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仙格格的故事

  • A+
所属分类:民间故事

松花江东边,有块地方叫尼什哈。早先年,这里古树遮天,荒蒿遍地。附近有一片碧波荡漾的莲花泡子。秋天,荷池红绿,水鸟翩飞,象人间仙境,风景美丽极了!

这地方过去没有人烟。有个爱唱歌的小伙子,是穷困低贱的乌津,名叫恩哥,他背着白发苍苍的额娘,跋山涉水,逃到这片荒草甸里来寻活命。

恩哥年轻忠厚,十分孝敬额娘。他天天到泡子里釆菱角,到泡子沿剜柳蒿芽,到泡子边山坡采山芹菜、桔梗,与额娘苦度岁月,相依为命。

恩哥能弹一手动听的口弦琴。逢到额娘烦闷不高兴时,他一弹琴,额娘就开心了。

除了弹琴,他一有闲空就荫弄莲花泡子,割尽了泡子四周的荒草,让地上长起一片片的黄花、芍菜,砍断了一根根老豆秧、乱麻藤,使池边榆柳长得又绿又直,又打死了上百条祸害水鸟、小鱼的水蛇,堵死了石砲子上的蛇洞。日子一长,把莲花泡子詩弄得水鸟成群、鲜花遍野,游鱼蹦出水面。

一天,额娘病了,病得很重,昏迷不醒。急得恩哥眼泡子都哭肿啦,伤心地给娘预备料子。到三天头上,额娘忽然眼睛睁个缝,说:“孩子……额娘想、想喝口鱼汤。”

恩哥的心像连阴天里望见了太阳,乐得急忙拿起了鱼网,跑到莲花泡。他把网下到水里,等一个时辰又一个时辰,一连下了三次,拉上的净是些乱草和菱角秧,连一条小鱼都没有!

恩哥换了个地方,抓把苏子面弄到网里,放进水里,等呀等,还是没有鱼,后来连鱼网也被水冲走了。

恩哥急得于跺哒脚,心里牵挂额娘,只好眼泪汪汪地回去。可是没打回一条鱼,咋安慰额娘呢!他一步一步往回挪,忽然,扑鼻飘来一股清香的鲜鱼汤味,闻闻,是打自己住的土房里冒出来的。

他拉开门,只见额娘在炕头上端端正正坐着呢,脸红扑扑的,一脸摺子全笑开了。她对儿子说:“你上娜喀啦?还麻烦邻居大妞把鳌花送来,烹的鲜鱼汤真顺口,比着咽口龙肝呢!”

恩哥一听,觉得很稀奇,连鱼鳞都没捞到一片,哪来的鳌花哪?这里咱一家,哪来的妞儿啊?恩哥不信。只听额娘又说:“那妞还夸你琴弹得好呢!她说这疙瘩,在早是风雹闪电、狼嚎虎啸一个调,如今有生气啦。妞长得挺秀气,像一朵莲花!”

恩哥以为额娘在说胡话呢。但是她病好啦,大吉大利,也没多说,因为心里还惦着让水冲跑的鱼网,劝了劝娘,来到莲花泡子。他正愁又大又深的泡子,鱼网咋捞呵!

一抬头,愣住了,一个美丽的姑娘站在池边,穿着玉色丝裙,围着珠穗披肩,正摘着挂在鱼网上的菱角秧。这姑娘瞧见恩哥呆呆地望着她,笑了,拿着鱼网走过来,说:“阿哥,鱼网找到啦。额娘病好了,千喜万喜!”

恩哥接过鱼网,惊奇地问:“走遍荒山岔岔,不知格格是哪家的。”

姑娘笑着说:“远说两层天,近瞧肩靠肩,邻居呗。”

恩哥左思右想,不对,又一追问,姑娘闪着大眼睛,微微笑着,半天才说:“傻阿哥,实不相瞒,我是莲花泡的水仙。你的琴弦打动了我的心,我敬佩你的勤苦耐劳,感谢你杀死水蛇,使莲花宫有了欢乐和太平日子。我是来帮你治理泡子,缝补洗刷,侍候额娘的。”

水仙格格热情、爽快的一番话,使恩哥很受感动,他犹豫了半天,说道:“这事,我得问问额娘了。”

姑娘嘴一撇,嘿嘿乐着,一会工夫不见啦。恩哥没理会,扛上鱼笼子,大步流星回家了。一拉门,姑娘盘着云子髻,换了一身麻布衫,围灶坑烧火吶!见他进来,大大方方,抿嘴乐,不说话,扭身拿起斧子劈样子,拎着柳罐打井水,活干得精熟、麻利规整。恩哥都看呆啦。

这时,额娘醒了,问:“谁劈柴烧火呐?”

恩哥进屋,贴娘耳朵小声一说。额娘乐了,忙把水仙格格让进屋,说道:“你是仙家格格,穷家媳妇难当啊!照老规矩,你得做三件事,满意啦,就是我家的媳妇!”

第二天,水仙格格来啦。额娘说:“你做半碗米填饱肚,娘尝尝!”姑娘点头笑笑,出喀啦,老太太不放心,偷着瞧。

姑娘围裙一结,挎筐上山了,不大工夫,筐里装满了小根蒜、黄花、香蘑、红花根……,老太太还琢磨做啥吃呐,门一开,热腾腾,香喷喷,端上一桌子:百合面悖偉,莲蓬粥,葱拌蘑菇,外上两禳黄花、哈什蚂酱。饭菜安排得巧!半碗米还剩了三酒盅,没难住。

额娘说:“明个给娘做床手指肚大的褥子吧!”姑娘想,手指肚大的褥子咋铺啊?嗯,有了。夜里,她把额娘攒的破补钉找出一箩筐,在月亮下洗呀,剪呀,缝呀,天亮给额娘送来一床喜鹊登枝的新花褥。

额娘细瞧,暗暗佩服,褥里褥面全是用手指肚大的布块,搭配七色,拼成的喜鹊象真的一般。

额娘心里高兴,但又说:“娘别的不想,就想盖床水晶被子带响儿的!”

姑娘点点头,出喀啦。正是晌午头,挑了十桶水,热上啦。回屋里把圣家的大小旧被里面全拆啦,棒槌敲啊木盆洗,脏水淘了一盆又一盆,热水搅好土豆面,不大工夫浆出的被里像一面面水晶墙,雪白又匀称,叠得棱是棱,角是角。

额娘得了这么个巧媳妇,干活利索,啥活都拿得起来放得下,非常高兴。恩哥两口,就在泡子沿砍树开荒,养猪种田。一有空,恩哥弹起口弦琴,水仙伴着弦声,模仿花姿、月影、鸟飞、鱼跃跳着舞。据传蟒式力舞蹈就是她传下来的。日子一长,尼什哈搬来的屯户多啦,喝珊的男女老少,谁都得意这对小两口。

一天,水仙慌慌张张跑回家,含着泪对恩哥说:“你我过去杀死不少害人的水蛇,现在蛇王来了,霸占了我的莲花宫。看样子,咱们缘分到头啦!恩哥啊,你好好侍候额娘,领孩子过日子吧!我现在回去斗蛇王,不然沿岸父老要遭百年难了。”

恩哥娘俩抱住心爱的水仙,伤心痛哭,谁舍得叫水仙离开啊!这时,莲花泡里阵啤叫,接着翻江倒海似的鼓起三丈高的大浪,水一卞子漾出泡子沿,地毁了,树倒了,囑珊淹没了,人们往山上跑、树上爬,哭喊着争活命。

水仙和恩哥急忙背起额娘,抱着孩子,也跟着大家跑上山去。一到山上,水仙把孩子交给恩哥,说:“我得赶紧下泡子。”

“哪能只顾咱一家团圆,让水族受害,乡亲遭殃呐。恩哥,你给我弹琴助战,明天,如果我打败蛇王,正响午洪水就消啦!你瞧见水皮上泛起黑血,是我杀死了水蛇精,你把黑血埋到深坑里,别脏了莲花泡;要是你瞧见了红血,是我战死啦,你们开个渠,把我的血引进咱们开的地里!”

恩哥悲伤得不知说什么,刚要伸手去拽住水仙,就听说:“记住啊,我走啦。”

天上一个沉雷,一道闪电,水仙不见了。恩哥就哗啷啷,哗啷啷,拚命弹起口弦琴来,琴声随着雷鸣,震得天摇地动。

第二天正晌午,水不知什么时候全消啦!连沟沟汲汉、坑壕洼地,都是干干的。恩哥,不顾房子倒、庄稼淹啦,欢天喜地喊着水仙名字朝泡子沿跑,都盼找到勇敢的水仙格格。

忽见莲花泡白水翻翻,冒出一股股象黑泥浆似的污血,岸上的人高兴了,恩哥的琴弹得更激昂欢快啦。大家正乐着,乐着,水里一下子涌起一溜鲜红鲜红的血,象水浪里搅起百丈红纱,殷红耀眼。

沿岸的人一见,都失声痛哭起来。恩哥,便把黑血引进挖出的深坑埋上,又把红血引进一片片被水淹的田地里。谁知,红血一到田地里,土里就咕噜噜钻出几棵长得又粗又壮的粘谷和金包米,籽粒格外沉实。

恩哥把粘谷和金包米籽,一粒一粒地分给全村的人,拿回去种上,奇怪,很快就出苗长起来了。从这以后,莲花泡四周,开出越来越多的庄田,水仙留给后人的粘谷、包米,越种越多,越种越壮,成了家家户户喜爱的口粮。

流传地区:黑龙江省松花江地区

讲述:徐大娘

整理:巴彦

文章来源:满族民间故事选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