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豪创业故事:经营之神松下

  • A+
所属分类:睡前故事

松下幸之助是举世闻名的日本松下电器公司的创始人,是一位传奇式的人物。他从一个3人的小作坊起步,经历了半个世纪的奋斗历程,发展成为拥有职工2.5万人的世界电器之王。在几次大的经济危机冲击下,许多企业倒闭,而他却稳稳地站住了脚跟。从他的一生可以看到日本现代工业发展的轨迹。

1894年,松下幸之助出生在和歌山县海草郡和佐村,排行老八,是最小的一个。他上面有两个哥哥和5个姐姐(其中两个很小就夭折了)。松下家,在幸之助的祖父时期是很兴旺的,是江户时代的名门望族。他家院内有一棵3人才能合抱的800年古松,枝干华美,那一带的人都称之为神木;后来因火灾被烧掉了。

幸之助4岁时,松下家的没落已成定局。他们不得不离开世代居住的土地,搬到和歌山市内,开始经营一家木屐店。但由于经营不当,不到两年就关门了。后来,幸之助的父亲政楠把仅有的一点钱拿出来,到米行市去经营,全家过着极不稳定的生活。在少年幸之助的记忆中,父亲经常是垂头丧气的。

不料,厄运又接踵而至,幸之助的大哥、二哥和大姐都得了流行感冒而相继去世。当时日本由于生活贫困和卫生、医疗水平低下,平均寿命只有40岁左右。感冒这样的小病也能夺去人的命。老大那时已经在纺织公司工作,是全家生计的顶梁柱,他的死给这个家庭带来沉重的打击。幸之助的父母悲痛欲绝。

政楠为了养活一家人,去了大阪,在聋哑学校找到一份杂务活干,一家生活勉强可以维持。

幸之助只读到小学4年级,有一天,父亲从大阪来信,说那里有一份小伙计的工作,叫他立刻去。母亲说他还不到10岁,等小学毕业再去。但是,父亲的决定是不能改变的。于是,小小年纪的幸之助便中断了学业,远离亲人,到大阪一家做火盆买卖的店里当学徒。

在火盆店里只干了3个月,大概主人觉得他太小,做不了什么事,便把他辞了。他又被介绍到一家自行车店当伙计,一干就是近6年。

那时的自行车算先进的代步工具,是高档商品,起先只有少数人拥有,不过大有迅速普及之势。这是一个很有生气的行业。幸之助所在的那家自行车店生意也很好,他干活踏实,颇得主人的欢心。主人五代夫妇对他也不错。

本世纪初,正是日本电器事业迅速发展的阶段,不仅有了电灯,街道上也开始跑电车了。电在城市生活中越来越显得重要。渐渐地,幸之助感觉到一个电器的时代已经到来,他暗暗地下了决心:今后,要干一份与电器有关的工作。

然而,主人夫妇对他那么好,他实在无法开口对他们说:我想辞职。又干了一段时间,终于有一天,他的决心已经发展成为一股遏制不了的冲动,他连招呼也没打,就离开了店铺。到姐姐家他才写了一封信给五代夫妇,表示深深的歉意。

不过,他并没有立刻找到称心的工作。在姐夫的帮助下,他到水泥公司做了一段时间临时搬运工。那是真正的力气活,只有15岁的他,身体还很瘦弱,装着水泥的手推车十分沉重,他强撑着干,累得小便带血。不过,他还是坚持下来了。

1910年,17岁的幸之助进了大阪电灯股份有限公司,当一名安装室内电线的练习工。当时他还缺乏一般的电器知识,连最基本的作都不会,可是他来到工作地,人们还是把他当电工看待,投之以尊敬的目光,他觉得很荣耀。用户的信赖,促使他决心把自己的工作做好。没有多久,他就掌握了熟练的电工技术,加上他诚实的品格和优秀的服务成绩,很快就赢得了公司当局的信任。当时大阪电灯公司所承包的重要工程,几乎没有一项不让他参加。

1915年春,他接受姐姐的劝告,与一位名叫井植梅野的小姐见面订亲。到夏末,他结了婚。

成了家,松下幸之助有了一种责任感,比以前更加努力地工作。婚后不到两年,他就被提升为检查员,这是个为一般工程人员所羡慕的工作。

第一次世界大战,给日本经济带来了很大的转机。欧洲成为战场,物资奇缺,日本的产品就成了抢手货,无论什么,都能卖得出去;而日本所需要的产品,却无法从欧洲进口。这就大大地刺激了日本工业的迅速发展,国内工商企业像雨后春笋般地生长起来。幸之助萌生了独自办企业的念头。

早在几年之前,他曾倾心于改进电灯插口的研究,并向公司提出过改进的建议,然而却没有被采纳。另外,公司有规定,职工一旦生病,就要停发薪水。幸之助从小身体孱弱,经常不得不带病堡作。这也促使他摆脱环境的束缚,干自己的事业。他的设想是生产一种改良的电灯灯头。对未来的市场,他很有信心,决心已定,便向公司提交了辞呈。

他在大阪电灯公司工作了7年,上司对他的品格及能力一向是很欣赏的,认为他提升为部门主任只是个时间的问题,极力劝说他打消辞职的念头。无奈松下幸之助去意已定。

他领到退职金,加上自己的全部积蓄,也才只有100日元。他的两位老同事森回延次郎和林伊三郎是他的支持者,加上他的妻子和内弟井植岁男,一共只有5个人,就这样办起了工厂。

事业的开端是非常艰难的,他们甚至不知道灯头的壳体是用什么材料制造的,只猜想可能是用沥青、石棉和滑石混合压塑而成,他们像盲人骑瞎马一样,摸索了很长时间也没有搞出点名堂。

后来,在一位朋友的帮助下,总算解决了壳体制造的难题。可是,当他们历尽千辛万苦,生产出一部分样品来之后,却又推销不出去。他们拿着样品,走遍了大阪的大街小巷,几乎每一家销售电灯的商店都问遍,一天最多只能卖出10只灯头;10天下来,总共只卖了100来只,收入不过才10块日元。这就是他们奋斗了4个月的结果。

两位伙伴都自谋生路去了,幸之助夫妇和内弟3个人仍苦苦地支撑着。那段时间真是非常艰难。50多年后,松下幸之助回忆起那一时期,仍有无限感慨。

他还保留着当年典当衣物的账册,账面上记载,从1917年4月13日起到1918年8月止,共十几次将他夫人的衣服、首饰等物送进当铺抵押借钱。

然而,就在他山穷水尽、一筹莫展之际,一个意想不到的机会降临了。曾经是合作者之一的森田延次郎给他带来了一个好消息:有一家北川电器器具制造厂对他的产品感兴趣,看过样品之后,要订购1000只电扇底座,并且不需要任何金属配件。

这对松下幸之助来说,真是喜从天降,绝处逢生。

夫妇俩和年幼的内弟一起投入紧张的生产,大约10天工夫,完成了全部订货,不久,幸之助收到货款160日元,扣除成本,获利80日元,基本收回了当初开业时的投资。

第二年年初,又接到2000个底座的订单。幸之助预料还会有大量的电扇底座订单相继而来,小小的家庭作坊已经显得地方太小了,于是决定搬迁到大开町(街),租赁一座新建的两层楼房,楼上住家,楼下当工厂,并且在门口挂上"松下电器器具制造厂"的招牌,这就是后来松下电器股份有限公司的前身。

松下幸之助是相信命运的,他选择新居的时候之所以看中了大开町的这一处,是因为他觉得"大开"两字含有展开、盛开的意思。开张后,人手缺乏,于是在门口贴出招募女工的告示,第一位来应募的竟是一位孕妇,名叫繁盛。幸之助认为,她的名字叫"繁盛"很好,且又身怀六甲,更是双重的吉祥征兆,便决定雇佣她。

他相信自己的好运来了,并坚信他的改良电灯插头一定会有销路。在生产灯头和电扇底座之余,他继续改进生产插头。

他又发明一种双灯用插头。其实这种产品市面上已有,只是质量不好。幸之助研究之后加以改良,拿到市场试销,果然大受欢迎,十分畅销。

但好景不长,几个月后,东京的竞争对手采取了大幅度减价的办法,与松下电器厂竞销。这一招很要命,各地的用户都要求总代理商吉田商店也降价。吉田商店面对这样的棘手问题,产生了悲观情绪,竟向松下幸之助提出解除合同的要求。松下幸之助仿佛当头挨了一棒。

经过反复协商,松下幸之助以暂保留保证金为条件,同意解除合同。同时,自己设法开拓销路。幸之助先拜访大阪市内各大批发商,将情况了解清楚;然后,亲自去东京开辟市场。他第一次来到繁华的首都,人地生疏,所到商店,遇到不少冷面孔。他用诚恳的态度来化解那些商人的冷漠,后来,他渐渐摸到一些推销方面的诀窍。

经过一番不懈的努力,确立了销售路线,也扭转了不利局面。在半年之内,工厂焕然一新,工人也增加了。松下幸之助认为这是自己鸿运高照,才由祸转福。他对自己的努力与才能是很少夸耀的。

松下电器厂以插头等为主要产品,起步极快,那真是一个业绩辉煌的年代。为了应付四面八方飞来的大量订单,已经增加了设备还是供不应求,必须昼夜加班工作。

在生产最紧张的时候,松下幸之助和他的妻子也下车间和工人一起干活,根本就没有休息时间,除了吃饭,上厕所,机器几乎是一刻也不能停。

厂房空间很小,工作条件极其恶劣;工作时间又长,工人也受不了这个罪,经常有人辞工不干了。而当时日本经济一片繁荣景象,几乎所有的行业都需要大量工人,人员缺乏的现象越来越严重。松下幸之助每天早上都站在门口,东张西望,看见工人们都来上班了,他才放下心,同他们一起开始工作……

就这样惨淡经营,历尽千辛万苦,从1919年到1920年,松下电器制造厂业务发展甚为顺利。由于松下重视工厂信誉,因而拥有许多长期基本客户,松下幸之助个人名声也渐渐大起来。

生产发展,原有的厂房条件已经不可能适应新的需要了,松下幸之助又在大开町另一地段物色了一块100坪的地皮,并投资者手兴建新厂房。1922年7月,新工厂开工生产,从此,他的事业又有了进一步的发展。

松下电器制造厂紧紧抓住"研制新产品,开拓新市场"这一环。幸之助是个善于发明、善于改进的人,他以电灯为中心,不断地发明出一些与此有关的新产品。但从销售数量来看,主要产品仍是"电灯改良插头"和"双灯用插头",这两种产品品质优良,价格低廉,其它厂家无法与之相比,因此需求量年年上升,市场渐渐扩大到东京、名古屋、九州乃至日本全国。

这时,松下电器制造厂的从业员工也只有50人,每月营业收入达到1.5万日元。在当时国内的电器产品生产厂家中,无论企业规模还是生产能力,都还是比较小的。幸之助知道,要想赶上去,只有一个办法:研制新产品。

那时候,脚踏车已成为日本日常交通工具,而城市的市政设施还比较落后,道路和路灯跟不上,人们夜间骑车面临着照明的问题。用电石的瓦斯灯不仅价格昂贵,构造也复杂,而且经常容易出故障。一般人都是用蜡烛或煤油灯照明。蜡烛是很容易被风吹灭的,煤油灯挂在车头也很不方便。可是,因为没有理想的代用品,人们也只好这么凑合着用。虽然用干电池的车灯已经问世,但由于电池使用时间太短(仅3小时),所以也没有实用价值。

松下幸之助认为只要能延长电池的使用寿命,一种理想的车灯是应该能生产出来的。为此他拜访了生产干电池的朝日公司总经理松本。松本告诉他,主要问题在于这种车灯的小灯泡需要重新设计,干电池也要改良。

就在这时候,很凑巧有一种用电仅需120毫安的小型灯泡问世了,松下幸之助看中了这种新型灯泡,经过约半年的试验,他终于制造出一种炮弹型的电池车灯,用3节干电池,使用时间可达到近40个小时。这种车灯设计巧妙,价廉物美,产品投放市场后,果然大受欢迎。

这时,有一个叫山本武信的商人找上门来,这人极会做生意,在大阪很有些名气。他向松下幸之助提出由他担任大阪地区总代理商,保证1个月售出1万只炮弹型车灯,3年代销36万只。如果销售不出去,损失由山本商店负责赔偿。更令幸之助大为吃惊的是,山本武信答应将3年的货款一次付给松下电器制造厂。

松下幸之助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松下幸之助还是第一次和这样爽快的商人打交道。这样一来,松下幸之助可以及时收回货款,且不用为销心了。在后来的岁月里,松下幸之助常向人说,他平生最佩服的人有两个,一是美国的汽车大王亨利·福特;另一个就是山本武信。这两人教会了他经商之道。尽避,后来在合作的过程中,他们产生过一些矛盾,但山本给松下幸之助的帮助却是他永远难忘的。

松下电器从此走上一条迅速发展的道路,当然也经历了许多困难和挫折。1923年9月1日的东京大地震给包括松下电器制造厂在内的许多企业带来巨大的灾难,交易断绝,货款无法收回……但渡过危机,事业总是又有一番新的进展。松下幸之助不断地把新的电器产品推向市场,相继生产出电熨斗、电炉、电热器、真空管和收音机等。他本着"高于他人的质量,低于他人的成本,优于他人的服务"宗旨,在日本国内占据越来越广大的市场。他的工厂多次扩建,并相继收购了一些私人企业,到20世纪30年代初,松下电器公司已是拥有8家工厂的著名大企业了。产品有配电线器具、电热器具、收音机和车灯干电池等四大部分,产品项目扩充到200多种;总公司、分公司、营业所及8个工厂的从业人员总共将近1000人了。

1932年5月15日,首相犬养毅被暗杀,从此,日本军人势力越来越大。日本国民在不知不觉中被军国主义引入歧途,而经济方面,却以此为转折点,进入一个空前的迅猛发展时期。

1932年是松下幸之助锐意扩充业务的一年。他的工厂昼夜不停地生产,仍无法满足市场的需要,业务空前兴旺,公司也不断地扩大,新建了许多厂房。这时他在管理方面采取了一系列措施,推行分权组织制度,从研究、开发到制造、销售、宣传,全部严格地实施公司内各组织单位分担业务责任;各部门责任明确,各自有账户,进行独立经济核算。这在当时日本企业界引起许多议论,因为不要说在日本,就是在企业管理先进的美国,也只有如杜邦公司、通用汽车公司等少数几家大公司实施分权组织制度。

松下幸之助非常注重树立企业神,他为公司员工订立了产业报国、正大光明、亲睦合作、奋斗向上、遵守礼节五条神,统称为"松下神"。每天早上工作以前要做朝会,公司全体员工在自己的工作地点高声朗诵;举行晚会时,大家合唱公司歌。

1932年至1937年是松下电器公司飞速发展的时期。到了日本军国主义发动大规模侵华战争之际,政府公布"国民总动员法",开始对实业界实行控制,称:"今逢战时,为达到国防之目的,希望最有效地发挥国家全体的力量,拟对人力物力资源,加以统治运用。"

战争时期,松下公司为军方生产了一些军需产品,如干电池和军舰上用的无线电收发报装置。

1941年12月,太平洋战争爆发,在前期的交战中,日军占优势;及至1943年2月,南太平洋的瓜达尔卡纳尔岛一场战役使日军转胜为败。之后,盟军加强反攻,节节胜利,日军开始从各个战场一路败下来。由于海军军舰丧失过多,军需生产所需材料严重不足,尤其是钢铁成为主要紧缺物资,松下公司奉命设立松下造船公司,投入大量资金制造木船。后来又造飞机,机身也是木制的。这时,已经是1945年春天了。

1945年8月,日本政府宣布无条件投降。美军占领日本列岛,实行军事管制。由于松下公司在战争期间设立了许多子公司,俨然是个大财,美军当局将它与三井、三菱、住友三大财阀一样看待,并列为财阀家庭,加以严格限制。松下幸之助认为这样是不公平的,因为,不论公司历史还是其事业内容,松下与其它三大财都有天壤之别。他向美军当局提出抗议,并准备一份洋洋5000页的英文说明书,亲自前往东京交涉。

这是一场挽救企业命运的艰苦的马拉松长跑,整整4年中,他无休无止地撰写文件,答复美军当局提出的疑问;一次次搭乘拥挤得像沙丁鱼罐头一样的火车奔波于东京和大阪之问。

然而,一切都是徒劳。美军当局最后的决定仍是要松下幸之助辞职。不仅如此,下属的子公司,因在战时制造重要军需物品,凡常务董事以上职位的人都一律解职,并不准上诉抗议。

眼看山穷水尽,可是突然峰回路转,刚刚成立的日本工会发起了支持松下幸之助的运动,要求美军当局取消对松下幸之助的解职处分,工人们奔走呼吁,不遗余力。出现了这样的情况,就连幸之助本人也感到突兀。

其实,工会采取这样的行动完全是为了工人的利益,但同时也保护了总经理。他们认为,三井、三菱、住友三大财的主持人解职并不会影响公司的业务,而松下公司则完全不同,失掉松下幸之助,全体员工的生活必将受到严重威胁。

与此同时,日本全国松下电器公司的代理店老板们也加入了工会发起的请愿活动。在这种形势下,占领军方面派主管官员到松下电器公司的工厂视察,并和松下幸之助会谈,官员非常赞赏他的企业经营理论。

1个多月后,当局又对他进行一次资格审查,然后下令将松下幸之助的处分由甲级改为乙级。第二年5月,又进行了一次审查,批准撤销对松下幸之助和其他高级职员的解职处分。

可是危机并没有过去,对于企业的种种限制也还仍然有效。当时日本正值通货膨胀,资源缺乏,而工会体又发起要求增加工资的运动,松下电器公司继续急速滑向衰落。1948年年底,松下公司竟到了发不出卫分钱年终奖的地步。

工人们大批地辞职或自愿退休,到1949年,公司只剩下一半员工。业务极其困难,公司拖欠的税款数额之大,占日本第一位。松下幸之助本人也只拿普通工务人员的工资。战争后期生产木体船和木制飞机时的巨额资金,当时按军方要求是由松下幸之助向银行借贷的,战争结束,谁认他的账?因此,松下幸之助成了全国负债最多的一个人。

在这样极端困难的情形下,松下幸之助创立了"PHP研究所",倡导一种以重新创建日本繁荣复兴为目的的社会启蒙运动,并创刊"PHP杂志",他本人每期写一篇文章。阐述自己对民主、劳资关系、税收及教育诸方面的理解,以期唤起日本人民重建生活的信心。

1950年6月,朝鲜战争爆发。战争需要大量军用和民用物资,这对于长期萧条的日本企业界来说真是否极泰来,大量积压物资几乎是一销而空,而美军的订货单仍如雪片一样飞来。

松下幸之助抓住这个机会,与荷兰菲利浦公司合作,引进技术项目,大量生产高质量的电灯泡、日光灯和电子管,发了一笔战争财。由此,松下公司开始起死回生,年有盈余,并重新发展起来。

仅仅数年间,日本工商企业复兴速度惊人,到1954年,日本国民的生活已超过了战前水平。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前日本人想也不敢想的电视机、电冰箱、洗衣机开始进入普通人的家庭,被称为家庭的"三种神器",这标志着一个消费革命时代的到来。在这场"革命"中,松下电器公司担当了主角。虽然同行竞争激烈,但松下电器毕竟是在战前就打下了牢固的基础,而且在企业管理方面早已吸收了欧美的先进经验,产品不停地更新换代,质量和价格都占有优势;加上松下幸之助高明的销售手段,自然能超越同行,企业在这个时期的发展空前迅速。

1968年,松下电器公司成立50周年,这一个年度,公司的销售额为4671亿日元,银行存款超过了1800亿日元。算起来,每天可获得1亿日元纯利。

1973年,松下幸之助已是80高龄的老人,他引退到幕后,把权力交给女婿松下正治掌持,自己只担任顾问。一般情况下,他不想再过问业务,只隐居在京都的"真真庵"别墅,每日听经,修身养,颐养天年。静默之中,他回忆自己一生的道路,常常有所思,有所感,便触动了著书立说的念头,于是昼夜不停地埋头写作。他的著作一本接一本地问世了。

时至今日,松下电器公司已是名震全球的企业,拥有20万职工,年销售额超过300亿美元,是全世界最大的电器制造商。创造如此奇迹的松下幸之助在85岁高龄时,仍是耳聪目明,神矍铄。他自己也想不到幼年身体羸弱的他竟能如此长寿,实在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有人说他的一生是求财得财,求名得名,求寿得寿。

他的一生多姿多彩,充满刺激和传奇。他自己则认为除了运气好之外,还有一个原因就是他是个弱者,从小既非生在富贵之家,也没受过高等教育,正因为这样,他经历了人世的酸甜苦辣,在摸索和实践中产生了自己的主见。他从不认为自己是个强者,这一点是很耐人寻味的。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