靰鞡河的由来

  • A+
所属分类:民间故事

黑龙江北部有一条流往北极的靰鞡河,关于它的来历,有一个古老的神话传说。

早先年,女真人不会做鞋子,只会用一块袍子皮裹在脚上,走不多久就散了架;也没有袜子,只涂一层猪油防寒,到了冬天,真是遭罪啊。

阿骨打要起兵反辽,也为这件事发愁,军队要翻山越岭,卧冰趴雪,没有耐寒的鞋,冻坏了脚,怎么打仗呢?

阿骨打派人四处求访,寻找能做过冬鞋子的能人,可是一直找到黑水边,还是没有这样的巧匠。

一天,他的小儿子金兀术领来一个连眉毛都是白的老玛发,他是完达山上的老猎人。见到阿骨打后说:他年轻的时候,听北边来的鞑靼人说,北海边上有一双靰鞡,女真语就是暖鞋,那可耐寒了。

据说是北海王子放在那里的,可惜多少代人都没有取来。老猎人说完打个唉声。阿骨打琢磨来琢磨去,决定自己去取。

第二天一清早,阿骨打把军营的事交给儿子兀尤,自己骑了乌龙驹,冒着大雪,独自到北海去了。他走了整整四十九天,才到了北海。那北海真大啊,阿骨打转悠了九天,还在北海的一角。

那风才大呢,刮起的冰块、雪块,把阿骨打的眼睛都打肿了,可轨鞍是个什么样子也没见到。阿骨打上火了,这反辽除暴的大事让一双暖鞋卡脖啦!

阿骨打不甘心,又转悠九天,到日傍西的时候,看见一堆突起的积雪。阿骨打心中一喜,莫不是那一双轨被雪埋一了。他连忙用手扒雪,扒得十个手指都淌血啦,扒到下面,他不禁吃了一惊。原来是个挺英俊的小阿哥被埋在雪里,冻成冰棍了。

阿骨打寻思,也许也是来找靰鞡的,就用手把他扒了出来,把自己的虎皮给他盖上,可是过了一个时辰,那个人也没缓过来。

阿骨打急了,就解开自己的衣服,把他放在自己的胸前。也不知过了多长时间,那年轻人醒过来了,说:“你真要救活我,一定得打来两只马鹿。”说完又昏死过去。

阿骨打把虎皮给他盖好,骑了乌龙驹就去找马鹿。一找又到了第九天,阿骨打正寻思回去看一看那小阿哥,忽见前面跑着两只大马鹿,阿骨打赶紧打马飞跑,乌龙驹撒蹄撵去。

可是大马鹿也跑得飞快,乌龙驹总是没撵上。阿骨打急了,用尽平生的力气,“嗖嗖”接连二箭,正射中那两只马鹿。那大马鹿不倒地,一动不动地停在那里。阿骨打挺奇怪,下了马到跟前一看,咦!竟是两只石头做的高帮鞋子,这就是靰鞡。阿骨打高兴得摸了又摸。

过了一会儿,阿骨打想赶紧把靰鞡拿回去,可是怎么推,怎么拉,这石头轨鞍象长了根似的,一动也不动。阿骨打解下皮腰带,一头拴在石轨鞍上,一头绑在乌龙驹上,就去用马拉。

可是,鸟龙驹累得直冒汗,石靴鞍还是一动不动。阿骨打急了,拿起大斧对两只石靰鞡猛砍过去。只听轰隆隆一声巨响,把阿骨打震昏过去了。

阿骨打还在迷糊中,看见一个年轻人向他走过来,细一看,竟是那个被埋在雪下的小阿哥。那小阿哥对他施了一礼说:“我就是北海王子,奉父王之命送来靰鞡一双,供你反辽起兵之用。”

阿骨打接过靰鞡,刚要道谢,北海王子不见了。阿骨打正奇怪呢,睁眼一看,原来做了一个梦。

阿骨打清醒过来,更感到奇怪了。刚才还在冰天雪地里,可现在他躺在一块厚厚的草地上,一眼望去,北海已变成花红草绿,百鸟争鸣的大平原,那北海上的小岛,成了大平原上的小山岗。

阿骨打身旁有两条河,一条河向北,一条河向南。向北的那条河边,放着一双马鹿皮的靰鞡,阿骨打仔细一看,正是梦中北海王子给他的那一双。他赶紧向北磕了三个头。再回头找寻乌龙驹,却不见它的影踪,阿骨打叹了口气,掉了儿滴泪,拿着靰鞡回去了。

阿骨打带回了靰鞡,女真人会做了防冻鞋,女真兵也能在冬天打仗了。以后,阿骨打建立了大金国,就把那条向北的河叫靰鞡河,那条向南的河叫乌龙驹河。

乌龙驹河后来又叫乌龙河。那靰鞡鞋面上有十七褶,相传是阿骨打射马鹿的时候留下的呢。

流传地区:黑龙江省宾县

搜集时间:1982年

讲 述:陈清河,82岁

搜集整理:程迅、王禹浪、王宏刖

文章来源:满族民间故事选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