鸡蛋石沟的由来

  • A+
所属分类:民间故事

宁安城西有个山沟,离沟三十多里,有个村落。村里有个姓傅的财主,祖上早年随龙进关,戴过亮白顶子。说起这个傅财主,尽管他家存万贯,雇着长工,使着劳金,但却是个心狠手辣,守财如命的人。人们都说他是一毛不拔的玻璃耗子琉璃猫。

傅财主只有一个叫做山音的姑娘。他家里还有个小猪信,是个不领钱粮的余丁。

他因为父母死得早,十岁就给傅财主放猪。他原有个挺豁亮的大名儿,叫拜兵。可惜富贵同一个猪信却怎么也挨不上边。因此,他的名字压根就没被叫出去。人们只是叫他小猪信。

一晃,小猪信在傅财主家已干了十年了。不但没攒下一个钱,反而欠了傅财主许多钱。这一天晚上,小猪信又想向傅财主借钱。他在上房门口咳嗽一声,低头往里走,手打门帘就进了西屋。进了屋他却楞住了,原来屋里只有傅财主的独生女儿山音一个人。小猪信连忙向后转。

可这时,山音却在身后开了腔:“你有事吗?”

“噢!不不!”

“那么,坐一会吧。”

一听这话,小猪信真是站也不是,坐也不是,走也不是。

山音又间道:“干活累吗?”

小猪信心里猛地一咯瞪,回答:“噢,不不。”

山音今年已经十八岁了。她平日看到拜兵这小伙子老实巴脚的,做活又勤快。今晚,看到拜兵站在眼前,她倒不自在了。

“拜兵!”

“噢?”

“你……。”

“我……,我想找你阿玛借点钱打桩子。”

山音听了这话,一楞;他是不想在这儿干了。我阿玛能借给他钱吗?看来,只好我来替他打扮了。但这话怎么开口呢。

猪馆压根儿也没想到姑娘会对他有意。他见姑娘低着头,他就拔腿要往外走。

姑娘这下可急了。忙喊道:“你等等!”转身上炕,从柜里拿出一个小匣子,打开匣子取出个红布包。解开一层又一层,露出儿件首饰和散碎银子。她拿着它往拜兵手上一递说:“这个,你带上吧,别找我阿玛了。”

小伙子闹楞了,一个劲地往后退“这,这咋行呢?我说啥也不能要你的钱哪!”

“嗨,看你,只要你不嫌弃我就行了。”

别看拜兵口拙语迟,可也是一点就透的小伙子。他把姑娘的布包捧在手里,半天才说:“姑娘,你的心意我领了,只要我有口气,这辈子死活都忘不了你!”

姑娘马上转过脸,着急地说:“我在家等你!”

第二天,小猪馆到了集上,兑了钱,买了一口袋小米,一把尖刀,一双新鞋,一口气走进了长白山。个把月过去了,小猪信仍是两手空空,什么也没有采到。他又扫兴又着急。

这时,他突然听到附近有“咯、咯、咯”老抱子的动静;细一听,还有“卿、哪、哪”小鸡患的叫声。

嗯?这左右也没有人家呀?他忙跑过去一看,只见一只老抱子正领着一群小鸡患寻食呢。哎呀,这可怎么行呢!天已经黑了,万一来了黄鼠狼子和别的野兽,那不就糟了吗?干脆,我先守着它们到天亮,然后再把它们送还给失主。想到这,他就坐下来看着这些鸡。可是,不一会,他竟睡着了。

天亮时,他猛地醒了,一看鸡早都变戍了一个黄澄澄的大元宝。土堆上插的那些树棍儿,也都变成了半斤多重的老山参。于是,他揣起了元宝,用腰书参包起了棒糙,直奔宁古塔。到了山货栈,一问价都是上等价钱。他得了许多金镍子、银课子。他自己买了身新袍子,新裤褂,又给山音买了好东西,置了个驴驮子,骑上驴子就往家赶。

再说山音姑娘,自打小猪信一走,她就得了一场大病。傅财主两口子急坏了,跳过萨满许过愿,请过大夫求过药。扎古了好长时间,就是不见好。还是当钠呐的心细,看出了孩子的心事。横间竖间,闺女才说出了心里话。财主一听气炸了:“什么?你把自己许给个穷猪信?叫你死,你死了我也不认这门 亲事!”

正当财主在屋里发火时,只听院里传来一阵铃声,一打头,只见小猪信青衣小帽,骑着驴子进了院子。傅财主跑出了外,一边打招呼,一边伸手往裕链里摸,嗬!这小子发财了。担赶忙把小猪信让到上房,又是装烟,又是倒茶。

猪信没喝茶,也没抽烟,只是问:“山音姑娘呢?”

财主一时不知如何回答是好,他老婆却插嘴说:“唉!摇你想的,怕是不中用了!”

老财主忙瞪了她一眼,心里在说:真是傻瓜,要是小猪伯看山音病得那样,这门亲事不就秃鲁了,财神爷不就跑了吗?他忙说:“有点小病,马上就会好的。”

小猪馆一听,一个箭步跨进屋里,看见山音睡在炕上,已瘦得皮包骨头了。他抓住她的手哭着说:“山音,你不是说等着我吗?我回来了!你倒睁眼看看我呀!’他把两个大元宝掏出来,放在姑娘手中:“你看,这是我给你带的东西。”小猪馆的眼泪不住地往下流,一点一滴地全落在元宝上了。不一会儿,金鸡活了,金鸡叫了。

“哪、卿、卿”,金鸡叫了第一声,山音睁开了眼睛。

“哪、卿、哪”,金鸡叫了第二声,山音从炕上坐了起来。

“卿、卿、哪”,金鸡叫了第三声,山音的病全好了。她抬起头惊讶地望着小猪信。

猪信看着山音笑了。金鸡却又变成了大元宝。老财主盯着它,眼睛都直了。

猪馆把一个大元宝给了傅财主,领着山音,盖了个青堂瓦舍的大院套,过起了美满的日子。

老财主整天楼着大元宝,喜欢得没个完。一天,他突然想:这东西他是怎么来的呢?不行,我得问间他。拜兵是个土面人―心实,就把怎么捡到元宝的事儿,跟老财主说了。

老财主心想,这个小猪信真是个穷命,那么多鸡患儿怎么就弄回来两个呢?看我的!于是,他连夜就进了山。半夜时,果然听到“咯、咯、咯”的叫声。过一会又是小鸡患的叫声。

他忙猫着腰奔了过去。嗬,真不假,一只老抱子领着二十来只小鸡患,正在打食呢!傅财主见此景,一个饿虎扑食,一下子就抓住两只。他忙揣进怀里,又去追扑。

这样,东一把西一把,把小鸡患都揣入了怀中。又一想,老抱子还没抓着呢,又擦了把汗,追了上去。追着追着,竟把老抱子的蛋给追了出来。等他伸手刚要捡时,鸡蛋竟猛地长了起来。

不一会儿,竟有一搂来粗。傅财主心里这个乐呀,得了,往家搬腾吧,他一使劲,刚把鸡蛋立起来,冷不防老抱子飞到他肩上,“哨”就是几口,这可把他疼坏了,转身没抓着鸡,回来看时,鸡蛋早已变成了立着的石头。他又赶忙解开怀,怀里的小鸡崽也都变成石子了。

老财主垂头丧气回到了家。被鸡啄的地方流脓又流水,脑袋肿得溜明铮亮。扎古了两年零四个月,房子典了,地押了,拜兵给他的元宝也用光了。几天后,一口气没上来就死了。

从此,人们把那立着的大大小小像鸡蛋的石头,叫做鸡蛋石,把那条山沟称为鸡蛋石沟。

流传地区:黑龙江省宁安县

讲述:张育生

搜集:李文刚、余金

整理:李文刚、崔德胜

文章来源:满族民间故事选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