绣花女的故事

  • A+
所属分类:民间故事

清初年间,有个为爱新觉罗氏屡立战功的老王爷,镇守大宁城。老王爷听说顺治皇帝进北京坐上金奎殿不久,就广选天下美女,他也学着皇帝的样子,找来手下的歪嘴密师,命他一百天内为他选一个天下最美的福晋。

歪嘴密师亲自带着百十名随从,走村串户,四处选美。他跑呀跑呀,时间过去了九十天,也没选到一个中意的,这可把他急坏了。

一天,他听说绣花村山清水秀,姑娘媳妇长得格外水灵,便带着一队人马出发了。

他们翻过十八座山,爬过十八条岭,累得人困马乏,正要歇息,忽听到一阵歌声:

冰凌花开千巴拉掐,

毛菇花开毛嘟拉嚓,

鞋子花开有红有白,

绿叶就象披戴罗纱。

百花里面数它最美,

美不过绣花女绣花。

歪嘴密师寻歌声望丢,在舞劈刀削般的右壁下,有一条弯弯曲曲的小路。小路尽头有一处百十户人家的小村落。这时正是春花吐艳季节,那粉花、红花、白花、黄花,把个小村落点缀得五彩缤纷,煞是好看。

“深山藏俊鸟,这里一定有美女!’歪嘴密师喜不胜喜,一边走一边撒目,见一个十多岁的小孩,一手拿着一根放羊鞭,一手拿着一束鞋子花,刚才的歌就是他唱的。

“喂,小羊信,你唱得真好,这里是绣花村吗?”

“是绣花村,你有什么事,大人?”

“我找你们村里手儿最巧,花儿绣得最好,长得最美的绣花女。”

“唔,你找我们穆昆达儿子萨布咕哥哥……”

歪嘴密师间:“什么,穆昆达儿子萨布咕哥哥?”

小羊信说:“我还没说完呢,她是萨布咕哥哥的情妹。’

“啊,是萨布咕的情妹,好,太好了,她在哪儿?”

“你看,那不是吗?”

歪嘴密师顺着小羊信的鞭梢一看,雪白的梨花树下,一位身穿红衣红裙,头插红花的姑娘,正坐在木墩上绣花。她那容貌,比挂露的牡丹还俊,真是天上难找、地上难寻的美女。他将手一摆,招来随从,准备上前去抢。又一想:慢,小羊馆口口声声说她是穆昆达儿子萨布咕的情妹,俗话说强龙压不住地头蛇,一旦弄不好闹出事来,岂不难以收拾。他眼珠转了几转,直奔村里去了。

进了绣花村,他打听到有两个爱财的老太婆,一个叫黑花蛇,一个叫白花蛇,便悄悄找到她俩,说明来意后,又说:“只要你俩帮我办成此事,要金给金,要银给银,要怕将来这儿不好为人,就随我一块进城,我保你俩终身享受荣华富贵,吃穿不缺。”

两老太婆一听,螃蟹眼睛瞪亮了,拎着长烟袋,旋风一样来到了绣花女家。

“哟,绣花女,真是巧哇,心巧手巧两把剪子一起铰,铰了旗袍铰旗袄,那织女也比不上你手巧哇。”两人见了绣花女就一味奉承她。

绣花女听了说:“二位访呐嘴真巧,把野简说成灵芝草,小燕说成凤凰鸟,小猫上墙变成豹,花蛇长出两只脚,东家西家串着跑。”

黑花蛇、白花蛇本想卖弄巧嘴,反被绣花女弄得张口结舌。等绣花女明白她们的来意后,又说:“二位呐呐,我早已许给了萨布咕哥哥,你们是知道的,别个主意就别打了。”

黑花蛇、白花蛇碰一鼻子灰,回来向歪嘴密师做了察报。歪嘴密师一听,这还了得,干脆抢吧。于是他备好车辆,带着随从,一窝蜂似地把绣花女的院子围住了。

绣花女见了这种阵势,并不慌张,她大大方方迎出门外,对歪嘴密师说:“我虽然还没有成亲,却是有了丈夫。大人今日既然来求亲,就是看得起我了。我家还有六个和我长得一模一样的姐妹,何不请进草堂一个一个过目,待你选中哪个,哪个便随你一块儿回去,不知可好?”

歪嘴密师一听,还有六个和她一样美貌的姐妹,忙说:“好,我都看看!刀抬腿就要往屋里闯。

绣花女说:“慢,我家姐妹个个怕羞,平日从不出来见客,请大人先叫黑花蛇、白花蛇来帮我说劝,再派两辆大车在院内等候。”

“对,对!”歪嘴密师随声附和,叫人找来了她们二人,预备好大车。

绣花女见诸事准备妥当,把歪嘴密师请到西屋坐好,再把黑花蛇、白花蛇找到东屋说:“二位呐呐,今天的事,都是你俩引起的,如今我被他们抢走是小事,倘要萨布咕哥哥打猎回来,岂能饶过你俩性命。你俩想活,听我的;你俩想死,那我可就不管了。”

黑花蛇、白花蛇一听,左面一个右面一个,抱住绣花女说:“姑娘,听你的,听你的,只要能活命,你叫我俩干什么,我俩就干什么。”

“好吧,你俩先帮我找出六套不同颜色的衣服,一会儿我要哪套,你俩就帮我换哪套。”

绣花女吩咐完毕,下到厨房,炒好菜,烫好酒,端到密师面前,说声:“大人,请!”

院外有围兵,屋里有绝世美人把盏,菜香酒美,歪嘴密师就不紧不慢地喝起来。

绣花女看看日落西山,月影照地了,对歪嘴密师说:“大人,我去请二妹来。”

说来就来,只听绣花女回到东屋说:“哎,我的好妹妹,你就别害羞了,快去给大人敬酒吧!”话音刚落,只见门帘一挑,一位穿白衣白裙,头插一朵白花,手端银盘的姑娘,就象天上的梨花仙女一般,袅袅娜娜走进屋来。

歪嘴密师一看,险些叫出声来。这美人满满地为歪嘴密师斟一碗酒,象春风飘梨花一样,轻轻退出门去。

歪嘴密师刚转过神来,只听东屋绣花女又轻声催促道:“三妹妹,二妹敬酒已经回来,临到你的了,快去吧。”

“大姐不要催我,二姐敬的酒大人还没喝呢!”又是一个娇滴滴的声音。

“好,我喝!”甭嘴密师一乐,一口将美酒倒进嘴里。刚放下酒碗,门帘一挑,一位黄衣黄裙,头插一朵黄花,手端金盘的姑娘,象天上的黄花仙女一般,羞羞答答走进屋。斟完酒,又象香风飘桂花一般,轻轻退出门去。

接着,四妹身穿绿衣绿裙,头插绿花;五妹身穿粉衣粉裙,头插粉花;六妹身穿蓝衣蓝裙,头插马兰花;七妹身穿黑衣黑裙,头擂黑菊花,一个个接替进来敬酒,一时间釜嘴密师喝得昏昏沉沉,看得眼花缭乱,也分不清哪个比哪个丑,哪个比哪个俊。

这时绣花女笑着从门外进来说:“我家姐妹冷丁看,一个赛过一个,一个比一个俊,看常了,穿白衣白裙的二妹和穿黑衣黑裙的七妹最漂亮,而且会说会道,讨人喜欢。不过可有一项,我家姐妹都有一个怪癖,最痛恨那些仗势欺人的狗官,她们要是知道了真情,别说老王爷想娶,就是皇上娶她当正宫娘娘,也是白搭。要是逼急了,鱼死网破,你也不好收场。”

密师一听,咧咧歪嘴,说不出一句话来,急得没法了,只好拱手作揖说:“事已至此,还请大姐帮忙到底,帮忙到底。”

绣花女说:“我看这样吧,我就哄着她们说老王爷女儿闲着孤闷,请二位姐妹前去陪她绣花下棋,住上儿日就回来。”

“对,对。”歪嘴密师见绣花女说的头头是道,句句在理,连声称赞,急忙出门喝动随从。这工夫,只见绣花女从屋中扶出穿白衣白裙,头上披着白纱的二妹,坐到头辆车里;又回身扶吐穿黑衣黑裙,头上披黑纱的七妹,坐到第二辆车里。然后对葬嘴密师小声说:“快些启程吧。”

零嘴密师虽有八分醉意,心却不糊涂,眼盯盯看着绣花女将两个妹妹扶进车里,就马不停蹄向大宁府奔来。他一气跑了三百多里,忽然迎头走来一队人马,抬眼细瞧,不是别人,正是老王爷。

原来,歪嘴密师发现绣花女的时候,已悄悄命随身同来的画师画好美人图像,给老王爷报了信。老王爷展开画像一看,一下子被迷住了,就立刻骑上高头大马,带着随兵,向绣花村赶来。

歪嘴密师遇到老王爷,将事情经过做了察报,老王爷又惊又喜,非要看一眼车里的新娘不可。

歪嘴密师正不知怎样侍候王爷好,听说王爷要看,不紧不慢地挑起车帘,老王爷迫不及待就伸手去揭面纱。呜呀呀!揭开面纱,老王爷顿时目瞪口呆,这哪里是什么美貌女子,明明是脸猴腮、满脸褶子的黑花蛇。气得老王爷嗽傲叫着,抬手一刀,结果了她的性命。

歪嘴密师一见,吓得三魂出窍,七魄颠倒,忙挑开后一辆车帘,一看,不是别人,正是那一身鸡骨头猴肉的白花蛇。

老王爷眼珠差点没气冒,伸手一刀捅死白花蛇,扬手又一刀向歪嘴密师天灵盖劈去,接着一声吃喝,向绣花村飞奔而去。

绣花女骗过歪嘴密师,预料到他们不会放过她的,就脱下了红衣红裙,换上了青衣布袄,到深山里找萨布咕哥哥去了。

老王爷来到绣花村,撒下人马,四处搜寻。可是茫茫林海,无边无际,他哪里去找啊!气得他只好收兵回城了。

流传地区:辽宁省岫岩县

讲述:吴艳秋、李生林

搜集整理:张其卓、董 明

文章来源:满族民间故事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