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童故事:四十九、班昭八岁能著书

  • A+
所属分类:睡前故事

班昭,姓班名昭,又名姬,字惠班,扶风安陵(今陕西咸东北)人。她虽是女,却是东汉时期的一位史学家、文学家,还是一名杰出的政治家。因其学问深,常被召人宫中教授皇后及诸贵人诵读经史。每当人宫讲授时,就连当时的大学者马融,也跪在东观藏书阁外聆听她的讲解。她的卓越才华,在十多岁的时候就已充分显露出来。那时,她就参与了《汉书》的撰写工作。

班昭出身于贵族家庭,她的父亲叫班彪,是光武帝刘秀朝中的一名文官,在当时也是很有名气的一位学者,不但学问深,学识渊博,更喜读史书。他见司马迁的《史记》写到西汉武帝就完了,便想接着司马迁的思路写下去。该书当时取名为《后传》。班昭的哥哥班固,勤奋好学,饱读史书,胸有文略,对父亲续写《史记》很是赞成,认为这是千古事业。为了给父亲搜集资料,曾跑遍中原各州,以取得第一手资料。他历尽千辛万苦,也从无怨言。当时班固才二十二岁。班昭生活在这样的家庭,深受父兄的影响,自幼养成了勤学苦读的良好习惯。她开始习读《诗经》、《楚辞》,过目不忘,到四五岁时,就张口成诵了。后来,她见哥哥帮助父亲搜集资料,准备续写《史记》,很有兴趣,便也读起史书来,也很想为父亲著书立说贡献一份力量。

有一天,班彪外出回来,听见班固和班昭正在书房内争吵,便停下细听原因。只听班固道:“你只有八岁,正是应该用心读书的时候,怎能好高骛远呢!”班昭反驳道:“你能比我大几岁?你能帮父亲,我就不能帮吗?再说,我正是利用这个机会,向你们学习啊!”

班固又说:“写书是件大事业,不能有丝毫差错,不是谁都能干得了的。”班昭回答:“那你怎么能干?你能比我高得了多少?你忘了,我俩当着父亲的面背书,你还没我背得流利呢!”

班固说:“你毕竟是女孩子,过几年就出嫁了。著书立说,这可是一辈子的事,你能一辈子不出嫁吗?”只听班昭哭叫着说:“我就要帮助父亲写书,一辈子不嫁!”

班彪生怕他们再吵下去伤了兄妹感情,当即进屋制止说:“都不要吵了!”班固见父亲来了,抢先说道:“妹妹见我帮你搜集资料写书,她竟放下书不读,也不说一声,便私自乱写起来了。不信,您看看,这就是她写的。”

班彪从班固手中接过一看,果然是班昭的字迹,头一页是个很大的“传”字,不由大吃一惊,再顾不得听他们兄妹争吵,便坐在桌前,静心地读了下去。

班固见父亲对妹妹写的东西看得如此认真,也不敢再和妹妹争论了。班彪看完之后,不但没有责备班昭,反而惊喜地问道:“你什么时候学会写传记的?”班昭说:“我听哥哥说您的书要接着《史记》写下去,我就拿来仔细看了看,以为您得先写‘纪’、‘志’、‘考’,我觉得‘传’好写,就照葫芦画起瓢来了;不过,我的目的是把材料堆在一起,供父亲参考,并不是真的写书。”

班彪更加高兴地说:“好有心计的孩子。你写的这几个人物,虽然粗糙些,但语言流利,已经成型,有的地方还很生动呢!看起来,我再也不用愁帮手不够了。”

班昭见父亲表扬她,没有沾沾自喜,反而腼腆地低下头说:“我知道自己读书少,写书还力不能及;哥哥批评得也对,应该专心读书。请父亲放心,我今后会一边读书一边学写书的。”

公元54年,史书刚刚写了六十多篇,班彪因病笔去。临死前,他一再嘱咐儿子班固和女儿班昭,要齐心协力,完成史书的著述任务。此时,班昭虽已出嫁,仍全力帮助哥哥继续完成父亲写史的遗愿。就在一部史籍将要完成而又未完成的时候,却有人给汉明帝上表,诬告班固私自在家修改国史。明帝大怒,立即下旨将班固逮捕下狱。后来,明帝查明班固不是私改国史,而是补写国史,是件好事,不仅将班固释放,还任命班固为兰台令史,和其妹班昭、弟弟班超人宫,堂堂正正地编写史书,并取名《汉书》。

公元92年,班固又因窦宪一案的牵连,死在狱中。此时,《汉书》虽已基本完成,但其中的八表和《天文志》还未最后写完。汉和帝得知只有班昭能担当此任,便下令班昭全部承担起《汉书》的补写任务。班昭根据汉和帝的命令,不但顺利地完成了《汉书》的补写任务,而且还写了很多诗文,现在保存下来的有《上邓太后疏》和《女诫》等。

《汉书》问世后,在当时就获得好评,与《史记》齐名,学者争相传诵。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