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德布巴彦的故事

  • A+
所属分类:民间故事

我们太爷活着时候,好给晩辈们讲因德布发家的'古趣儿七

早先年,萨哈林乌拉两岸,树木狼林,骑走马跑百八十里,看得见有部落的烟筒,算是近的了。如今屯落象满天星斗,干楂瓦净是平川好地,那是后来开出来的呀!

那咎,大窝稽里,谁有势力谁圈占的地块就大,象恶狼争窝一般,盖的地营子就多。有个给贝勒看门的哈番,叫因德布。

一天,他偷走贝勒两匹马,让贝勒逮住啦,打得遍体淋血,赶出贝勒的家。因德布骨折筋断,在挪柿秧里爬呀,滚呀,不能吃,不能喝,眼瞧要咽气啦,半夜,走来一个巴柱,瞧因德布怪可怜的,就说:“贝勒太毒啦,阿哥,我巴柱帮助你。”

巴柱把因德布背过一道道山,又过一条条岭,一直走到天亮,来到荒凉的萨哈林乌拉。巴柱挖个坑,搭个地窖子,天天给因德布喂水、采山果吃。

过了一秋天,因德布伤好啦。巴柱又帮他伐树开荒。巴柱可会干活啦,白天黑夜不闲着,不过三年,西河岔子二十饷地,巴柱全给因德布开出来啦。后来因德布市骡马成群,财宝一天天增多,成了富有的巴彦玛法。

可是田柱走不动,爬不了,一天天老啦。因德布嫌巴柱白吃饭,没用了,便把他扔到顺水流淌的冰排上,漂走了。

因德布扔了巴柱,就雇工干活。谁到他地营于干活,就象钻进了魔鬼商嘴一样,可受苦啦!

人们常常唱起苦泪歌:

因德布管的饭,

七个饽饽长毛啦,

七碟大酱长蛆啦,

炕上掉了三粒米,

七个姑娘拣走啦,

七条狗给舔净啦。

后来,谁也不愿到他家去干活了。偏巧,西大沟有个巴拜。他阿玛和额姆年老不能动了,穷得家里只有一只舞花猫、几把筷子、几个木花碗和一只趴拉缸,还养了三只鸡。

一天,阿玛伤心地说:“孩啊,穷得没有办法了,你去找因德布魔鬼吧,上他地营子讨个活计!”

巴拜去啦。因德布见巴拜老实、厚道,像个牛犊子,心里高兴,说:“来,也行。不过,你得照因德布地营子的规矩干活。”

巴拜问:“啥规矩,说吧!”

因德布说:“见亮就上工。”

巴拜听了心想,天亮干活,天黑收工,这是常理,行!

因德布又说:“见吃的就吃。”

巴拜一听,挺乐,巴彦能管个饱,挺好,行!

因德布见条件谈得顺当,很乐,又说:“最后一条是,见活就干。”

巴拜寻思,挣钱干活,咋能偷懒,也没细琢磨,顺口答应。

因德布见他都应允啦,说:“好吧,立个牛皮文书。三条干好,巴拜,我每天多赏一两银子。干不好,我每天罚你一两银子。”

巴拜跟因德布立了牛皮文书。第二天,巴拜就上工啦。

因德布走过来,说:“你呀,今个给我撒三州麦子,牛马给放啦,西河通一饷树根子给刨啦,院里七大缸水,晚上给挑满啦!”

巴拜从早到晚干啊,干啊,还是干不完,肚子饿得咕噜噜响,就不见来送饭的!巴拜实在挺不住啦,去找因德布:“巴彦我干活,你得给我吃饭呵!”

因德布眼珠楞楞,说:“不是讲妥见吃就吃么!地上有野菜,猪缸有潜水,牛吃,马吃,羊吃,猪吃,谁不让你吃哩?”

巴拜一听气炸啦,说:“那么多活儿,我一个人干不了!”

因德布嘿嘿一笑,说:“这也写在牛皮文书上啦,见活不干,你给我一两银子吧!”

巴拜憋一肚子火。天黑了,难过地想回哈什歇歇,因德布说:“巴拜,在我地营子休想闲着!见亮就上工,白天太阳亮,下黑糠灯亮,夜里星星亮,三更四更灶火膛里火苗亮,不干喀,赔我银子。”

巴拜又后悔又气愦,哭着回家,一五一十跟阿玛和额姆讲,打火印子的牛皮文书都订了,全家愁呵!阿玛爬下地,叹口气说:“走,全家上地营子干活吧。”

巴拜扶着爸妈,边哭边给因德布干活,干着,干着,阿玛和额姆累昏过去了。巴拜抱着爹妈哭叫。这时,星光下地里好象有动静。

巴拜仔细端详,来了一帮巴柱,刨地的刨地,点籽的点籽,放马的放马,不一会儿,地种完了,马放好啦。这时爹妈也苏醒过来,正惊奇着,巴柱说:“阿哥,阿哥,去跟因德布要银子喀。”

巴拜见了因德布,手一伸,说:“给我一两银子!”

因德布一楞,到地里一看,果然地种好啦。没法,给巴拜一两银子。因德布头一回吃大亏,心疼呵,心眼一动,说:“明个,给我刨五亩生荒,另外,上西河套把马群放啦!”

巴拜知道巴彦刁难他,一个人咋能又刨地又去放马?心里犯愁,回来路过白桦林子,巴柱来了,说:“我们帮你忙,明早你要银子吧。”

一宿,真干完了,第二天,马也放了,巴拜去见因德布,手一伸:“给银子!”

因德布挺纳闷,一连一个多月,输了四十五两银子,像刀剜了心头肉,疼得直蹦瞇。因德布越寻思,越觉奇怪。

他白天给巴拜摊派了活儿,夜里就猫在草棵子里偷着观察,一看,乐呆了,一帮子巴柱正帮巴拜铲地呐!心想,自己要有这么多巴柱,千垧万垧地也能开出来呀!

第二天,因德布笑嘻嘻地把巴拜叫来,说:“我给你二十两银子,你把巴柱给我灌醉了。不然,你赢我的四十五两银子全归我。”

巴拜一听更犯愁啦,走过白桦林子,巴柱来了,见他愁眉苦脸,问他,巴拜就把因德布的话说啦。巴柱说:“不用犯愁,明天因德布给你银子后,就赶快走吧,找个地方好好过日子吧!”

半夜,巴拜去把因德布领来。因德布一看,地窖子里外到处是酒菜,地上睡了不少巴柱,都灌醉啦。巴拜说:“巴彦,给我银子吧!”

因德布乐得像得了金山,从怀里掏出二十两银子给了巴拜。巴拜拿了银子走了。因德布心里高兴,便痛快地喝起酒来,喝着喝着,歪口咧咧睡着了。等天亮醒了酒,挣眼找巴柱。

地上哪是巴柱呵,是些又粗又长的榆木粘轿。冷丁,因德布觉得头皮冒风,一摸,哎哟!满头辫子全叫巴柱剃光啦,像个猪尿泡。

再一看,身上缎子袍也扯成了花布条子,一摸脸,抹的全是猪屎。他往外跑,又见二十饷庄稼地全让巴柱磨平了,牛马也跑了满山。气得因德布蹬蹬腿,咔吧嘴,一口气没上来,死啦!

西河岔二十多州好地,后来叫穷雇工们分种啦。从此,一马平川的地,出了百家姓。

搜集地点:黑龙江省孙吴县孙吴镇

讲述:张石头,满族

捜集整理:富育光

文章来源:满族民间故事选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