猴王子

  • A+
所属分类:民间故事

从前有一个王爷,名叫贾比胡,他一个接一个地娶了七个老婆,但却没有一个为他生下一儿半女,这使贾比胡悲哀之极,他决心不如一死了之,就走到一个沼泽准备自杀。

半路上他遇见一个托钵僧,那托钵僧见他愁容满面,就问他到底有什么烦恼。

王爷说:“我是一株枯萎的树,只适合砍下来当柴烧,以后不会再留下一点痕迹;我讨了七个老婆,她们没有一个为我生下一儿半女,我死后王国留给谁呢?我还活下去干什么?不如到沼泽淹死算了。”

“站住!”托钵僧喊道,“如果你听从我的劝告,你的烦恼很快就会消失。”

“智士,你有什么劝告呢?”贾比胡问。

托钵僧说:“你拿着这根手杖,向东走七个钟头,你就会看到一株枝叶婆娑,非常美丽的芒果树,树上结满了成熟的果实。你站到树下,用右手拿这根手杖,打下七个芒果,用你的左手在它们没有落地之前接住它们,带回家去,给你每个妻子吃一个吧!那她们就会为你生儿子的。”

王爷谢过了托钵僧,照着他的话去办。当他回到家中,正要把芒果分给他的妻子,谁知她们扑过来,你争我夺,互不相让,芒果刹那间就吃了个精光,但只有王爷六个老婆吃上芒果,年纪最轻也最美丽的罗妮,却没有吃上。

她伤心地把扔满一地的芒果核捡起来,将它们敲开,吃了它们的核仁。

第二年,王爷那六个年纪较大的妻子,每人都生了个男婴,可是第七个妻子,却生了一个样子像只猴子的男婴。罗妮虽然伤心,但对这男婴却十分疼爱,因为他虽然丑陋,但很快就会讲话会思想,比其他兄弟成熟得快。

这个人不像人猴不像猴的生物越长大,样子就越难看,人们都嘲笑地叫他作“猴王子”。他的兄弟都憎恶他,待他比待最低贱的奴仆还差。

王爷只看了他一眼,就下令永远不准他来见他,还把可怜的罗妮一块赶出皇宫,让他们母子俩另外住在离皇宫老远的一间房子里。

猴王子就在那个孤苫的环境中长大,当他的兄弟有老师教他们读书识字时,他却满山乱跑,他母亲看了不由得伤心他说:“我儿子真是只猴子啊,他整天就会爬树!”可怜的罗妮满怀辛酸,忍不住哭了起来。

其实猴王子并没有浪费光阴,并不像罗妮认为的那样满山乱跑,他学到的东西比他的兄弟要多得多呢,因为林中的神仙教会他各种知识,还教他各种魔法呢。只是猴王子十分小心不让人知道他是从神仙那儿学会知识和武功罢了。

过了二十年,六个王子都长成俊美的青年,猴王子比起他的几个兄弟,个子矮了半截,不过却也有着运动员的体格。只是他浑身盖满了难看的棕色猴毛,样子也像只野兽一样丑陋。

这时,离贾比胡王国约九十天路程的一个国家,由一个叫贾马萨的王爷统治,他只有一个独生女,名叶贾乌兰,长得万分漂亮,各国的王子不论远近,都去向她求婚,贾乌兰倒被难住了,无法决定嫁给哪一个王子,她决定只把芳心许给最强壮最勇敢的人。

于是她的父亲老王贾马萨铸了一个沉重的铁球,扬言只要能举起这铁球的人才能娶他女儿为妻。

这消息自然也传到了贾比胡的朝廷,他六个儿子决定去试试运气,测验一下自己的力量。老王也不反对,就为儿子们配备了闪闪发光的武器和高头大马,让他们去比试比试。

猴王子看着自己的兄弟骑马出发,心里很是伤心,于是溜进森林,告诉自己的老师,说他也十分想去向美丽的贾乌兰求婚。老林仙很同情他,就为他剥下了他那身棕色的猴皮,看啊,原来在猴皮之下猴王子有着一个非常健美的身体,肤色有如牛奶和玫瑰,柔滑得很。黑色的卷发,托出他漂亮的脸。

英气迫人呢!

仙人给了他华丽的王子服装和武器,还有一匹千里驹,这匹骏马跑得那么快,猴王子只用了两个钟头就赶上了比他早去了一天的兄弟。

他的兄弟有一个问:“快看,这个骑马赶来的英俊青年是谁?”

另一个说:“他的衣袍那样华丽精美,不是侯爷就是个王爷!”

那陌生人向他们走过来客气地问好,其余的路程他们在一起,他的鞍袋似乎是有着取之不尽的容量,每天晚上都能不停地供应食物和酒来使旅伴得到享受,白天他谈吐文雅,知识渊博,使他的兄弟对他五体投地,佩服极了。

当他们到了那个国家,猴王子故意落在兄弟们的后边,在一个丛林里下了马,脱掉了华丽的衣袍,穿上他那张猴皮。他将衣袍武器绑在马鞍上,拍了两下手,那马儿就驮着它们腾空而去,消失不见了。

王子们正在城门外扎营时,突然看见他们那个兄弟猴子,觉得十分惊奇,他正从一条小道一歪一扭,一蹦一跳地追上他们来了。

“猴王子,你怎么来的?”一个哥哥掴了他一巴掌。

“你也来这国家,想干啥呀?”另一个问。

第三个兄弟也不等回答,就插嘴说:“哈,你以为会是什么呢?猴王子是出于好奇才跟着我们的,他腿儿长所以赶上我们的快马呗!”

第四个兄弟就说:“好吧,猴子,既然你来了,那你就给我们烧饭好了,我们现在要进王爷的宫中去,等我们回来,你得把饭烧好,侍候我们,如果你不准备好吃的,那你就挨一顿好打了,你知道我们是说到做到的。”

于是六个王子穿上最好的衣服,骑马走了。猴王子等他们走后,就到最近的一间店铺去,叫店老板办好一席酒菜,送到王子的帐幕去,他付了五十块金币,那店老板笑逐颜开,答应照办,并保证样样菜色都是最好的。

猴王子回到帐幕,拍了三下手掌,就听见一声长嘶,他的马匹赶来了,一瞬间它己站在帐幕前,猴王子脱下猴皮,穿上华丽的袍服,骑上骏马,追他的兄弟去了。

在王爷的皇宫外有一座美丽的花园,那巨大的铁球,就放在草地上,一年轻的王子正围着它,一个接一个试着去举起它,可是谁也没有办法挪动它半寸。

公主站在一个盖满了玫瑰花的露台上,她穿着一身白色丝袍,黑得像鸦翼般的秀发,有如流水般柔滑地披下来,裹着她苗条的身体,她正在观看着求婚者的比试。

突然贾乌兰惊讶得瞪大双眼,她的双颊绯红起来,有若红色的玫瑰一样。

她哆嗦地叫起来:“父王,父王,那个骑黑马跑来的骑者是谁?”

王爷答道:“我不认识他,但从他外表来判断,他肯定是在诸王子中最尊贵的一个。”

猴王子驰马跑过来,停在百阶最下的一级,一跃下马,捧着一束鲜花跑上露台来。

他深深地一鞠躬,说道:“春天的女皇啊,接受这些前来问候你的春天使者吧!”

贾乌兰接过礼物,谢过他,低下头去闻了一下这些可爱的鲜花,等她再抬起头来,她发现那小伙子己坐回马鞍上,他同公主交换了一下眼色,就骑马走开。

“他是谁?”

“这个年轻的骑者是谁?”

“有人认识他吗?”

旁观的人都你问我,我问你,但谁也不认识这个神秘的骑者。

用不了多久,贾比胡六个儿子都失败而退,他们也像所有别的求婚者一样,根本无法移动那个沉重的大铁球。

当他们回到帐幕,猴王子早已准备好一顿很好的饭菜,在等候着他们回来,他们老实不客气,就大吃大喝,等吃完后才把剩下的残渣剩菜,啃过的骨头,扔给猴王子吃。

第二天,六个王子决定再去试一次运气,他们又吩咐猴王子准备一顿好晚餐,猴王子执行他们的命令后,又像昨天一样脱下猴皮,变成一个英俊的骑士跟随他们去比武。

贾乌兰站在露台上,不像往日那样镇定,她美丽的眼睛在不断向草地上喧闹的人**打量,但却没有在任何一个人身上停留下来。直到那个黑马骑士从远处驰骋而来,她的目光才为之一亮。她一把拉住王爷的手臂,叫道:“父王啊,那陌生的骑者来啦!

把这无聊的比赛结束了吧!要作我丈夫的非他莫属了,管他能不能举得起那铁球呢!”

这时,猴王子已在她身前驰过,向她问候致敬,然后一跃下马,现在他已跟其他年轻人一块站在草地上。

他客气他说:“好朋友们,请稍微后退几步,我不想弄伤任何人!”

那些王子侯爷都纷纷让开,他们都面带冷笑,以为这小伙子在装腔作势。

猴王子弯下身来,轻舒猿臂,已将那沉重的铁球,像小孩的玩物一样轻轻提起,一抛就将它抛到公主站立的露台下边去。

这真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的大力士啊!所有在场观看的人脸上都露出恐惧和惊讶的表情,但等到他们清醒过来时,那神秘的陌生人已经不知去向贾乌兰对这勇猛的小伙子充满了衷心的赞美和喜爱。她叫道:“我要知道他到底是准!下一次他不把名字告诉我就别放他走掉。”

第二天猴王子再到比武场去,在露台前下了马,向贾乌兰致敬后,走到铁球前。把它提起,回到草地中央,脸不变色心不跳,将铁球一抛,铁球从人**头上飞过,落到花园的另一端去了。他立即飞身上马,准备离去。

可是,贾乌兰迅速拿起早已准备好放在身旁的一把小金弓,把一支小箭搭在弓弦上,小箭脱弦而出,穿过空中,射中正在驰走的骑者的右脚踝,猴王子疼得差点跌下马来,但一刹那间,他已驰出了视线之外,失去了踪迹。

贾乌兰恳求道:“亲爱的父王,叫你的人去追,跟踪着血迹,找到那个右脚踝受了新的箭伤人,当他们找到他,我就嫁给他!”

王爷的手下立即出发,到处搜索,皇宫附近的帐幕一个一个地搜了一遍。

他们回来向贾乌兰报告说:“我们找过,右脚踝新受伤的只有一个人,不过,公主啊,这个人,不如说是一只畜生,像猴多于像人,浑身长着难看的猴毛,他的面容跟你所爱慕的那个英俊健美的陌生人毫无相似之处。”

公主命令道:“你们去把那像猴子一样的人带到这儿来,我要看看他!”

他们就到王子们的帐幕的一个角落去,把猴子抓来,贾乌兰望着他看了很久,最后坚定他说:“这个就是我要找的人啦,我从他的眼睛把他认出来的,他将成为我的丈夫,除了他我谁也不嫁!”

老王爷自然加以反对,他怎肯将如花似玉的独生女儿嫁给这只丑陋的猴子!所有来求婚的公子王孙也十分愤慨,包括那六个兄弟在内,宣称将这只猴子当作仇人,他们大喊大叫:“她拒绝嫁给我们,却嫁给一只丑陋的人猿!打死他!”

可是贾乌兰说:“我的心告诉我,他也是出身高贵,在所有人中只有他能举起铁球,所以只有他才配作我的丈夫!”

所有的王子感情大大受伤,都觉面目无光,只好悄然而退,纷纷回国。

于是,贾乌兰和猴子就正式结婚了。

当他们这对新婚夫妇被送进洞房后,四下无人之时,猴子问道:“贾乌兰,你真的全心全意爱我吗?”

她答道:“是的,猴子,我爱你是因为你的眼睛。”

猴子脱下衣服,露出周身的猴毛,问道:“你不嫌我难看吗?”

公主看到他虽然周身毛茸茸,但体格结实,身子健壮,不禁脸红,低下头来说:“我爱你一生一世,不会嫌弃你的。”

猴子把猴皮脱掉,在公主面前现出了他的真实形象,他是那么强健魁伟,样子是那么英俊,贾乌兰立即认出他就是她一见钟情的那个小伙子了。猴王子将公主搂进自己怀里,世界上难道还有比这两个美丽的年轻人更好看的吗?他们于是上床,干了那忘记世上一切的事。

第二天一早,丈夫起床后立即披回猴皮,他回答贾乌兰的疑问说:“我从魔咒解放出来的一天尚未到来,心爱的人呵,再耐心等待一段日子吧,那日子是会来临的!”

贾乌兰说:“在我心目中你即使披着猴皮,我也知道你是个最漂亮的男子,丈夫啊,我会耐心等待的。”

她所有的亲人都聚集在大殿上向他们道别,他们都为如花貌美的公主嫁给一只猿人感到难过,但却无法理解为什么她却春风满面,快乐万分。

年轻的夫妻坐船由海路回家,刚巧猴王子的六个兄弟也买了一条船,所以,他们两条船准备相伴同行回家去。

贾乌兰细心观察过丈大的六个兄弟,爱情使她很快就看出问题来了,虽然她这些叔伯态度可亲,但他们偷偷看着这对新婚夫妇的妒忌的目光,并没能逃得过她。在开船之前,公主对她父亲说:“亲爱的父王,我想要六个长枕放在船里的床上。”

“六个?”贾马萨王爷奇怪地问,“为什么你要这么多长枕呢?”

贾乌兰说:“我要我的床很舒服,猴子的国家远着呢,旅途漫长,虽然水路比从陆路去快些,但我要一路上睡得舒舒服服。”

于是王爷送了六个很轻的浮心木长枕到船上来,接着她跟丈夫就上船了。猴王子的几个兄弟也上了他门那条船,于是两条船都张起帆,帆吃饱了风,开始航行。

他们航行了一天,第一个兄弟隔船喊叫猴子:“兄弟,我们的虾吃光了,你给我们些虾好吗?”

两条船并排航行,猴子就荡到兄弟的船上,捧了一罐虾过去,这正是大哥等着的事,当猴子把虾交给他,他就一把将猴子推落大海去。不过贾乌兰早已看在眼内,立即抛了一个长枕进海里,她的丈夫抓住它,因而没有淹死,爬回自己船上来。

第二天,第二个兄弟又对他喊道:“亲爱的猴子,我们没有带面包,你们有很多,给我们些吧,行吗?”

猴子于是架了一条跳板横过他兄弟的船,但他才走到半路,那些诡计多端的兄弟就把跳板一拉,猴子落进海里去,若不是贾乌兰立即抛了另一个长枕给他,他准会淹死的。

第三天,他那些兄弟又说:“我们的槟榔果吃光了。”第四天又要酒,第五天又要水果,每一次他们都设法把猴子推下海去,贾乌兰每次都抛一个长枕把他救起来。到了第六天,他们到达故乡时,贾乌兰只剩下一个长枕了。

他们到达的消息传到贾比胡王爷耳中,只说他有一个儿子在大比赛中赢得了娇妻,现正带着年轻貌美的妻子回家。

王爷的大老婆说:“那一定是我的儿子获胜,他的其他兄弟没有一个武艺和气力比得上他。”

她是那么自以为是,当船驶近时,她坐上她那座六人大轿,叫人把她抬到海边,去接那时新婚夫妇回家。

可是,当她看见公主是从船上由猴王子扶着上岸时,她是那样愕然,气得脸都青了。

她狠狠地骂了声:“我才不让那丑八怪猴子坐上我的轿子呢!永远也不!”

一等她自己的儿子爬上了轿子,她就命令轿夫转身就走。

其他儿个兄弟则由来迎接的奴仆,用轿子接走,没有人理猴王子和他美丽的妻子。

猴王子对妻子苦笑一下说:“亲爱的,你都看到了吧?我们得自己走路回家呢。”

贾乌兰点头微笑,拉住丈夫的手臂,两个人一块走路回他母亲住的房子去。

罗妮简直无法相信自己的眼睛,她想也想不到自己的儿子竟能带了这样一个千娇百媚的妻子回家来。她对贾乌兰欢迎了一千遍,无法把自己的目光从她的美貌上面挪开。他们三口人幸福地生活在一起,贾乌兰多次叫丈夫把他的秘密告诉母亲,可是他总是说:“耐心点,我的心肝,还不是时候呢。”

有一天,老王爷在皇宫里举行一次生日的盛大宴会,猴王子想去参加。

晚上他妻子睡后,把他脱下的皮压在她的枕头底下,他只好不披猴皮,穿上一身好衣服,吻了一下他的妻子,跑进宫去,混进客人的堆里。

王爷宫里每个人都打听这个英俊的陌生人是谁,谁也不认识他,但他在宫中来去自如,好像是在自己家中一样。不过,猴王子避开了一切打听,宴会后,他就像来时一样迅速走掉。这宴会一连好几天,他每晚都这样去赴宴,越来越引起人们议论,到底他是谁,叫什么名字?从哪里来?但谁也解不开这神秘的谜。

一年过去了,又遇上王爷生日,举行盛宴,猴王子有一晚又进宫去参加这盛宴。谁知道贾乌兰当晚生产,生下了一个很好看的男婴,罗妮帮忙接生,她把那新生婴儿放在媳妇的怀中时,看见了压在贾乌兰枕头下的那张猴皮,她一把将它扯了出来,问道:“媳妇呵,你丈夫已经长着一身难看的猴毛,你还嫌不够,又在枕头下藏春一张干什么,难道想要我的小乖孙也要披一身猴皮吗?”

“亲爱的妈,我不能告诉你啊,”贾乌兰答道。一边伸手要把猴皮抢回去。

可是罗妮气坏了,将猴皮往火里一扔,说道:“我儿媳应该知道,我看我儿子的猴皮已经够受了,我不希望孙子也像我儿子!”

贾乌兰大叫一声,想去抢救,但猴皮已经着火了。

在这同时,猴王子在宴会中,突然浑身一震,他跳起来,冲出了大厅。

当罗妮看到房门砰的一声被打开,一个魁伟的陌生人走进来时,她也大吃一惊。

他喊着:“贾乌兰,那时刻终于到来了?我们的孩子在哪儿?这孩子生下来我就解放啦!”

他妻子默不作声,含着喜泪,把初生的婴儿抱着递给他。猴王子,不,现在应该叫他七王子啦,他把贾乌兰和儿子搂在怀里,然后把一切讲给他的母亲听。

这神奇的消息很快就传进老王爷的耳中,他和他那六个儿子立即跑到罗妮住的房子来,当他们走进屋时,七王子非常尊敬地接待他们。六个兄弟全都不知所惜,跪倒在七王子跟前,保证痛改前非,求他原谅。

但七王子把他们扶起来,很热诚地拥抱他们,虽然他们待他这样坏,但他的心仍然保持纯洁。从此以后,七兄弟不再闹意见,和平幸福地一块生活。

由于那六个王子没有一个结婚,结果七王子和他的儿子成了王位的唯一继承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