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珠门的由来

  • A+
所属分类:民间故事

镜泊湖里有两个门柱子似的小山,那就是珍珠门。

早先,镜泊湖里没有这么个珍珠门。传说从前这湖岸上住了个叫苏东阿的小伙子。小伙子浓眉大眼,长得虎彪彪的,是个下网打鱼的好手。几十丈深的湖,他能一个猛子扎到底。

爹妈过世时,没给小伙子留下一张烂网,半块船板,就留下了一根笛子。笛子成了苏东阿的伴儿,小伙子能用它吹出各色各样的曲调。他吹的笛声,能使鸟呀,鱼呀听直了神。

一天下晩,苏东阿到湖沿吹笛子,突然湖底出现了个亮东西,刷地一下把半拉湖照了个通亮。就连湖里通绿的水草呀,红尾巴鲤鱼呀,都能看个〜清二楚。

满屯子打鱼人都跑来了,七嘴八舌地说是“湖灯”亮了。看看半拉镜泊湖象在日头地里,大家伙就扛网抱桨,趁亮下湖捉鱼去了。

打这以后,天天下晩苏东阿都到湖沿吹笛子,笛子一响,湖灯准亮。日子长了,一吃过晚饭,大伙就会喊:“小阿哥吹笛子呀,咱们打鱼去喽。”成了惯常的事儿。

后来,那湖灯离湖岸越来越近了,苏东阿觉得奇怪,就一边吹笛儿,一边打量湖灯有一天,他到底看准了,原来,水里面有一个俊模俊样的姑娘,坐了个漂漂悠悠的小船,铿明瓦亮的湖灯就是她戴在头顶上的一颗大珍珠。

苏东阿心里好奇,就一个猛子扎进湖里,抓住姑娘坐的小船,连人带船拽到了岸上。姑娘看到小伙子,臊得想扭头跑回湖里。

苏东阿赶紧拦住说:“你别害怕,我是这岸上打渔的苏东阿。我没旁的心思,就是想认识认识你。”

姑娘这才稳住神说:“我叫珍珠,家就在湖里的蛤蜥城。”她又和小伙子说,她天天下晚跑出来,就是为了听他吹笛子,若是一天不听,就饭也吃不下,觉也睡不着。

苏东阿听了,心里甜滋滋的,就说:“那咱俩一块过吧,我天天吹笛子给你听,你用珠子给打鱼的照亮下湖。”

可是姑娘叹了口气说:“小阿哥,实不相瞒,我是个蛤蜊精。”

苏东阿说:“只要你愿意,不管你是什么,我都乐意娶你!”

姑娘说:“我是水族,咱过不到一块呀。”

这下子苏东阿没招了,弄得他眉头上拧个大疙瘩。珍珠看他实心实意,就告诉他,要她到陆上住,得她的干爹老蛟龙用法术给她脱胎换骨。不过,老蛟龙轻易是不会答应的,除非把他的九龙夜光杯偷来。那是东海龙王赐给他的镇海宝杯,弄丢了可不是打哈哈的事。

苏东阿赶紧问怎么能偷到九龙杯。珍珠说:“七月十五日是父王的生日,只有那天父王才把杯子拿出来,半夜里在湖面上摆席饮酒,要弄宝杯,非那天下手不可。不过,弄不好说不定…”

苏东阿接过话头说:“能和你成夫妻,我豁出命也行。”

两个人定下了偷杯的计策,珍珠姑娘就回去了。

转眼间,就到七月十五了。那天下晚,苏东阿悄悄猫在湖边。半夜光景,就见那湖水翻了一阵花,四个夜叉出来巡湖了。

又待了一会儿,一群蛤蜊女在湖当间摆起了八仙桌,搬来了满满一桌的山珍海味,桌上还真有盏九龙夜光杯。那宝杯闪闪发亮,就象是星星落在了桌上。

这时候,一身珠光宝气的老蛟龙来了。可是没等他坐稳,苏东阿早游到湖心,一伸手把宝杯抢跑了。等到老蛟龙醒过腔来,小伙子已经没影了。气得他一甩袖子,宴席哗地一下子散了,湖上冒起了白雾。不多会儿,那四个巡湖夜叉的脑袋被扔到了岸上。

老蛟龙回到蛤蜥城,进了水晶宫,就脸不是脸鼻子不是鼻子地倚在象牙床上。珍珠姑娘明知道准是为了九龙杯,却特意上前问道:“父王年年吃寿席回来欢天喜地,今儿个怎么愁眉不展?”

老蛟龙连连摇头:“别提了,别提了,一个楞头青把九龙杯抢走了了说着找来了鳖将军,虾谋士,商量去找宝杯。可是众大臣都大眼瞪小眼,谁也弄不明白到底是谁偷了杯。

最后,还是珍珠姑娘开了腔:“请父王给女儿三天工夫,容女儿前去察访。”

老蛟龙又摇起了头:“难呵,难呵,你个女儿家有什么道眼能找回杯来?”

珍珠说:“我认识岸上一个吹笛子的小伙子,我找他帮着打听打听,说不定偷杯的人就住在湖边呢!”

老蛟龙没了办法,只好让她去试巴试巴,说:“找回九龙杯的人,他要什么我给他什么。”

珍珠上了岸,苏东阿正焦急地等着她呢。两个人欢天喜地见了面,珍珠把前前后后的事诉说了一遍,然后对苏东阿说:“我回去就和父王说,找到宝杯的人任你金山银岭全不要,就要我给他做媳妇。他要是答应了,把我送上岸来,你就把杯子放进湖里。要是不行,你藏好宝杯,我再来和你商量法子。”

说完坐上她的蛤蜥壳小船,荡荡悠悠地回到蛤蜥城去了。

毓曾想老蛟龙听了珍珠的回话,一口一个不成,说:“那小伙子要什么都行,就这宗不行。我怎么割舍你离开我上岸与人为妻?”

姑娘说:“父王有言在先,找到宝杯的人要什么你给什么,如今怎么好反悔呢?再说,没了镇湖杯,妖怪又要作乱,龙王怪罪下来也不得了。”把个蛟龙说的没了词儿,只得问:“敢情你愿意嫁给这个人?”

珍珠姑娘笑了,老蛟龙看这样子,又留住女儿又找回九龙杯是不成了,就说:“罢了,就让你去吧。不过要到陆上住你就得脱胎换骨,那罪可不好受啊。并且从此你就只是个凡人,过去的道行也就白修炼了。”

珍珠回答:“父王放心,女儿不怕受罪,甘愿做个凡人。”

老蛟龙就拿来了他炼成的"真水”朝珍珠身上喷。喷第一下子,姑娘浑身上下好似火烧火燎。喷第二下子,她身上象搁上了千把刀。喷第三下子,她疼得满地打滚,把湖水都搅起了九尺高的浪头。老蛟龙去掉了珍珠身上的蛤蜥壳,就把她推上了岸。

就这样,苏东阿娶了珍珠姑娘。成亲那天晚上,湖岸上可热闹了。珍珠姑娘头上的宝珠比一百堆劈柴桦子火还亮,照得湖上湖下通明瓦亮。苏东阿吹起笛子,笛声叫人听了象喝蜂蜜水那么甜。人们象过节似的穿着花裙,成双成对地跳起舞来,一直乐呵呵到大天四亮。

从此,小两口在一块儿你恩我爱地过日子,好得象一个人似的。每到下晚苏东阿就吹起笛子,珍珠姑娘擎着宝珠给打鱼的照亮。说也蹊跷,有这珠子照亮,保准网网不空,百里镜泊湖穷渔户的日子,都缓过了气。

哪知好景不长,一来二去,事情传到贝勒乌拉锡奔的耳朵里。乌拉锡奔有钱有势,家称万贯,儿子在京里当着什么大官,他在镜泊湖一带说一不二,真是跺跺脚湖水也要翻花呀。

听说苏东阿娶了个俊媳妇,还有宝贝珍珠,穷打鱼的都快发财了,气得他又翻白眼又扯头发,立时起了霸人占宝的坏心。这天,他派人把苏东阿找了去,说为全穆昆人丁兴旺,五谷丰登,六畜平安,要还愿跳神,珍珠姑娘必须得来,照亮献舞。

苏东阿怕乌拉锡奔不安好心,就推说珍珠姑娘不会跳神。乌拉锡奔嘿嘿一声奸笑,捋着胡子说她:“你女人能歌善舞,跳神时不来,你想得罪老佛爷?”没办法,苏东阿只好气乎乎地回来了。

珍珠听苏东阿把乌拉锡奔的话学了一遍,心里七上八下直绞个儿。她心里作难,挨了好半天,才说:“小阿哥,乌拉锡奔再催时,你就告诉他,要想叫珍珠来不难,他得先答应三件事:头一件,把七七四十九张牛皮文书烧了,放了买来的奴隶;第二件,把七七四十九个粮仓都打开,分给渔樵耕猎的穷人;第三件,把七七四十九个围场都交出来,让大家随便去打猎。不过那时候,咱夫妻怕也到头了。”

说着,眼泪象断线的珍珠落了下来。

苏东阿一听火了:“听拉拉蛄叫就不用种地,你就是不去,看他敢怎么样!”

珍珠说:“不,那样,不光保不住我,连你的性命也得搭上啊!”她擦干了眼泪,又说:“现在只有这条道好走了。我这回得狠狠惩治惩治这个黑心贼,为老百姓出口气,也给大伙争个好光景。”

苏东阿问:“乌拉锡奔要是答应了那三样怎么办。”

“那就告诉他,我隔天傍晩在湖心小山上等他,叫他来接'吧!”

苏东阿又问:“干什么到小山那儿等他,你要干什么?”

珍珠姑娘扑到苏东阿怀里,哭着说:“别问了,我活着已是你家的人,死了是你家的鬼呀!”

第二天,乌拉锡奔又把苏东阿找去,苏东阿就把珍珠的话对他说了,黑心的乌拉锡奔一听,嘴巴差点咧到耳门后,心里寻思:先把漂亮的姑娘和无价的宝珠弄到手再说,奴隶、粮仓、围场怕它飞到天上去?

就叫人当着苏东阿的面,把七七四十九张牛皮文书烧了,奴隶得了自由。把七七四十九个粮仓打开了,没吃的穷人随便去装。七七四十九个围场也开放了,猎户可以任意打围。苏东阿这才把珍珠让乌拉锡奔,隔天傍晚去湖心小山接她的话说了。

长话短说,这天天擦黑时,珍珠划着船来到湖心的小山,只见风卷着湖水,浪头一甩一丈来高,天上黑云彩象抹了锅底灰。这时候,乌拉锡奔驾着大船来了,他看见珍珠姑娘正在山上等着呢,乐得差点儿从船头上颠下来。不过等他爬上湖心小山,来到珍珠跟前,看见她怒气冲冲的样子,他害怕了。

珍珠指着乌拉锡奔的鼻子,骂道:“你这条白了尾巴梢的老狼,整天欺男霸女,变着法祸害老百姓,今天我送你见阎王爷吧!”乌拉锡奔看看来头不对,扭头想跑。

可姑娘早把那颗明光锂亮的夜光宝珠握在手里,喊了一声:“小阿哥!”便朝山上摔去。只听“卡嚓嚓”一声巨响,好似天塌地陷,脚下的山裂成了两半,湖水涌上半山腰,珍珠姑娘和乌拉锡奔一起沉到湖里去了。

偷偷跟来想和乌拉锡奔拚命的苏东阿也不见了。这时候,风平了,浪静了,圆圆的月亮升上了湖面,一切都和过去一样,只是湖里多出了象门柱子似的两座小山。这就是如今的珍珠门。

说起来叫人不信,直到如今,月亮圆的晩上,还能模模糊糊听到湖里有笛子声,影影绰绰看见湖上有个姑娘跳舞。大伙都说笛子是苏东阿吹的,跳舞的就是珍珠姑娘。

搜集地点:黑龙江省宁安县

讲述:傅英仁,满族

整理:史卫国

文章来源:满族民间故事选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