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家的故事

  • A+
所属分类:民间故事

早先,在北黄旗沟有个名叫德溪的,家有一女。还有个叫常明的,家有一男。两家孩子还都不大的时候,常明便以银簪做聘礼,和德溪结下了亲家

听人说,在很远的山里,有一座又高又陡的石应子。石砲子当腰有一棵歪脖松树,树下有个洞,洞里有个红兜兜小胖孩,经常骑着一只白额猛虎从里边跑出来。

常明是个贪财的人,听见这事心里直痒痒,恨不能一把攥住这苗大山货,无奈没人和他搭伴,只好来找亲家。德溪不好推辞,答应同去。

进山后,两人也不知大山小山翻过多少座,大河小河涉过多少条。渴了喝口山泉水,饿了吃块硬干粮,累了找块青石板直直腰,黑了找个树窟窿猫一觉。

一天,两人刚刚钻出一片密树林,眼前又是一座狼牙奇峰,正走之间,忽听得树叶沙沙作响,紧接着飞沙走石刮起一阵怪风,直刮得他俩心惊肉跳,头皮酥酥发麻。怪风过后,一只白额猛虎张着血盆大口向他们身上直扑过来。

德溪大吃一惊,舍命把亲家常明按在自己身下,常明以为猛虎上了身,吓得哎呀一声,扁溜溜躺在草棵里。德溪见常明那模样,又好气又可笑,伸手给了他一巴掌。

常明睁眼一瞧,咦?老虎没了。这才翻身坐在地上,稳稳神,红着脸对亲家说:“我当你是虎呢。”

德溪并不在意,用手指了指刚才老虎出洞的地方。常明定睛一看,正是一棵歪脖树。“哎哟!我的天,可把你找到了。”说罢他一个高跳起身来,撒腿就往前头跑。

一路上,不管是爬岭登山,还是踵水过河,都是德溪打头,常明随后。这回常明怕德溪把宝得去,便连滚带爬、手刨脚蹬抢先攀到歪脖子树下。树下果然有个洞,常明趴在洞口朝里一望,哎呀,直上直下像一眼井,黑乎乎的,不知有多深。吓得他赶忙一缩脖子,连说两声:“进不得,进不得。”

这时德溪扛着绳子赶到了,常明忙说:“我用绳子把你系下去,得着大山货一人一半。”

德溪看看洞口,实在打怵,不过亲家把话说了,也只好答应说:“可是,这么深,到时候你可别熊我。”

“这叫什么话,你闺女过门是我的儿媳妇,我儿子一成亲,你就是他老丈人,我在上,你在下,今个咱们俩谁有三心二意,各路山神为证,叫谁断子绝孙。”

这样,捆绑结实,德溪顺着绳子便下到洞底。他仰脸往上一瞅,蓝天只有铜钱那么大,四外黑古窿咚。他在洞里也不知摸了多少时候,冷丁见前边有点亮光,走到近前一看,瞄,又是一个天地。

有花草树木,清泉怪石。不迁处,在一棵树下长着一对大棒槌,还结着彤江的参籽呢。

再说常明在洞口眼巴巴地等着,直等到太阳偏西,见绳一动便一口气拔了上来:“我的天哪,这么大的一对棒槌,须于半尺多长,大头有小胳膊那么粗。”

常明只手捧着一苗宝参,左看右看,眼睛一花,一堆黄澄澄金子眼前直晃;眼睛又一眨,又出来一顶花轿,他坐在里边,身穿六品官服,前头鸣锣开道,后边报甲相随。

他乐坏了,包好棒槌转身就走,迈出三步回头一看,树上还拴着绳子。索性一不做,二不休,常明解开绳头一撒手,把绳子扔洞里去了。

德溪在洞里正等着,忽然有一个东西重重地打在身上,用手一摸,是绳子。德溪叹了一口气,果然是人心难测呀!无可奈何,只好又顺着亮光,回到刚才长棒槌的地方,一屁股坐下了。

忽然对面来了一对小老虎,到了他跟前,一只伸出舌头舔他的手只扯着他衣襟,嗷嗷叫唤。德溪想,小虎一定是饿了,便从口袋里拿出两块干粮,一只虎崽一块,可是一会工夫便吃完了,它们还是叫唤。德溪索性把剩下的干粮全倒了出来。

德溪望着吃饱的两个虎崽,站起身来,刚要抬腿,觉得谁在后边扯他一把,回头一看,是只白额老虎,吓得他转身想跑。老虎忽然说话了:“别怕!别怕!谢谢这位大哥喂饱我的孩子。你来到这里,有什么为难事要我帮忙?”

德溪一见老虎会说话,知道它有仙气儿,就把自个怎么和亲家上山,怎么被扔在洞里,从头至尾说了一遍。

老虎听完后点了点头,硬扯着德溪到家做客。德溪不好推辞,便住下来了。临走那天,老虎送给德溪三苗大棒槌,又让德溪扯着他的尾巴出了洞口。分别时,见老虎依依难舍的样子,德溪对老虎说:“我和亲家相处多年,他竟那样无义,同你相识才几天,你对我却这般恩厚。”

说完簸簌落下泪来。再说常明将绳子扔进洞里,拿着两苗大棒槌,一边往回走,一边暗自高兴,突然从路旁窜出一只白额猛虎,吓得他啊呀一声昏倒在地。醒来时,老虎不见了,棒槌也没影了。常明这一惊一吓,连憋气带窝火,回家得了一场大病,差点没把命丧了。

沟里人看常明这般模样,也真的信了常明的话:德溪被老虎吃了。

不过,谎言总欺不了人,德溪不但活着回来了,还挖了三苗大棒槌。沟里人闻信儿全赶去看德溪,常明不由得心里又痒痒起来,暗琢磨:凭亲家实心眼,说不上还能给我一半呢。

他来到德溪家,拨开来看热闹的人群,张口喊声亲家,刚想打千施个大礼。德溪摆手说:“得了罢,从今天起俺和你断亲。”说完,德溪顺手拔出姑娘头上的银簪,一甩手撇到大门外边。常明讨个没趣,拾起银簪一溜烟跑了。

后来沟里人知道常明做的这段损事,都离他大老远的,名声一臭,儿子娶不着媳妇,姑娘也找不着婆家,弄得断子绝孙,成了个绝户人家。

流传地区:辽宁省岫岩县

讲述:吴丽艳

搜集整理:董明、张其卓

文章来源:满族民间故事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