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宝钏和薛平贵

  • A+
所属分类:名人故事

宋朝建国初年,在渤海南岸古过国附近设了一座军营,驻守重兵守卫海疆。

这年中秋节,朝廷派人来营犒劳将士,并特赐给营中马步军都总管一匹红鬃马。都总管心中一高兴,派一名亲随去临近东莱城中约来一帮弹唱艺人到营中作场助兴。

弹唱的共4个人,为首的叫张山。因为是在军营中作场,张山选定开头说唱唐朝名将薛仁贵的故事。他对这个曲目词谐调熟,很想弄个开场彩。琵琶和三弦调好了弦后,他向台下官兵抱了抱拳便打起鼓点。他念了故事的引子“将军三箭定天山,壮士长歌入汉关”,接着道白:“在下今天要唱的是一位花郎,花郎就是花子,要饭的。此人姓薛,名叫……”他这里名宇还没说出,台下早恼了马步军都总管,只见他站起来大吼一声:“把这混账东西拿下!”台上立即上来几名亲兵,把张山绑了。

都总管怒气冲冲骂了几句,扭身离开场子。众将领簇拥在他身后,也纷纷离去。当兵的不知发生了什么事,自然不敢留在场里。一霎时,场里只剩下4个弹唱艺人和几名看守他们的亲兵。

这4个弹唱艺人本是一家,其余3个人是张山的老婆“一口蜜”、儿子张哄和女儿翠萍。4个人个个能弹会唱,他们轮换说唱,配合默契,今天却不知怎么惹恼了军营中的最高长官。看着在刀槍之下被绑在地的张山,一家人哭成一团。

哭了半天,张山的老婆“一口蜜”才醒过神来,求一名看守他们的亲兵去请约他们来的那个人。

约他们来的人叫薛勇。他向张山一家人轻声讲了都总管发怒的原因。原来这位都总管名叫薛承贵,是唐朝名将薛仁贵的嫡传后裔。他在众将领和不少兵士面前讲过身世,全营将士都知道他祖上是天上白虎星下凡,随唐太宗征辽东立下赫赫战功,唐高宗时在天山破突厥名传华夏。唐皇夸赞薛仁贵“将军三箭定天下”,这句话全营人人皆知。今天张山说薛仁贵是叫花子、要饭的,让薛承贵如何不恼呢?

听了薛勇的一番话,张山的老婆“一口蜜”却放声笑起来。她对薛勇和看守他们的亲兵说:“看来都总管误会了。俺唱的故事里将军姓薛,却不是薛仁贵大将军。故事开头引子,不过是编词的人仰慕薛仁贵大将军的英武,借几句词来渲染一下气氛,没想到都总管为这事恼了。”说完又笑起来。

“一口蜜”说的这些话,张烘和翠萍心里明白,知道这是母亲为救父亲编的理由,也急忙随声附和。他们请薛勇找都总管求情,求都总管放他们回家。这4人是薛勇约来的,出了这种事他也觉得脸上不光彩,干是想了想,点点头走了。

张家4个人坐在一起,正低声商议赶快离开军营的事,见薛勇面带笑容回来了,他后面还跟着两个亲兵,抬着一个饭篮。薛勇给张山松了绑,说:“都总管是耿直人,火来得快,去得也快。这是赏给你们的压惊酒。他说今天让你们歇着,明天接着今天的开场重唱。”

薛勇走了,张山一家犯了愁。今天为了救人才编了这么个理由,明天早晨都总管知道受了骗,一家人还有命吗?

见一家人呆坐着,“一口蜜”叹了口气说:“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事到如今,要想死里求生,只有编个故事了。”说完,她让大家听一听她编的故事:唐时有个姓薛的叫花子,学了一身好武艺,投军后打仗勇敢,立过不少大功,最后被皇上封为大将军。

张山摇了摇头说:“故事太单薄了,一听就知道是瞎编的。”他认为叫花子当大将军,只有战功不行,还得有贵人提拔。

“一口蜜”想了想说:“如今富贵人家都讲究抛彩球选女婿,咱就编一个大官家抛球选婿,彩球打中花郎,花郎投军后立了战功,大官一再提拔,不就成了大将军了吗?说武场,把别的书中打仗的情节借来用一下;唱丈场,把花郎投军前新婚夫妻难舍难分的感情说足,应付过眼前祸事就行了。”

按着这个框子,全家人精心编了一夜,不觉日上三竿了。听着有人喊了声“将军到”,一抬头见薛勇引着薛承贵来了。薛承贵迸门坐下,很随和地说:“我来听听故事的大概意思,你们谁讲一讲吧。”

“一口蜜”见丈夫面有难色,忙赔着笑脸说:“这个段子我们常说,是很好听的。”她把新编的故事从头开始讲了起来。不料刚讲到当宰相的老丈人想提拔花郎当官时,薛承贵火了,说:“我就不信,一个叫花子能平步青云?这个宰相就不嫌贫爱富?是不是你们胡编故事哄我?”他还要说什么,忽听外面人喊马嘶。

一名亲兵跑进来说:“都总管,红鬃马又惊了,离了您谁也降服不了它。”薛承贵听罢,回身就走,走了几步又回过头来说:“明天我来听。若是再敷衍,哼!”他把腰中剑向外抽了抽,气呼呼地走开了。

薛承贵一走,张家4人真吓坏了,他们想逃走,见军营中兵丁提刀横槍地往来巡逻着,知道逃不走。事到如今,只有静下心来编故事了。

宰相的女儿抛彩球选女婿已经说出去了,不敢改口,只能顺着此路往下编。张山的意恩是依照薛承贵的口味,把宰相说坏。给宰相再加上两个女婿,在两个女婿的挑拨下,宰相把花郎和女儿赶了出来。

“一口蜜”听了一拍大腿说:“嘿,刚才不是说有匹红鬃马惊了,离了他谁也降服不了吗?咱就编上皇上新得了一匹红鬃烈马,被花郎降服了,皇上封花郎为军中先锋官。”

张洪说:“宰相的大女婿二女婿是军中正副元帅,在军中害花郎。”

翠萍点头说:“对,害得花郎被敌兵捉去,寻机会杀了敌兵主帅又逃回来,被皇上封为大将军,这样故事就有头有尾了。”

张山听着妻子、儿女的编排,慢慢地开口说:“还可以再拐几个弯,让花郎被敌兵捉去多年,他心中惦记着抛彩球的妻子,立了功千辛万苦地回来了,封了官又与妻子团圆了。或者干脆让花郎在敌国被招了驸马,回来把妻子带去同享荣华富贵。”

4个人你一言我一语,到半夜时分,一个很好的故事编成了。

张山把故事从头理了理,给大家通讲了一遍,又让大家给故事中的人物取名宇,要既符合人物身份,又容易记住的。

一听说取名字,“一口蜜”笑了,说:“花郎叫薛平贵,平头百姓变成贵人,这名好记。宰相的三女叫王宝钏吧,本来我想叫她王宝钗,可钗字韵太窄,编唱词太难,钏字韵宽,编词容易些,王宝钏和她爹三击掌翻了脸,脱下身上锦珠宝衣,头上漏下一支金钗。薛平贵投军时宝钏赠他金钗当盘缠,薛平贵在西凉国当上驸马后,西凉公主藏了他的金钗,他又想法寻回来;薛平贵回寒窑同王宝钏凭金钗相认。王宝钏在西凉死前又把金钗交给薛平贵,一支金钗串着这个放事,故事名宇就叫《龙凤金钗传》,你们说好不好?”张哄和翠萍听了,大声叫起好来。

张山说:“其他人物我来取名,也都是很好记的。”他说出故事中众人的名字,的确都很好记:

一家人望着天编故事,天上有云,宰相叫王允。元帅是皇上直属的官,皇上是龙,“龙属”二字倒过来,大女婿叫苏龙。元帅有虎威,“虎威”二字倒过来,二女婿叫魏虎。西凉公主代表一国出战,叫代战。她的两员副将,一个叫马达,因故事有匹红鬃马,把“大马”两个字倒过来;一个叫江海,这里是国家的海疆,把“海疆”二字倒过来。

张山再三叮嘱妻子儿女,不管谁唱哪一段,都要注意相互救场,千万不可说乱了故事中人物的名字。

第二天早饭后,薛承贵又来了。张哄和翠萍见他一脸怒容,不由得心虚起来。张山请他坐好,让妻子讲这个故事。

“一口蜜”清了清嗓子,慢慢地讲起来:唐朝宰相王允的三女儿王室钏,抛彩球选了乞丐薛平贵为婿。王允嫌贫爱富劝女退婚,宝钏不允,终至父女三击掌决裂。宝钏离相府在寒窑中与薛平贵成亲。薛平贵降服红鬃烈马,被皇上封为西征先锋。王允的大女婿苏龙和二女婿魏虎为正副元帅,借薛平贵同王宝钏别离误了卯打他,并让他带伤出战。薛平贵被代战公主擒获,西凉王将代战公主嫁给平贵,并让平贵继了王位。18年后,平贵射猎,得到鸿雁带来的王宝钏的书信。薛平贵私逃返唐,在武家坡寒窑找到了王宝铡。他把王宝铡带回西凉封为正宫娘娘。在番宫薛平贵偏爱王宝钏,为报答宝钏18年受苦之情,薛平贵命宫中天天张灯结彩,让王宝铡天天享受过大年般的欢乐,引起代战公主极大不满。王宝钏在番宫仅住了18天,被马达、江海设计毒死。王宝铡死前嘱咐平贵一定要将她的遗骨带回自己的国上。

“一口蜜”讲到这里,薛承贵说了声:“哦好恨啊。”

一手按着剑,一手攒着拳,忽地站了起来。张山一家吓坏了,不知道这段故事如何又惹恼了马步军都总管。

薛承贵咬牙切齿地说:“好人没有好结果,坏人没有坏报应,公道何在?天理何存啊!”

张山一家不知他的心思,正要赔罪,却见薛承贵面对张山深深一鞠躬说:“有一事相求,请不要推辞。”

薛承贵说出一番话来,大出张山一家人的意料:原来薛承贵对祖上被奸臣所害的事一直耿耿于怀。薛仁贵的孙子、他的三代祖宗因惹恼了奸臣,全家几乎被杀绝。连威镇边关、名传四海的巾帼英雄樊梨花都被逼得自刎了。他恨透了奸臣,薛承贵求张山把《龙凤金钒传》后半部故事重新编一下,把王允说成杀帝篡位,让薛平贵引代战公主的人马杀王允,杀奸臣,让薛平贵在大唐登了皇位,把王宝钏封为皇后,让这对苦命人扬眉吐气,有个好结局。

薛承贵刚说完,“一口蜜”抚掌大笑,说:“好,都总管,下面的故事你已编好了,咱就按这个唱,最后一节就叫大登殿吧。”

《龙凤金钗传》的说唱获得极大成功,薛平贵和王宝钏的故事感动了全营将士。

一年后,皇上调薛承贵回朝任职。薛承贵主动放弃了升迁,解甲去了长安。他说要选块风水宝地,修座寒窑,塑造薛平贵和王宝钏的像,还说要塑一匹红鬃烈马,让后代百姓都知道这个故事。

《龙凤金钗传》很快传遍全国。后来,《龙凤金钗传》又被艺人们编成各种戏剧,一直演到今天。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