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膑因啥成了瘸子

  • A+
所属分类:民间故事

老人们传说,孙膑刚不戴屁股帘儿,就扯着鬼谷子的后袄襟到云梦山学能耐去了。鬼谷先生瞅着这娃娃有出息,乐得皱纹都没啦。他白天黑夜地教孙膑读书学道法。恨不得把满肚子的能水都倒给这心爱的小徒弟。

山崖上的小松树一年比一年粗,孙膑的本事一天比一天大。跟他前后到的师兄弟一比较,他确实比他们高过好了好几头,孙膑不由地乐颠颠的。

鬼谷子教徒,两眼睁得一般大,既看徒弟长处,也看徒弟短处。他经常自忖,孩子家如同一棵裸小树,不选枝拿杈就不会直溜,尤其对小徒弟孙膑,他更加倍爱护。只怕这裸好苗苗生点儿病丝儿。一来二去,他渐渐地从这个忠厚勤学的孩子身上看出点症候。这娃娃太鬼,蔫鸡下软蛋呀!

夜静更深,鬼谷子常常拄着茶条杖,颠颠颠,到孙膑住的草房子跟他唠扯。可是无论怎么讲今比古,孙膑总是嗤嗤笑着,连个响屁也不放。

春天又到了,崖上坡下,花红柳绿。鬼谷子把弟子们叫到限前。告诉他们:“为师趁此春光前去蓬莱访友,你们在家要循规蹈矩,尽心习文演武。”众弟子满口答应。在下山的时候他特地叫上孙膑送他一程。又切切实实叮嘱了一番。最后扒着耳根跟孙膑说:“我床头的小石柜可千万看好,谁也不能开。”孙膜眨巴眨巴眼睛。暗想:里面有啥宝贝呢?便假意提醒:“您可把钥匙放好。”鬼谷子哈哈一笑:“谁也找不到,我把它放在神仙的饭锅里啦。”

鬼谷先生走后,孙膜整天思谋:“师父这般珍重石柜里的东西,定是仙术奇书。不肯轻传的仙家本事。我何不趁他出门。愉出来瞧瞧。”于是便一个人悄悄溜进鬼谷子的房里,去开石柜,一把青铜大锁牢牢锁着,没钥匙,谁也干瞪眼。

机灵鬼不怕难题。孙膑小心眼儿比谁都猴儿,他不翻床屉,不找旮旯,蹲在地上一个劲地琢磨:“神仙的饭锅?”

……哦,人吃一口饭,佛受一炉香。对,它就是锅!想到这儿。孙膑“嗖”地站起来,一溜小跑向三清殿奔去。

“三清”面前的香炉正红。缕续的香烟在“太清”、“上清”、“玉清”的脸上飘来散去。好像这三位神仙正吞吃,云食呢。他扑上前去,把插着的香拔掉,伸手到热乎乎的香灰里摸到一串儿钥匙!

小石柜打开了,里面放着三卷天书。孙膑瞧瞧四周没有人影儿,就急忙把天书塞进袖简里,跑回自己的小屋。

从这天起,孙膑就闹起了邪病,哼哼呀呀,胡说乱道,师兄弟来看望他,劝他吃药。他说娘胎带来的这种怪病,药不管事,只要在僻睁地方休养些日子,不跟人接触,就能好的。大家信以为真,就在密林中搭间小房。让他上那里去养病。这可是瞌睡给个枕头,孙膑乐滋滋地钻进绿森森的松林里,“独吞”去了。

他万万没想到师父就在旁边。鬼谷子根本没去云游。当孙膑刚打开天书。就听见茶条杖点地的声音,吓得他脊梁骨直冒冷气。他忙不迭地把天书塞在屁股底下,合上眼皮。假装静心养气,嘴儿吸着,鼻子呼着。

鬼谷子走到近粉问:“你一个人坐这儿干啥?”“噢,师父,弟子练气调神呢。怎么,您没走远?”孙膑一边答应一边坐着天书,装蒜呢。

这时,鬼谷子忽地用茶条杖一指:“看!虎!”

孙膑睁眼一看。不好!面前山坡上礴着只老虎,牛一祥大,张着血盆大口要扑过来。不由得站起身来,这下可露馅儿了,藏在屁股底下的天书卷着边儿,被风抖得“沙沙”直响。鬼谷子哈哈大笑,说:“徒儿,你看错了。”孙膑再定睛一瞅。哪是虎呀。那是块带条纹的大石头。孙胺心里明白过来,羞愧地低下了头。

鬼谷先生绷着脸指贵他:“不听师盲,愉盔宝书。是不忠;流言骗友。是不信;身坐圣典。是不敬,不改过错。是不贤。”说完举起茶条杖,往孙脆膝盖上一点,孙膑立时双腿疼痛,倒在地上。鬼谷先生长叹一声:“给你留点儿残疾。兴许日后有些好处。”待了一会儿,孙膑爬起来,腿已经瘸了,身人仄仄歪歪。从此他一辈子架着副双拐,他时刻不忘这个教训:思过改过,终于成了“气候。”

讲述者:马王氏

采录者:马维德

采录时间:1985年

地点:延庆县

文章来源:中国民间故事集成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