段青天的传说之斗米斤鸡

  • A+
所属分类:民间故事

一百多年前,珲春县出了一位段大老爷。这位老爷叫什么说不上来,只知道他名字的第一个字是“段",又因为他为官清正,当地人都尊称他为段青天。

有一年春天,段老爷微服私访,路过一家米店,看见一个肥头肥脑的壮汉,拎着一只不到一两沉的小鸡,和一个乡下小伙子吵吵闹闹。

他走上前一问,原来是乡下人进城买药,走路没留神,踩死了米店掌柜的一只小鸡崽。那壮汉就是米店掌柜,他揪住乡下人缠在脖子上的辫子,不依不饶,定要乡下人赔九百文铜钱。

乡下人一个劲儿地哀求他说:“踩死了鸡,我一定赔,可一只鸡崽,哪值九百文钱!”

那掌柜的说:“这鸡崽虽小,长到明年,不就有九斤?一斤鸡肉值一百文铜钱,我难道不该要你九百文?”

乡下人一听,双手抱头,蹲在地上,说: “我为了给额娘看病,把一口猪卖了一贯铜钱,如今踩死只鸡崽, 就要赔出九百文,还拿什么钱给额娘抓药呢?”他一边说一边边哭,周围看热闹的人,都骂米店掌柜心太黑。

那掌柜的却一口咬定,今天乡下人拿不出九百文铜钱,就算没完。大家听了,都气不过。只有段老爷说:“你这个后生,年纪轻轻,办事如此毛草,踩死了人家的鸡崽,理应赔偿。快把九百文钱给人家吧!”

掌柜的听了,乐滋滋的。那乡下人看见段老爷颜面严峻,黑须拂胸,目光炯炯,声如洪钟,吓得赶忙捧出铜钱,哭着说:“额娘呀,你的病算是没救了。可怜一口猪,只换了一只一两沉的鸡崽。”

段老爷叹了口气说:“也罢,看你倒是个孝子,这九百文钱我替你出吧!”那乡下人又惊又喜,连连作揖谢他。

段老爷大咧咧地说了一声"免!”可是掏遍了全身,却连一个小钱儿都没摸出来。正在这时候,段老爷一眼看见府里打杂的奴才老德禄,背了个竹筐打这儿走过来,他喊住老德禄,向他借了一贯钱。

老德禄心里纳闷,老爷不坐大堂,穿一身青衣小帽,跑到街上借钱做什么。他忙把准备给府里买柴禾的钱给了老爷。他想再问一声,老爷压低嗓子,吩咐说:“明日去后衙找太太领还。”就转身把钱抖落开,拿九百文给了米店掌柜,余下一百文给了乡下人。

乡下人接过钱,千谢万谢刚想走,被段老爷叫住了。他向正在一边点钱的米店掌柜一拱手,说:“我才疏学浅,请教掌柜的一句话,不知‘斗米斤鸡’,这四个字怎讲?”

掌柜的把钱搂在怀里,哈哈大笑起来:“嘿, 喂鸡一斗米,长一斤肉,你连这个都不懂吗?”

段老爷拍手说:“好啊!既然如此,请你赶快给我这位穷朋友称八斗九米吧!”

掌柜的张着大嘴,笑了半截,就笑不下去了。看热闹的人们也都一楞。段老爷不慌不忙地掰着手指说:“你看,喂一斗米,长一斤肉,乡下人花了九百文,把你一两重的鸡崽儿,变成了九斤沉的大鸡,你不是整欠人家八斗九米吗?”

大伙听了齐声叫好,掌柜的可傻眼了。他还想打赖,老德禄在旁喝道:“不得无理!这是段青天,段大老爷在此。”

掌柜的一听,哪还敢放肆,连声改嘴说:“老爷算得对,小人糊涂,老爷恕罪!”说罢招呼伙计,给那乡下小伙儿,量走了八斗九升米。这下子,米店掌柜吃了大亏,珲春县传开了“斗米斤鸡”的故事。

文章来源:满族民间故事选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