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恩负义的阿卜杜拉

  • A+
所属分类:民间故事

从前有一个年高德劭的托钵憎,名叫阿布·纳达尔,在巴士拉城一个寡妇家投宿,这寡妇是那样好客,如此热情招待他,使他觉得非报答她不可。

当这个托钵僧临走时,说道:“好姐妹,我看得出你家很穷,你要带大你那儿子阿卜杜拉,使他受到你所希望的那种教育,是很困难的。你肯信任把孩子交给我吗?我会待他像儿子一样,好好照顾他的。”

寡妇早在很多年前就已认识这个托钵僧,知道他是一个圣人,没有人会认为他不好的,因此她很乐意地赞同了这建议,叫儿子跟随他学艺。

这个托钵僧是来自马格里布,他带着阿卜杜拉旅行过亚洲所有好地方和大城市,但是却时刻小心避开他自己的故乡。那老人真的待这孩子如自己的儿子,教他读书,给他上课,使他懂得很多知识和技艺,有一次阿卜杜拉病了,老托钵僧冒着自己丧生的危险,小心看护他,一直把他治好,毫无疑问这孩子应该对阿布·纳达尔感恩戴德才是。

可是托钵僧对他说的话他听也不想听,托钵僧说:“我的儿啊,感激是来自心灵,而不是在唇边的。它以行动来表示,而不是用言词。你听我的话就证明你的感激了。”

他们一路前行,有一天到达一处荒凉的地方,巨大的岩石挡住他们的去路。

托钵僧对阿卜杜拉说:“在这块岩石里藏有财宝,如果你听从我的吩咐,它就是我们的,如果你情愿的话,这次就是证明你对我感激和爱的时候阿小杜拉答应照他慈祥的恩人吩咐去做。”

“好。”托钵僧点点头,然后举起他的拐杖,狠狠地打了岩石一下,岩石就像门一样打开了。

托钵僧说:“我的儿啊,你走进去,在那岩洞中你会找到一座铁烛台,我要的是这座烛台,去把它拿来!不过,你一定不可触摸在那儿放着的任何金银财宝。记住我的吩咐,你只去取那烛台,其他东西不是给我们的。你能听从我的吩咐吗?”

“为什么不能呢,我当然听从啦,”阿卜杜拉保证道,“我知道我欠你的恩情太多了!”这样说着,他就爬进那岩洞的进口去。

可是,他一看到摆满一地的金币银币珍珠宝石,就眼花缭乱了。他觉得心烦意乱,无法抵受得住诱惑,竟把托钵僧的吩咐抛在脑后,把闪闪发光的财宝拚命往自己口袋里塞。他这样一做,岩石就合拢起来,四周突然变成一片漆黑,他一把抓起烛台,左冲右突,想找条路逃出去。

最后,他看到远处有着微弱的光线,就向着光处走去,使他惊讶万分的是,深深的岩洞突然似乎开阔起来,从那儿他走出去了。他向周围打量,觉得奇怪,托钵僧不知哪儿去了,连荒漠岩石也都消失不见,相反,他发现自己是在巴士拉城附近,就是他母亲居住的地方。

阿卜杜拉心想:“不用理那托钵僧,管他现在在哪儿呢,现在我不靠他也发财啦。”他的母亲当然问过他托钵僧的情况,阿卜杜拉把在荒漠中的情况讲了一番,结尾时说他不再需要那老家伙帮助了。

说到这儿,他把口袋里的金银珠宝全倒在桌子上,两个人看着这批财宝,乐得不得了。他们数了那些钱,一个金币一个金币地数着,计划如何去花它们,当他们刚决定怎样花掉它们时,突然所有财宝一下子不翼而飞,消失无踪了。只有那座铁烛台还留在桌子上。

那寡妇痛哭起来,“天啊,这是怎么回事?阿卜杜拉,我们一定是把那圣人惹恼了,他只不过是考验我们罢了,因为我们忘了他,现在我们所有财宝都被拿去啦。把烛台拿去给他,也算是对我一种安慰吧!也许这样会使他心软,你肯定知道在什么地方能找到他的。”

可是阿卜杜拉根本没有他母亲那种善良的品性,他坐在屋角,咒骂起老托钵僧来,而且还轻蔑地踢那座烛台,口里不干不净地尽在骂:“这就是那死鬼老骨头留下给我的好东西,我冒着生命危险爬进岩洞去,他却一声不响把我拿出来的所有东西偷得一干二净,妈妈,你高兴怎么样说都好,我并不是忘恩负义,那老家伙不是个好东西,他根本不是什么圣人,我相信他只是个卖娘贼罢了!”

阿卜杜拉骂着骂着,天已黑了,他母亲点了一盏小油灯,放在桌上,阿卜杜拉觉得放在桌上不顺眼,就把它挂在烛台的一支分支上。突然,一个穿着长长的棕色衣袍的托钵僧出现了,他像陀螺似的转个不停。扔了一个铜子儿在桌上,连一句话也不讲就不见了。

“这是怎么回事?”阿卜杜拉说,他对这种怪现象,想了足足一晚。到第二天傍晚,他想出个苗头来了,那铁烛台共有十二个分支,他在每个分支都放上一支蜡烛,然后把它们点着。立刻有十二个托钵僧,全都是穿棕色长袍的,突然出现,他们转呀转的,转了一刻钟,每个都抛下一个铜子儿就不见了。

第二晚阿卜杜拉再试一次,果然这种怪事又再出现,不过每晚这些托钵僧只出现一次,不会再来第二次的。

这样,阿卜杜拉和他母亲现在倒有了点钱,每天十二个铜子儿,虽然不多,亦足够他们生活下去了。可是他们仍然对失去的财富念念不忘,这十二个铜板跟那笔财宝又怎能相比呢!他们拿这十二个铜板又能干什么大事?只是聊胜于无吧。

也许把这烛台还给托钵僧,或者他会把曾装满他口袋的钱财还给他也说不定。阿卜杜拉于是下了决心去找托钵僧,他把这心思向他母亲一说,他母亲自然赞成。

第二天一早他就带了烛台,动身到马格里布去,他想那是托钵僧的故乡,准能找得到他的。果然不错,到了马格里布,一打听,人们就把他带到托钵僧的家门口去。

阿布·纳达尔住的哪是什么房子?简直是座宫殿!门口有看门的阍者,在院子里有好多奴仆,阿卜杜拉连门槛也不敢踏进去呢!

难道那老叫化子住在这儿吗?当阿卜杜拉还在犹疑不决,不知怎么办时,突然听到身边有一个奴仆在讲话:“欢迎,阿卜杜拉,我们的主人已盼望你多时了,我带你进去见他吧!”那奴仆把阿卜杜拉带进一座宝石碧玉建成的华丽大厅,在大厅里只见那老托钵僧,还是穿着那一身简单朴素的长袍,躺在一张卧榻上。

阿卜杜拉被这华丽的大厅弄得眼花缭乱,就跪倒在托钵僧跟前,把烛台呈上。他说:“请您老人家原谅我要您等了这么久才来问候您,对您表示感激谢意!”

阿布·纳达尔说:“我的儿啊,你还想哄骗我,我从你的眼睛可以看出你的心,你不是来表示感激的,你所想要的,只是想用你这礼物来赢取我的欢心,除此还会是什么?如果你知道这烛台的秘密威力,你是永远也不会把它带来给我的。我来示范让你看看使用它的正确方法吧,这可同每天给你十二个铜子儿大不相同呢!”

老托钵僧在烛台十二个分支上都点上一支蜡烛,那十二个托钵僧又出现了,他们像陀螺一样到处乱转,过了一会,阿布·纳达尔拿起一根拐杖,朝每一个托钵僧狠狠地打一下,他们被打后,立即不再转动,倒在地上变成了十二堆金银珠宝。

阿布·纳达尔说:“我的儿啊,你明白了?这就是使用这座烛台的正确方法,不过这并非我要你从岩洞把它拿出来的真正原因,它是一个我非常尊敬的巧匠的作品,因为像这烛台一般艺术精品,带给我很大乐趣,故而我搜集它们。来,这儿是我宝库的钥匙,你拿着,去看看它里面的东西,然后告诉我,它到底能不能满足任何凡人的欲求吧!”

阿卜杜拉照他的吩咐去看,只见阿布·纳达尔的宝库共有六个地下室,全都装满了罕见的金银宝石,他不知道该赞美哪一间更好些。

不过阿卜杜拉的心却又嘀咕起来了:“我真是个大傻瓜!为什么我把烛台还给他呢?如果我聪明点,那我现在就是百万富翁,不用看着别人的财宝干瞪眼了。我本可以找机会多试试,弄清烛台的奥妙的,唉,我真是个大傻瓜啊!”

当阿卜杜拉回到客厅来时,阿布·纳达尔早在他的面色中看透了他的心事,但他假装根本没留意一样,相反,对待这个年轻人格外慈爱,殷勤地款待他有如宾客,就好像他是个很好的朋友一样。

匆匆过了七天,他把阿卜杜拉叫来,对他说:“你所看过的地下宝库中,有一半财宝我是继承我父亲的,其余的是我自己赚回来的。我并非守财奴,但我只需要入息中一点儿就能维持自己生活了,我在早年就认识到,财产并不能令人变得更好些或更幸福些,而做一个守财奴实在是太愚蠢了。所以我把自己打扮成一个穷人,穿上托钵僧的烂袍,到处旅行,以便增长自己的智慧,并且观察人类的愚昧。我曾步行到圣地麦加朝圣三次,崇敬地吻过卡巴的黑石,过的是香客最卑微的生活。我遇到不幸的人,就帮助周济他们,使他们免除匮乏,不过我相信,靠自己努力谋生,才会使一个人生活得更幸福些。”

“岁月如流,我将如同降生人间时一样两手空空地离开这世界,时间快到了。我并无儿女,我希望有一个继承人,但他必须有自制而聪明地处理我的财产。阿卜杜拉,我选中了你,安拉作证,我对你像一个父亲一样疼爱!但你的忘恩负义使我的希望破碎了,我所有的希望就是我坦率地对你讲的这一切,为能治好你的忘恩负义,我不会再留你在这儿,你回到巴士拉你母亲那儿去吧!”

“不过,既然你将我这样希望得到的烛台送来给我,作为对你表示感激,明天你走时将我最好的马备好鞍鞯,它是你的,连那给你牵马的奴仆也是你的!我还送两只骆驼给你,你可以到我的宝库中任你尽量多地搬走那些财宝,这儿是它的钥匙!”阿卜杜拉谢谢他对自己如此信任,满怀希望上床睡觉,但他整晚转辗反侧,无法入睡,他忘不了那座铁烛台。

他对自己说:“老家伙要是没有我,根本就得不到这烛台的,是我冒着生命危险从岩洞取来,我曾占有过它,我路远迢迢到马格里布来把它送给他,可他怎样报答我呢?一匹马!我还不知道是匹什么种的马呢!还有两匹骆驼装着一点儿金银珠宝!你阿布·纳达尔才忘恩负义呢!可不是吗?那烛台一天就可以生产出好多个六匹骆驼驮的金子!要是只这样少地来酬谢我,为什么我要把自己的财产给他?”他一夜就是这样说服自己,到第二天早晨,他下定了决心,他要带走那烛台。

一切进行得比他预料的更顺利,阿布·纳达尔任他到宝库去自己挑选,当他用珠宝塞满了麻包袋后,把烛台也塞进了其中一个麻包袋,然后把钥匙交还给阿布·纳达尔,只简单地讲声再见,就带了马匹、奴仆和两匹载满珠宝的骆驼走了。

在回到巴士拉之前,他把阿布·纳达尔给的奴仆卖掉,在奴市另买了一个,他不想让故乡有人知道他的财产是打哪儿得来的。

他到家时,他母亲跑出来迎接,她是那么快乐,渴望知道事情的原委,但阿卜杜拉忙于把宝物从骆驼上卸下来,只简单应付了她几句。

阿卜杜拉最关心的是那座铁烛台,他等没人看见时,就把它拿进一间隐蔽的房间里,急不可待地想要试试它那神秘的力量,好将跳陀螺舞的托钵僧变成大堆的金银珠宝。一等天黑,他就走进那房间,把十二支蜡烛全都点亮,果然不出他所料,十二个穿棕色长袍的托钵僧出现了,像陀螺似地转个不停。

阿卜社拉早准备好了一根棍子,他相信魔力,凭他能使多大力气去打那些托钵僧,就用尽全力向那些托钵僧死命揍去。

谁知道活该他倒霉,他没有注意到阿布·纳达尔是用左手拿棍子来打托钵僧的,阿卜杜拉用右手握棍,那些托钵僧被打后非但不变成金银珠宝,反而从他们的长袍下面拔出鞭棍来,痛打了不老实的阿卜杜拉一顿,直打得他半死不活,倒在地上哀号。

他母亲找到他时,他已被打得快要死了,她赶快把他扶起来,将他扶进他们收藏那几大袋珠宝的房间去。他们看到的是什么景象啊!他们所有放在桌上的珠宝,本来闪闪发光的,突然消失不见了,连那匹马、那两匹骆驼和那烛台,也不见了。

最糟的是,他这故事很快就传遍全城,这个贪财的年轻人,直到死那天,也被人叫作“忘恩负义的人”。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