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蛤蜊的故事

  • A+
所属分类:民间故事

从前,有一个忠厚善良的老人,是巴彦玛法哈穆达家的五辈奴,干活象条牛,没人瞧得起。哈穆达出门喀,老头的脊梁骨是巴彦的上马石;哈穆达放鹰喀,老头背着酒肉褚被,跟着马屁股后面,象条狗呼吃呼吃跑。双眼昏花,胡子雪白啦,额真也没给说个家口。

老头伤心地瞧着额真院里活蹦乱蹿的羊羔子、马驹子,搂心口窝上亲呀,疼呀,多盼望自己有个家,有个哈哈济啊!

一天,他牵着卷毛风和豹花驹七上西河塘饮马喀,头顶上两只红嘴白头雁一个劲儿叫唤:“接接喀,接接喀,蛤蝌送苦孩来瞄!”

红嘴白头雁叫着叫着朝河沿飞哩。老头想,唉,一个穷酸苦命的阿哈谁可怜?还会碰上这等美事?所以,牵着牲口照样不紧不慢地走。走着,走着,也楞啦,河边树通闪着彩霞,一团团马莲蝴蝶,飞上飞下,“哇——哇一七又听见小孩哭声。

他来到山丁子树下,噢呦呦,芍药花遮着一只长毛大黑狗,黑狗正舔着孩子喂奶呐!老头作梦也梦不到这种奇事呀!黑狗见了人,扑拉扑拉毛,不见啦。老头忙脱下花鼠子皮褂,包好孩子,牵着马,乐呵呵地抱回去了。

老头怕额真知道怪罪,把孩子悄悄抱进西碾房。在风车者見里找出个破借夢当摇车,天天省口粥,省疙瘩悖悖,喂宝贝孩子。

一些家奴,都是老头贴心的谙达,也都瞒着哈穆达,你送一捧肉干,他送一把野果。老头干活走啦,孩子一哭,一只大黑狗就跑来舔呀,喂呀。

日子一天天过去,山上的玻璃棵子树苗长成碗口那么粗了,松阿哩江的冰排一连结了十次冻啦,小孩在碾房、地窖、马圈、草垛里滚滚爬爬,长得十二、三岁那么高啦,又勤快又懂事。

老头哪怕有一腔子忧苦和泪水,看见孩子全忘光啦。孩子也心疼老人年迈体弱,白天怕额真看见,半夜里替老人挑猪食、淘黄米、劈桦子、纺麻绳。

这天,小孩拿着板斧,顶着星光要去劈柴,老人拉住他:“悲伤地说、哈哈济呵,人大该有个名啦,你就叫音达吧!家雀子早晚逃不出山麴子嘴,额真的鼻子比狗尖你呀,快逃出哈穆达的门坎子吧,不能让他抓住再做六辈子奴才。”

音达哭着,跪下了,说:“小狗长大该看家啦,小树长大该做房梁啦,阿玛,你养育音达恩情比山重,我情愿替你去受奴才苦!”

不久,老头死啦。家奴们都怕小音达遭哈穆达毒手,悄声把他藏在马槽底下睡觉。偏赶上天下大雪,哈穆达把家奴们赶上山伐木头。

音达跑出来啦,也站在阿哈堆里,让哈穆达一眼看到了。他一瞧,不认识,小孩浓眉大眼,宽厚的肩膀,像棵粗墩墩的白叶杨,招人稀罕。他听说是野狗奶大的,是老奴才好养的,又气又恨,但寻思多了个牛犊子,添个干活的也好,便说:“你白吃我家十几年黄面团子啦,不准你再象瞎狗崽子似的乱窜,走,跟我上山打柈子喀!”

哈穆达逼恩达上山,是想冻死他,免得留下后患。家奴们一听说额真硬逼孩子上山,咬牙切齿,暗暗咒骂。大伙脱下了库如木和德和勒力给音达穿。小孩瞧阿木吉们还赤身露体,哪舍得自己穿呀,一一拜谢后,照旧穿一身没毛的破皮衫上山啦。

一到山上,哈穆达说:“狗崽子,别的活计不用你。夜里给我喂三十匹马,三十头牛,跟牲口睡木栏里吧!”

兴安岭上,暴风雪象千把刀子扎,万把锥子锥,天和地象恩都里扔下的冰箱子。音达顶着眸眸怪叫着、叫人喘不过气、睁不开眼的风雪,给牛马添草送料。活干完啦,又饿又冷,就钻进堆满羊草的木栏子里累睡啦。真怪,草垛里热烘烘的,浑身冒汗,连着几宿都睡得很香。

别看哈穆达睡在双层野猪皮帐篷里,虎皮、熊皮铺成垛,上盖飞雪不落的貂绒被,可是,象盖块枯树皮一样,冻得上牙打下牙,抽筋貶骨。他看音达红朴朴的脸,乐乐呵呵满有劲儿,很是惊奇。

再看家奴们睡的地窖子,全是白刷刷的霜雪,就象冰窖;那黄面豆包冻得象石头蛋子一般。可是音达吃的饽饽,不用火烤却热呼呼的。他更奇怪了:“奇怪!难道狗崽子吃仙丹啦?”

到了夜黑,他悄声走出帐篷,想瞧个究竟。就见牲口圈冒着红光,像着火啦,他慌慌张张跑到近前,只见小音达在木栏子里睡得正香!第二天半夜,哈穆达穿双狗子皮袜头子,走路悄没声的,又摸到木栏子跟前,看见有个黑东西,正趴在小孩身边。

哈穆达一惊,滋溜溜摔个跟头,一只大黑狗张牙舞爪从他头上跃过去了。哈穆达吓昏啦,好歹让护丁们搀回帐篷。

就在那天夜里,小音达正睡着,来了一位老太太,身披闪光的黑绒达哈,温和地对他说:“音达,我是变成黑狗喂养你的蛤蜊仙。哈穆达是你仇人,被他鞭死的奴仆,像秋天的落叶没法数。你的阿玛是伐木奴,就是受他害,死在这山上啦。狠心的哈穆达,看你长大了,也要害你,你得小心。现在我得离开你啦,送给你一颗红蛤蜊吧,有了它,太阳永远不会离开你!”

音达听到老太太的一番话,痛哭流涕地跪在地上,说:“好心的蛤蜊妈妈,音达感激您老人家救命的恩德。我一定要报阿玛的白骨仇!”

音达拿起像珠子一般大小的红蛤蜊,老妈妈不见啦。他仔细端详,沉甸甸的蛤壳闪着亮光,跟块小石子差不多,心想,它能报啥仇?

喂牲口时辰到了,他就顺手把红蛤蜊塞到皮褥底下,喂完马,躺着睡不着。忽然,觉得褥子底下有东西在动。他仔细一瞧,嘿,小蛤蜊滚出来了。不一会儿,一阵哗哗哗水浪声,蛤蜊壳一点一点张开了,接着,喷出一片红光,象太阳光一般温热。

热火苗一股一股往外喷,雪都化啦,暖洋洋的。火苗喷着喷着,蛤蜊里长出一棵八宝树,越长越大,越长越粗。音达看出了神,脚一动,小蛤蝌忽啦把壳子合上了,火苗没啦,宝树没啦,但红蛤蝌仍在褥子底下。

他这才闹明白,他浑身不怕冷不受冻,是红蛤蒯帮的忙。他想,应该把宝贝送给苦难的阿哈们。到天亮,就把红蛤蜊的事告诉了大家。起初,大家都木信。

夜里,音达来到冰冷的地窖子,拿出红蛤蜊,大家围着它看,忽然哗哗哗地响起水浪声,蛤蜊慢慢张开缝,吐出了火苗,火光把地窖子里冰雪溶化了,地窖子里暖烘烘的,火光里慢慢长起一株八宝树,枝叶里结出红果。

奸诈的哈穆达那天夜里被吓场大病,还惦着抓黑狗。听说小孩不但没冻死,还天天往地窖子里跑,阿哈们又吃热悖悖,又住热屋,连火堆的火都没人围着烤啦。

他越听越恼怒,晚上象只饿猫爬到阿哈们住的地窖子,从房顶上打气眼儿朝里望,一看惊呆啦,阿哈们围着蛤蜊树,欢笑着取暖,音达还摘下甜果给大伙吃呐!

哈穆达冷丁想起来'老萨满讲过,松阿哩江上有宗宝,叫红蛤蜊,得了它,冰山开百花,雪海换绿袍。唉呀,原来红蛤蜊叫狗崽子得啦!狠心的哈穆达,在房上把干树枝点着啦,想把红蛤蜊和音达烧死烧光。

谁料想,火烘烘着起来,红蛤蜊一下变成个大石洞,把阿哈们全包住了;蛤蜊树又落下上百上千的叶子,打气眼飞出来,变成满天火雀。它们飞呀飞,飞到哈穆达皮帐篷上,飞到木垛上,桦子堆上,马圈上,顿时嗯嚥叭叭到处是烈火。

哈穆达一瞧,自己的聚宝盆着了,鬼哭狼嚎地叫着,突然屁股上扎了一下,回头一看,吓坏了,大黑狗张嘴咬他呐,一惊,长辫子又挂在枝杈上,他滚下地,头皮揭没了。

哈穆达死啦,家奴们在松阿哩江边自由地伐木、打围、安家立业了。红蛤蜊火光烧过的山呀、岭呀、沟塘丘冈呀,长出红托盘、红姑娘儿、红山梨、红草梅,不少野果熟了都是通红通红的红树红果红叶,多像珍奇的红蛤娴!

流传地区:黑龙江省孙吴县

讲述:张石头,满族

搜集整理:富育光

文章来源:满族民间故事选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