向与柳相勋交好的管家孙言匙直言言答道:“是三少爷的。”柳城听完大怒,下令杀了家犬。下令把菜馆的重担交给三少爷柳相御。

原来大少爷主菜馆伙食,二少爷主柳家伙食,柳城在把生意交给大儿子后便退隐起来,现在两个儿子一死一伤,才不得不把一切交予柳相御。

其实大家心里都明白,这件狂犬复仇案不过是获利最大的柳相御一手策划的,他原先廷能屈居在自己的大哥和二哥之下,现在利用饲养的家犬咬人,一死一伤,一举得到家中主事的权利。别人都以为不过是狂犬乱咬人,抓不到任何把柄,这让众人不得不对平时玩世不恭的柳相御刮目相看。

但柳相御却在一次买货出船后音讯全无,直到后来一位幸存的船上人回来向柳家报讯,说道:“三少爷在吃完狗肉后突然发疯,拼命敲打船只,船经不起摇摆,在一个大浪涌来时沉了下去,三少爷也不知所踪。”自己的三个儿子一死一伤一失踪,倍受打击的柳城错厥过去。

柳家遭狗复仇的传言不胫而走,幸存的柳相勋反应迅速地封锁消息并当众辟谣,稳定定州柳家的地位。面对如此能干的二儿子,柳城却意外地迟迟不让他当家,甚至不让他参与柳家的任何事务。

一夜,柳相勋去看望昏睡中的父亲时,突然拔出匕首刺向柳城。谁知柳城也只是假睡,一掌震开柳相勋,怒斥道:“你这不孝子,我早就猜到是你,只是没想到你连我都想杀。”

柳相勋一惊,随后又摇头道:“不可能,你怎么会知道是我?”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