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槐树的故事

  • A+
所属分类:民间故事

北京西郊海淀区有个双槐树,这两棵槐树交颈而长。据老人讲,那是一对情人,有一段凄惨的民间故事。

这故事发生在清末。那一年三月三,北京四九城、京郊十几县的善男信女,都来到左安门外的蟠桃宫。说是这天瑶池王母在天上开蟠桃大会,宴请群仙,老百姓得来这里烧香上供!这时,有两辆马车沿着皇城外的筒子河,缓缓前进,也到蟠桃宫去烧香。这两辆车,前边坐的是一位郡主,叫淑贞,后边坐的是她的侍女玉兰。

因为马车与众不同,很惹人注意,行人都闪在道路两旁。可前边有个小伙子,偏偏不知道让路。只见他穿一件崭新的灰布长衫,着白袜子青鞋,慢腾腾地朝前走。那郡主赶车的把式,势大气粗,有意地连甩儿个响鞭,把车赶到这人身后,慌得他忙往旁边一躲,一下子踩在泥水里。

同时,马车吭味一声,也陷进了一个大水坑,又溅了这人一身泥浆。郡主探出头来,正和小伙子打个照面。一看,哎呀,好俊的一个小伙子。溅了人家一身泥,可人家什么话也没说。她本想说句抱歉话,但当着众人又不好意思,忙缩回了身去。

这时,赶车把式忙着轰车,可是任他怎么抽打吃喝,大红马怎么使劲,车就是出不了水坑。那小伙子见他十分狼狈,便蹬进水坑,冲车夫招呼一声:“赶!”用力一扛车辕,硬是把车扛起来了!

第二辆自然绕开水坑走了。郡主过意不去,忙说:“车停下,把那人给我请来。刀车夫回头看了一眼说:“那人走了。”气得郡主命令:“把车赶回去,蟠桃宫不去了!”

郡主回府后,躺在象牙床上,呆呆地发愣。玉兰心里明白,可她不敢说。就这样郡主病了,这可慌了王府上下。老王爷认定是上蟠桃宫累着了。太医院来了儿位大夫,开了方,抓了药。苦水熬了不少,郡主都让玉兰倒了。一天到晚,她睁眼闭眼都是那个小伙子,她只好把心事和玉兰说了。

玉兰眼珠一转,说她妈病了,向王府老太太请了半个月假,回家去探亲。其实,玉兰是到城里帮郡主找那小伙子去了。

偌大的北京城,到哪里去找那个小伙子呢?七、八护国寺,九、十隆福寺,哪有庙会玉兰到哪逛去,直眉瞪眼地挤来挤去,谁也不知道她找谁。十天过去了,“八”字连一撇也没有!她坐在家里发愁。

一天,她到西四牌楼去转悠,顺便买点儿青菜。说来也巧,就在玉兰买完菜掏钱的当儿,无意中一抬头,竟看见一张熟悉的面孔。“是他呀!”玉兰刚要招呼,灰大衫一闪,那人走了。

玉兰拔腿要追,却被卖菜的拦住了:“姑娘,你还没给钱呢!”急得玉兰赶快给钱,转身要走,卖菜的又把她拦住了:“别忙,还找你钱呢。”气得玉兰嚷了一声:“不要了。”等她离开菜摊,再看,人早没影了,她急得直跺脚。

半个月假期满了,她不得不回王府。这回她没走前门,也没进后门,竞围着府墙转起来。她寻思:这见了郡主怎么说呢?

当她转到府后街靠西头的时候,见对着府墙有几家小铺,靠路北一字排开:第一家是酒铺,第二家是油盐店,最后一家是丁裱糊店。当她往里一看,呀!心都快跳出来了,里边有个干活的小伙子,不是他,还有谁?

玉兰赶快回府,把这事告诉了郡主,郡主和玉兰商量,就说府里要糊棚,把那小伙子叫进府来。

小伙子叫李二。李二跟着玉兰进了后花园小门,到了郡主绣房。郡主大着胆子打量李二,见他规规距距怪可爱的,就说:“小师傅,三月三那天真对不住你,我心里一直不安。”

李二心想:什么事对不住我呀?一抬头,呀!原来就是那天马车里的姑娘,没想到是府里的郡主呀!他有点害怕起来,不知进府来是凶是吉?

这天,郡主留李二用了饭,赏了些布匹和银钱。临走时,玉兰还送他到后门,嘱咐他明天一早来干活。

第二天,李二按照吩咐上府来。郡主让他陪着说话,吃饭,千活的事再不提。到了时候,赏了钱就让他回去。郡主已经二十三岁了,因为亲母病故多年,老王爷格外宠着她,可就是不打算把她嫁出去,想让她当一辈子老姑娘。

郡主心里苦,但说不出口。李二天天早出晚归,慢慢地两人就离不开了。好在裱糊店的王掌柜,对李二从不细问,反正能挣回钱就行。两人这么往来,就有了一段时间。

后来,王府里的管家渐渐起了疑心,怎么郡主近来胃口那么好,尽点好饭菜?一留意,这事到底被大管家知道了,他告诉了王爷。气得王爷脸全白了,浑身乱抖,冲大管家说:“三尺儿童,私进王府,也得送了他;何况这李二,快把他送到衙汁去!”

大管家可阴险得很,他俯着王爷耳根说:“王爷,那样声张出去不好听,依小人之见……”

府里响过五更,照例由玉兰送李二到后花园小门。李二刚刚走没多远,黑里窜出八条大汉,先把他的嘴堵住,又把他身上衣服扒光,用一只大柳罐套在他的头上。

柳罐上是画好的大鬼脸,上面还粘着大红纸条。他被倒捆两手,扎住两脚。干完这些,这伙人就溜走了。李二手不能动,脚不能动,眼不能看。他这赤身裸体的怪样,不被人打死,也会活活地冻死。

好几天,李二没到王府去,急坏了郡主,闷坏了玉兰。手兰故意到府后街转悠,裱糊店里也不见李二的身影,却添了个十二、三岁的小徒弟。过了十来天,才由酒店里听到李二失踪的消息。有的说,早被人打死了,尸体扔到了护城河;也有人说,扔到窑台喂了野狗了。

郡主听到这消息,一急,就病了。但还有更要命的病,有了喜啦!这事又让王爷知道了。

三月三又到了。这天,刚刚交过三更,王爷亲自叫出郡主,让她上车,来到了西郊的坟地。她一看,面前是一个挖好的大坑,心里全明白了!二话没说,撩起衣襟往脸上一蒙,一纵身跳下坑去。

一个月后,坟地上长出了一棵小槐树,孤单单,怪可怜的!

再说李二,他被大管家捉弄后,却没有死。一是他年青少壮,硬是蹦着回到裱糊店;二是老掌柜心疼他,把他解开后,劝他穿好衣服快逃命。他在乡下亲戚家藏了一年多,前几天才回到城里。

这天又是三月三,他想起郡主睡不着觉,夜里起来,到郊外去转悠,突然,“朴楞”一声,一只红靛颇落到他的面前。

这只小鸟不住地左右歪头打量他。他无意地和小鸟一对眼光,心一动,好象在哪见过?他伏身想逮住它,小鸟却往前跳了跳,回过头来仍然看着他。李二紧走几步,红靛颠却抖动翅膀飞起,但飞得不远也不高,飞一会,又落下地来,好象有意等他。李二又追下去,就这样,小鸟把他向西北方向引去。

忽然,小鸟跳进了一个大院:‘户。李二进去一看,原来是个大坟圈。红靛颇却落到一座孤坟的小槐树上,冲着他哀鸣几声,不见了!

李二楞在那里。看坟老人听见有人,出了小屋说:“你这人怎敢闯进王府阴宅,真大胆!”李二不知怎么回答,用手一指小槐树。

老人凄惨地说:“唉!那是郡主淑贞的坟,去年今天她被王爷活埋了!坟上就长出这棵树,这树就是郡主吧!”

第二天一早,看坟人发现小槐树上愣吊死一个人。细看,就是昨夜闯进来的那个。他忙报告王府。王爷长叹一声,知道是怎么回事。他格外施恩,命令把李二埋在郡主坟旁。不久,李二的坟上,也很快地长出一棵小槐树。这两棵树竟渐渐的靠在一起,一块往上长。

人们说:这两棵树,一棵是郡主,一棵是小裱糊匠。那红靛须呢?有人说是玉兰变的!因为在活埋郡主的时候,大管家活活地把玉兰打死了。多少年啦,老人们提起这件事就心惨!

流传地区:北京市

捜集整理;王宗全、刘媛

文章来源:满族民间故事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