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侠外传

  • A+
所属分类:文化故事

父亲葬身狼腹后,文强发誓要杀尽野狼谷狼群,为父亲报仇。人们都说省城里的富开是当今剑术名家,天下少有对手,文强便离开家乡,跋山涉水来到省城,指望能拜富开为师,学成一身报仇的好武艺。

富开已年过六十,却仍红光满面,神采奕奕。他一共收有十个弟子,都是大有来头的世家子弟,他的名头也因此更加响亮。当看到土衣布裤的文强跪在面前,说出想拜师的话时,他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十个弟子也跟着笑。大弟子说:“想做我们的小师弟,行啊,但穷文富武这句话你听过没有你有银子缴拜师费吗?”

文强点点头:“我有的。”他从怀里掏出一个小布包,一层层打开,取出一锭银子,说:“我有三两七钱银子。本来有三两八钱,但路上我用了一钱银子,剩下的都孝敬给师父,不知够不够?”

“三两七钱银子?”大弟子发出一声惊呼,随即哈哈大笑,富开和其他弟子也笑,有几个笑得甚至捂着肚子弯下腰。

“怎么不够吗?”文强涨红了脸。他的话引起更加强烈的哄笑。这时是夏天,暴笑声惊起了一只红头苍蝇,一头撞在富开额头上,富开厌恶地一把打掉,却猛然想到了一个主意。一举手,十个弟子止住笑,他看着文强说:“三两七钱银子已经足够了,但我收徒另有一个条件,你必须有剑术的基本功。”

“什么剑术的基本功?”

“刺苍蝇,你若能一剑刺中苍蝇的红脑袋,才能跟我学剑。”

“但苍蝇是飞动着的,又这么小,怎么刺得着?”

“怎么刺不着如果你肯下苦功,每天在茅厕里蹲四个时辰,并且聚精会神,身剑合一,就一定能刺中苍蝇的红脑袋。你看他们十个,在拜我为师之前,就曾在茅厕里下过苦功。”

十个弟子明白师父的意思,一齐附和:“是啊。”

文强大喜:“那我今天就开始练。”富开摇摇手:“这不是三天两天的事,你先回去,练好了再来,那时你就是我的第十一弟子了。”

“是。”文强恭恭敬敬地叩了三个头,一脸喜色地离开了富开的大院子。看着他的背影消失,富开和十个弟子终于再也忍不住,捧腹大笑起来。

文强是个淳朴的乡下少年,他从来没想过,像富开这样的剑术名家会骗他。回到家后,他打了一把剑,然后每天钻进茅房里,练习刺苍蝇的红脑袋。

苍蝇很小,又嗡嗡地飞个不停,要恰好刺中它的红脑袋,这怎么可能文强拼命苦练,但往往一天下来,一只苍蝇也刺不着。在厕所里呆久了,就会头昏眼花,恶心之极,有几次文强甚至给熏得昏了过去,但他爬起来又继续咬牙苦练。他抱定一个信念:“他们做得到,我为什么做不到这点苦都吃不了,怎么能学到剑法怎么去给爹爹报仇?”他回想着富开的话:“聚精会神,身剑合一。”又将全部的精神集中到剑尖上。暑去寒来,眨眼数年过去,文强渐渐觉得,手中的剑不再是剑,而就是自己的一只手,飞动的红头苍蝇则越飞越慢,个头也似乎越来越大。以前苍蝇飞动时只看见一团红光,现在却可以清清楚楚地看清苍蝇振动的翅膀和蜷缩的脚。看得清就瞄得准,一剑出去,就能准而又准地刺中苍蝇的红脑袋了。

夏天将尽,这天早晨文强走进茅房,一跺脚,厕板上的苍蝇群“嗡”地飞起。“铮”的一声,文强长剑出鞘,挺剑疾刺。但见剑光点点,倏发倏收,长剑回鞘时,茅厕中再也找不到一只飞动的苍蝇,所有的苍蝇都躺在了地上,大红脑袋从中间被劈成两半。

“我成功了。”文强仰天长啸,收拾行装,当天就赶往省城。由于走得急,错过了客栈,傍晚时分恰好到了野狼谷边上。几年过去,野狼谷的狼越发多了,附近的老百姓吃尽苦头,好多人家远远搬走,人给狼让地盘了。旅人从野狼谷边上过,都是成群结队,选择太阳当顶的时候走。傍晚时一个人过野狼谷,文强是第一个。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