萨布素废除恶俗的民间传说故事

  • A+
所属分类:民间故事

那还是康熙年间的事。有一年过年,宁古塔特别热闹,因为有两件大喜事。第一是:夏天的时候,萨布素带领宁古塔的八旗兵,在赫拉苏密打了一个大胜仗,消灭了一百多个罗刹,把城收回来了;第二是:秋天的时候,萨布素识破了根特木尔派奸细破坏迁城的诡计,把那个坏蛋抓起来杀了。

宁古塔的老百姓,高高兴兴地搬进了新城。新任的昂帮章京巴海,也乐得闭不上嘴,他把萨布素的功劳上报到朝廷,为他请功。

赶过了年,到了正月二十那天,萨布素一大早上衙门,正和巴海议事,就见正白旗一个佐领的儿子,推开门进屋就给他们打千施牛4萨布素忙间:“你有什么事吗?”

那小阿哥哭丧着脸说:“我阿玛夜里故去了,向各位大人报丧。,死去的佐领是依尔根觉罗,虽说官不大,但过去立了不少战功,所以功名很大,是二品加三级,赐戴双眼花翎。萨布素和巴海一听,赶忙招呼人,一会就来了一帮子。于是大伙赶紧向依尔根佐领家走去。

一进佐领家的门,看见老佐领已经停在屋地当中了,家里人正围着哭。巴海等人上前赶快跪下磕头,磕完了头,大家站起来。

这时才看到,在西炕上坐着一个年轻女人,混身上下穿得新鲜鲜的,就象新媳妇一样,端端正正地坐着,前面搜着给她上的供。她是这个死去的老佐领的小女人,虽然眼泪长淌,但还不敢哭出声来。萨布素一看,心里就明白了,这是给老佐领陪葬的。

那时满族有种坏风俗,一个男人临死之前,只要说了“我舍不得这个女人。”男人咽气了,这个女人就得赶紧打扮起来,擦上粉,抹上胭脂,穿上新衣服,往西炕上一坐,在她前面摆上供,全家人给她三拜九叩。

行完大礼,就请一个二十多岁的会射箭的小阿哥,朝着她的脑袋、胸前,“搜搜搜”连射三箭,活活把人射死。射死后,把她和死去的男人埋在一起。

萨布素早就想破这个恶习,可是一直没找到机会。现在,萨布素看着这个泪流满面的女人,心里寻思:这一次,我非要破了它,把这个女人救出来。他心里琢磨一阵,就把巴海章京悄悄拉出门外。

两个人到了僻静处,萨布素对巴海说:“大人!我心里正在琢磨一件事,和大人商量商量。这个陪葬的事,我想把它破除掉。”

巴海点点头说:“陪葬的风俗,真不是一个好事;为啥把一个挺年轻的女人,活生生地给射死呢!不过,这个过去传下来的老规矩,咱们不让他们干,能听吗?”

萨布素说:“我有招。”就在巴海耳根旁,小声地说了一通。

巴海笑着点点头说:“那好!你就去办吧!”萨布素一溜风走了。

萨布素从老佐领家出来,就去找专管射箭的射手。正好,那小伙子刚换好衣服,准备去佐领家,一看萨布素大人来了,赶紧打千问安。萨布素知道这小伙箭法好,平时谁家娶媳妇射三箭也请他,人挺聪明。萨布素把他搀起来说:“今天我有小要你办。”

小伙说:“大人尽管吩咐。”

萨布素说:“你不是到老佐领家给小女人送行吗?你不要往她身上射,往棚顶上射。”

小伙说:“那不行啊,我已经挣了人家五两银子了。”萨布素说:“那不要紧,五两银子你先收下,你照我的话办完后,我再给你五两银子。”

小伙又说:“大人,这也不行啊,我朝栩顶射三箭,送不走小女人,他们家的人一定不让我走的,会叫我再射三箭的。”

萨布素说:“我和巴海大人合计好,你往棚顶射完后赶紧往家里跑,一边跑一边大声嚷嚷,愿意嚷什么就嚷什么。跑到家里你蒙上被就睡觉,在一个时辰内,谁召唤你,你都不吱声,我自有安排。”

“好,既然两位大人吩咐了,我就照办。”口萨布素又和小伙嘀咕了一阵,小伙笑着点点头,走了。

老佐领家里,来的人很多。一到时辰,本穆昆的人都跪下给这小女人磕头。磕完头穆昆达给她道喜说:“这是你的大喜,和老爷一起走了,到了阴曹地府过团圆日子。”

大老婆也说:“你等着我,我把家安排好也跟你去,你到了老爷那里好好侍候他,让他注意身体。”

这个小女人还不到三十岁,还有一个儿子,才七、八岁,儿子知道他妈要死了,紧紧地依偎着额娘大哭,这一来这小女人更哭了。她娘家来给她送行的人,也都直掉眼泪,但淮也不敢说什么,萨布素一看太揪心了。

穆昆达带着大家跪下祷告之后,就打起鼓来了。鼓一响,司仪人喊一声“送行了!,话声刚落,那小伙就嗖嗖嗖一连三箭。三支箭都从小女人头上飞过,射到栩顶了。

三支箭挨得很近,溜直一排,真是好箭法。可是为啥这么大的一个人连边也不沽呢?大伙冷丁都愣住了。谁也没听到过:离这么近还射不死一个人?大家懵了。

过了一阵,老萨满寻思过来了,说:“快把他撵回来,再射三箭,否则对不起老佐领。”大伙一听这话,才出门去追。只见那小伙跑得很远了,一边跑一边嚷,声音挺大,可就是听不出到底嚷什么。

他一跑到家就蒙头睡觉,几个跑在头前的小阿哥推开他的门,进去一看,他倒在炕上,怎么拨拉他也不出汽有人想拽他起来,他干脆翻起白眼,把大伙吓了一大跳,这可怎么办?小女人没送走,这小伙倒象是疯了。

萨布素赶到这里,把那几个小阿哥拉开,自己上前招呼这小伙的名字,连喊了几声,只见他嗓子咕噜一下,还是讲不出话,那白眼翻得更厉害了。

萨布素凑到小伙脑袋旁,听了一阵,对大伙说:“不好了,他一定是中邪了,变成哑巴了,再也别拽他,否则要坏事了!咱们先回去吧。”大伙没招,只得跟着萨布素回来了。

到了老佐领家,萨布素对他家里人说:“我看先把供撤了,让她到下屋歇会去,我们再合计怎么办。”那小女人本来聋拉着脑袋,眼泪也哭干了,一听这话就抬起头来,起身想下床。

这时老穆昆达和老萨满挤到跟前,打了个千说:“萨布素大人!这女人可不能让她走,老佐领死前有话,让她一起升天,这可是我们祖宗留下来的老规矩,让我们再去找一个人把她送走吧。否则,老佐领会贵怪我们的。”依尔根佐领家的人一听这话,都围上来了。那小女人又呆住了,吓得脸色煞白。

萨布素不慌不忙地说:“我知道老佐领生前有话,让这小女人一同去,这也是祖宗留下来的老规矩,但是谁听说过射两次的规矩呀。”

老穆昆达说:“是没听说过射两次的规矩,但是现在时辰快过了,我们快请另一个人,让这小女人和老佐领一起走吧。”

萨布素说:“这小伙箭法很好,今天这三箭射得多齐刷,可是这么大的人连边也不沾,而且射完了箭就乱跑乱嚷,到家连话也不会说了。我看一定是老佛爷对他发怒了。咱们还是间间老佛爷,看看他老人家是个什么意思吧。”

老萨满说:“那怎么问呢?”

萨布素说:。点上香,我们一起给老佛爷磕头,只要咱们心诚,老佛爷会对咱们说话的。”说完,萨布素恭恭敬敬地在老佛爷神牌前点上三柱子香,然后说:“快把这女人送到下房里,我们可以请求老佛爷的旨意。”

一个戈什哈把她带下去,那小女人也没琢磨过来是怎么回事,就呆呆地跟着下去了。萨布素等她一出屋就跪下磕头,大伙也跟着跪下了。老萨满一看,也只得跟着大伙跪下。

萨布素跪在地上,心里暗暗祷告:“阿布卡恩都里,我想把这个坏风俗破除了,求您老人家保佑我,让大伙听我的话,从此废了这旧规矩,这样一定符合你老人家的心愿,也符合人情大道理。这样一个年轻女人,为了一个死人,被活活射死也太惨了。求您老人家保佑我成功。”他心里是这么想,可嘴里没说出声。

祷告完了,他拿出一张毛头纸,写了几个字,点火烧着了,然后又趴在地上不吱直,大伙也不敢吱声。过了一会儿,只听萨布素说:“唔,啊,是,遵命!”一会儿又问:“你在那里挺好了。”就象两个人对话似的。大伙挺奇怪,都不敢出气了。

萨布素哼哈半天,起来说:“老佛爷告诉我了,老佐领说他有病糊涂了,才说让他小女人一起去,现在要让她把儿子抚养好。谁要是再拿箭来射她,不是一个时辰不会说话,而是让他一辈子不会说话。”说到这里,萨布素看了一眼老穆昆达和老萨满。

这两个人脑门上的汗都淌下来了。再一看,射箭的那小伙已经站在门口,偷偷地憋不住乐呢。萨布素又说:“老佐领说,他在那里挺好,谁也不用去,全家好好过日子。”

萨布素是打罗刹的巴特鲁,平素对老百姓又好,这一说大伙都信了,又看到射箭的小伙子已经好了,就都跪下给老佛爷磕头,又给老佐领烧纸。那个小女人也把吉服换成孝服。她一见萨布素,赶忙拉着儿子给萨布素跪下磕头,母子俩都哭了。

萨布素忙说:“快起来,不要谢我,谢谢阿布卡恩都里吧。”

送葬回来,萨布素把这件事给巴海一说,巴海一听也挺乐,说:“好啊,从今后就废除这种恶习。”说完就召集了所有的旗人,说:“陪葬是我们宁古塔的旧风俗,从现在起,谁家也不许这么干!谁要是不听,老佛爷要发怒的。”这位章京大人性格火爆得很,谁把他惹急了,他真能那么干。打这以后,宁古塔旗人,再也没有这么于的了。这种旧恶习从此就被废除了。

流传地区:黑龙江省宁安县

搜集时间:1979年

讲述:傅英仁

搜集整理:王宏刚、程迅

文章来源:满族民间故事选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