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榴树的传说

  • A+
所属分类:民间故事

石榴树的传说

鄂豫皖苏维埃税务总局,设在新集(新县城)在原第四排和第五排房屋中间,有一个长方形的四合小院。院子中间用砖砌着一个花台,花台中间围着三株石榴树,这三株石榴树其实是一母所生。这石榴树的石榴米是鲜红色的,人们称它红石榴。现在这三株树的树干分别像八磅和五磅开水瓶子般的粗细,长得虽然算不上魁伟,身子骨却非常的结实硬朗,它是光绪初年新集名门旺族曾广良的母亲栽的,至今已有120多岁的高龄了。

这三株石榴树,一株向着东南,一株向着西南,一株向着西北,有的身上长着一个个的木疙瘩,像是饱经沧桑。但是它依然枝繁叶茂,红榴出墙,枝枝桠桠全伸出小院的上空,可以看到每天的日出日落,光绪年间的一个八月十六日晚,秀才曾广良的几位同窗好友来家里做客。夜晚坐在院里品茶赏月,吟诗作赋,雅兴之余,一位同窗突然问道:“广良兄,你院内为何独栽一棵石榴树啊?这委实不妥?”众友不以为然地问道:“有何不妥啊?”同窗道:“四合院内种一木为困字,不吉利”广良听了笑着说:“如此说来屋里也不能住人了,砍掉了树木,屋内有人住在其中,岂不成了一个‘囚’字吗?”

石榴树的传说

大家齐声应道:“有理,有理,不砍为好,不知又过了多少年,这棵树蔸上不知不觉得又长出了两株小石榴树,而且长得特别的快,不几年的功夫,长得快赶上它的哥哥了,后来每年五月,它哥哥开花它也开花,哥哥结果它也结果,而且比着开得多,开得好看,满树都是红艳艳的石榴花。到了秋季,那一个个的石榴,不知遇上了什么天大的喜事,全都笑得合不拢嘴,像是抹了满嘴的口红,连颗颗牙齿都是红的。

不知又过了多少年,曾广良在一天夜里做了一个十分奇怪的梦,他梦到这三株石榴树变成了三杆红旗,那些石榴米变成了千军万马站在旗够后面,此梦他感到非常迷惑,不知是凶是吉,是祸是福,于是他请了个阴阳先生为他解梦。阴阳先生说这是好梦,你家要来贵客了。

光阴似箭,一转眼就到了民国二十二年二月(1951年2月)一下子来了许多的红军队伍,他们很快就要攻克新集了,那一面面的旗队还有那么多的红军指战员,正应了自己梦中的情景,曾氏家族由于他们对红军的政策缺乏了解,纷纷随众外逃,城内富人大户的房屋空无人烟,正好被红军党政机关征用,鄂豫皖苏维埃税务机关也由农村迁到曾氏家中,成为鄂豫皖苏维埃税务总局。

说来也巧,自从苏维埃税务机关迁入以后,院内的石榴树长得更加蓬勃兴旺。那些鲜红的花朵像一个个闪闪发光的红五星随风飘扬。

那些石榴花散发着醉人的芳香。八月了那些石榴又大又圆沉甸甸的坠满了枝头。

1932年9月3红军撤离了新集以后,军阀政府占领了新集,他们也把这房屋做为他们的税务机关,这院子的石榴树突然变了过去,一直开着红花的石榴树,他们一来却开成了白花,而且公花多,母花少石榴米也是灰白灰白的,既难吃又难看,他们咬上一一口,苦果难咽,后来人们纷纷议论说:“这真是天意不可违哟,这是不祥之兆,看吧,以后一定有他们吃苦果子的时候。”刘邓大军南下来到了新集,这棵石榴树又回到了人民的怀抱,它又,如继往的盛开着鲜艳夺目的花朵,结着丰满香甜的果实,每天喜笑颜开的迎接着东方的曙光。

这棵石榴树说起来似乎有些神奇,它的生长变化仿佛总是与时局的变化紧紧地贴在一起,仿佛它在积极支持着一场惊天动地的大变革,又仿佛预示着这些房子将成为共和国税务的根据地。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