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绪死于心肺功能的慢性衰竭

  • A+
所属分类:名人故事

慈禧太后的精神折磨其实是光绪帝的主要病因,即便如此,我们却不能说慈禧太后是直接谋害光绪帝的凶手,光绪帝也不是被人谋害而暴死的。因为从光绪二十五年前后,光绪帝的疾病突然恶化,日趋沉重,从未好转。到光绪三十四年春季以后,已是病入膏肓,危在旦夕,不必他人谋害,也是必死无疑。这有光绪帝临死前的脉案和他自书的病原等大量医案可以作证。

如从御医曹元恒在光绪三十四年三月初九日所写的医案内可知,光绪帝在临死前半年内,病势已十分严重,肝肾阴虚,脾阳不足,气血亏损。在治疗上已是寒凉药及温燥药均不能用,医生们已束手无策。到光绪三十四年五月,御医陈秉钧更在脉案上写有调理多时全无寸效之语,说明御医们对光绪帝的沉疴已无能为力。延及当年九月,光绪帝的病情更加复杂多变,脏腑功能已经全部失调,死亡只是时间问题了。

光绪帝本人对自己病情日益加重也十分着急,在他亲书的病原中,一再指责御医们无能。光绪三十四年五月二十六日,他因自己的病虽屡易方药仍属加重而斥责御医们总系药不对症和草率立方。七月初八日,他诉说自己:病势迁延,服何药总皆无效,且一症未平,一症又起。七月十七日,他责备御医服药非但无功,而且转增,实系药与病两不相合,所以误事!八月初七日,他更申斥御医是:每次看脉,忽忽顷刻之间,岂能将病详细推敲?不过敷衍了事而已。素号名医,何得如此草率!等等。这些斥责言词反映出他当时焦躁绝望的心情。

当时的江苏名医杜锺骏,在他所写的《德宗请脉记》一书中,也对光绪帝的病情有详细记载。杜锺骏是在光绪三十四年七月以后,被征召到京专为光绪帝治病的。他在七月十六日第一次入诊后,立即对吏部尚书陆润庠说:我辈此来,本来是满以为可以治好皇上的病,来博取微名,今天看来多半是徒劳无益,只能不求有功但求无过了。可见早在此时,杜锺骏就认为光绪帝的病已救治无望了。

光绪帝临终时的病情,对于他的死因更能说明问题。从脉案来看,大约是在光绪三十四年十月十七日前后,光绪帝的病情进入危急阶段。十六日这天,他出现了肺部炎症及心肺衰竭的临床症候,危急万分。第二天有三名御医入诊,其中就有杜锺骏,他们一致认为光绪帝已是上盛下虚,元气大亏,已经随时都有生命危险。据杜锺骏事后的描述,当时光绪帝气促口臭,带着哭声问他:你有何法救我?杜问:皇上大便如何?光绪帝说:九日不解,痰多气急心空。杜诊断出来,回到军机处开药方,药案中有实实虚虚,恐有猝脱语。大臣们说:你这样写病案,不怕皇上害怕吗?杜答:此病不出四日,必出危险。现在不写,将来一旦变出非常,我难负其责,所以不得不写。

到十月十九日,光绪出现胸闷气短,咳嗽不断,大便不通,清气不生,浊气下降,全身疲倦乏力的症状。(医案:中气虚损,不能承领上下,以致上而逆满喘咳,下而大便不行。清气不升,浊气不降,而通体为之困乏矣!)此时,御医们一致甚感棘手。到二十日,光绪已经是眼皮微睁,流着口水的嘴角轻轻颤抖。(医案:目睑微而白珠露,嘴有涎而唇角动。)这是现代所谓的中枢神经症状,说明已危在旦夕。当天夜里,光绪开始进入弥留状态,肢体发冷,白眼上翻,牙关紧闭,神志昏迷。(医案:脉息如丝欲绝。肢冷,气陷。二目上翻,神识已迷。牙齿紧闭,势已将脱。)到了二十一日的中午,光绪的脉搏似有似无,眼睛直视,张嘴捯气儿。(医案:脉息若有若无,目直视,唇反鼻扇,阳散阴涸。)夜半,光绪帝进入弥留状态,延至酉刻,终于龙驭上宾,与世长辞了。

从现代医学上来分析,光绪帝主要是肺结核、肝脏、心脏及风湿等长期慢性消耗性疾病,导致了抵抗力的下降,出现了多系统的疾病。其直接的死亡原因,可能是心肺功能的慢性衰竭,合并急性感染所造成。从光绪亲书病原及其脉案所载的病因病状及死状来分析,他自病重至临终之时,其症状演变属于进行性加剧,并无特殊异常症状出现,既无中毒或其他伤害性的征象,也没有突然性暴亡的迹象,应该是属于正常的病亡,并非慈禧太后加害。但巧合有时恰恰反映了历史的宿命,光绪皇帝就是命中注定一辈子也走不出慈禧太后的阴影。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