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青和芦茨的故事

  • A+
所属分类:民间故事

从前,镜泊湖边上住着许多布特哈人,老海青和女儿芦茨是这里最受人敬重的爷俩。别看老海青快六十岁了,可上山打猎来,象穿山的老虎;下湖遇上鱼群,小褂一脱,露出一身白净的疙瘩肉快,甩起大网,有使不完的力气。

打猎捕鱼的本领,全噶珊人,没有一个能比得上他的。芦茨姑娘,人勤手巧,村里遇上难做的活,都来找她。她的相貌出众,平常总穿着一件黑里透绿的旗袍,脖子上系着一条白手巾,显得格外漂亮。

爷俩连宵通夜地下湖打鱼,去了租税和生活用度,剩下的全拿去接济那些生活有困难的人。

渔民们能在黑夜下湖打鱼,全靠湖里有面金镜。那金镜四周镶着九十九颗夜明珠,一到夜里,它就发出通亮通亮的光。有了它,黑夜下湖打鱼就不转向。可是就在不前,黑夜看不见金镜的光亮了。紧跟着就发生了好几回翻船和渔人失踪的事儿。打那以后,人们又都不敢贪黑下湖了。鱼打的少了,生活更艰难了。因此家家犯愁,人人叹气。

老海青看到这般情景,他一声没吱,独自架起小船下湖去了。他划呀划呀,划了很久,来到了湖心的一座山上。这山上住个老道,拒说是长白老祖的徒弟,道行很深。所以人们把这山就叫做道士山。老海青登上道士山。一进庙门,老道就念了句诗:“休问龙王免遭大风。”

老海青一听,这是封门的言语,想不让我开口哇,那可不行。于是他也顺口念了句:“为救鱼民苦,可下滚油锅!”

老道一听,他是诚心诚意就渔民的苦难,就乐和呵呵到接待了他。老海青求问金镜的下落。老道说,金镜目下还在湖底那块大青石上,只是边上那些珍珠被大海里的鱼龙一天一个地给吞食了,到今天只剩三颗了。

它若是吞完这九十九颗珍珠,再把金镜街去,那它就可以在江、河、湖、海里任意横行了。

老海青问怎样才能除掉这鱼龙?老道告诉他:“鱼龙只吃这珍珠, 也不是件轻松的事儿。它从大海到这来,一次只能吞食一颗珍珠,每吃进一颗珍珠,就得在那里睡上三、五个时辰。只要趁它睡觉时,用大、中、小三种桦木剑,就可以杀死它,从它肚里取回珍珠。不过,去杀鱼龙,可得是个勇敢的人,还得有个大胆、忠实的助手,才能成功。”

最后,老道又把如何用这三种剑告诉了老海青。

老海青回到家里,做好了三种剑后,就犯起寻思来:杀鱼龙的角色由我承担,但那忠实、大胆的助手到哪去找呢?女儿芦茨,已到出嫁的年龄,常到这来转悠的小伙子倒是不少,来时口里喊着玛发,眼睛却地盯着个姑娘。还看不出哪个是大胆、忠实的人。

这时,女儿走过来问道;“阿玛为什么事在犯愁?”

老海青就把给她选个大胆、忠实的女婿,好帮他去除鱼龙的想法说给了女儿。芦茨想了想,认为阿玛想得对,要能杀了鱼龙,夺回珍珠,金镜就会重新放光,乡亲们都能吃上饱饭,过上好日子。我嫁给

这样的人是值得的。

这事儿一传出去,第二天就来了个小伙儿名叫喀布,表示愿意做帮手,请求做他的女婿。老海青问:“你有胆量吗?”

喀布非常自信地回答:“我三岁时,阿玛就给我吃过豹子胆,我的胆子是大的。”

“你阿玛给你吃的豹子胆,不能算做你的胆子。你当知道,下到湖里去回遇着意想不到的危险呀!”

“什么危险我都不怕。”

“那好吧,一言位定。靺鞨的后代,说到做到哪。只要你能协助我除掉鱼龙,保住金镜,你就可以做我家的女婿了。”

说完,他俩就带着木剑,架着小船,到湖里去了。太阳卡山儿的时候,他们的小船划到了湖心。往湖里一瞅,见湖底有快大青石,上边有面金镜,镜子的珍珠,只剩下有一颗了。老海青告诉喀布,太阳一落,鱼龙就来。话刚说完,就听远处传来了哗哗的响声。

他俩抬头一看,一簇三尺多高的水浪,向这边冲来。他们忙把小船划到湖边柳荫处。只见一条三丈的大鱼,游了过来。两只大眼睛象扣着口小锅,长长的嘴巴,龇着尖尖的白牙,还有四条象船桨一样的腿。它来到青石旁,打了个旋儿之后,就玩弄起金镜来。玩了一会,就把金镜上最后的一颗珍珠吞进了肚里,接着就趴在青石上不动了。

老海青打了一辈子鱼,头一回见到这样古怪的东西。心想这么说它就是鱼龙了。于是他就操起小号木剑,低声对喀布说:

“趁它这睡着的时候,我得马上动手。你千万记住,不论发生什么情况,你都得守在船里。等我伸出手来,你就把中号剑递给我;等我二次身手时,你再把长剑递给我。你无论如何也不能离开这里啊。”

“你放心吧,我一定坚守在这儿。”

老海青见他答应得挺痛快,就下到湖低,向鱼龙游去。鱼龙虽睁着眼睛,可一动也不动。老海青按照老道告诉的方法,用小木剑猛劲一穿,把鱼龙的下颏与上额扦在一起。它的大嘴张不开了,就摇起尾巴,来撵老海青。湖面立刻翻起了一人多高的大浪,小船一会跳到浪尖上,一会扎下浪谷里,好象就要扣斗子。喀布吓得两手死死抓住船帮儿,脸儿苍白,两腿直打哆嗦。

天黑了,湖面又刮起了大风,湖水拍在石崖上,溅起一道道白浪。这时,一只二盆大的手伸出水面,喀布炸着胆子把中号木剑递了过去。湖底底开始了一场恶战。被血染红了的湖水,一个血浪回头,又把小船甩进湖心。喀布吓得差点瘫倒在船上。

再说老海青同鱼龙在水中战了几个回合,那鱼龙逐渐招架不住了,想挟起金镜逃跑。老海青冲上前去,用脚采住金镜,一剑刺进了鱼龙的前胸。鱼龙向前一窜,老海青手中的木剑折了。

这时,湖面上又伸出一只簸箕大的手。喀布吓得浑身发抖,再也不敢把最后一支木剑递过去了,他望着那只大手,惊慌地划起船逃跑了。

老海青等了好长时间没有人递剑,就将头伸出水面一看,心凉了。可是无论如何也不能让鱼龙把珍珠带跑了。怎么办呢,只有豁出命来/他又沉到湖底,不顾一切地冲上前去,拔下穿在鱼龙嘴上的那把木剑。这一下可糟了,木剑一拔下来,鱼龙就张开大嘴向他扑来。

老海青手疾眼快,噗哧两下,刺瞎了鱼龙那对大眼睛。鱼龙只好顺水向下游去。老海青一看它要逃回大海,就一下窜到鱼龙的脊背上,想治住它。不料鱼龙更加劲地甩起它那四条大桨似的腿,象箭一般顺流直下。

它双目失明,瞎跑乱窜,只听一声巨响,鱼龙一头撞在石山上了,把这石山撞成两截,右左并立,山豁口就象一座石门。鱼龙粉身碎骨,老海青也被撞死了,沉到这石门下。鱼龙肚子里的珍珠散落在这石门下,放起光来。从此,这石门就被称做珍珠门了。

鱼龙死了,但它心还不死,它那被撞碎了的尸骨又变成了一群蛎鹬,还去衔珍珠,想把珍珠叼进大海。这时老海青的尸体立刻变成了一只大鹰,赶跑了蛎鹬,然后就蹲在这珍珠门上,守卫着珍珠。

芦茨姑娘在家等着阿玛的消息,从日头卡山儿,等到月亮爬上树梢;从深夜等到东方白发,仍不见阿玛他们回来。芦茨觉得不妙,就跑到了湖边儿,找了一条小船儿,一边划一边呼喊着阿玛,可就是听不到老阿玛的回音。

一天, 她来到这珍珠门下,看见了在这些珍珠。她想,把这些珍珠镶到金镜上,乡亲们又能在黑夜里打鱼了。阿玛正是为了这个,才下湖除鱼龙的,说不不定阿玛看见金镜重新放光,他就会回来呢。

想到这里,她立刻跳小水去,把珍珠一颗颗拣到船上来。她架起小船,找到金镜,用她的巧手,往金镜上镶起夜明珠来。这么多日子,她茶饭没进一口,身体一天比一天瘦弱。当她镶完第九十九颗珍珠时,觉得自己的身体特别轻巧,不知不觉地漂到水面上,原来她变成了一只水鸟。

没找到海青玛发,又丢了芦茨姑娘,全噶珊的人都下湖寻找他们爷俩。当起来在人们头上打了三个旋儿,就落在船头上。人们看到它那明亮的眼睛、一下子就任认出来,这就是海青玛发的化身。人们尊敬地称它为海东青。

大家正在高兴的时候,又见漂来一只小船,船上落着一只水鸟。它也飞起来大叫三声,落在船头上。人们一看这水鸟,黑里透绿的羽毛,脖子下有一块白毛,正跟芦茨姑娘穿的那件旗袍,脖下系条白手巾一模一样。

这鸟,见人们看着它,就一展翅跳下船,向上游游去。人们划船跟着它,一直来到金镜处,除了芦茨姑娘的巧手,谁也不能把这九时九颗夜明珠镶得这样巧妙,这水鸟肯定就在芦茨姑娘变的。于是人们就亲切地叫它鸬鹚。

打这以后,人们又可以在镜泊湖里打鱼了。住在这里的布特哈人,上山打猎,由海东青带领。这娇键敏捷的海东青,翅膀一展,狡兔酥骨,豺狼惊心。每次出错,都是满载而归。下湖捕鱼,又有鸬鹚帮忙,姑娘。因此,人们就世世精心地饲养着海东青和鸬鹚了。

流传地区:黑龙江省

搜集整理:李果钧

文章来源:满族民间故事选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