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秀才调戏不成反受辱

  • A+
所属分类:文化故事

从前,皖北一个姓殷的秀才,在赴京赶考途中路过郑州府。当时正值黄昏,四周暮色苍茫,殷秀才也已精疲力尽,于是找了一家旅店投宿。

殷秀才一介书生,文弱不堪,经不住风寒,再加上出门在外,水土不服,刚躺下不久就闹起肚子来了,他连忙去了茅坑,赶回房间推开房门时,发现里面竟住着一名女子。那女子哇地一声惊叫,殷秀才这才如梦初醒,原来是自己走错了房间。

殷秀才走错门后回到自己房间,心里久久不能平静。那女子正值豆蔻年华,美艳动人,如仙女下凡。秀才就那么看一眼,就已经神魂颠倒,不知西东了。于是他按耐不住前去老板那里打听,原来这女子是街头卖艺的女郎朱桂红。

夜里,殷秀才翻来复去睡不着觉,脑海里那卖艺女郎的花容月貌时时浮现,挥之不去。更鼓声声转眼敲过四更,殷秀才总算熬过了漫长的一夜。他连忙起身,拿起笔来在纸上急急写了一行字:

寄寓客官,守宿寒窗空寂寞;

殷秀才偷偷把这字条从门缝中塞进女郎房间。此时,那女郎已经醒来在床上坐着,看见门外塞来纸条,捡起来一看,料定是昨晚那个书生所写。卖艺女郎也颇有文才,一看这张条,发现字倒写得不错,而且十几个字全部是宝盖头,但内容稍显轻薄,有些许调情之意。女郎一怒之下,在纸条上写了一行字,折好后也从门缝塞出。

殷秀才原想马上走开回房间,见房内塞出纸条,喜出望外,以为卖艺女郎对自己也有意。他当打开纸条一看,大所失望,顿时感觉如一盆凉水从头浇到脚跟一般,透心凉。原来那女子在纸条上面写着:

漂游浪汉,流落江湖没深浅。

殷秀才羞愧万分,无地自容。便对这卖艺女郎怀恨在心,伺机报复。

清晨,卖艺女郎梳妆完毕,跨上一匹骒马(母马)正准备往街头方向走去。这时殷秀才正在院子里假装读书吟诗,实则伺机报复。他见机会来了,就大声嘲笑道:

骒人骑骒马,骒上骒下;

这卖艺女郎口齿伶俐,毫不示弱,回过头来大声骂道:

绝士吟绝联,绝子绝孙。

殷秀才见自己报复不成,反遭辱骂,气得一头钻进房间,再也不敢对卖艺女郎无礼了。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