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成坚个人资料_个人简介

  • A+
所属分类:名人故事

叶成坚的资料 中文名:叶成坚 别 名:奸人坚 国 籍:中国 民 族:汉族 出生地:东莞 出生日期:1961年

逝世日期:1999年11月23日

职 业:黑社会、赌博、嫖娼、抢劫、杀人

主要成就:过江龙

最新人物叶成坚——大圈帮首老

叶成坚,绰号奸人坚,1961年生,广府东莞人,大圈帮首老。以叶成坚为首的“大圈帮”黑社会犯罪团伙,在粤澳两地杀人、持枪抢劫、非法买卖、私藏枪支弹药、爆炸物品,犯下累累罪行。

1999年11月23日,广东省珠海市中级人民法院根据最高人民法院执行死刑的命令,对叶成坚等十五人特大跨境犯罪团伙一案的主犯叶成坚、李新文、何景生执行枪决。同时,根据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的终审判决和执行死刑命令,对流窜到澳门持枪抢劫的另案犯罪分子李爱军、张建海执行枪决。

人物简介

叶成坚,绰号奸人坚,1961年生,广东东莞人,从小未读过什么书,一直游荡于社会小偷小摸,劣迹斑斑。1979年从广州偷渡到香港,混迹于黑社会。到香港的几年间,就犯下屡屡罪案。由于在香港一直小打小闹,形不成气候,1996年他窜到澳门,使出浑身解数在黑道上拼杀,意欲成为一条出人头地、威震濠江的“过江龙”。

人物生平

香港作案

1979年从广州偷渡到香港,混迹于黑社会。到香港的短短几年间就犯下屡屡罪案:1980年10月6日,因盗窃被判守行为18个月;1980年10月27日,因非法进入禁区,被罚款100元;1981年7月20日,因提供虚假资料被罚款100元;1982年10月19日,合法羁留下逃走,被判监禁2个月;1983年11月10日,因游荡被判守行为12个月;1984年6月25日,因盗窃被判守行为18个月;1984年10月2日,因盗窃及殴打警官被判监禁6个月;1986年4月28日,因偷电被罚款400元;1986年5月13日,因合法羁留下逃走,被判监禁3个月。

珠海作案

早在1994年叶成坚就已小试锋芒。他勾结澳门黑社会成员赫南南在珠海实施了一宗绑架勒索特大案件。11月12日这天晚上,叶成坚从广州带上20万港币到达珠海银都酒店咖啡厅与赫南南见面,商量勒索台湾商人一事。他们以谈生意为名,将台商游某某、吴某某骗到珠海。他们事先在珠海市花苑新村租了一套房,然后,纠集熊建新、罗承新、黄雄等人设赌局诱骗游某某等人参赌。叶成坚让人事先在房子里摆开了赌“三公”的架势。当赫南南将游某某带进房时,叶成坚等人假装在赌“三公”。赫南南他们便在旁边沙发上,同游谈汽车生意。大约10分钟后,叶成坚过来让游某某参赌。结果,游陷进骗局,游输给叶成坚和赫南南1千多万台币(折合300万港币)。其后,叶成坚等人又将等在酒店的吴某某骗至该处,用铁链将游某某、吴某某分别捆绑,威逼游某某打电话让家人筹港币300余万元汇至香港帐户。珠海警方于当月16日接到报案后迅速出击,将两名人质解救,勒索未遂。叶成坚、赫南南等人潜逃到澳门。

澳门作案

叶成坚到澳门后,在赌场以叠码为生,开始在澳门“闯世界”。凭着在香港“闯世界”的一点犯罪“资本”,到澳门后尽力发挥,频繁来往粤澳两地流窜作案,从坑蒙拐骗、盗窃到培植打手抢劫勒索、参与黑帮间的火拼,厮杀。他既敢同黑帮老大对着干,又会耍计谋与警方周旋。凭着冷酷、残忍的性格和做事诡计多端、胆大妄为,他很快得到一些黑帮老大的赏识,经过“千锤百炼”,逐渐羽翼丰满,站稳脚跟,成为某黑帮行动组组长。由此,叶成坚名声大振,濠江又多了一条“过江龙”。而此时,在赌场叠码已远远不够他荒淫奢侈的生活开销,为了时时处处显示自己的身份,真正成为一条“过江蛟龙”,他豢养一帮马仔,不仅在澳门赌博、嫖娼、持枪抢劫,又时常窜到内地杀人、绑架勒索、非法买卖、私藏军火,实施一系列暴力性案件,成为威胁粤澳两地社会治安的一个“毒瘤”。

叶成坚不但老谋深算,颇有“城府”;而且心狠手辣,暗藏杀机。不但作案前不露声色引诱他人上钩,而且在实施抢劫时,精心策划、组织分工十分严密,甚至专门购置录像机进行监控,偷窃汽车进行作案,他是典型的智能型职业罪犯。

从叶成坚一伙今年5月4日所作的一宗抢劫大案前的组织策划过程,便可略见一斑:

——1999年3月的一天,叶成坚专程到珠海约见翟红钦、李胜。他告诉两人来澳门“闯世界”,并出钱为两人非法办理了赴澳门的证件。

——4月间,叶成坚便从珠海组织了马仔汤成等6人陆续非法入境澳门,事先对抢劫现场、抢劫对象进行观察、录像、监视,摸清情况。

——4月底,叶成坚出资让马仔去买回一辆二手白色三菱面包车;

——5月1日凌晨,叶成坚又让李新文等人去偷回一台黑色摩托车,为抢劫作好准备;

——5月3日,叶成坚又召集李新文,汤成等人在澳门玫瑰园餐厅商议,确定次日实施抢劫,并对人员进行了分工。有的开车实施抢劫、有的作掩护、有的负责接应抢劫的案犯,而叶成坚自己则坐在摩托车上隐蔽起来用电话指挥和望风。

经过一个多月的观察跟踪,终于到了5月4日这一天。当女事主梁某开着摩托车行至港澳码头时,被叶成坚一伙驾驶汽车撞倒后劫持,被劫去14万多美元、80多万台币、500万韩币。

1997年至1999年间,叶成坚频频进入内地非法购买军火。1998年初,他以30万港元非法买回一批军火,包括4支AK47冲锋枪、6支手枪、4颗手雷、20多包火药及数千发子弹,并在澳门设立一个秘密军火库予以藏匿。同时,叶成坚还在珠海、广州、江门等地购买和私藏了大量枪支弹药及爆炸物。1998年7月至1999年4月间,叶成坚指使罗章冠买回3支“五六式”冲锋枪、85发子弹、2枚手榴弹,并私藏在珠海某出租屋内。1998年5月6日,叶成坚秘密潜回内地,竟敢将同伙李乐生在中山购买的一支仿“六四”手枪及28发子弹,藏匿在紧靠广东省公安厅的广州黄华路某住宅内。1998年,同伙李乐生将800克TNT烈性炸药及雷管等爆炸物品藏匿在江门市区出租屋内……叶成坚为了达到其“争雄江湖”的罪恶目的,不断地参与澳门黑帮间的血腥大战,这批枪弹一旦被派上用场,不知会有多少鲜血流淌。以叶成坚为首的这伙匪徒所制造的一系列恶性暴力犯罪案件,严重地扰乱粤澳两地治安。

马仔李新文江门落网

今年3月广东警方根据情况反映,得知以澳门黑社会成员、某黑帮行动组组长叶成坚为首的犯罪团伙,近年来经常往来于粤澳两地频频作案。于是,广东省公安厅成立侦破叶成坚团伙专案组。“5.4”抢劫案件发生后,澳门警方当场抓获两名犯罪嫌疑人,均为内地人,于是请求广东警方协助调查一名叫“阿文”的内地人,专案组接到这一情况后,马上进行调查。而事前专案组也已掌握了叶成坚团伙中有一名叫“阿文”的团伙成员。专案组迅速从广州、珠海等地侦查,从种种迹象查明,发现“阿文”真名叫李新文,湖北省人,但是具体地址不详。

在湖北省公安机关的大力支持下,侦破组查明李新文是湖北省荆州市石首滑家档人。并且发现他有一个姐姐李某和姐夫李乐生在石首及广东江门、珠海均有落脚点,而姐姐和姐夫长期居住江门,并时常往返石首。5月10日,专案组另一组在江门市公安局协助下,查明李某夫妇租住在江门天龙二街某出租屋的确切地址。

并由江门对此地展开布控。李新文线索步步明朗。今年5月22日,上海黄浦江畔,一个身高1.72米左右,十分健硕,长相白净的男青年背着一只蓝色旅行包在一公用电话亭打电话,他拨通了湖北石首姐姐家的电话:“姐,我现在在上海,我离开了叶成坚,我不想跟他再过这种逃亡的日子,你看怎么办?” 姐姐急切他说:“阿文,你马上坐火车到广州,我让你姐夫去接你。他会安排好你的,你马上打电话给他……” 男青年正是李新文。澳门作案后一直潜逃,到上海时已先后变换了七八个地方,他有些厌倦了。

姐姐接到李新文的电话后,又打电话给江门的丈夫李乐生商量,将李新文安排到江门的家中暂时躲藏,并让李新文于5月22日当天乘坐火车回广州,由姐夫到车站接应。专案组得知李新文准备从上海坐火车回广州再到江门藏匿的这条重要线索后,立即调集了人马在广州火车站和江门出租屋展开严密的布控。5月22日下午从上海到广州的列车,约在晚上21点至23点左右到达广州站。20多名干警将广州火车站所有出站口把守,每组干警手中都有一张李新文的传真照片,以此进行辨认。然而,干警们直守到23点左右,仍没见李新文。难道走漏了风声?或是辨认不出?

第二天,专案组再度增加火车站外围警力,进行守候,但这天上海来的火车是晚上20点到广州,已到达一个多钟头仍然不见李新文。谁也没见过李新文,仅传真照片,实在难以辨认,抓错人又恐打草惊蛇。这时接到指挥部电话,李新文已到广州,而李乐生不去接他,让他直接到江门后call天龙二街出租屋房东儿子拿钥匙。晚上11点左右,布控在天龙二街的民警发现开来一辆广州的出租车停在路口,从车上下来一个穿白色圆领T恤、平头、1.72米左右、身背蓝色旅行袋的男青年,根据专案组提供的特征,江门警方确认正是李新文。六七个民警马上冲上去将其按住,带回江门市公安局。从李新文交代的情况获悉:叶成坚等人住在上海大厦,正准备去内蒙古,想带老婆从包头出境。

黑枭花都就擒

抓获李新文之前,赴番禹专案组民警已获取了叶成坚一伙的行踪路线。叶成坚他们在“5·4”抢劫后,于5月6日逃到番禹,沿途到花都、从化、韶关、长沙、上海、北京、内蒙古、包头,每到一个地方住一二天又走。精明狡猾的叶成坚知道澳门警方在追捕,很可能会通知广东警方。于是,他不管住酒店、还是买机票从不用自己的身份证件。当专案组专门派出一组直扑上海大厦时,根本找不到叶成坚的名字。后经过多方侦查,发现叶成坚的老婆在珠海住。又找到叶成坚老婆照片,在上海大厦服务员指认下,才查明叶成坚曾在上海大厦住过。估计已逃往内蒙古,专案组又直扑内蒙古。与此同时,另一专案组对住在澳门的叶成坚姘妇陈氏进行监视布控。叶成坚与陈氏刚生一女儿,女儿嘴有残疾,陈氏为给小孩治病十分焦急,不停地同叶成坚联系。由于从包头出境未成功,叶成坚把老婆送回内蒙古后,即约陈氏,商量为女儿治病。

叶成坚在什么地方见陈氏?专案组决定加紧对拱北口岸的监控。5月28日下午2点多钟,专案组在拱北关口发现,陈氏母亲从拱北过关到澳门陈氏家。下午4点左右,陈氏同一名叫黄少萍的女人过关闸到达珠海关口。只见两人刚出关口,就直奔一辆高级小轿车,陈氏坐的车平均以180公里以上的时速在路上飞奔。  突然,小轿车转进华厦大酒店,陈氏和黄少萍下车进到大酒店咖啡厅。

大约半个钟头,一辆载着一名男人的“的士”车停在大酒店门口,刚停2分钟,只见陈氏和黄少萍出了咖啡厅直接上了“的士”。“的士”又以飞快的速度在广州街上一阵兜转,然后驶进中国大酒店“以泰广场”,车上的两女一男还未等车停稳,便下车又钻进早已等候在广场的另一辆“的士”。该“的士”载着三人向机场开去。“的士”开进机场停车场,3人又换乘一辆白色海狮面包车,然后,向广花公路驶去。紧接着,陈氏等3人又换了两辆车,最后,乘坐一辆皇冠2.8小轿车直奔花都某大酒店。

原来,叶成坚等人正在此等候陈氏等人。而“的土”车上的男人是陈氏的哥哥,是专程护送她们的。陈氏等人立即上到1105房。1105房是一个叫吴志标的人开的房。经查,此人正是叶成坚的马仔。专案组马上采取措施,从省公安厅刑侦局、广州花都、珠海市公安局调集40多名精兵强将对该酒店进行包围。抓捕叶成坚的专案指挥部迅速在这座大酒店内设立。

但是,要准确地缉捕叶成坚并一网打尽,还十分困难:这伙歹徒在酒店内究竟有多少人?叶成坚究竟在不在,住在哪一间房?需要尽快弄清;叶成坚等人带有武器,他们房间周围全住满旅客,如打起来伤亡很难预料……

经过专案组成员紧急碰头研究,决定首先搞清楚叶成坚在不在?住哪间房?然后再考虑如何抓捕。恰巧,吴志标下楼又开了1215和1216房。5月28日当晚,12l6房有七八个人在打麻将,直到凌晨3点才散摊。天亮,专案组通过酒店保安摸清了12l6套房住有叶成坚与陈氏,估计还有二三名马仔作保镖。如何才能让1216房门打开?这成了困扰专案组的难题。机会终于来了。总服务台电话问住在1105房的朱心沛(叶的马仔):“你们要不要退房?”朱心沛又请示叶成坚,反复两次询问后,叶十分不耐烦地说:“你们先上楼来再说。” 指挥部下令:“各小组注意,准备行动!” 这时,叶成坚的马仔朱心沛和陈远明从1105房出来,提着行李上到12楼。正在12楼监视哨位吃饭的黄科长从“猫眼”看见朱、陈两人已从防火楼梯上来。紧接着,监视哨喊话:“开门了。” 黄科长马上让4名特警:“快,快穿防弹衣冲……” 来不及穿防弹衣的黄科长一边用对讲机喊:“我们行动了……”一边冲进1216房。不到二秒钟,刚进入1216套房客厅的朱心沛和陈远明还未弄明白怎么回事,便被冲进来的警察反扣到地上;躺在床上的陈氏被吓得大哭:“这下完了,这下完了……” 黄科长铐上陈氏,未发现叶成坚,心一下紧张起来,人呢?突然,他听到洗手间有流水声,他同特警一脚踢开门,将穿着豪华睡衣的叶成坚猛地摔倒在地。不到10分钟,叶成坚等7名犯罪嫌疑人被抓获归案。通过搜查叶成坚,发现一份传真是江苏南通发来的,专案组又奔赴南通,经过艰苦的侦查,查明另一马仔汤成的线索,经布控在无锡将其抓获归案。紧接着,专案组又分赴南京、广西南宁、广东从化等地,将其他马仔赖伯贞、罗章冠等15名团伙成员抓获归案,缴获一批枪弹及爆炸物品。

叶成坚一伙在铁证面前交代了全部犯罪事实。

看押黑枭

1999年5月28日,澳门黑枭——“大圈帮”头目叶成坚在广东某大酒店被我公安干警生擒。

5月31日下午,叶成坚一伙被羁押于珠海市某看守所。看守叶成坚犯罪团伙的重任落在了武警珠海市支队官兵肩头。

看守叶成坚犯罪团伙的布防是前所未有的。12个哨位如同铜墙铁壁形成了看守所铁桶式的包围,监区上方4个对角哨对整个监区进行全方位监控,防止人犯脱逃;4个监区岗楼哨,监视外界动向,防止敌特袭击;2个游动哨、2个警犬哨昼夜不间断地巡逻警戒。每个哨位都实行双人双哨,全部由干部带哨,值班领导每隔半小时便进行查哨。

为确保万无一失,牢牢看住叶成坚,打有准备之仗,支队制定了防逃跑、防袭击、防暴乱时的情况处置方案,拟订了4套行动方案,并坚持每周进行模拟演练,使每一名官兵都熟悉方案中的信记号规定,处置情况的方法原则,保证一有情况能最快地进入战斗角色。

不要说来这里劫犯的成功机会等于零,就连打听一丁点消息都比登天还难。叶成坚马仔先后多次来珠海刺探情况,但对壁垒森严的看守现场,只是望而生畏,转身就溜。

9月14日深夜,今年第十号强热带风暴正面袭击珠海,风力一度达到12级,关押在监仓内的叶成坚团伙成员,情绪非常激动,妄想乘机脱逃。中队官兵立刻紧急集合,仅用2分钟便封锁了整个看守所。20多名官兵在副参谋长幸基林的带领下迅速冲进监区,占领有利地形,把守各个走廊、通道,协助看守所公安干警控制了局面。此时,狂风暴雨还在继续升级,大地一片黑暗,狂风吹断的树枝、铁皮、砖头、垃圾杂物满天飞舞,看守所一段新维修的围墙在狂风中摇摇晃晃。官兵们全然不顾,打开所有的探照灯露天执勤,任凭风吹雨打,一动不动。狂风暴雨中,到处闪耀着警徽的锋芒,叶成坚一伙彻底地绝望了,像只泄了气的皮球,很快停止了叫嚷。

壁垒森严的看守所、戒备有力的庭审现场使叶成坚党羽毫无可乘之机,便将惟一的希望寄托在刑场上,妄想半路杀出个“程咬金”劫走叶成坚。叶行刑的当天,为避免暴露刑场地点,副参谋长幸基林、作战股长杜林佳带领近百名荷枪实弹的官兵按指定地域,在规定时间内悄无声息地开进刑场集结。

官兵们迅速展开了清场工作,在刑场方圆1000米的范围内进行地毯式的大搜索,并在各个制高点设立望哨,在复杂地形处设立潜伏哨,在荆棘丛生的树林里,官兵们不顾蚊虫叮咬,以百倍的警惕注视着刑场周围的动向。

10时03分,离行刑时间很近了。忽然带班干部陈志清的高倍望远镜中闪动着几个人影,他边向人影冲去,边向指挥所报告。支队长李崇军果断下令按3号方案行动。刑场应急小分队近百名官兵“闪电行动”,封锁控制了目标区域,作好了一切战斗准备。原来,是4名躲在树底下准备看热闹的无业游民,官兵们迅速将他们带离现场,交给公安干警,消除了隐患。虽然只是一场虚惊,但官兵的快速反应能力得到实战检验。

叶成坚一伙混迹香港、澳门黑白两道,疯狂实施跨境犯罪,广东省公安厅宣布叶成坚落网后,叶团伙案成为内地、港澳传媒追踪的热点,广大官兵依法执勤、文明执勤的形象,给他们留下了深刻印象。

10月7日,珠海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叶成坚案。内地、港澳40多家传媒的近百名记者云集在法院门口,他们为抢占有利地形架设照相机、摄影机而互不相让,争得面红耳赤,官兵们会同公安干警迅速维持秩序,耐心细致讲解采访须知,并将采访区分成若干个小块,供老记们架设“长枪短炮”。负责法院外围武装警戒的官兵直接暴露在记者的镜头之下,官兵们个个警容严整、警姿端庄。第二天多家传媒便竞相报道了官兵威严的执法者形象。

10月15日,二审叶成坚期间,一名记者擅自离开划定的采访区,企图进入法庭偷拍,被战士张华拦住,该记者不听劝阻:“我是记者,法律赋予记者的采访报道权任何人不得侵犯。”张华理直气壮地说:“我们划定专门的采访区,正是为了保障你的权利,否则你将失去这种权利!”该记者自知理亏,无奈地退了回来。

历经174个不眠之夜,在离澳门回归20多天的前夕,武警官兵交出了一份合格的答卷,用行动表明了武警官兵维护社会稳定,保证澳门顺利回归的坚强决心。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