鸟兽和木匠的故事

  • A+
所属分类:民间故事

古代有一对孔雀,住在近海滨的地方;那里有森林,有河渠,环境很好;可是美中不足,林中栖息着各种动物,其中还有猛兽,因此孔雀夫妇随时存有戒心;为了防备猛兽的侵袭,便在一棵树顶上做窝,白天双双地飞出去觅食。在这种惶惶不安的情况下,生活愈来愈不安定,恐怖与日俱增;迫不得已,它们便决心迁居,另觅安全的栖身之所。

于是它们毅然决然舍弃旧居,高飞远走;在海空上盘旋的时候,它们发现一个树林茂密,清泉潺流的岛屿,便毫不迟疑地在岛上卜居,吃树上的果子充饥,喝泉水解渴,生活倒也安静舒适。

一天,有一只母鸭惊惶失措地奔到孔雀夫妇栖息的大树下面。孔雀夫妇见鸭子这般惊慌,认为其中必有缘故,因而向它打听它的情况和恐怖的原因。

鸭子回道:“由于受到人的威胁,我忧愁恐怖得害病了!对于人的危害,必须十分小心,加倍提防。”

“你既然来到我们这儿,就用不着害怕了。”雄孔雀安慰母鸭。

“赞美安拉!由于接近你们,我心中的忧愁苦闷消除了。今后,我希望同你们结为最亲密的好朋友。”

“欢迎你,竭诚地欢迎你,”雌孔雀边说边下树来,“从此你可以安心了;我们住在岛上,四面八方有水围绕,人从哪里到这儿来呢?从陆地、从海里他们都不可能到这儿来的。现在告诉我们吧:人是怎样危害你的?”

“你要知道,孔雀太太,我有生以来,一年四季安安静静地在岛上过活,从来没见什么讨厌的事情;可是有一睦夜里,我在睡梦中看见一个人的形象,便和他交谈起来,继而听到一股声音对我说:‘鸭子!你好生提防,别教人的言语欺骗了你;因为人是诡计多端、花言巧语的动物,他会像狐狸一样地欺骗你;因此,你需要提高警惕,加倍提防。你要知道:人有种种办法,能从海中捕捉鲸鱼,从陆上捉住大象,从空中射落飞鸟;人对动物的危害向来是不轻易放松的,无论空中的飞禽,陆上的走兽,全在他的危害范围之内。这些就是我所听到的关于人类的欺骗行为,我全都告诉你了。’听了警告以后,我战战兢兢地从梦中醒来,担心自身会受到人的迫害,希望不中人的诡计,不跌在他的网罗之中。因此我郁郁不乐,心胸一直不能开朗,总共还不到一天的工夫,健康便受到影响,身体软弱无力,精神颓废不振,一直感到悲观厌世。傍晚时候,我肚中饥渴,不得不提心吊胆地出去觅食。我去到山中,在山洞前碰到一只黄毛小狮。小狮一见我,十分欢喜,对我的形状和毛色觉得非常惊奇,因而大声叫道:‘到我这儿来吧。’我到它面前的时候,它问道:‘你叫什么名字?是属于哪一类的?'’我叫鸭子,属于鸟类。你这时候为什么还坐在这儿?‘这是因为我在梦中看见了人,因此几天以来父王屡次警告我,教我小心提防人类。’于是它把梦中所见与我刚才对你所谈相仿佛的一种情况告诉了我。听了它的叙述,我对它说:‘狮子!为了除掉人类,我才前来投奔你呢;关于除人类的事,请你下个决心吧。为我自己的安全,对于人类我是感到十分恐怖的,而且为你的安全着想,这又给我增加了一倍的恐怖了;因为你是王子啊。’我竭力怂恿狮子,教它去杀人除害。之后,它一骨碌爬起来,把尾巴摔在脊背上,一直往前走,我追随在它后面,一直走到三岔路口我们在途中发现前面的灰尘飞扬起来,一会儿灰尘开处,出现一匹逃跑的毛驴,战战兢兢,没命地向前奔跑,时而腾空急奔,时而睡在地上打滚。狮子见了,出声一喊,毛驴便俯首帖耳地走到狮子面前。

‘你这个愚蠢的家伙!你是属于哪一类的?为什么跑到这儿来?’狮子问。‘王子,我是驴类;为了躲避人的危害,我才逃到这儿来的。'’你怕人杀你吗?‘’不,王子;我怕人役使我,怕人来骑我。因为人有一种叫鞍子的东西,用来架在我的背上;一种叫肚带的东西,用来绑住我的肚子;一种叫秋的东西,用来放在我的尾下;一种叫嚼铁的东西,用来卡在我的嘴里;此外,还给我造了一种马刺,用来刺我,逼我出乎能力范围以外地奔跑;我一失足或出声一叫,就挨一顿臭骂。到我年迈力衰不能快跑的时候,就把我交给卖水的人,带往河边去驮水囊,来来往往,一直在劳碌、卑贱、苦痛中累到老死;死后,这具残尸还被扔在山坡上喂狗。嘿!世间还有什么忧愁比这个更苦闷的?什么灾难比这个更厉害的?‘”

孔雀太太,我听了毛驴的叙述,吓得魂不附体,对于人类感到全身颤栗,因而对狮于说:“王子!毛驴的这种情况,我们应当同情、怜悯它。它的谈话又给我增加一重恐怖了。”

“现在你打算上哪儿去?”狮子问。

“今天黎明时候,我见有人从远方来,便拔脚逃跑。现在我要走了;因为人类十分可畏,我打算不停地向前走,也许我会去到一处能够摆脱人类的危害而可以安身的地方。”驴对狮子谈了最后一句话,然后向我们告辞,预备动身的时候,路上的灰尘忽然飞扬起来,驴大叫一声,睁大眼睛呆呆地注视着。

一会儿灰尘开处,出现一匹黑马,额上的白点像金钱一般,是一匹身体健壮,声音洪亮的骏马;它一直跑到狮子面前。狮子见了,非常看重它,问道:“你是属于哪一类的,伟大的动物啊!你为什么在旷野中如此奔跑?”

“我是马,王子,属马类。为了躲避人类的危害,所以我没命地逃跑。”

“别这样说吧!’狮子显出惊奇的态度,”说这种话,这是你的耻辱。你的身体又长又粗,跑得又快,怎么会怕人呢?我身体虽然矮小,我可决心去碰一碰人,打算摔死人,吃人的肉,以便安定这个可怜的鸭子,让她回到自己的家乡去安居乐业。不过你这一来,我的决心可给你的话粉碎了,把我先前的念头打消了;因为你的个子这样魁梧、庞大,一脚可以踢死人,而人却不怕你,还能降服你,那么像我个子这样矮小的动物,对他更是没有办法了。“”王子!“马听了狮子之言,笑了一笑说,”要战胜人类,这是谈何容易的事!我的个子虽然庞大,身体虽然粗长,奈何人是诡计多端,计谋百出的。他用枣纤和鬃毛给我编成一种叫绊脚索的东西,缚住我的手足;把我拴在高桩上,让我终日站着,不能起坐,也不能睡觉;要骑我的时候,把一种叫鞍子的东西架在我背上,并用两根带子将它紧紧地从我的腋下绑起来;又把一种叫嚼子的东西卡在我的嘴里,并用一种叫遥绳的东西系在嚼子上;此外还替他的脚做了两个叫镫的东西,系在马鞍上;于是当他骑在我身上的时候,手握僵绳,操纵着驾驭我,脚套在镫里不住地用马刺刮我的肚皮,有时刺得鲜血直流。总而言之,人对我的残暴、摧残,王子!你不必过问了。到我年长衰弱,不能快跑的时候,便把我卖给磨坊主人带去推磨,让我整天整夜在磨坊中兜圈子,直至衰老得不能动弹的时候,才把我转卖给屠户拿去宰杀,剥我的皮,卖我的肉,炼我的油,并拔我的尾,把毛卖给匠人编织箩筛。“”你几时离开人的?‘狮子愈发感到忧愁忿怒。

“正午时候离开的;他在我后面追来了。”

狮子和马谈话的时候,大路上的灰尘突然飞扬起来;一会儿灰尘开处,出现了一只骆驼,喘着粗气,蹦蹦跳跳地奔到我们面前。狮子见骆驼又粗又大,认为它就是人,要去扑它。

马对它说:“王子,这是骆驼,它不是人,它仿佛是逃避人类而来的。”马刚说完,骆驼走近狮子,问候它。

狮于回敬一声,接着问道:“你为什么到这儿来?”

“逃避人的危害呗。”“你个子这么魁梧粗大,一脚踢得死人,为什么害怕他呢?”

“你要知道,王子!人有无比的智慧,对抗人,结果只能自寻灭亡。因为人把一种叫穿鼻绳的东西穿在我的鼻子里,把辔头套在我的头上,然后把缰绳递给小孩子,于是我这个庞然大物便被一个小孩子牵着走,并教我驮沉重的货物作长途旅行,不分昼夜地役使我做笨重活计。到我年衰力弱的时候,却不念旧情,而把我卖给屠户。屠户宰了我,把我的皮卖给皮匠去制革,肉卖给厨子去烹调。总之,人对我的残酷,真是不堪与闻的。”

“你几时离开人的?”

“傍晚时候,我走后他不见我,我想他一定要来追赶。王子,让我趁早逃往荒无人烟的地方去吧。”

“稍微等一会吧,骆驼!让你看一看我如何捉住人,拿人的肉喂你;如何弄碎入的骨头,喝人的血。”“王子,这便叫我替你担忧了;因为人,他诡计多端,是最长于欺骗的。诗人说得好:灾祸降临的时候,生灵应当拔脚逃避。”骆驼刚念完诗,途中的灰尘突然飞扬起来;一会儿灰尘开处,出现一个短小瘦削的木匠,肩上扛着一个篮子,篮内盛着工具,头上顶着八块木板,手中牵着一个小孩子,瞒跚而来,一直走到狮子面前。

鸭子一见他,感到无限的恐怖,可是狮子却昂然过去和他碰头。木匠喜笑颜开,亲切地对它说:“伟大的王子啊!愿安拉赏你吉庆,增加你的勇敢和威力。现在我向你呼吁、求救;有一个追赶我、迫害我的人,请你挡住他吧;你是我唯一的救星呢。”他说罢,站在狮子面前哭泣、叹气、诉苦。

“我保护你;虐待你的究竟是谁?形象比你更好看,口才比你更流利的动物我生平不曾见过。你到底是哪一类?是干什么的?”

“王子,我是一个木匠;至于虐待我的,他是人。明天清晨他要在这儿和你见面的。”狮子听了木匠之言,脸色霎时变黑,喘着粗气,眼里冒着火花,咆哮如雷他说道:“指安拉起誓,我一定要熬夜到天亮;如果目的不达到,不见父王之面。”它回头看木匠一眼又说:“我是有义气的,不至于使你失望。你的脚步很短,看来你是不能像野兽那样行动的,告诉我吧,你打算上哪儿去?”

“我是去见令尊的宰相老豹子的;你要知道:老豹子听说有人到这儿来,心中感到十分恐怖,因此派了一个使臣去请我,要我给它造间小屋子,让它住在里面,保护自己的身体,免受敌人的危害。使臣既然来找到我,我就携带这几块木板,预备给宰相去造屋子。”

狮子听了木匠的一席话,对豹子油然发生嫉妒心理,便对木匠说:“指我的生命起誓,你非用这几块木板先替我造一间屋子不可;待我的屋子造好,豹子要什么你再替它造好了。”

“王子,我必须先满足豹子的需要,然后才能转来为你服务,替你造屋子保护你。”

“指安拉起誓,你要用这几块木板替我造了屋子,我才放你走。”狮子对木匠有了好感,跳到他面前去逗弄他,拍他的背,伸爪一拉他肩上的篮子就把他拖倒,跌在地上。

“该死的木匠啊!”它说,“你很弱,身上没有劲;既然如此,你害怕人,这该原谅你了。”木匠跌了一跤,心中十分恼恨,但慑于狮子的淫威,敢怒而不敢言。

息了一会,他爬起来,端端正正地坐着,喜笑颜开他说道:“好,现在我就替你造屋子吧。”于是用身边的木板和钉子比着狮子的身体给它造了一间木箱式的屋子,敞开着屋门,沿门边钻上许多钉眼,装上钉子,让钉头露在外面,然后对狮子说:“来吧,从门口钻进屋去,让我比着你的身体量一量屋子的大小。”

狮子非常欢喜,走到门前一看,觉得屋门太窄。木匠对它说:“蹲伏下去,缩着四脚爬进去吧。”狮子听从木匠的吩咐,果然蹲伏着爬到屋里,只剩一根尾巴露在外面。刚进去,狮子就打算缩着退出来。

木匠便对它说:“且慢,稍微忍耐一会,让我看这间屋子到底能不能容纳你的尾巴。”狮子听从木匠的吩咐,安静地卧在里面。木匠把它的尾巴卷起来,塞在箱中,然后迅速合上板门,把钉子敲进去,牢固地钉了起来。

狮子叫道:“木匠!你给我造的这间屋子怎么如此狭窄啊?快让我出来吧。”

“谈何容易!谈何容易!对失败的事,懊悔是不济事的;现在你是不能够出来的了。”木匠哈哈大笑,“最肮脏的野兽呀!如今你跌在牢笼中,要想摆脱这个狭窄的牢笼,这是万万不可能的了。”“弟兄!你对我说这些话,这是什么意思?”“你要知道,野兽!你已经跌在你所畏惧的罗网中了,已经给命运摔倒了;提防也是不中用的。”

狮子听了木匠的话,恍然大悟,知道他就是它父亲日日夜夜替它所担心着的人类。当时我自己也毫无疑问地证实他是人类,心中感到十分恐怖,远远地退在一旁,看他怎样对付狮子。只见他就地挖了一个地坑,然后把木箱推到坑里,扔下柴块,纵火烧了狮子。看了这种情景,鸭子的恐惧越发厉害了。

因为害怕人,孔雀整整逃了两天的路程听了鸭子的叙述,雌孔雀感到无限的惊奇,说道:“鸭妹妹,如今你处在安全地带了;因为我们住在海中的一个岛上,这儿是没有人迹的。你暂时跟我们一块儿住下,静候安拉解救我们吧。”

“不过我怕人祸突然找到我头上来啊!因为命运是无法逃避的。”

“像一家人一样,你留下来吧。”“姐姐,我的急躁你是明白的;要不在此地和你碰头,我是不会留下来的。”

“好的,我们住在一起,如果发生什么事情,彼此想法应付好了。不过死期要是一旦轮到我们头上,这又有什么办法呢?任何生物,除非享尽衣禄、寿岁,它是不会轻易丧命的。”孔雀和鸭子彼此交谈的时候,忽然前方扬起一阵灰尘,鸭子惊惶失措,高声叫道:“好生提防!好生提防!纵然不能逃避命运的手掌,我们也要加倍提防。”它说着跳到水中去了。

一会儿灰尘开处,出现了一只小羚羊;鸭子和孔雀看清楚以后,才安定下来。于是孔雀对鸭子说:“妹妹,你所看见而加以提防的原来是一只小羚羊。看,它向我们这儿来了,我们和它在一起是不要紧的;因为小羚羊虽属兽类,可它是吃草的动物,跟你属于禽类相仿佛。这回你可以安定下来,别忧愁苦闷了;过于忧愁会影响健康的呢。”

孔雀刚说完,羚羊已来到树下歇凉。它一见孔雀和鸭子,便问候它们,说道:“我今天刚来到岛上,发现这儿的水草最丰富,非常适于居住呢。”于是恳求孔雀、鸭子和它结交,彼此成为要好的朋友。孔雀和鸭子见羚羊的一番诚意,便接受它的请求,乐意跟它结交往来;于是互相信任,结为盟友,彼此开诚布公,诚心相待,从此大家一块儿吃喝,一块儿栖息,过快乐安定的生活。

有一天,一只迷失方向的船儿从孔雀们居住的地方经过,便停泊登陆;从此人迹散布在岛上,而且发现羚羊、孔雀和鸭子的住处,就向它们进行围捕。

孔雀见人逼近,展翅飞到树上,继而向空中飞遁;羚羊也没命地从陆地逃窜,只剩鸭子打不起主意,呆然站着不动,结果被人捕获,带往船中。当时鸭子伤心、哭泣,叹道:“人的危害不是提防可以避免得了的”孔雀眼看鸭子被人捕去,不胜今昔之感,叹道:“看来每个生物随时随地都受着患难的监视呢!要不为这只船儿,我和鸭妹妹怎么会失散呢?它是我们中最好的一个伙伴哪!”它叹息着飞去找到羚羊,问候它,祝它脱难之喜。

羚羊打听鸭子的下落,孔雀说道:“仇人把它带走了;鸭妹妹牺牲掉,我也不愿再在这儿呆下去了。”说罢,呜呜地痛哭流涕。

羚羊怀着满腔的忧愁苦闷,竭力安慰孔雀,劝它打消去意。孔雀勉为其难地留下来,和羚羊一起继续生活。一天羚羊对孔雀说:“姐姐,你已经知道了:那些乘船而来的人,他们是使我们离散和危害鸭妹妹的原因呢,今后我们必须同心协力,对人类的危害,好生提防,加倍警惕才对。”说罢,不禁凄然落泪。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