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汉达历史故事集:缇萦救父的故事

  • A+
所属分类:名人故事

缇萦救父

汉文帝的母亲薄氏是个不得势的妃子,汉高祖在世的时候,她怕住在宫里受吕后的陷害,就跟儿子住在封地上。再说,薄氏是个吃过苦的人,她娘儿两个多多少少知道一些老百姓的苦楚。汉文帝一即位,首先大赦天下,接着就召集大臣们商议一件大事。他说:“一个人犯了法,定了罪也就是了。为什么把他的父母、妻子也都一同逮来办罪呐?我不相信这种法令是公正的,请你们商议改变的办法。”大臣们商议下来,同意汉文帝的意见,打这儿起废除了全家连坐的法令[连坐,就是牵连着一同办罪的意思]。

汉文帝又下了一道诏书,开始救济各地的鳏、寡、孤、独[鳏guān,死了妻子的年老人;寡,寡妇;孤,孤儿;独,没有儿女的年老人]穷苦的人。规定八十岁以上的老人按月发给米、肉、布帛,还规定地方长官必须按时按节去慰问年老的人。

多少年来,老百姓是不能谈论政治的,更不用说批评皇帝了。汉文帝下了一道诏书,要老百姓多提意见。这么一来,上奏章的,当面规劝皇帝的人就多起来了。别说在朝廷上,就是在道儿上有人上书的话,汉文帝也会停下车来把奏章接过去。他说:“可以采用的就采用,不能采用的搁在一边,这有什么不好呐?”因此,谁都可以上书。

公元前167 年,有个小姑娘上书给汉文帝。事情是这样起来的:齐国临淄[在山东省;淄zT]地方有个读书人,名叫淳于意[姓淳于,名意;淳chún]。他喜欢医学,替人治病很有把握,因此出了名。后来他做了齐国太仓县的县令。他有个脾气,不愿意跟做官的人来往,更不会拍上司的马屁。所以过了不久,他辞了官职,仍旧去做医生。

有个大商人的妻子患了病,请淳于意医治。那女人吃了药不见好转,过了几天死了。大商人就告他是庸医杀人。当地的官吏把他判成“肉刑”。那时候的肉刑包括脸上刺字,割去鼻子,砍去左足或右足三种。因为淳于意曾经做过官,就把他解到长安去受刑罚。淳于意有五个女儿,可没有儿子。临走的时候,他叹着气说:“唉,生女不生男,有了急难,一个有用处的也没有!”

姑娘们低着头直哭。那个最小的女儿叫缇萦[tí-yíng],又是伤心又是气愤。她想:“为什么女儿就没有用?难道我不能帮助父亲吗?”她决定跟着父亲一同上长安去。她父亲到了这时候反倒疼着她,劝她留在家里。解差也不愿意带上小姑娘,多添麻烦。缇萦可不依,寻死觅活地非去不可。解差怕罪犯还没送去先出了命案,只好带着她一块儿走了。

缇萦到了长安, 要上宫殿会见汉文帝。管宫门的人不109让她进去。她就写了一封信,到宫门口把信递给守宫门的人。他们把她的信传上去。汉文帝一看,才知道上书的是个小姑娘,字写得歪歪扭扭,可是挺动人的。那信上写着:

我叫缇萦,是太仓县令淳于意的小女儿。我父亲做官的时候,齐地的人都说他是个清官。这会儿犯了罪,应当受到肉刑的处分。我不但替父亲伤心,也替所有受肉刑的人伤心。一个人砍去了脚就成残废;割去了鼻子,不能再安上去。以后就是要想改过自新,也没有办法了。我愿意给公家没收为奴婢替父亲赎罪,好让他有个改过自新的机会。恳求皇上开开恩!

汉文帝不但同情小姑娘这一番孝心,而且深深地觉得过去的肉刑实在太不合理。他召集大臣们,对他们说:“犯了罪,应当受罚,这是没有话说的。可是受了罚,得到了教训,就该让他重新做人才是。现在惩办一个犯人,在他脸上刺了字,或者毁了他的肢体,这就太过分了。这样的刑罚怎么能劝人为善呐?我决定废除肉刑,你们商议个代替肉刑的办法吧。”

大臣们商议下来,拟定了三条办法:废除脸上刺字的肉刑,改为做苦工;废除割去鼻子的肉刑,改为打三百板子;废除砍去左足或右足的肉刑,改为打五百板子。

汉文帝同意了,下了一道诏书,正式废去肉刑。小姑娘缇萦不但救了自己的父亲,也替天下的人做了一件好事情。汉文帝减轻刑罚,有人就怕这么下去,犯法的人一定会增加。可是正相反,犯罪的人越来越少了。据说一年里头,全国犯重罪的案子一共只有四百件。这是因为汉文帝采用了一系列减轻人民负担的政策。

汉文帝即位的第二年,就免去那一年田租的一半;第十二年,又免去这一年田租的一半;第十三年以后,完全废除了田租。这时候汉朝立国才二十几年,当年跟着汉高祖打仗的大批农民都分到一小块土地,免去田租对农民有一些好处,不过得到好处更多的是地主。好在十几年来,国内基本上是太平的;匈奴虽然有时候还来侵犯北方,可没发生大的战争,老百姓还可以安心生产。老百姓安居乐业,国家也有了积蓄。再说汉文帝生活节俭,不肯轻易动用国库里的钱,国家因此更加富足了。有一次,有人建议造一个露台。汉文帝召工匠计算一下得花多少钱。工匠仔细一算,需要一百金。汉文帝说:“要这么多吗?十户中等人家的财产也不过一百金。我住在先帝的宫里已经觉得很阔气了,何必再造露台呐?”

为了给天下做个俭朴的榜样,他自己穿的衣服是黑色的厚布做的。他最宠爱的夫人所穿的衣服也挺朴素,衣服下摆不拖到地上,宫女们更不必说了。汉文帝虽然连花一百金的露台都不愿意造,可是他为了想长生不老,求神仙倒很肯花钱。祭祀天帝的费用要多少有多少,被方士[自称能炼金、能求神仙的人]骗去的黄金也就不少。

有个方士叫新垣平,他暗地里派人向汉文帝献上一只玉杯,玉杯上刻着“人主延寿”四个古体字。汉文帝问献杯的人:“你这只玉杯是哪儿来的?”那个人说:“有一位穿黄衣服的老爷爷,眉毛、胡须全象雪一样白,他嘱咐我替他献给皇上。我问他,‘您叫什么名字?住在哪儿?干么要我去献?’他说:‘你不必问。远在天边,近在眼前,有缘千里来相会,无缘对面不相逢。’”

新垣平说:“没说的,那位老爷爷就是仙人!”汉文帝收了玉杯,吩咐左右拿出黄金来赏给来人。方士们正在汉文帝面前捣鬼的时候,丞相张苍暗地里派心腹去侦察新垣平的行动。张苍是个天文学家,他不相信方士的鬼话。果然给他查出了那个献玉杯的人和刻字的工匠。这样,方士欺蒙皇上、骗取金钱的把戏给揭穿了。汉文帝前前后后仔细想了想,这才从迷梦中醒过来。他越是后悔自己的糊涂,就越痛恨方士。他把新垣平这一些罪恶大的方士办成死罪,次要的轰了出去。从此,他回过头来又留心起国家大事来了。他下了一道诏书,首先承认自己的过错,然后劝老百姓好好地耕种,不要去做买卖。在诏书里还嘱咐各地官吏去劝告老百姓不可浪费粮食,不应该把粮食拿来做酒。113

公元前158 年,匈奴侵犯上郡和云中,来势很凶,杀了不少老百姓。好多年不曾打仗,匈奴忽然打进来,大伙儿慌忙放起烽火来,远远近近全是火光,连长安也瞧得见。汉文帝连忙派周亚夫他们几个将军首先守住京城和临近的关口,再发大军去打匈奴。他还嘱咐将士们用心把匈奴打回去,可是不要追到匈奴的地界里去。匈奴碰到汉朝的大军,打了一阵,乱哄哄地逃回去了。从这一次的战争中,汉文帝知道周亚夫是个人才。还有一个少年将军李广也挺了不起的,汉文帝把他称赞了一番。可是汉文帝不喜欢用兵,将军们在平日也显不出本领来。打败匈奴以后第二年,四十六岁的汉文帝害了重病。他立个遗嘱,大意说:“万物有生必有死,我死了,你们不必过于悲伤。安葬要节俭,不可起大坟,也不可把珍宝埋在坟里。照过去的规矩,戴孝实在太长久了。吩咐天下官吏和人民戴孝只需三天,就该满孝。别的我也不必多说,一切从简就是了。”他叫太子到跟前,对他说:“将来如果发生变乱,可以叫周亚夫掌握兵权,准错不了。”说了这话,他就咽了气。接着太子即位,就是汉景帝。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