段青天的传说之“宝瓶”换“龙马”

  • A+
所属分类:民间故事

有一天,段老爷退堂来到后衙。看见老德禄唉声叹气,两眼泪汪汪的。

段老爷听说,这老头儿前两天刚给儿子娶完媳妇儿,怎么刚办完喜事就哭丧着脸呢?他叫来老德禄,一边抽着烟袋锅儿,一边打听起来。

原来,办喜事新娘得坐轿子,新郎要骑大马。浑春城赁器铺掌柜的,家里养着一匹高八尺、长一丈的大白龙马,城里人都说,骑这匹马办喜事的人家,准能万事吉祥如意。

老德禄有个漂亮体面的儿子。为了儿子的婚事,老德禄东挪西借,赁来了这匹白龙马。结婚那天,新郎下了马,新娘下了轿,唱喜的念起喜歌来:“日出东方太阳开,家有金斗和龙牌,男的好象一状元,女的好似一天仙。状元头上双插花,金花银花头一家,家有家管,族有族管,铲下银来撒金钱……”哪知喜歌还没念完,就听见院里乱成一片。原来刚才还活蹦乱跳的白龙马,此时口吐白沫,七窍流血,死在院中。

这一下子,赁器铺掌柜的可不答应了。他带着他的儿子阿礼,和一群恶棍找上门来,声称多少银钱,也赔不了这白龙马,不还一匹活的白龙马来,三天之内就来拔锅、起灶、扒房子。

老德禄的儿子气不过,准备了弓箭刀枪,要和阿礼拼命。新娘子吓得直哭。一想起明天就到期限了,老德禄也止不住掉下泪来。

段老爷听了,半晌工夫,才开口说道:“有办法了!老爷有一祖传宝瓶,暂借你一用。明日早起,你将宝瓶摆在一张长凳上,再将房门虚掩,板凳放在门前,你一家人不要出入,只管大办酒席,祭祀宝瓶,到时自有灵药降下,可救活白龙马。”

老德禄听了大喜,忙说:“奴才叩谢老爷赐瓶之恩,但不知宝瓶现在何处?”段老爷笑一了笑,走到后房,半晌,拿出一个圆不圆、扁不扁的旧罐子来。

老德禄看了奇怪,这宝瓶为何全无宝气。但他平常最信服老爷,便不生疑,捧回家去,照着老爷吩咐行事。

第二天上午,阿礼父子和一群恶棍,气势汹汹闯进老德禄家。他们跨进院后,闻到一股酒肉香味,屋里还传来一阵敲锣打鼓声。阿礼一看火从心起,一脚踢开了虚掩的房门。

只见“砰”的一声,倒了长凳,碎了宝瓶,德禄家族人一齐拥出,喊了起来:“好你个黑心的阿礼,我们一家正在祭祀宝瓶,准备接下灵药,医活龙马,你竟敢闯进屋来打碎宝瓶。快赔我宝瓶来。”

正当双方争执不下之时,忽听见一阵锣声,众人一看,原来是段大老爷带着衙役们驾到。

两家齐去轿前喊冤。段老爷下轿,问明原委,先细细查看了白龙马的尸首和宝瓶的碎片,又仔细地看了看阿礼。最后走到白龙马的尸首旁,把耳朵凑到马嘴旁,半晌,连连点头,说:“哦,哦!我知道了,知道了。"

大家正在奇怪,段老爷冲着阿礼父子一声怒喝:“刁民!你父子自家下毒,害死龙马,反诬好人,哪能容得!还不从实招来!”

阿礼父子哪肯承认,连呼冤枉。段老爷又说道:“适才龙马显灵,说一月前阿礼曾拦路调戏妇女,被德禄之子撞见,打伤鼻骨。你父子因此怀恨在心,设此毒计,敲诈良民。如今你鼻伤未愈,神马作证,还有什么可辩的!”

阿礼父子听老爷说得明白,又有神马显灵作证,只好从实招供,哪里还敢再索龙马。

段老爷见他父子招认,笑着说道:“你两家以宝瓶换龙马,相差不多,两不补偿。阿礼调戏妇女,与他父亲合谋讹诈,枷号三天。”

众人听了,都交口称赞老爷断案如神。

第二天,老德禄到后堂叩谢老爷,并称老爷是神仙再世。

段老爷笑了笑说:“世上哪有神仙?我不过在一月前听跟班小童说过,你儿子曾仗义救人,夜里打过一个骑白马,拦道调戏妇女的强人。今又有阿礼父子,不要金银偿还马值,蓄意报复,白马七窍有血,阿礼鼻伤在,所以才诡称自龙马作证,让他父子伏法。”

老德禄这才恍然大悟。他又连连叩头说:“老爷清明。只是奴才打碎老爷祖传的宝瓶,虽倾家荡产,也包赔不起,怎么对得起老爷。”

老爷听了,哈哈一笑,偷眼望了望两边无人,小声说道:“我一个穷儒,哪有什么宝瓶!我告诉你实话,你可别和外人说,那玩艺儿哪是宝瓶呀,那是太太扔了不要的一个破壶。”

文章来源:满族民间故事选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