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尔伦遇喜的故事

  • A+
所属分类:民间故事

从前,有一个靠打柴为生的小伙子,叫阿尔伦。他是老爷庙的旗杆一独挑,什么亲人也没有。好在这小伙子勤快,又有一把好力气头儿,因此,日子过得倒还凑合。

这小伙子,心眼还好使,谁家若是有个难心事儿,他准先到场,跑前跑后地,帮着忙活。

有这么一天,阿尔伦想多打一些柴禾,鸡没叫就起来,拿了扁担、绳子和斧子,揣了一块悖停上山了。他爬到一个又高又陡的山尖上,天才麻麻亮。他肚子有点饿了,想掏出悖偉吃几口,又怕打完柴饿了没办法,就没舍得吃。

他搆下扁担、绳子又干起来了。干哪干哪,不到一个时辰的工夫,就打了十大捆柴禾。这时候日头快要冒红了,阿尔伦坐了一会儿,肚子咕咕地叫了起来,他刚想掏出饽饽来吃,忽听咕通一声,看见一个白胡子老头儿在前边岗梁上摔倒了。

旁边还有一个小竹篓儿,正往山破子下边滚。阿尔伦赶忙跑上去,扶起白胡子老头儿,又慢慢地搀他到大石头上坐下,问:“老爷爷,摔疼了吧?”

白胡子老头儿说:“唉,我倒不要紧,那些药都白白糟蹋啦。”

阿尔伦说:“老爷爷,您老人家先在这歇一会,我去找,保险都能找回来。”

说完几步就跑到陡坡,不到一袋烟的工夫,就拎着小竹篓回来了:“老爷爷,您老人家看看,若是少了我再去找。”

白胡子老头翻了翻小竹篓里的药草,乐了:“不少,不少。你可真是个好小伙子啊。”

阿尔伦又问:“老爷爷,您老这么大年岁了,还起这么大早,上这么髙的老山涧里采药哇?”

白胡子老头说:“唉,不起早,一天才能挖多点儿药?唉!肚子饿着呢。”

阿尔伦一听,赶忙掩出悖悖递过去说:“老爷爷,我这有一块饽饽,您老吃了垫补垫补吧。”

看样子,白胡子老头是饿坏了,一点没客气,接过傅曾不几口就呛了。吃完,抹抹嘴儿,从小竹篓里扒拉出来一个大干豆角递给了阿尔伦,说:“小伙子,你可太好啦,没别的,这点药送给你吧。这叫七窍药,专治七窍病,用时掰开一闻就妥,你可要好好收着它,准有大用处。”

白胡子老头儿说完,化作一股青烟不见了。

过了一些天,阿尔伦从集上卖柴禾回来,听说堡子东头古林佐领家的姑娘玉竹哈病了。一打听,原来是一个豆粒儿呛进鼻子里,怎么也抠不出来。

古林佐领急了,就四处传说,谁若解治好他女儿的病,年老的,赏地赏钱拜干亲;年轻没有娶媳妇的,赏地赏钱许为妻。

阿尔伦寻思,鼻子不是七窍中的一窍吗?我这七窍药,准能治好。他决定去试试,便揣着大干豆角来到了古林佐领大门口,向家院如此这般地一说,家院回禀了佐领老爷。

佐领老爷一听,急忙把他让进了客屋。见过礼之后,古林佐领说:“小女之病,百治不愈,不知先生有何妙方,怎样治?”

阿尔伦起身说:“老爷容禀,我不是什么治病先生,只有一种药,这药叫七窍药,专门能治七窍病。”说着掏出大干豆角。

古林佐领一看,那大豆角有一尺来长,一寸来宽,黑不溜秋的,不大相信这玩艺儿能治女儿的病。可又怕错过机会,就点点头,叫丫环去搀玉竹哈过来。

不一会儿,玉竹哈来到了客屋,在古林佐领旁坐下。阿尔伦一看,这姑娘的病可真不轻:鼻梁上鼓起了一个大疙瘩,通红通红的,还歪歪的。他不慌不忙地站起身来,掏出大干豆角递过去说:“请大姐把它掰开闻一下。”

说来也怪,玉竹哈刚接过大豆角,大豆角就发出清脆的一声响,自个儿断了。随着响声,一股格怪的味儿,钻进了玉竹哈姑娘的鼻子窟窿。玉竹哈姑娘一连气打了七七四十九个喷嚏,最后这一下子,从鼻子窟窿里喷出来一个泡胀了的大豆粒儿。

古林佐领捡起来一看,都长出来一寸长的芽子了,上面还挂一些血丝。再看看玉竹哈姑娘呢,鼻梁上的大红疙瘩没有了,就象没得过什么病似的。老佐领可高兴了,看看女儿,又看看阿尔伦,一边看一边点头,把两个年轻人看得脸都红了。

玉竹哈姑娘捂着脸回屋去了,阿尔伦也起身告辞,老佐领却一把扯住他的衣袖说:“贤婿,不要走了!这真是天赐良缘,我女儿理应许你为妻。”

阿尔伦一听,急忙跪下给岳父拜了三拜,老佐领哈哈大笑扶起他,又说:“今日正是良辰,就此完婚。”

就这样,阿尔伦做了他的女婿。

流传地区:辽宁省岫岩县

讲述:满静梅

搜集整理:杨述国

文章来源:满族民间故事选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