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金刚的故事

  • A+
所属分类:民间故事

四大金刚

北宋朝廷派重兵终于扫荡了沿海一带的海盗,使大海暂时平静了下来,所以,钦差也才敢走海路。因为朝廷规定了时日,这宦官就没有亲自到莆田去看他的干儿子。但守备一听说干老子已经到了湄洲,立即驾船顺流而下,就在龙船上,这对干父子相见,真是喜出望外,但这宦官却不想多耽搁,他不想再找些麻烦事,所以在船上与干儿子交谈了一个时辰,宴后便返航了。

四大金刚的故事

还在武夷山中,等待龙女公主招安的千里眼,踩“盘子”的探子向他报告说皇帝已经封林府的林小姐为“湄洲神女”了。自从5年前,林默杀了他的守寨虎,后来他又在仙子潭的仙字岩看到了刚刻上的“林默”二字,他便预料到,龙女公主可能已经出现了,她就是林默。他虽然是千里眼,但唯独这杀他的守寨虎的人一点都看不到。当他与顺风耳一起抢了渔村,回到山寨,便派出多人外出打探那杀虎人,可三年来什么都没有打探到。

后来探子才探听到,有一个名叫林默的小姐,孤身杀败了顺风耳,救了琉球国的商船,他那时已经断定那林默一定是龙女转世的,但他一个男子汉,出道数千年,怎么能成为一个女人的跟班?从他心里就不服,但这却又是天意,他又不敢违背,他只能暗自怨恨老天也有眼无珠。几年来,他一直在观望,他不能象顺风耳那样主动地投在林默的门下,除非林默亲自来请他,他还可以考虑考虑。他听了探子的报告,便决定:下海去袭击钦差大人!也让林默看我千里眼决不是一般凡人。

因为,千里眼手下还有两个异人,一个叫嘉应,面黑露齿,样子凶恶,身披盔甲,手持大板斧,名加恶。另一个叫嘉善,又称嘉佑。这两兄弟本是武夷山中的富户后裔,由于父母相继去世后,族长便勾结官府霸占了他俩兄弟的财产不说,还以勾结土匪为名,把他俩兄弟关进了大牢。当时看守他俩兄弟的牢子,觉得他俩兄弟太冤枉了,便私自把他俩兄弟放了。

这两兄弟便持刀去杀了狗官,再返回家乡杀了族长,并放火烧了族长的房子,然后,带上细软,便离开了家乡,逃进了武夷山中为寇,开始了绿林生涯。千里眼从大海来到这山中立寨,由于这两兄弟被官府清剿,千里眼救了他们,于是,他俩兄弟便与千里结拜为兄弟。

从此,千里眼便开始横行武夷山数千里,一边打猎,一边开始了黑吃黑的勾当。官府不仅派出重兵,而且还请了剑仙侠客,根本就抓不住千里眼。所以,当年在武夷山做官的人,时时都胆颤心惊的过着日子,再也没有搜刮老百姓的心思了,白花花的银子算什么?还是早点离开这鬼地方为上策。

千里眼带着嘉应、嘉佑两兄弟和几个随从,驾船在大海上准备拦劫钦差的龙船。按当时的律令,抢夺钦差就是死罪。

钦差的龙船上有数十名大内侍卫保驾,水手撑起风帆,此时已经由来时的北风转为南风了,真是一帆风顺、乘风破浪。这时领航员发现在船的前方有一艘船挡住了龙船的航道,这一情况立即报告给了钦差,钦差问有几艘船,船上有多少人。领航员一一做了报告,钦差才放下心来,命令随从们马上做好准备。其实,这钦差大人小看了千里眼与嘉应两兄弟,据《敕封天后志》上记载:时有嘉应、嘉佑,或于荒丘中摄魂迷魄,或于巨浪中沉舟破艇。从中可以看到,嘉应两兄弟不同凡响的本领,千里眼那就更厉害了,钦差大人的行踪无论如何也逃不过他的那双眼睛的。龙船再坚硬,一样会被嘉应那大板斧砍开的,更何况嘉佑还有那摄魂迷魄之大法。

两艘船渐渐接近了,龙船不得不减速,领航员不得不用铁做的喇叭大叫道:“你们找死,还不让开!”但不管你怎样喊叫,那小船就是不让开,而且那船头端竟对准着龙船。那掌舵的水手并没有在这一带航行过,因此,并不了解这里的情况,他想:既然小船不让开,就撞翻它!这领航员一贯是为官船领航的,这还是第一次为钦差大人领航,他觉得没有必要找事,更何况他还听同伴说过:海盗有一种小船以为诱饵,专门等待大船去撞,殊不知那小船的船头真是用生铁浇铸的,大船不仅撞不破它,反而会被撞一条大洞。正当龙船就将撞上小船时,他不得不从舵手手中夺过方向盘,猛力地向左一拐,再回转方向,小船便从龙船右侧擦了过去,只听得“哐当”一声,船身巨大地震动了一下才平静了下来。

正在船舱玩纸牌的宦官身子一摆,那拿牌的手一颤抖,牌便从手中掉到了船板上,他一下子站起来,大喝道:“快看看怎么回事?”

龙船本来是很坚固的,不仅没有被撞坏,却把海盗的小船给擦破了,因为海盗船船头是生铁,中间部分就不那么坚固了,怎么经得起龙船的那一靠呢?海水涌进了海盗的船。千里眼没有想到,这龙船如此的难对付,他顺手抛出带着铁钩的缆绳,铁钩挂住了龙船的甲板,嘉佑左手抓绳,右手持长矛,顺着绳子就往龙船上爬。

那在甲板上巡视的大内侍卫刚从震惊中回过神来时,嘉佑就快要爬上来了,他才拨出腰间的配剑,马上去砍那缆绳,那寒光闪闪的剑,却被嘉佑的长矛一下子拨开了。嘉佑一纵,左手就抓住了甲板上的护拦,一个鹞子翻身,就落在了甲板上。那侍卫刻不容缓挥剑来刺。

这时从船舱中又赶出来许多侍卫把嘉佑团团围住。可是紧跟着嘉应、千里眼相继爬了上来。

在大海上巡逻和保护钦差的水军,因为离得太远,根本就不知道龙船上发生的事。

幸好,千里眼不是为了要杀人抢劫龙船,只是想给林默做个样子看看而已。那些大内侍卫武功不凡,但却不是千里眼三雄的对手,他们手中的佩剑纷纷被削掉,赤手空拳,当然是自己送死。

千里眼的随从们,便留在小船上准备把船修好,可那船体破损得如此厉害,怎么修得好?而且海水不断地涌入,要不了多久不仅修不好,还要沉入海中。

龙船上侍卫纷纷战败,那些从舱里出来的侍卫又来接战。宦官也出来观战,见这三个海盗如此凶狠,心中不由得害怕起来,料到老命会丢在这大海上呀!这钦差处境已是相当危险了。

在龙船的后面有一艘小船象箭一样似的射来,这船上不是别人正是林默主仆二人。当钦差离开湄洲时,顺风耳已经听到了千里眼将要在大海挟持龙船的谈话,所以,林默便驾船尾随着龙船护驾。由于距离较远,龙船被截住,在海上是很判断的。林默把船靠近了龙船的左侧,就着海盗挂在龙船上的缆绳与兰兰先后飞上了龙船的甲板。

千里眼很快就要把那些养尊处优的大内侍卫们解决了,眨眼间却跳出来两位女将,意识到对手终于来了,心里一怔后,手一挥金杈,大叫道,“兄弟们,小心!”便抛出那金杈去敌住那一道飞来的金光。

兰兰本来应该有她自己的武器的--那把采药的小锄,她却认为不雅观,那宝贝便被她丢弃了,现在她手中什么都没有,幸得那甲板上,四处都是侍卫们丢下的宝剑,她便顺手捞起一把,来协助小姐。其实,剩下的那几个侍卫,也不是嘉应两兄弟的对手,现在加入了兰兰,倒救了他们的驾。可惜兰兰与林默根本就不懂得什么剑术,兰兰不过象乡村里不和的夫妻间的厮打,一个比一个还凶狠,非打倒对方不可。兰兰的泼辣劲并不比村中的妇女逊色,她手乱舞着剑,没有任何章法,这对训练有素的嘉应兄弟真有点难着摸。因为那剑一乱就使得嘉应兄弟眼花缭乱,自己反而乱了阵脚。可那些侍卫却重振精神杀来。这两兄弟本来是可以使用摄魂大法的,但被兰兰的乱剑杀来,哪里还能分心呢?

千里眼,这回才真正知道这龙女的厉害,如果不是他从先天带来的这把金杈,早就会象守寨虎那样,身首异处了。他见要想取得胜利,战败龙女是不可能的,又见嘉应兄弟对付一个丫环也不容易,于是大叫道:“兄弟们,快撤!”

嘉应兄弟一听大哥叫撤,嘉应便虚晃了三板斧,跳进了林默的小船中。这小船被林默主仆丢下,立即被千里眼的随从占据了。紧接着,嘉佑用长矛拦住兰兰的长剑也跳进了小船。这时船上就只乘下了千里眼力战林默。嘉应在小船上立即放出暗器,打掉了兰兰手中的长剑。嘉佑大叫:“大哥快下船来!”然后运用迷魂大法,使那些侍卫们手中的长剑纷纷落地,最后变成了象喝醉酒的酒鬼似的,根本就无法阻挡千里眼了。千里眼边战边退向船甲板边,然后,也跳了下去,手一招,那金杈便回到了他手中,随从们便合力划动小船。小船如同脱缰的马,向那横刺里奔腾起来。

龙船水手立即撑起帆,加足马力,企图撞翻小船,可等大船启航时,小船已经逃出了相当一段距离了,而且海盗是熟悉这一带水域的,大船岂敢去追,去自撞那水底暗礁?林默站在那船头,就眼睁睁地看着千里驾着她的小船逃跑了。

“小姐,你看水军也过来了!”

林默救了钦差的命后,回到了湄洲,由顺风耳接着她主仆二人。顺风耳告诉林默道:“公主!我那大哥又跑回了山中!”

“他为什么不来归顺?”

“公主,我那大哥性格有点憨直,他不会轻易曲就的!”

“我看那千里眼,绝不是你这‘顺风耳’象河边的柳‘顺风倒’!”兰兰讽刺道。

顺风耳也不示弱:“也不像虾精跟在别人屁股后面讨生活!”

兰兰从见到顺风耳的第一眼,骂她是虾精,她就不由得怒火顿起,现在这顺风耳又骂她是虾精,她当然不饶他。小时候她在海边是有点喜欢抓小虾子玩,但她一见到煮熟的那些大对虾,见别人吃得津津有味,她却要呕吐。兰兰的脚手确实很灵巧、敏捷,怕是与虾子有很大的关系,她抬起脚就踢向顺风耳,可那顺风耳早有准备,手一捞就逮住了她的脚,幸好顺风耳并没有拖她,她才没有倒地,这下可把她更得罪了,脸一红,双手便来了个左右开弓。这顺风耳身材本来不高,朝地下一蹲,兰兰那双手仅仅扫到了他一些头发。

林默站起来吼道:“兰兰,你俩还不住手!”

兰兰气得脸都发紫了,可那顺风耳却没有什么似的。

“顺风耳!你既然跟随了我,这名字怪难听的!”林默是有心说的。

顺风耳扑嗵一下跪下来,“请公主赐名!”

兰兰怒视着顺风耳。

“那就称呼‘柳将军’罢!”林默倒是很认真的,加之顺风耳真有点象河边柳。

顺风耳磕了一个响头:“谢谢!公主!”然后又磕了两个头才爬起来。

兰兰对小姐封他什么“柳将军”她并不再意,她所想的是怎样来惩罚他。

“柳将军!”

“公主,小的在!”顺风耳上前一步跪下了一只腿。

“柳将军,站起来说话!”等顺风耳重新站好后,林默接着说:“柳将军,我想问问你与你大哥千里眼的根源!”

“公主,我与大哥在商朝末年,误投了闻仲的军队,助纣为孽,与姜子牙的周军作对,后来被姜子牙的打神鞭打死,就那样,我们孤魂不散,四处飘荡,再后来,被阎王爷的无常抓住带回了地狱,阎罗王便强迫我们俩兄弟转世投胎。可阎罗王却把我们两兄弟投到了两户极贫穷的渔民家里,从小就没吃、没喝、没穿的,稍微大一点就得跟随父亲下海捕鱼,最使我们痛恨的却是很难捕到的一点鱼,还被渔霸霸占去了。我们兄弟俩实在不能忍受了,便与大哥商量,趁一个深夜,渔霸钻进了一个刚刚新婚的渔民家里,我们就守在那门口,等待他出来时好收拾他。但我们刚刚藏好,那门又开了。我以为是渔霸出来了,当时没有月亮,什么都看不清,我便上前一戟捅了过去,那人便应戟倒了过来,倒在我身上,他却不是渔霸,而是新郎倌,我一下子就慌了,我对大哥说:‘大哥,渔霸还在里面!’大哥冲进去后,渔霸正在剥光新娘子的衣服。大哥上前一杈从渔霸的背后穿进去,把杈拉出来,渔霸与新娘子两人都倒在了血泊中了!我们本来只杀渔霸却没有想到误杀了好人,只得在海边解了一条船,连夜逃进了大海!”

“从此,你们一定是干着杀人越货的勾当!”兰兰虽然被顺风耳的故事听得入迷,但也不忘讥讽他。

“我们两兄弟不知在这大海里漂泊了多少年,我们专门抢那些搜刮民脂民膏的‘官船’和那些为富不仁的奸商的船。对那些贫苦渔民的船,我们从来就没有碰过!”顺风耳说得毫无逊色似的。

“装啥好人,渔船哪里有油水!”林默把兰兰瞪了一眼,她便不再打岔了。

“我们俩兄弟不仅把得来的钱财散给了渔民,而且还时时在风暴中救助过他们!”

“这真是做海盗中的好人!既干坏事,又做好事!”兰兰总忍不住要讥刺顺风耳。

“后来,我们俩兄弟终于得到了观世音菩萨的点化,专门等待公主来招安!”顺风耳说完后,把兰兰狠狠地盯了一眼。

“柳将军,只有辛苦你了,你亲自去山中找到千里眼,劝他来归服!”林默对站在一旁的顺风耳吩咐道。

千里眼从海上逃回山寨后,才真正知道这林默的厉害,不仅没有给林默做个样子看看,反而被林默杀得大败而归,这已是很晦气的事了。他回到山中后,一直闷闷不乐,他的两个结拜兄弟来问候他,他才把埋藏在心中多年的隐秘讲出来,并说,他的兄弟,已经投靠了林默的顺风耳,不久就要来劝说他归顺林默。

“大哥,一个堂堂男子汉,怎么能去给一个女人做跟班呢?”嘉应劝说道。

“对!大哥,你绝不能去。”嘉佑应和道。

“你们两兄弟去准备一下,好迎接我那亲兄弟的到来,见面再作商量!”千里眼吩咐道。

顺风耳要找到千里眼如同千里眼要找顺风耳那么容易,不论他躲在哪里,他都可以循声而去。他的目标虽然明确,但这武夷山连绵数千里,也不是瞬息即到的事。他在这山中花了5天时间,才来到了大哥的山寨,这艰难的爬涉,他才体会到,做一个绿林豪杰,比做一个海盗辛苦得多!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