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羹尧请师教子的故事

  • A+
所属分类:民间故事

年羹尧是清代康熙雍正年间的大将军。他战功赫赫,深受皇上信任,于是,骄傲自满,专横跋扈。所以,人们对他大多敬而远之。别看他是大将军,能调遣千军万马。可他想找个先生教孩子读书识字却没人来,年费尧为这事可犯愁啦。

多亏他的盟兄弟胡期恒荐来一位先生,此人姓刘,顺天府大兴县青云县人。刘先生学问深博,秉性耿直,不慕功名,只靠教书谋生。刘先生到年府后,年家照顾得十分周到,先生教书也非常认真。每日教年府几位公子读书,作文、对课、习字,要求很严格。

年府几位公子都刻苦好学,尤其是那位小公子,别看他年方六岁,可他聪明伶俐,进步最快。年羹尧得空便到书房检查孩子们的功课,见到小孩子写的字端正秀丽。对个对子,才思挺敏捷,总是十分满意地夸奖一番。他从心眼里敬佩这位刘先生。

光阴似箭,刘先生不知不觉到年府已经三年有余。这一天,刘先生听说年府的一个家奴喝醉了酒,在街上一头撞到咸阳知县的官轿上,这家奴不但不认错,反而狗仗人势辱骂县太爷。那位县太爷呢。因为惧怕年家的势力只好做个忍辱仙。刘先生一听不由得心头起火。

这时,可巧年府小公子来找先生讨作文题,刘先生就脱口而出,“满招损,谦受益”.晚上,年奖尧又到书房检查孩子们的功课。他一眼看到小儿子的作题目“满招损,谦受益”,不觉一愣,脸上出现不痛快的神色。他不愿往下看,一言未发扭身走了。

刘先生早把这一切看到眼里,你既然这么不听劝。我也犯不上跟你呕气。第二天刘先生找年羹尧,借口出家日久,老母近来身体欠安,要辞馆回家。年奖尧心里明白这是什么缘故,也有几分后悔之意,但不愿认错,只是一再好言挽留,刘先生坚决要走。

没办法,年羹尧说:“先生在敝舍几年费尽心血,我年某照顾不周,望先生海涵。现在先生执意要离去,挽留不住,就过了中秋节再走吧,也容我个工夫再请先生呀,您看如何呢?”刘先生听年烫尧说得如此真诚,只好同意了。

转眼就是中秋节。这一天,年龚尧就在书房设宴招待刘先生,一来是欢度佳节,二来是给先生饯行。几位公子也都来了。筵席上,山珍海味,美酒佳肴,异常丰盛,自然不必多说。

想那年羹尧康熙年间进士。文武全才,席上少不了跟刘先生谈古道今。讲诗论文。酒过三巡,年羹尧乘酒兴说:“有位朋友给我出了上联,连日来我颇费心思,但时至今日也没答出个可心的下联,先生帮个忙吧!”

刘先生忙问:“这个上联是怎么出的呢?”

年羹尧念道:“玉帝兴兵,雷鼓云旗,雨剑风刀天作阵。”刘先生听了,思片刻说:“这上联以天化气象为喻,气派极大,要想个配得上它的下联确实不容易。”

刘先生话音未落,那小公子抢着说:“这有何难,他以天化气象为喻成上联。我以地理风物为喻对下联。”说罢,念道:“龙王设宴,珠灯贝碟,螺觥岛桌海为厅。”

刘先生一听。十分高兴。连连拊掌叫好,正在这时,猛然“啪”地一声,年羹尧拍案而起,怒容满面,一双虎目直瞪着小公子,高声喝道:“大胆!我与你老师谈话,哪有你插嘴之理。你那恩师乃当代名儒,学深似海,方才不过谦虚自已,你却当真,如此慢待师长。我岂能容你!”

刘先生赶忙劝说:“制台大人息怒,今日乃家宴,不必拘死理”.

年羹尧却说:“我年某身受皇恩,朝夕图报,然而不能齐家,又焉能治国?”接着冲小公子喝道:“小奴才,还不快给我伸出手来!”那小公子早吓得面如土色,伸着手掌战战兢兢往前挪。刘先生心想:“准是要打孩子手板。”他正要解劝,万没想到。年龚尧一猫腰,照孩子手指“吭哧”就是一口,只听到“啊”的一声惨叫,孩子左手中指断为两截。鲜血直流,孩子昏倒在地,刘先生抢前一步,抱起孩子,“真……真……真是岂有此理!”气得说不上话来,年羹尧余怒未消,望着刘先生说:“慢怠师长,理应碎尸万段,今天看在先生的面上。我才从轻发落这个小奴才。”刘先生一时不知说什么好,一甩袖子,快快而去。

刘先生离开年府,回到顺天府大兴县青云店。他家住在镇东的一条街上。他一进街,远远望见一座青堂瓦舍的四合院,门楼是用花砖垒砌的,十分讲究。门楼左侧立着个拴马桩,上边拴着两头大黄牛,一头卧在树阴下,一头站着甩着尾巴。可是,自己家的那五间旧瓦房却没影儿了。他很奇怪,一打听才知道。这座新起的四合院就是自己家,他上前拍门,开门的正是他的大儿子。他离家后,一问才明白,原来是年羹尧派人给修的。刘先生心里很过意不去,在家呆了一宿,天一亮就起身回年府道谢,他到了年府,没成想,年羹尧非但拒而不见,而且连大门都不叫进。刘无生只得赌气而回。

一晃就是十个春秋,自从打年府回来,刘先生再没出去教书。只是在家早耕耘。晚读书,脆养老母,教育子女,安享田园天伦之乐。这年腊月里的一天,刘先生正独自一人坐在窗前酌酒吟诗,忽然,有个青年人找他。

那青年人一见刘先生。“扑通”跪倒在地,嘴里喊着“先生”,两眼的泪水像断了线的水晶珠一样,劈里啪啦滚落下来。这下把刘先生弄得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他忙叫儿子扶起青年。自己走上前眯着老花眼上下打掀这青年人。这青年十八九岁,生得眉清目秀,可愁容满面,浑身上下衣摺里都夹着黄沙泥,显然是风尘仆仆,长途跋涉而来。他看了好半天,就是辨认不出来。

青年人见这情景,忙说:“老师您怎么不敢认我啦。我姓年啊,您看。”说着伸出左手。刘先生一见那只左手,中指短半截,恍然大悟,一把搂住这青年说:“孩子。你这是怎么啦?”这青年正是年府小公子。这时,小公子才失声痛哭说:“家里遭过啦……”

原来,这年正是雍正三年,钦天监报:“二月庚午,月日合璧,五星联珠。”此乃百年不遇的瑞象。文武百官一齐上疏庆贺。年羹尧岂能例外。他写疏称颂:“我皇陛下,日理万机,朝乾夕惕。感动上天。成此瑞兆。”

不料,他的文书誊写时,将“朝乾夕惕”误写作“夕惕朝乾”,年羹尧看也没看就送上去了。结果,雍正皇帝龙颜大怒,责他有意颠倒乾坤。不少大臣平时受年羹尧凌辱,此时也乘机交章弹劫,十一月圣旨下:“将年赞尧逮捕,命议政大臣,三司九卿公审定罪。”年羹尧闻讯,偷偷叫过小公子。告诉他:“龙颜大怒,我年家恐有灭门之祸。为保我年家别断子绝孙,你快去顺天府大兴县青云店投奔你那恩师去吧!”

刘先生听罢小公子的哭诉,长叹一声,说:“想你父不纳忠言,也合该遭难。不过我们相处一场。你父待我不薄;况且你父也着实冤枉,日后总会有出头之日。我就收留你吧。”那小公子急忙即头感谢。

不久,年羲尧被定了九十二条大罪。圣上降旨,满门抄斩。前去抄家的回奏:“年羹尧的小儿子跑了。”皇上命今:“全国各州、府、县通缉。此时,年府小公子已更名改姓。冒充刘先生的儿子。又过了几年,风声渐渐止息了,西北边疆动乱不安,皇上终日不得安宁。这日,皇上想起年羹尧,想念他定青海之功。于是,降旨:赦免年奚尧的小儿子。这消息顷刻之间传遍天下。刘先生听说,十分高兴,便叫年府小公子祭祖归宗。

讲述者:柳春生

采录者:马执斌

采录时间:1986年

地点:大兴县

文章来源:中国民间故事集成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