细玉棍的故事

  • A+
所属分类:民间故事

有个老头,有房有地,还有三个儿子。三个儿子都娶了媳妇,老大两口子贪心,老二两口子奸诈,老三两口子憨厚。

可全家人都说老三不好,因为他们两口子愿意周济别人,过路行人讨个米啦,亲戚邻里缺单少棉啦,总拿出东西帮助。

为这事老头常常骂老三:“你这个败家子,你知道咱家的方圆是怎么来的吗?是祖上跑马占荒占来的,受多少艰难,你偏偏往外送!”他心疼财产,决意要把老三撵出去。

一天,他把三个儿子叫到跟前,说:“你们都不小了,应该到外面找点事干。我分给你们每人三百两银子,三年后翻九番拿回来见我,拿不回来就不是我的儿子。我不分他一垄地,一片瓦,把他赶出家门。”

哥几个拿着银子上了路,饿了就吃,困了就睡,越岭寻路,过河找桥,一气走了半个多月。

一天,他们来到一座高山上,看见一所墙倒梁歪破烂不堪的房子,里面躺着二个面色发青,半身不能动弹的老头。老头见老大朝自己走来,伸出颤抖的手,声音嘶哑地说:“好心的孩子,救救我这个不能走动的孤老头子吧!”

老大看老头跟他要银子,心里想,这是我的银子,怎能随便给人呢?他理也没理从房里走了出去。

老头又向老二伸出颤抖的手,说:“好心的孩子,救救我这个不能走动的孤老头子吧!”

老二心里想,我还要靠银子发财呢,怎能给你呢?他指着身旁的老三说:“我也是个穷光蛋,他才是个有钱的,你跟他要吧!”

老三掏出二十两银子递给老头,老头接过去,叹了一口气说:“这点银子只能充一饥,不能顶百饱,我要是把他用光了,怎么办呢?”说完还给了老三。

老三心想,是呀,他用完怎么办呢?索性掏出所有银子放在老头跟前。

老头看看,苦笑着说:“你给我的银子不少了。可没人侍奉我,不还是得守着钱财饿死吗?”

老三一想,也对。就决意留下来侍奉他,等他病好了再走!

从这天起,老三哪也没去,每日里喂水喂饭,端屎端尿,在老头身旁陪伴着。

一晃三年过去了,这天老头吃完最后一顿饭,对老三说:“好心的孩子,你的银子花光了,衣服也穿破了,我的病也全好了,我拿什么感谢你呢?唉,我身边只有这根玉石棍,就送给你吧!别小瞧它,你有困难的时候,就说'细玉玛发,请你叫细玉棍帮帮我吧!'它听了你的话,就会帮助你的!”

说完,老头把一根不粗不细,又软又硬,黑里透翠,翠里透红的棍子递给了老三。

老三很高兴,心想,三年时间,我没白离开家一场,总算救活一位老人,又得到一根棍子留做念想。

老三同老人一起下了山,临分手前,老三说:“老人家,留个名字吧!”

老人笑笑:“我不是说了吗?”

老三想了好一会儿才明白:“你是细玉玛发?”话刚一说出口,老人一下子就变了样子:披着翡翠色的头发,穿着翡翠色的农服,全身上下五光十色,晶莹透亮。

他说:“我因不慎摔坏了身体,多亏你扶持,使我得生还,我的好孩子,咱们还有再见面的时候。”说完,老人飘飘然不见了。

话分两头,再说老大老二与老三分了手,走了半个多月,来到南海。到了南海,老大开了两个酒馆,酒里兑水,得到高利。老二开了一个山货铺,低买高卖,钱挣的无数。

三年后,两人都发了一笔大财,欢欢喜喜回家上了路。

这一天,三个儿子回来的日子到了,一大早,老头就起来吩咐做好迎接的准备。

天傍晌,家人报告说:老大骑着一匹大红马,身后随着九匹马,满载金银进村了。

乐得老头亲自迎岀门外,捋着胡子说:“儿啊,你真是我的好儿子,有本事!西屋炕上有酒,有菜,大媳妇呀,快给你当家的接风去吧!”

天刚过晌,家人又来报吿说:老二坐着一辆搭篷的车,后面跟着九辆车,满载财宝进村了。

乐得老头又亲自迎出门外,捋着胡子说:“儿啊,你真是我的好儿子,有本事!西屋炕上有鱼,有肉,二媳妇呀,快给你当家的洗尘去吧!”

大媳妇二媳妇迎回满载而归的丈夫,双双对对盘膝坐到炕上,团圆去了。剩下三媳妇,等呀等,一直盼到太阳快落山的时候,才见大路上晃晃荡荡走来一个人,一看正是老三。

媳妇又难受,又心疼,他怕丈夫难过,陪着笑脸说:“你出去三年,我盼你三年,没病没灾回来就很好。咱不图发财,也不求享福,回家去吧!”

老头见三儿子穿着破衣服,什么也没带回来,坐在虎皮椅子上,连屁股都没抬一抬,冷冰冰地说:“你不是我的儿子,窝囊废!缸里没水,瓮里没米,领着媳妇出去过吧!”

三媳妇一听撵他们走,含着泪说:“阿玛,大哥是你的骨,二哥是你的肉,老三也是你儿呀!天上飘的云不一定有雨,地上埋的沙不一定无金,他离家三年,今日归来又饥又渴,叫走,留他吃顿饱饭再走吧!”

可是老头一声不吱。三媳妇只好又去求大哥、二哥。还没等大哥开口,大嫂抢着说:“哼,过日子,有钱能使鬼推磨。”二嫂接过话头说:“心慈面软受颠波。”这话是说给老头听的。

有钱是儿,无钱不是儿,老三心里很生气,仔细又一想,和这样的哥们在一起过日子,喝酒不香,吃菜无味,还是领着媳妇走吧!

往哪儿去呢?腰里没有一文钱,肚子饿得咕咕叫,北风呼呼地吹,冻得身上直打哆嗦。他摸着细玉棍,说:“细玉棍哪细玉棍,想当初细玉玛发叫我有难的时候跟你说,如今我连个落脚之地都没有,你能给我来一所房子吗?”

这话本是老三走投无路,随便说说,谁知话音刚落,地上突然冒出个青堂瓦舍的四合院。老三两口子乐呆了,进屋一瞧,明晃晃的象水晶宫一样。

地上镶着翠绿色玉石,炕上铺着比缎子还柔软的红玉,炕中间放着一个火盆,火盆上坐着小锅,锅里的饭菜热气腾腾,火盆边上放的筷子、小碟、碗,样样也都是精致的玉石。这时老三才想起细玉玛发的话。

老头把败家子老三撵出家门,去了一块心病;老大老二想等到老头一死,就对半劈分家产。他们都寻思老三不冻死就是饿死,不会活着了。可第二天清晨,就听村里传说,老三住了一座天上难找,地下难寻的四合院。

老头不信,叫老大去看究竟。

老三两口子正在吃饭,见大哥来了,早忘了昨天的事,把他让到炕头,喝起酒来。

老大夹口菜觉得香,喝口酒觉得甜,他想问个明白,又不好张嘴,吃完饭悄悄拿双筷子回到家中。

老大把看到的一切告诉了老头,怕他不信拿出筷子,老头刚把筷子接在手,索落一声筷子掉到地上,变成两条小长虫不见了。

老头心中好生纳闷,又叫老二去看看。

老二到老三家,正吃晌饭,老三两口子见二哥来了,也早忘了昨天的事,把他让到炕头,喝起酒来。

老二夹口菜觉得香,喝口酒觉得甜,他想问个明白,也不好张嘴,吃完饭悄悄拿一个小碟回到家中。

老二把看到的一切告诉了老头,怕他不信拿出小碟,老头刚把碟子接到手,砰地一下又掉在地上,变成一只青蛙不见了。

这可是从来没有的事,莫非是老三得了宝物?老头决定带两个儿子、两个媳妇亲自去看看。

老三两口子见阿玛、哥哥嫂嫂都来了,急忙向细玉棍要一桌最好的酒席。老头喝着酒,吃着菜,嘴不闲,话也不停。老三心眼实,好话架不住三问,再说又是自己的亲人,就把三年来怎么来怎么去说了一遍,还当场跟细玉棍又要了八道菜。

老头摸着细玉棍爱不释手,说:“好儿子,我的好儿子,有本事!”

老大、老二两口子也兄弟长兄弟短地夸了好一顿。

好儿子、好兄弟的话说完了,老头又想出个主意来,说:“三儿呀,我是六十多岁的人了,没几年活头了,这一辈子我还没见过这样的宝贝,你就换给我吧,我把全部家产都给你。”他哀求着,眼里还流出了泪水。

哥哥嫂嫂们也跟着劝:“是呀,老三,换吧,这东西将来还不是咱们的!”

老三说:“换就换吧,只要阿玛和哥哥嫂嫂们乐意,我住哪还不一样?”

老头一听,挺乐,说:“好,我的好儿子,从现在起我就住在这不走了。”

三媳妇本来不乐意,见丈夫把话说了,只好同丈夫一起回到家里。

老三走后,老头一个高兴从炕上蹦起来,敲着细玉根大声说:“细玉棍,细玉棍,来元宝,来白银,来绫罗,来夠缎……”

可真就是怪,不管他怎么喊,什么也没有。

大儿子见阿玛喊不出东西,接过细玉棍他来喊。大儿子喊完大媳妇喊,大媳妇喊完二儿子喊,二儿子喊完二媳妇喊,嗓子喊哑了,细玉就是不应。

不知什么时候,细玉玛发忽然出现在屋中间,抢过细玉棍,转眼不见了。

爷几个追出门外,只听轰隆一声,水晶宮一样的四合大院,不留一石一砖,慢慢缩进地里去了。

北风嗷嗷地刮,天黑咕隆咚的看不见星星,爷几个冻得直打哆嗦,好像作梦一样,想不出这是怎么回事。

流传地区:辽宁省岫岩县

讲述:周云里

搜集整理:张其卓、董明

文章来源:满族民间故事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