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满章京孙子的传奇故事

  • A+
所属分类:民间故事

传说很早以前,镜泊湖叫忽尔汗海。海边上有个叫哈达岭的地方,住着依乐根厥勒部落。部落里有个又聪明又漂亮的姑娘,她骑马、唱歌、驯鸟无所不会,大伙都叫她凤凰姑娘。

凤凰姑娘出脱得象朵沽着朝露的芍药花,招惹得远近部落的小伙子蜜蜂一样地飞来。许多小伙子来向她求婚,可是姑娘高低不吐露自己的心思。

老父亲急了,问女儿:“孩子,你到出阁的年龄了,为啥不嫁呢?”

女儿说:“爸爸呀,要女儿出嫁得依我三个条件。第一,那人能射手好箭;第二,能得到全部落人的钦佩;第三,能给咱部落做件大事。”老父亲无可奈何地默许了女儿的要求。

这天,部落的男女老少都穿红戴绿,欢天喜地的来看凤凰姑娘招亲。

小伙子们都想碰碰运气。一个个兴冲冲地来了,又都垂头丧气地退了下去,因为没一个人能做到姑娘提出的三个条件。

五十里外有个叫郭喝乐奔的年轻人,骑着快马旋风般地来到姑娘身边。凤凰姑娘笑吟吟地间:“珠申好猎手,三个条件能不能做到?”

年轻人不慌不忙地说:“愿意试试看!”

郭喝乐奔接过一张弓,扯个满月又放下,说弓软不趁手。姑娘让人拿来自己的鹿筋宝雕弓。郭喝乐奔一箭射去,“嗖”的一声,射断了百步之外的柳条,众人齐声喝彩。

姑娘又间:“你还能做什么呢?”

“我能驯马!”

立刻有人牵来五匹烈性的高头大马。郭喝乐奔上前说:“让我先看看五匹马的品种吧!”说着趁人不在意,迅速地往每匹马的鬃毛里塞个铁羡黎。他骑上马背,马一使性,他就狠狠地推铁疾黎。就这样,不费吹灰之力,五匹马都被驯服了。人们交头接耳地谈这年轻人交了好运气。

这时,人群里忽然挤出个小伙子喝道:“这骑术和射法都不足为奇。我能在飞驰的马上射断柳枝!”他接过鹿筋宝雕弓,一跃翻身上马。那马四蹄生风地跑起来,他在马上舒臂搭弓,“嗖”的一箭,柳枝应声落地,众人惊奇地拍手叫好。

凤凰姑娘打量着这突然出现的小伙子,说:“你能不出三句话,就让大家敬佩吗?”

小伙子冲众人大声说:“我不是来求亲会友的。野蛮的库鲁苏人又要来抢占咱这块水草肥美的地方,我愿意和大伙习武练箭,保卫部落!”

众人一听,又惊又喜,竖起拇指夸他是珠申的好巴图鲁。

姑娘又问:“你有啥特长呢?”

“我没啥特长,我就是爱说实话!”

姑娘脸一红扭身把绣花箭袋朝小伙子扔去,小伙子稳稳地接在手里。郭喝乐奔看了,眼睛都红了。没想到,小伙子一扬手又把订情物扔回给姑娘。

姑娘的老父亲生气地间:“年轻人,你既是来求亲,为啥又把我女儿的东西扔回去呢?”

小伙子作个揖回答:“老玛发,眼下不是订亲的时候啊,我知道库鲁苏正在集结兵马,说不准哪天要来血洗部落。我情愿与刚才这位大哥率兵杀敌。我想凤凰姑娘应该嫁给那杀敌最勇敢,心胸最宽广的人!”听了这席话,大家从心里敬重他,连郭喝乐奔气也消了一半。

姑娘的老父亲又问:“你为啥对我们部落如此尽心呢?”

小伙子望着忽尔汗海说:“实不相瞒,我就是这个部落的子孙啊!你们还记得从前的拜满章京吗?”

老人连忙说:“记得,当然记得!他当年率兵血战库鲁苏,身受十八处伤,为我们氏族死得悲壮哩。”

“我就是他的孙子巴图里啊!”

听说拜满章京的孙子回来了,人们忽拉一下子站了起来,相互哪哪喳喳地议论着。

老人又间:“你跟谁学的武艺呢?”

小伙子说:“说来话长,我祖上三代被敌所害,我从小就离开这里,投奔一位武艺高强的昂邦将军,跟他学了十二年武艺!”

就这样,在巴图里倡议下,部落挑出年轻力壮的小伙子,编成三个队,由巴图里和郭喝乐奔带领,终日操练武艺。不料没过几天,部落里传出流言蜚语,说巴图里不是拜满章京的后人,是敌人派来的奸细。

谣言比暗箭还厉害。部落的人越来越和巴图里疏远了,和郭喝乐奔喝酒闲聊的人,却越来越多了。巴图里瘦了,但他照样在月明星稀的夜晚,来到忽尔汗海边上习武练剑。凤凰姑娘也失去了笑容和歌声,腮上还常留着泪痕。郭喝乐奔的心情却好多了,酒后他常唱上几句情歌哩!

一天晚上,巴图里练完剑,回到帐篷里躺下,凤凰姑娘神色惊慌地跑进来,说:“好心的人,快走吧!部落里有人说你是奸细,要来杀你呢!”

巴图里霍地站起来:“我脚正不怕鞋歪,他们来了又能怎样?”这时远处传来嘈杂的人喧马叫声,在姑娘的苦苦劝告下,巴图里含泪策马扬鞭走了。

从此,便由郭喝乐奔一人领大家骑马演武。人们见他尽心尽职,公推他当了协领。

没多久,敌兵果然山洪一样扑来了。郭喝乐奔领人和敌兵杀了两个多时辰,几次杀退敌人进攻。不想突围时,左臂两处受伤,他只好且战且退。没出一箭地,猛然间从右边杀出一支兵马,他慌乱地迎战两个回合,力气渐渐不济。正在万分紧急的空儿,只听见一连噢噢几箭,敌兵中几个头人纷纷落马,敌阵顿时一片混乱。

这时一个骑枣红马,面色黝黑的小伙子箭一样来到郭喝乐奔身旁,奋力杀退几员敌将。郭喝乐奔一看来人是巴图里,惊呆了,好半天才说:“好兄弟,亏你救了我啊!”

巴图里给郭喝乐奔包扎了箭伤,憨厚地笑道:“你杀得很勇敢呐!”

两人重整旗鼓,带着三支牛录,在太阳卡山时完全杀退了敌人。人们吹响牛角,擂响战鼓,凯旋归来。

月亮升起来了,照在融融荡荡的忽尔汗海上。白桦林里,人们围着熊熊的髯火,尽情地跳起舞来。在隆重的庆功宴上,凤凰姑娘斟满一碗酒,恭敬地捧给郭喝乐奔,郭喝乐奔却摇头推开了,他说:“这碗酒该先敬给巴图里!”

姑娘又把酒端给巴图里,巴图里笑着接到手里,转身送到郭喝乐奔眼前,爽快地说:“论功行赏,大哥,这碗酒该你先喝下去。”

郭喝乐奔痛苦地瞅着巴图里,眼睛湿润润的。他抓过巴图里的手说:“好兄弟,你好象这天上洁白的月亮,我好比这地上的黑土。你才是最有资格喝这第一碗酒的人……”

第二天早晨,人们发现郭喝乐奔在夜里悄悄地带上行李走了。从此,人们再也没有得到他的下落。拜满章京的孙子巴图里,就和凤凰姑娘结成叫对美满的夫妻,住在风景如画的忽尔汗海边,过着蜜一样的日子。

流传地区:黑龙江省宁安县

搜集整理:傅英仁、王树本

文章来源:满族民间故事选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