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条螟蚣的故事

  • A+
所属分类:民间故事

从前咱营子里有一家姓鄂的,他们老老前辈姓鄂苏拉氏,是满族正黄旗人。到他这辈就有他和他姐姐两个人,他叫鄂得萨,小名满子;他姐姐小名叫艳春儿,嫁给山北边海祥府的二少爷。得萨二十岁那年,该娶媳妇了。他姐姐间他,谁家姑娘好。得萨脸儿红得象块红布儿,不肯说。他姐姐心里却知道他小心眼儿里想的姑娘是谁了。

原来,他姐姐比他大八岁,出嫁时他才十二岁,所以常到姐姐家去玩。离海祥府不远就有一家姓舒穆禄氏的镶黄旗人,有个小姑娘叫舒茜,长得眉清目秀,聪明贤惠。

她常找艳春大姐姐学活计,比艳春弟弟小两岁,两小无猜,一起玩围棋、吹筒、投壶,象亲兄妹一样,艳春打心眼里高兴。两个孩子一天天长大,小舒茜跟艳春学写字,看书,非常聪明,得萨也爱看书。两个到一起不是讲古说今,就是猜谜吟诗,从不瞎闹。后来舒茜大了,得萨一来,她有意避开。不能一起相见,得萨也没有兴趣久了。

今天,待姐姐一问得萨的婚事,第一个想起的自然就是她了。得萨想:难得象她那样明白事理,不多心又大方,办事有分寸,能吃苦又能干,若有她每日在身边,也不枉生一场。他姐姐也想:父母去世早,虽有些财产,弟弟还是很苦的,若能有个疼爱弟弟的姑娘,每日侍候弟弟,我也放心了。这姑娘我看舒茜最得当!

剪断截说,后来经过艳春儿的求婚、合婚、送帖、换字儿一大套满族的习俗,得萨与舒茜的婚事总算成功,吹吹打打,八抬大轿把舒茜姑娘抬进了门。

洞房花烛,举案齐眉就不必细说。单说第三关早起,得萨觉得头痛难忍,舒茜脸红得不知所措,她心里明白是自己昨夜一个玩笑,莫不是害了自己的亲人。可新婚媳妇又不敢告诉得萨是什么事。

这下,一天天得萨病得重了。那样精神漂亮的小伙子,一下变成紧闭双眼、哼哼哎哟的病汉,真叫舒茜心疼死了。她偷偷跑到艳春姐家,哭个不停。

艳春儿也吓了一跳,以为新婚夫妇打架了。待问明原由,舒茜只说,不知为什么得萨头疼得这样厉害。眼见弟弟性命难保,艳春儿也难受得很,就派车把他接来,尽心地照顾他,问弟弟想吃口什么。看着艳春姐姐伤心的样子,弟弟临死前也哭了。他叫唤着姐姐,微弱地说:“我,我不能孝敬姐姐了!”

这时,舒茜再也忍不住了,扑了过来,得萨说:“小茜妹妹,我对不住你,让你受苦了……”

舒茜捶胸顿足哭叫着:“是我害了你呀!”

艳春儿止住她的哭声,说:“小茜别瞎说,你怎么害他呢犷全是他命不好,没有福份消受你这样的仙女。事到如今也不必哭了,问问得萨想吃什么,给他做些好吃的吃了,也不枉他生活一场。”

舒茜跪在地上哭着说:“事到如今,我也不得不说了,求姐姐饶我,我愿和他一同去死!”

艳春儿把她带到屋里说;“别这样,好妹妹,把话说出来,我看还能救不能。”

舒茜说:“那还是新婚后第二天晚上,得萨先躺下了,我在灯下做活儿。红灯照着得萨的脸儿,我头一次看清他是那样漂亮的小伙子,浓眉大眼,鼻正口方,苹果一样的脸被灯一晃,更加好看。他微微地甜笑着睡熟了,我知他这些天太劳累,不忍心把他弄醒。过了一会儿,我见他动了一下,我抬头一看,吓了我一跳,他鼻子下什么时候,长出了两条胡须呀?我细一看,原来是我从未见过的一种虫子,又细又长,又黄又黑,全身是腿,正爬在他上唇边。我一时着急,用手把虫子按住,顺手把针上的一点线头拨下来,拴在虫子身上,我想这回你就跑不掉了。我想跟得萨开个小小的玩笑,叫他睡得这样香甜,虫子掉到脸上也不知道!我用手拉住线,在他那小酒窝地方叫虫子爬,他用手抓两下又睡了。我又跟他弄着玩,谁知这一玩笑,竟酿下了这场大祸呀!他当时一伸手正把线弄断,那只被拴住的虫一被放开,飞快地乱钻,一下钻进了他的鼻孔。我抓了几下,没有抓住;得萨醒了,他看着我,怪不好意思。他全然不知我闯下的这场大祸呀!”

艳春儿听到这儿,一拍舒茜的头说:“你昨不早说呀!快!快和面,这回有救了!”

舒茜听说有救了,也忙活起来,帮着姐姐烙起饼来。艳春儿先是放上香油,后来想起还有鸡油,于是烙起鸡油饼。多天不吃东西瘫萨,此时忽闻一阵香味扑鼻,迷迷糊糊地睁了一下眼。艳春儿册下一小块饼放在他鼻子下,叫他闻闻香不香。他却又昏睡过去了。

舒茜在帮姐姐烧火,她一抬头,忽见得萨鼻孔里钻出许多小毛毛一样的东西,好奇地过去一看,吓了一大跳,原来是许多小虫子,在咬那鸡油饼。她用手悄悄把带虫子的饼,抓过来丢进了热锅里。

又放上一块饼,又有许多小虫子钻出来。她一次次放饼,一次次有许多小虫子出来,一次次把带虫子的饼往开水锅里丢。

艳春儿过来,也帮着她干。这样,虫子越来越少了,到最后就剩下那条狡猾的大虫子了。它露一下头,又回去半天不出来;伸一下头,又回去了。

这可把舒茜急坏了,还是艳春儿有办法。她一下抓住一只老母鸡,一刀把脑袋砍下,把鸡血对着弟弟的鼻子流。那老虫子再也忍不住了,一点点地爬出来了。

舒茜眼快手疾,一下就把虫子打到了地上,用脚踩住。这一下,把得萨也打醒了,他伸了伸懒腰,头里甭提多轻松了。他见姐姐和舒茜那样高兴,又见锅里有大饼,就想吃。他姐姐说:“不忙不忙,刚好先喝点鸡汤吧!”

说着他把锅里开水倒到地上一数,不多不少,有九十九条虫子,连同那老虫子整一百条。这时得萨才知道是这些娱蛤,害得自己得了这场大病。

从此,为了防备发生这种事,每年五月单五要喝雄黄酒。这天,正是得萨在姐姐家得救的一天,便叫“得萨节”。年轻人结婚的时候,老爷爷老奶奶也都要讲讲:“夫妻俩不要打哈哈,打急了伤和气,多活没好喜!像小满那样就不好啦!”

流传地区:北京市

讲述:白木亭

搜集整理:张嘉衆

文章来源:满族民间故事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