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三个笨蛋》的民间故事

  • A+
所属分类:民间故事

民间故事是从远古时代起就在人们口头流传的一种以奇异的语言和象征的形式讲述人与人之间的种种关系,题材广泛而又充满幻想的叙事体故事。民间故事从生活本身出发,但又并不局限于实际情况以及人们认为真实的和合理范围之内。接下来小编要给你们讲一讲民间故事三个笨蛋的故事。

关于《三个笨蛋》的民间故事

民间故事《三个笨蛋》

有一个笨蛋,看上了皇宫库房里皇上的一件礼服,悄悄偷了出来,被国王发现了。国王问,这是你的衣服吗?笨蛋说,当然是我的,是我爷爷遗传下来的。国王说,“既然衣服是你的,那你穿给大家看看。”笨蛋理直气壮地开始穿衣服。这是一件国王为了隆重节日订做的衣服,衣服十分豪华也十分繁琐,完全不是普通的衣服所能比的。笨蛋衣服是穿上了,可是大家看到后所有人都笑了,一件豪华的衣服被他穿成了四不像。这个故事来自佛经,寓意自然也和佛学理念相关。佛经的内容懂了一点皮毛,便以为自己参透了佛学,那和傻子也没什么区别。这个故事主要体现了占有和拥有的区别,只有真正懂得佛法,而且会应用,才能叫拥有。笨蛋占有了衣服,但并没有拥有它,所以谎言很快就会被戳破。占有和拥有是不一样的,在我们生活中,占有和拥有的例子比比皆是。占有一块地,但不会耕种,任其荒废,何谈拥有了土地;占有一辆汽车,但不会开,不能说是拥有;占有一个人,但不懂得爱,如何能说拥有了一个人;占有一次生命,但不会运用,不能让生命发挥出应有的价值,何谈拥有了人生;占有了名利,却被他们所束缚,不能自由自在地驾驭名利,不能说真正拥有了名利。“有的人活过,有的人生活过,那么,你是哪类人呢?”陈老师给这个故事的延伸提出了这样一个值得大家深思的问题。

曾经有个人在大庭广众之下称赞自己的父亲,“我的父亲是一个德行高尚的人,为人仁慈,不伤害别人,从不骗人,还经常布施别人”。有个笨蛋听到了,“切,你父亲这就品德高尚了,我父亲才更品德高尚呢!”大家七嘴八舌,要求笨蛋举例说明。傻子说,“我父亲从小就断淫欲,从来不做男女之事,这个德行超过了所有的人”。大家哄堂大笑,“如果你父亲从小就断了淫欲,那么你是怎么出来的呢!”笨蛋哑口无言。拼爹的游戏弄巧成拙最后成了坑爹。这个故事告诉我们一个道理,赞美别人需要把握一个度,如果没把握这个度,就有可能过犹不及。从这个故事,我们还可以引申出棒杀和捧杀的概念。棒杀,拿棍子猛烈地杀人,意思是指站在相反立场上狠命地用对方的弱点攻击对方。陈老师说,棒杀是站在对立面上来说你的不好,所以可信度就低。捧杀,看起来是在表扬你,把你放到完美的神一样的地位,殊不知,世界上哪里有完美的人,捧地越高摔地越惨。陈老师说,“捧杀猛于棒杀,这个笨蛋的故事表现地非常明显”。所以,在日常社会交往中,无论处于什么样的目的,一定先分析清楚自己和对方所处的立场,不能仅凭一腔热血就以为能帮到人家。

话说有位“有多富就有多笨”的富翁,听说有位土豪家里盖了三层楼,不辞辛劳地前去看房子去了。这三层楼盖地那叫一个宽敞亮堂富丽堂皇,令这位笨蛋富翁非常羡慕。他想,我又不比他钱少,何不也盖一座楼房呢!于是,他找来了之前为土豪家盖房子的工匠。他跟工匠说,我要造一样漂亮的房子。工匠欣然答应。于是,工匠开始挖泥土、打地基、垒砖块,很快房子就盖了一层。笨蛋看到了,很不满地说,“停停停,你根本没理解我的意思。”工匠不解,“我不就是按照你所说的’要造和土豪家一样漂亮的房子’做的吗?”傻子说,“我不要第一层、第二层,我只要最漂亮的第三层就够了。”工匠几乎吐血,世界上哪有这样盖房子的,谁能直接造出空中楼阁来呢!经济学里也有同样的一个笨蛋故事,一个人肚子饿了就去包子铺吃包子,一个吃完没感觉,再吃一个,一直吃完了七个肚子才感觉到饱了,他摸摸嘴唇说,“早知道这样,我直接就吃第七个包子了”。这俩个笨蛋是不是一样呢!经济学里有个边际效应的名词,每个包子的边际效应是递减的。没有过程就没有结果,忽略了过程的重要性,一味地追求结果,这就是傻子的行为。

这三个笨蛋的故事告诉我们:要学会拥有而不是占有,根据立场把握好生活中赞美他人的度,重视过程的意义而不是一味追求结果。愿这几个笨蛋的故事,成为我们生活中的反光镜,时刻照耀着我们做事做人的原则。

三个蠢人的故事

从前有一个富裕的农夫。他有两个英俊的儿子,一个叫亚诺什,另一个叫斯特凡。

两个孩子长大成人后,父亲对他们说:

“喂,儿子们,你们都已长大,该成亲了。你们各自找个合适的姑娘,向她求婚去。不过我劝你们在做出选择之前要特别慎重,因为婆姨们同汉子们一样,也是千差万别的。”

大儿子亚诺什壮着胆子说:

“亲爱的父亲,我这就出门去碰碰运气,看看能找到个什么样的女子。”

于是大儿子出门去找对象,来到一户有待聘姑娘的人家。他彬彬有礼地向姑娘的父母打招呼,并告诉他们他打算结婚,不过,他得服役回来后才能成亲。然而在服兵役之前,他想同姑娘先认识一下,好问问清楚,她是不是愿意等他三年。

“好哇,孩子,你自己去跟我闺女谈吧。要是她喜欢你,当然会等候你三年的。”

于是,小伙子问姑娘:

“啊,我的小鸽子,我要去当三年兵,你看行不?你能等到我回来吗?你要是能等,我就娶你。你用什么来证明你要等我三年?”

姑娘回答:

“我要这么做,亲爱的:我要三年不打扫屋子,好让其他小伙子进不来。”

“好哇。原上帝保佑咱们俩!”

小伙子又上另一个姑娘家去求婚。他又彬彬有礼地向那家姑娘的父母致意,并说明自己的来意。姑娘的父亲说:

“去问姑娘是不是喜欢你。”

于是,小伙子问姑娘:

“噢,亲爱的,你愿意做我的妻子吗?你愿意等我服完兵役后嫁给我吗?你用什么办法保证其他小伙子不向你求婚?”

姑娘说:

“我要这样做,亲爱的:我三年不梳洗,这样肯定没有一户人家的儿子会看上我。”

“好哇。愿上帝保佑你。”

接着,小伙子又去第三家,那户人家也有一个未出嫁的女儿。他又彬彬有礼地同姑娘的父母打招呼,并说明来意。他们当即要他去问姑娘是不是喜欢他。于是,小伙子便问姑娘:

“小鸽子,你等我服完兵役回来行不?你怎样防止别的小伙子爱上你呢?”

“我就这么做呗,亲爱的:三年里,我要把泔脚一点也不剩全弄到顶楼去,同泔脚一起等候你。”

“好哇。愿上帝保佑你。”

于是,小伙子回家收拾行囊,应征去当兵。三年服役期终于结束了。

他返回老家,去看望第一个姑娘。可是,他一到她家门口就进不了家门,因为屋子里全是尘土,只得从窗口爬进去。他几乎不看姑娘一眼,只是对她说:

“你就当草料袋和洗碗女仆,永远同你父母呆在一起吧。我不要娶你做妻子。”

说完,他就离开她,上第二个姑娘的家。

他推开门后,一见到那个姑娘,还以为她是一个三百岁的老巫婆哩。她脸上积满了厚厚的几层尘土;攀附在她身上的葛藤在她头顶上开满了花朵,她脚上的土足够卷心菜在上面生根发芽。小伙子进屋时很有礼貌地鞠了一躬,可是当他一瞧见姑娘这副模样,便夺门而走。他就这样离开姑娘,而且永远不想再见到她。

然后,他去拜访第三位姑娘。他发现屋子收拾得干干净净,整整齐齐。

窗锤箱里绽开着铁线莲、五月花和勿忘草花。再看看姑娘,她就像晚上的星星那么明亮、洁净。他很得体地向她问候,然后坐在她身旁,接着,他们就一连串地亲吻。

他问姑娘:“你把泔脚放在哪里啦?”

“跟我上顶楼去,我指给你看。”

小伙子随她爬上顶楼,他除了看到挂在那里熏干的九大扇猪肉,以及火腿和香肠外,别的什么也没看见。

“喏,亲爱的,这就是泔脚,这就是由猪食变成的。我就是用这方法来喂肥小猪的。”

他们从顶楼下来。姑娘顺手拿了一根长长的香肠,又从地窖提来一罐酒。

她就这样款待客人。小伙子二话没说,第二个星期天便领着姑娘走向圣坛,同她一起一再重复:“白头偕老,永不分离。”只要九大扇熏猪肉还没有吃完,他们有的是吃的哩。

老二的经历也差不多。他也去有待聘姑娘的人家,这姑娘他是从村纺织作坊挑选的,觉得娶她合适。他走进姑娘住的屋子,彬彬有礼地问候姑娘的父母,并把来意告诉他们。他说,他们如果愿意把女儿许配给他,他打算同她成亲。姑娘为能嫁给这么一位英俊的青年而高兴。父亲对姑娘说:

“闺女,到地窖去提一罐葡萄酒来。小伙子既然肯屈驾来咱家,咱得好好款待他。”

姑娘抓起一个罐子,小跑着到地窖去。酒桶就在地窖左边,右边是一只大泡菜缸。泡菜缸旁边有一把椅子,上面放着一块很沉的压泡菜用的石头。

她在装酒的时候,开始暗自思忖:噢,天哪,天哪,要是这个小伙子娶我为妻,我们很快就会生一个俊小子,然后给孩子买一件小灰上衣。等他长大些,他会到地窖来玩耍,正当他玩得高兴时,万一这块又大又沉的石头掉下来,把他砸死了,那么,小灰上衣给谁穿呢?她想着想着,这幕想象中的悲剧便清晰地展现在她眼前,弄得她把罐子和酒忘得一干二净,开始号陶大哭。

他们在上面等喝酒等得不耐烦了,农夫便对妻子说:

“去看看女儿在下面干什么?”

母亲走进地窖时,听到女儿正哭得伤心。她想要安慰她,问道:

“怎么啦,闺女?”

“噢,别问我了吧,亲爱的母亲!我在想,我将来的命好苦哇,所以我才哭得这么伤心。”

“好啦,好啦,你知道你将来会是什么命了吗?”

“这不是明摆着的嘛,母亲,要是这小伙子娶了我,我们很快就会生一个儿子,我们要给他买一件小灰上衣,等他长到自己会走路了,他会下地窖来玩,这块大石头会掉下来把他砸死,那么谁来穿这件小灰上衣呢?”

“噢,你多么聪明呀,闺女。”母亲说完,也跟着号陶大哭。

在上面等着喝酒的农夫和小伙子又等得不耐烦了,于是农夫便亲自下到地窖去。他问妻子和女儿为什么哭得那么伤心。她们把自己的悲伤和担忧告诉他:要是这小伙子娶了他们的女儿,她很快就会生一个儿子。他们要给孩子买一件小灰上衣,等孩子长到会走路了,他会到地窖来玩,一不小心被大石头砸死,那么,谁来穿这件小灰上衣呢?“噢,亲爱的,咱们的闺女多聪明呀,她能那么清楚地预见到自己的未来。”

农夫本人也开始号啕大哭起来。于是,这爷仨竟然在地窖抱头痛哭。

这时,小伙子已经完全失去耐心。于是他也下到地窖去找他们,他心想,莫非是地窖塌了。他发现他们一家三口人哭成一团。他问他们什么事哭得那么伤心。

农夫告诉他说:

“噢,我家闺女多聪明呀,她能那么清楚地预见到自己未来的日子!因为要是你娶了她,你们很快就会生个胖小子。你们会给他买一件小灰上衣。

等孩子长到会走路了,他会到地窖来搬压泡菜的大石头玩,大石头掉下来碰巧会把他砸死。那么谁来穿那件小灰上衣呢?”

小伙子听完这番话,对农夫说:

“这样吧,大叔,我这就到别处去另找一个姑娘,如果遇到三个同你们一样蠢的人,我再回来向你女儿求婚。”

他说完再见就走了。

他走出还不到一里地,发现路旁有一所房子。他看见一个汉子一个劲地用三齿杈撩一堆成熟的栗子,想把栗子撩上顶楼。可是不论他撩得多么快,一个栗子也没能撩上去。见此情景,小伙子开口问他:

“你在做什么,当家的?”

“噢,甭说话,别问了,年轻小伙子!这三个星期我一直往顶楼撩栗子,可地上的这堆栗子一点儿也不见少。”

“嗨,朋友,这活不能这么干!你有一只大筐吗?”

“有两只哩。”

“唔,给我拿一只来。”

汉子拿来筐子,小伙子往里面装满栗子,扛上顶楼,把栗子倒在那里。

当他装第四筐栗子时,地上一个栗子也不剩了。汉子心里直纳闷,他干了三个星期,地上的栗子堆一点儿也不见少,而这小伙子仅用一刻钟就把栗子全搬到顶楼去了。

小伙子边往前走,边思量:

“我居然遇到一个十足的笨蛋!现在只需要再遇上两个,就可以返回姑娘家了。”

他还没有走出村,就看见一个老妪把一只活绵羊拴在她的捻杆上,干脆用羊背上的毛纺羊毛线。小伙子见状问道:

“你在干什么,大妈?”

“我在纺羊毛线哪,小伙子。”

“大妈,你的方法不对。”

“你少来教训我,我一直这样纺羊毛线来着。”

“你是一直这么纺羊毛线,可这方法不对呀。”

“那该怎么纺?”

“先把羊毛剪下来,洗干净,然后捣碎,再把羊毛漂成雪白的绒毛,这样你就可以纺线了呗。”

老妪感谢他的主意,小伙子便继续上路了。

他来到一所新房子前面。原来这座漂亮的新房子是一个同他年纪相仿、到了娶亲年龄的小伙子盖的,可惜屋子既无门也无窗。在最矮的一根横梁下开了一个大洞,那个小伙子在用一只大盆装阳光,然后倒进屋子里。他一直用大盆舀阳光,舀得那么快,累得汗流夹背,尽管他不停地用大盆装满阳光,从洞口倒进屋里,然而屋里依然一片漆黑。

小伙子朝他走去,问道:

“你在干什么?兄弟”

“真该死,兄弟,这房子三年前就盖好了,打那以后我一直往里面倒阳光,可屋里还是那么黑,几乎伸手不见五指。”

“兄弟,你这方法不对。你亲眼看看,我一丁点儿阳光也不用搬,屋子里会变得通亮。给我一把好钻子和一把锯子,这事全包在我身上啦。”

于是,盖房子的小伙子给了他工具,他便标出开门洞的地方,先在门楣上钻一个洞,然后把锯子伸进洞里,顺着画出的标记,锯出一扇门来。屋子果然比先前亮了些。然后他又锯出两个窗口,屋里顿时亮堂堂,甚至能看到掉在顶楼上的一根针。他为房屋的主人省去许多劳累,对方真不知道该如何感谢他才好。咱们的小伙子向房子主人道过别,返回有女儿待聘的那一家。

唔,他心中暗想,世界上除了这三个笨蛋之外,有的是笨蛋,而且更笨。我这就去向姑娘求婚。

他果然娶她为妻。

值得庆幸的是,他们生的不是儿子,而是女儿。因此,他们不需要为她买一件小灰上衣,她只需要鞋子;这样,她也就没有被压泡菜的石头砸死。

从此以后,他们幸福地活着,而且一直快活地活到今天。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