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娘娘的民间传说故事

  • A+
所属分类:民间故事

早年,镜泊湖边上有个小姑娘,从小死了额娘,整天跟着阿玛在湖里打鱼。脸晒得又红又黑,大伙都叫她黑妞。黑妞心灵手巧,炕上的活计,过眼就会;打鱼的本事,就更不用说了,甩竿撇叉,登船撒网,下拦河绳,挡冰水亮子,样样精通。

黑妞长到十八岁,成了这镜泊湖边上的一株牡丹,俊得显眼了。那时候,在旗的女人都穿着古代传下来的肥大衣裙。黑妞打鱼常在江边儿上转,树棵子挂挂扯扯很不方便,她就自己剪裁了一种连衣带裙的长衫,两侧开叉。下河扑鱼的时候,可将衣襟撩起系在腰上。平时把扣拌一直扣到腿弯儿,当裙子用。穿着这衣衫,黑妞也越发俊了。

黑妞的姑姑住在东京城附近。一天,有人捎信来说姑姑病了,治病要用老鳖的鲜血。她就跳进万人停里,捉来一只老鳖,亲自到东京城给姑姑送去。姑姑想吃豆腐,她就端个小泥盆儿,到街上去买了一块。回来时,经过渤海古都的旧城围子,看到这里人山人海,闹哄哄的。她就登上了半坍的城墙,去看个究竟,原来这里正在选娘娘。

皇帝要选新娘娘,那些皇亲国戚、娘娘妃子、朝廷大臣都来劝阻。皇上就说,这是先王托梦嘱咐的,有一位身骑土龙,头戴平顶卷沿乌盔,手托刀切白玉方印,身穿十二锁锦袍的娘娘,能帮助他治理天下,一定要大臣立即去寻访。钦差大臣就按照皇上说的样子,四处去查寻,可是走了许多地方,也没找着。

最后来到东京城,把城里和附近村庄的八旗格格,都招到这渤海古都的旧城围子里。请来一个察玛,把皇上说的样子告诉了他,让他借助神灵来帮助寻找。察玛在前面敲着手鼓,甩着腰铃,一边走,一边左摇右摆。一帮人跟在他的屁股后,在千百个姑娘中间穿来穿去。

日头又毒、人又多,钦差热的上气儿不接下气儿,也没找到皇上说的那样的娘娘。察玛也热得汗流满面,当他抬头擦汗的工夫,一眼看见了黑妞。他喊道:“墙上的那位就是娘娘!”

他这一喊,把黑妞吓了一跳。当时她正骑在墙上。她嫌日头晒脑袋,就把那块豆腐托在手上,将泥盆扣在头上遮阴凉。碰巧被察玛看见了。钦差间察玛:“怎么见得她就是娘娘呢?”

察玛指着黑妞说:“你看,她头上戴的那个小泥盆,不正是平顶卷沿儿乌盔吗?手上托的那块豆腐,不正是刀切的白玉方印吗?那身钉着十二道扣拌的长衫,就是十二锁锦袍;她骑的那坍了一半的城墙,不正是一条土龙吗?”

钦差听了,觉得有道理,立即吩咐随从:“赶快请娘娘上轿。”话音刚落,忽拉上去一帮人,不容分说,七手八脚地就把黑妞拉进轿里,抬往北京城去了。

来到皇宫,钦差上殿回察皇上:“臣已把先王指的那位娘娘找到了,现已抬进宫来候旨。”

皇上一听,暗吃一惊,心想,我是为了避免大臣们阻拦,才胡诌了那么一位娘娘。哪能这么巧,真就有这样一个人呢。于是就间了一句:“这个人是怎么选到的?”

钦差就把她骑城墙、穿长衫、头顶泥盆儿、手托豆腐说了一遍。把皇上弄得哭笑不得。但不管怎么的,先看看人再说吧。黑妞的豆腐在上轿前就抢把碎了,泥盆儿还没舍得扔。她手拿泥盆、穿着那件长衫从轿里走出来,显得更加苗条动人。皇上一下子就看呆了。老半天才说了句:“选得好!选得好哇!”

池重赏了钦差。准备封黑妞为西宫娘娘。可是原有的娘娘、妃子嫉妒她,就一齐向皇上奏本,不要封黑妞为娘娘。

有的说:“这么黑的人哪能当娘娘。”

有的说:“当娘娘哪有这么黑的人。”

有一个贵妃嚷道:“你们看,她还端个讨饭的泥盆,她的脸色和泥盆差不多。”

娘娘们故意笑了起来。皇上接过来说:“那就封她为黑娘娘吧。’于是,黑妞就成了黑娘娘。

黑妞进宫后,过不惯水来伸手,饭来张口的宫廷生活,整天闷闷不乐,想念家乡。皇上看她成天价流眼泪,就间她:“你们那镜泊湖,有什么好东西,值得你这样想?”

黑娘娘顶了他一句:“好东西可多着哪!”

皇上说:“边外出三宝—人参、貂皮、鹿茸角。你若想这些东西,只要我一句话,布特哈①的总管马上就会把这三种土贡送来。”

黑娘娘一听到逼死过多少人命的土贡,就气愤地说:“我们镜泊湖的人,从来不把人参、貂皮、鹿茸角这些玩意儿看成宝。”

皇上一听,忙问:“边外还有比这更好的宝物吗?”

黑娘娘眼睛一转说:“我家乡的三宝是草萄、湖螂、烟袋草。”

黑娘娘为什么把这些极平常的东西说成是三宝呢?因为她知道皇上最贪心,若说什么东西好,他非得弄到手不可。所以她挑了三种又便宜又好掏换的东西,一旦皇上要贡,家乡父老不受难为。皇上却想,这三宝想必是更好,若不黑娘娘哪能想得直哭呢。于是就下令把边外的土贡由人参、貂皮、鹿茸角改成了草葛、湖螂、烟袋草。

这一下可把边外的百姓乐坏了,特别是三江两岸,直到小海海滨的布特哈捏玛点着了渔火,敲起了八角鼓,连唱带跳,象过八腊节一样,歌颂黑娘娘的功德。

皇上要的东西就得拿到手里、吃到嘴里。没过几天湖螂运到了,银白色的大螂鱼,淡红色的分水翅,活蹦乱跳的真着人喜欢。黑娘娘一看这成车的湖螂,顶小的也够半斤八两;大的都三、四斤。她想,这大湖螂很稀少,皇上要吃顺口了,天天要,家乡父老又得遭殃。她就赶忙对皇上说:“这又老又大的湖螂,万万吃不得,若吃了这种鱼,人就老得快。湖娜以半斤八两的为最好。肉嫩味美,吃了能使人延年益寿。”

皇上一听,就下令把大鱼放回江湖。所以,后来打皇鱼的,都以半斤八两为限。

皇上尝过了湖娜的滋味,又想到了草幕果。就让黑娘娘说出草落果的好处。黑娘娘提到的草毒果,指的是伊勒哈穆克。她用古老的猎人山歌回答了皇上:

手捧伊勒哈穆克,

送给巴图鲁阿哥。

俄了你就当饭吃,

渴了你就当水喝。

鲜果放着不耐久,

吃到嘴里甜在心窝。

阿哥问我:“你可要点啥?”

“也要伊勒哈穆克。”

皇上一听,定亲表达情意时都用伊勒哈穆克,就越发想尝尝。可是草毒果摘下来,放不了多久就烂了,所以跑死了许多马、杀了不少人,也没运回来一个。

皇上见大臣们都犯了愁,就叫娘娘妃子也都献献智谋,看谁能想出办法把草幕果运进皇宫。那些娘娘妃子们,为了讨皇上欢心,有的拿出自己的金盆,有的拿出玉钵。除黑娘娘以外,每人都拿出一件,说是无论什么东西,只要装进她们这珍贵的器皿里,就永远不会烂。

皇上听信了她们的话,派了很多人保护着金盆、玉钵,去装运草毒果。哪知道草幕果装进这金玉的器皿里,烂的更快。那些娘娘妃子们都被皇上骂了一顿。皇上只好间黑娘娘:“你有办法把草毒果运进宫来吗了”

黑娘娘说:“有办法。”

皇上间:“你用什么东西装运呢?”

黑娘娘说:“就用我那个讨饭的小泥盆儿。”说完,就叫宫女把泥盆拿到金蜜殿上。又说:“若想吃到鲜果,就得做三千个和我这个一模一样的小泥盆儿。将草毒连根带土挖出,放进泥盆里,每盆三棵,让我阿玛协助送进京来。”

皇上按着黑娘娘的办法,没过多久,三千盆结着鲜果的草荀,运进了京城。黑娘娘看到运这贡品劳民伤财,等皇上馗去了鲜果,她就把秧棵发下去,不分旗人、民人,只要住在城郊,每家一盆,栽到房前屋后。从此,伊勒哈穆克就在北京安了家。

皇上吃到了新鲜的草幕果,就想封赏协助运草毒的老阿玛为国丈。一间钦差才知道,老阿玛压根儿就没来。钦差说:“老阿玛说他不是这里的虫蝇,不到这里来。他告诉我,一路上别忘了给草蓦浇水。说完他又打鱼去了。”

听到这句话,黑娘娘点了点头。皇上说:“他不受皇封,就赏他三千两银子吧。”

等钦差把银子送到,老阿玛已经离开镜泊湖躲到别处去了。费了很大劲,才在离东京城不远的江边儿上找到了他。给他银子,他又不要。钦差说这是圣旨,老阿玛说:“这样吧,用这三千两银子,给这一带的渔民修三道鱼亮子吧。”

三道亮子就这样修起来了。这里的渔民都感谢黑娘娘爷俩。事隔一百多年了,到现在三道亮子的名字还保存着。

黑娘娘在皇宫里,用她的智慧,为穷人们做了许多好事儿。后来,她见到宫里穿的山河地理裙,在地上拖拉半截,任凭脚踩鞋蹬,实在太可惜。就把这山河地理裙剪开,改制成她穿的那种连衣带裙的长衫。她想让宫廷里的女人都穿这种既节俭又方便的衣装。

可是那些娘娘、贵妃,却认为随意糟踏这些上等的丝绢,是她们的福分,反倒说黑娘娘是贱坯子,不该进宫。她们一齐上殿去告黑娘娘的状。皇上把黑娘娘召上殿来,对她说,宫廷里要啥有啥,叫她学会享受这荣华富贵的生活。可是黑娘娘想到家乡父老的辛苦劳累,又琢磨了一番阿玛的话,对皇上说:“我是渔家女儿,生来就不是这里的虫蝇,过不惯这种生活。”

皇上说:“习惯有什么难的,别的娘娘怎样做,你就怎么做,常了就习惯了。”

说完就叫宫女给她脱去长衫,逼她穿上山河地理裙。黑娘娘瞥了一眼那些娘娘说道:“我至死也不能学她们的样子!”

皇上生气了,拉下脸来质问黑娘娘:“那么你想怎么办哪?”

黑娘娘爽快的回答:“我不愿意呆在这里。还是把我放了,让我回家乡打鱼去好了。”

那些娘娘、妃子见皇上生黑娘娘的气了,就忙上前跪下,添油加醋地说:“黑娘娘对这无忧无虑的太平江山,整天嚎丧,这是一种不祥之兆。今天她又铰开了一筒山河地理裙,这分明是有意剪断我主的一统江山。”

皇上听了十分气愤,离开龙墩,走到黑娘娘跟前,对黑娘娘喊了一声:“你给我滚出皇宫!”

黑娘娘从进宫以来,对皇上没说过一句感谢的话,今天听到叫她出皇宫,却高兴地说了一句:“谢谢皇上”,回头就下金变殿。她怕踩了裙子,就用手提着裙子走。皇大见了说:“真是个贱人。”上前一脚踢在黑娘娘的后心。黑娘娘就这样死在了皇宫里。

边外的人民,听说黑娘娘死了,都大哭了三天。妇女们为了纪念黑娘娘,都穿起她剪裁的那种连衣带裙的长衫。这种长衫就被称为旗袍。说也奇怪,凡是穿上旗袍的妇女,不论是旗人、民人,都变得十分苗条、秀美。据说,那都是黑娘娘来帮助打扮的。

流传地区:古林省教化县额穆公杜

讲述:何庆幸、蔡德禄

搜集整理:李果钧

文章来源:满族民间故事选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