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童故事:五十三、邓绥十二通经书

  • A+
所属分类:睡前故事

邓绥是东汉和帝的皇后,以谦和忍让与贤慧而著称,连临两朝听政而显其才,可谓中国历史上一个杰出的女政治家。

在她六岁的时候,就有一个雅号叫“女诸生”,即女秀才的意思。由此可知,她在童年的时候,就已经是一个很有学问的小才女了。

邓绥,原籍南新野(今河南新野南)人,公元80年出生在一个贵族世家。她的祖父邓禹,是东汉的开国功臣,以战功卓著被封为太傅,晋爵高密侯;她的父亲邓训,官为护羌校尉;她的母亲氏,是东汉开国皇帝刘秀的皇后丽华的侄女。

父母的良好素质,给了她一个颖悟非凡的脑瓜;官宦家庭给予她一个优裕的环境。然而,邓绥没有把这些当作嬉戏游乐的资本,而是把它变成了渴求知识的动力。

在她刚刚一周岁的那天,邓府为她过生日,府中上下都送礼物给她,母亲送给她一枝花,她抓过来扔掉了;父亲送给她一块碧玉,她又抓过来扔掉了;其他人送的东西,她连看都不看一眼,就用小手拨到一边去了。最后,祖母给她拿来一本书,她却抓过来翻个不停。祖母高兴地说:“常言道:‘将门出虎子’,看起来我们家要‘将门出才女’了。”从此,祖母对邓绥便另眼相看,十分喜欢,而且承担了每天教她读书识字的任务。

小邓绥的确聪明,过目不忘,祖母每天教十个字,她会十个;教一百个,她能记一百个。到她四五岁的时候,祖母感到再教邓绥已是力不从心了,索命儿子给她请来一个家庭老师,开始教她学起《四书》、《五经》来。当邓绥长到六岁的时候,已能诵读史书;到十二岁时,便能熟读《诗经》、《论语》,而且能解说微言大义。

东汉明帝时重视太学,并在南宫创办了贵族学校,让外戚樊氏、郭氏、氏、马氏等子弟入校学习。邓绥的哥哥们借助氏一门的关系,得以到学校读书。因邓绥是女孩,不得人校学习。但她不甘心,便找来经书自学,遇有弄不明白的地方,便等哥哥们下学回来后请教,她提出的一些问题,往往连哥哥们也回答不出,只好由哥哥带到学校问老师,然后再来给邓绥解释。为此,家中上下,都常常在开玩笑的时候叫她为“诸生”。

她的父亲见她秉赋不凡,很是器重,每遇到疑难问题,总要先听听她的意见后再定。她的母亲氏见她酷经书,不习女工,曾责备她说:“你一个女孩家,不学针线,专习经书,难道想做女博士吗?”邓绥听了,只是一笑,不做回答。不过,为了不让母亲生气,她便白天学女工,夜间读经书。

邓绥自幼不仅读书,且善解人意,从不愿做别人不满意的事,也不愿说别人不满意的话。已经说过,邓绥自从生日那天抓了一本书,祖母很是喜欢,主动教她读书识字。后来,自从给邓绥请了老师,祖母总觉得不能给孙女做点什么而有些内疚。此时,邓绥虽然只有五岁,对祖母的心情却体贴入微。为了不让祖母内疚,她便主动去找祖母为自己理发。

祖母说:“孩子,我年纪大了,眼也花了,理不好,还是让你母亲去理吧!”

邓绥却故意撒娇说:“我谁也不让理,非让祖母给我理,就是理得不好看我也高兴!”祖母开心地笑了。

从此,祖母便经常给她理发。有一天,邓绥又来让祖母理发,祖母令侍女拿来了梳子和剪刀。祖母在这次为她理发的过程中,终因人老眼花,不慎用剪刀误伤了她的前额,痛得她不由得一动,祖母立即停止,吃惊地问:“怎么了,伤着肉了吗?”

邓绥强忍疼痛,连忙坐好说:“没有,理吧!”

左右侍女见了,都未敢吱声。事后,侍女们问邓绥:“明明伤着肉了,你为什么说没伤着?难道你不知道痛吗?”

邓绥说:“并非我不知道痛,实因祖母太疼我,倘若我叫起疼来,祖母一定会自责难过的。所以,我宁可忍受一点皮肉之苦,也不愿祖母由此而伤心啊!”

后来家人知道后,没有不称赞邓绥心地善良的。

公元92年,十二岁的邓绥因其才华和贤慧被汉和帝刘肇选入宫中,立为贵人。由于她自幼知书达理,心胸豁达,人宫后恭顺谨慎,进退有法度,深得和帝

有一次,她偶患小疾,和帝令她的母亲和兄弟入宫探视。邓绥却拒绝说:“宫禁至重,外戚人等是不能人内的。皇帝的心意,我领了,但我不能因此使陛下有幸私之讥;如果这样做,连臣妾也要被人说闲话的。”于是和帝对她更加敬重。

公元102年,和帝皇后氏因“巫蛊”案发被废,邓绥被册立为皇后,她以身作则,提倡朴素节俭,为后宫做出表率。

公元105年和帝死后,她连着两朝辅佐幼帝,前后听政长达十六年。听政期间,她整顿纲纪,以经治国,注重教育,重用人才,勤政民,未有大失,充分显示了她的卓越才华。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